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邱澤演藝圈20年:從偶像男孩到電影中最有魅力的男人

從年輕時演出的青春偶像角色開始,邱澤總是予人王子般的完美形象,笑容迷人;20年過去,嘴角多了些歲月的熟練。當戲路更寬,心路也更廣,眼前這名寡言而善慮的男人,依然如故地堅持做好自己應該做的每一件事。

剛出道時,以偶像形象為人所知的邱澤,一路走來,在演技上不斷求精,先是以電視劇《必娶女人》、《滾石愛情故事—最後一次溫柔》分別入圍金鐘獎戲劇節目男主角獎及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男主角獎;而後,他也以大銀幕上的精湛表現,贏得觀眾及業內人士肯定:在2018年《誰先愛上他的》一片中,他出演同志角色,發自靈魂的純熟演技,讓他一舉拿下第20屆台北電影獎影帝、並躍上金馬影帝角逐之列。

而2021年新作《當男人戀愛時》,邱澤更以他飽滿的生命省思及經驗,靈活演繹內心懷傷、現實困頓的討債浪子「阿成」。隨著該片創下超過四億台幣的亮眼票房、甚至追平《我的少女時代》在國片史上第五名票房排名,邱澤的人氣也水漲船高。

形容自己「一直在打排球」的邱澤,從小就熱愛排球,從國小一路打到高中,大學時更入選國家培訓隊;而他心愛的賽車則是入行後才接觸到,從最初看AFR的電視轉播,後來有了開小賽車的機會,其後在2008年更取得方程式賽車手資格。

2012年在系列賽中取得亮眼成績,甚至問鼎亞洲組冠軍,2013年總算抱回冠軍獎座—凡此種種,皆看得出邱澤做事全力以赴的性情,無論排球或是賽車,他都是國手等級的專業,身為演員的他亦如是。

開始懂得做選擇

近十年才認識邱澤的影迷或許不知道,他在2001年入行數年後曾有些水土不服,毅然決然淡出演藝圈入伍當兵。當兵時,他進入國訓排球隊;他坦言,沉潛的這段時間,他才又找回年少時對一切不可知之物的熱忱和好奇。2008年退伍後,他再度回到演藝圈,重新以新人演員的心態出發,拜師表演老師郎祖筠。

「隨著人生經驗的變化,我想,一名演員確實會擁有比較多表演的選擇。郎老師說過:『表演沒有對錯,只是品味問題』——一名演員可以有很多種方式去詮釋生氣、傷心等情緒,但重要的是,每個選擇背後的原因是什麼?這也讓我反思自己選擇的詮釋方式。『開始懂得做選擇』這件事,是我感受到自己很大的轉變。」

身為演員,邱澤最想做的事就是拍電影;拍片的過程也讓他獲得相當的快樂和成就感。他甚至想經驗從前那個以底片拍攝電影的時代,「因為現在沒有膠卷電影,只能夠聽人描述以前劇組人員是如何守在一塊兒聚精會神地拍片。那種現場氣氛想必和現在截然不同。一切細節都準備好才能開機,那是一種多麼神聖感的儀式行為。如果我早出生十年,搞不好可以置身那樣的時代,那是我非常憧憬的年代。」

沒機會經歷底片電影拍攝,但邱澤至少沒有錯過底片相機。高中時,邱澤在家中發現一台Nikon FM,開啟了他玩底片、摸光圈、試快門的不歸路;後來他才知道,那是父親在他出生那年特地為了拍攝寶貝獨子身影買下的。「那也是我第一次理解到底片相機的作動方式,稍微圓了一點我的底片夢。」

演員像是在短短的一輩子不斷投胎

事隔兩年餘,電影《誰先愛上他的》的阿傑(高裕傑)一角,對於邱澤來說,仍是影響他最深的一次出演。「剛開始對於同志的角色,會刻意設想,是否應該要表現出某種肢體符號或說話語氣?後來,我發現根本不需要思考,因為同志跟你我一模一樣,就是一般人。」

「我覺得,人在追求愛、渴望愛與被愛的本質,是沒辦法被壓抑的。」邱澤說,「當然隨著時代進步,同志的權益也慢慢地走到今天,逐漸為人接受。但當初演出阿傑這個角色時,我思索的是,愛,作為人的一種本能,是渾然天成的。如果我早個五年遇見這個角色,不見得會有如此的表演力與理解力—這一點,我自己是確定的,剛好是那時候、那樣狀態下的自己,恰巧遇見了這個故事。」

邱澤認為,每一個角色,在離開自己身體之後,仍舊分別留下各自的影響與印記。再以阿傑為例,「那時候真的分不清楚:究竟是我在說話?還是阿傑在發言?因為當你跟角色站在一起、用他的角度思考、用他的方式說話時,那樣的重疊度是很高的。所以,我後來發現,脫離一個角色最好的方式是趕快接下一份工作。」

他分享,「演員像是在短短的一輩子不斷投胎,在這段期間我過的是阿成的人生,結束了我就得跟他道別,立刻投入另一個角色的人生設定。但是,若是我可以全心地投入一個很完整的角色,感覺就像一名單圈速度快的賽車手,恰巧遇到一台快車,而那車的底盤、引擎、結構、性能都非常完整,如此一來,你就可以跑出最快單圈。」

《誰先愛上他的》劇照。(圖片提供/親愛的工作室;攝影/王志偉)

維持觀察者的姿態

有意思的是,邱澤在演戲之餘,讀海德格、卡謬的作品,也喜歡村上春樹。邱澤說,他自詡為一名「觀察者」,腦袋裡裝滿抽象的思緒。他可以在咖啡廳坐一整個下午,光是看人:看某個人站著等人,看另一個人前來,兩個人談話,或爭執,或擁抱—他們之間是彼此相愛的嗎?或是逢場作戲?空閒時,邱澤便隱身在這偌大城市之中,彷彿樹梢上的一片葉,凝視著這紅塵的聚散哀樂。

「現實與虛幻之間的想法相當有趣。有次我去十分、平溪那邊的咖啡店吃早餐,偶然遇到一位哲學系的教授,對方專攻康德。他跟我說:『你之所以看見那片葉子,是因為葉子願意讓你看見,是因為有光,因為風,因為當下的情境,而不是你能掌握自己去看見。』

在那之後,我常常想,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事情、我所遇到的每個人,如果跳脫出我的主觀意識,對方一樣有自己的世界。好比說,因為演戲,我們這群演員之間有了交集,其他演員願意讓我看見他們的表演,但跳脫出劇本、鏡頭、現場,他們也自有運作存在的世界。」

是故,關於拍戲,邱澤也始終保持著觀察者的後設姿態。他比喻道,拍電影就像做夢,夢境太真實,會分不清楚現實與虛構。(不過,《誰先愛上他的》導演徐譽庭則嚴格禁止他這樣做,他要求邱澤全心入戲,對邱澤來說,這更是另一種挑戰和練習。)

世代的差距與人心的測距

世代不斷更迭,在演藝圈,這樣的更迭或許又比其他領域更加快速也現實。雖然看上去英姿依舊,邱澤畢竟也走過20年的演藝生涯,到了被稱為「前輩」的階段。經歷過歌手時代的年少輕狂、演員時期的金鐘(金馬)加身,以往簽生死狀便上賽車場拚命跑高速單圈的邱澤,在父親離去後,突然成為全家人的重心、唯一可倚靠的樑柱,也使他對自己更有責任心,一步步更謹慎前行。

重要的人之離去,對人生、對未來的思慮,對過往種種的反省,對於目前的年輕世代而言,可能尚未有足夠經驗或思索,然而,對於生於1990、甚至2000之後的新生代演員,邱澤的觀點非常正面且溫暖,「現在的年輕演員的理解力,好像比我們年輕時更快、也更好。比方說,同樣的故事或情節,我20歲時可能就無法這麼完整地去理解跟詮釋。

這可能跟時代因素也有關,畢竟新生代成長的時代是全數位資訊時代,而我生長的1980年代剛好是在類比轉數位的時候,那種擷取需求的方法很不同。」

「我自己是不太常用手機的,我也不知道其他人使用頻率大概是我的幾倍,也沒有真正感覺到用手機有多方便。我到現在還是習慣閱讀紙本,包括書,也包括劇本。我們滑手機滑久了,感覺自己彷彿看了很多資訊,但那些資訊是浮在表面的。比起拿起一本書,翻開它,讓文字進入心中深處,這兩者是有差別的。」邱澤說。想告訴20歲的自己:「隨遇而安」

曾獲台北電影節影帝殊榮的邱澤,今年擔綱第23屆台北電影節影展大使。作為大使的他,怎麼看待「看電影」這件事?邱澤表情嚴肅地說,「我想,看電影的魅力在於,你身在一個全然黑暗的四方形空間中,用感官純粹地接納創作者想要告訴你的事情,整個過程是完全專注而不被打擾的,這是一場有儀式感的經驗。身為台北電影節大使,我誠摯盼望有更多人願意走進戲院。」

如今台灣影展越來越多,他認為,各式各樣的影展對整體電影圈絕對是好事,一個好故事本來就不應局限於主流或非主流、賣座或不賣座,故事本身的可能性應該是無限的。「尤其,電影工作又是一份做夢的職業啊!得要有做夢的勇敢,以及讓夢成真的勇氣。」

他說,「當我們買電影票進戲院看電影時,我們看的是創作者所做的夢。我很喜歡《少年Pi的奇幻漂流》,這部電影就給我這種置身其夢、夢又如真的感受。尤其是大家觀影後,對於老虎遁入都市那一幕的解釋都不一樣,而我傾向於電影中的情節都是導演心中的真實,動物就是動物,老虎確實是逃走了,沒有額外的隱喻。」

今年屆滿40,有何特別的感受?「大概是不太能熬夜了吧!」邱澤笑笑,隨即陷入思索;良久之後,他說,年紀也許只是換算的符號吧!

「我們常常把年紀換算成一個人必須擁有的經驗、智慧、見解等等,但,假設我非常喜歡20歲的自己的思緒、狀態,我現在所閱讀的、思考的,都是為了想保留那種單純無憂的狀態,那麼,活到40歲的我,也許還是處於20歲的心智?年齡作為一種符號,真的有必要去定義嗎?」

回視自己的20世代,想對當年的自己說些什麼?邱澤低頭思慮了半分鐘,「大概就是『隨遇而安』吧!我常常想像,如果當初我沒進這行,自己會變成怎樣的人呢?從現在40歲的我來議論20歲的自己未必準確,畢竟經歷各種人生階段了。一路上會遇見什麼、會發生什麼,有點天註定的意味,而我們唯一能夠掌握的就是自己有多努力。」

20年的光陰,使男孩成為男人,使輕狂的少年長成穩重的大人,這期間,經歷過多少辛苦、疲憊、傷慟或糾結,邱澤並沒有多言;然而,我們可以想像,《當男人戀愛時》裡那樣努力維護自己的純真、守護重要之人的阿成,或許也是邱澤自己的部分寫照吧。

Credit
MAKEUP by 鄭銘 Tank
HAIR by 潘顗仁
STYLING by OR Huang
SPECIAL THANKS to 台北電影節

Fashion
Shirt / HERMÈS
Trousers / HERMÈS
Shoes / HERMÈS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6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我們的世代:美麗與焦慮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人物音樂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來自馬來西亞、在整個華人世界都有很高知名度的歌手黃明志爭議不少,地下音樂覺得他太主流,主流市場說他是網紅。他孤獨、他寂寞、他很「玻璃心」。他的創作有各種樣貌,不屬於任何一方,也不屬於任何形式,如魅影般唱出自身所處的時代,也鏡射觀者的現實與意識形態。你,認識他嗎?

國家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藏身劇場的知識密室

重磅閱讀

國家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藏身劇場的知識密室

國家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成立於1993年,前身是節目部為紀錄院內演出與蒐集各國參考資料而闢出的資料室,始終隱匿在劇場之下,靜靜典藏著兩廳院的場場掌聲與輝煌,而隨著館藏數量愈趨龐大:11萬件視聽資料,近3萬本書籍,還有5萬冊左右的海報、節目單等實體文物,「僅限內部使用」漸顯可惜,便從開放少數兩廳院會員開始,逐步對外敞開大門。

大東藝術圖書館:藝術與生活的擺渡口

重磅閱讀

大東藝術圖書館:藝術與生活的擺渡口

高雄市大東文化藝術中心內,飄著一片延展如升空熱氣球的透天光棚,其下座落著台灣首間以藝術為專門的公共圖書館—大東藝術圖書館,以「帶動大高雄人口閱讀藝術」為設立宗旨,自2012年4月起正式營運。作為高雄市立圖書館分館之一,為了保有「公共」價值代表的通俗性,又不失「專門」二字背負的專業度,大東藝術圖書館在無前例可參考的情況下持續摸索如何在看似相悖的兩個方向中找到平衡。

許石音樂圖書館:為眾人敞開的音樂盒

重磅閱讀音樂

許石音樂圖書館:為眾人敞開的音樂盒

隸屬於台南市立圖書館,許石音樂圖書館的前身為興建於1975年的「育樂堂」,一度鬧熱輝煌,但隨著館舍老舊,與市內新展演廳的啟用而漸漸靜默,也近乎走上「蚊子館」的道途。在思索如何能讓昔日飄揚在館內的樂音再次迴響時,台南市立圖書館洞察到,全國的公共圖書館中尚未有一個專門聚焦音樂的館舍,而也彷彿命運牽引般,許石的家屬亦於此時現身,欲將其一生的手稿與文物捐贈給台南市政府——許石是台灣二戰後首批流行音樂家,曾創作〈安平追想曲〉等膾炙人口的歌曲,也致力於歌謠的採集。就這樣,許石與其牽絆的台灣歌謠文化也就順勢入厝,「許石音樂圖書館」應運而生,自2018年3月正式啟用。

中華飲食文化圖書館:書本疊起的美食寶庫

重磅閱讀飲食

中華飲食文化圖書館:書本疊起的美食寶庫

中華飲食文化圖書館的成立,緣起於三商集團董事長翁肇喜的心願——集結散落世界各地的中華飲食古籍,讓這個文化能有系統地一脈傳承。自1989年創館至今,館內已累積典藏包含圖書、食譜、菜單、期刊等館藏共三萬餘冊,在「中文圖書分類法」中「飲食;烹飪」的基礎上,再按菜系與菜色細分,一櫃櫃的家常菜、宴客菜、點心、湯品⋯⋯吃不到,卻能讀到飽。

從材料出發,以文學為基底:II Design 硬是設計為商業空間賦予迷人詩意

建築設計重磅

從材料出發,以文學為基底:II Design 硬是設計為商業空間賦予迷人詩意

近七年來,吳透領軍的「II Design 硬是設計」團隊成為備受關注的商業空間建築團隊,完成不少代表性的作品,從替老新台菜操刀新創品牌「永心鳳茶」的首店,到為老字號餅鋪「舊振南」打造漢餅房,他重新理解老店的時代意義,以空間定調品牌的新形象。接著又設計「全球50間最棒咖啡館」Simple Kaffa興波咖啡、「亞洲50大最佳酒吧」Draft Land、「亞洲50最佳餐廳亞洲之粹」AKAME⋯⋯,與名店的合作加上作品設計背後的文學想像,讓硬是設計成為台灣餐飲空間設計的獨特詩人。

台灣圖書室:在民主聖地長出青春的花朵

地方重磅閱讀

台灣圖書室:在民主聖地長出青春的花朵

「你若真心疼台灣,請你由雙腳所踏ê這塊土地開始!歡迎來坐,作陣來讀冊。」1995年,醫師張宏榮在嘉義市設立了台灣圖書室,是全台第一座以「台灣」為主題的公共圖書室。台灣圖書室在經過張宏榮過世與2011年重啟後,如今已交棒給新一代少年人,持續以閱讀和講座形塑大眾對於台灣的想像與期待。

既是圖書館,也是文物典藏館:南投縣埔里鎮立圖書館

地方重磅閱讀

既是圖書館,也是文物典藏館:南投縣埔里鎮立圖書館

1999年的921大地震,震垮了埔里鎮立圖書館。五年後圖書館重新開幕,五層樓的建築物拔地而起,蛻變的不只是建物,還有埔里圖書館在地方扮演的角色。在這座人文氣息豐厚的小鎮,駐館藝術家以及年年舉辦的「閱讀埔里」主題活動,讓圖書館成為重要的文化策展中心。

書屋花甲╳而立書店:一間書店如何成為精神疾病的支持力量?

地方觀念重磅

書屋花甲╳而立書店:一間書店如何成為精神疾病的支持力量?

近年,社會大眾看待精神疾病的視角,逐漸從過往的標籤化轉變為中性的描述。位於台大溫州商圈的「書屋花甲X而立書店」,除了延續書屋花甲倡議續食、關懷地方等議題,去年更嘗試以書店形式搭建一個對精神疾病更友善的平台,陪伴每一個在生命路上跌倒的人。

台灣圖書館建築的嶄新時代——解密屏東與台南圖書館新總館

地方建築重磅

台灣圖書館建築的嶄新時代——解密屏東與台南圖書館新總館

近兩年來,屏東縣立圖書館總館(以下簡稱屏東總圖)及台南市立圖書館總館(以下簡稱台南總圖)相繼以全新面貌面世,兩者不僅建築外觀皆令人驚豔,成為城市新亮點,空間規劃上更突破過往僅以閱覽為主的想像,開展出多元功能。這兩座圖書館新總館,可說標幟著台灣圖書館建築劃時代的一大邁進。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