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收納人心罣礙的人生整理魔法 遺物整理師廖心筠

遺物整理師廖心筠自2015年從事遺物整理,除了遺物整理,也協助整理家中囤積物。她面對的不只是滿屋子的物品,還有人們心繫物品背後的心情及故事,廖心筠收納、開導、聆聽故事。希望幫助人們不只是收納物品,也透過整理重拾人生的秩序。

「你好,我是遺物整理師廖心筠,你的家人請我來協助他做遺物整理,我今天會幫你把東西搬家到天堂。」廖心筠喃喃說著,這是她每次踏進現場時,都會進行的小儀式。

整理遺物也整理在世者的心

廖心筠原為百貨櫃姐,2012年開始兼職做收納工作,兩年後自立門戶。遺物整理其實是偶然來到手上的一份工作,2015年,廖心筠接到一位高雄客戶的案子,整理結束後,客戶再委託她前往台北整理母親的家,到現場才知道是遺物整理。

一邊和客戶整理母親的遺物,廖心筠一邊聆聽客戶對於母親的記憶:由於父母經商,這位客戶的母親長年不在身邊,後來母親改嫁日本、直到癌末才回到台灣治療。客戶說,母親回台治療的那段時光,是她與母親最親近的三個月,面對母親的各種身體不適和要求,她都很有耐心的照顧媽媽。

最後,客戶將X光片、藥袋,以及與癌症有關的東西全部丟了。「最後她留下的是小時候看到媽媽穿的皮草,以及過世前臥床時手裡把玩的南瓜琉璃。」廖心筠解釋,自己從事的工作和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不太一樣,最大的差別是她進入空間時不用整理亡者的屍體和現場,「我整理的是亡者的物品和在世者的心情。」廖心筠說。

https://www.facebook.com/kadatsuke/posts/1984178421865811

不只是把屋子裡不要的東西放進垃圾袋,還必須直面在世者的心情,廖心筠曾協助一位女性整理老公的遺物,「她覺得丟掉任何一個東西,都會丟到跟老公的回憶,所以她不願意丟。」

久而久之,房子的東西堆得像是倉庫,除了失去生活品質,在外地讀書的孩子即便回到家也沒有地方可以睡。廖心筠試著說服客戶:「如果你老公還在世,他看到兒子女兒沒有地方可以睡,看到你在一個這麼混亂的場景裡面,他一定更難過。」

理遺物是為了將空間留給生者

然而,該如何割捨親人的物品,並說服客戶「物品」並不等於「人」?廖心筠指著眼前的玻璃杯舉例:「它只是千萬的杯子裡面的其中一個杯子,只是我們覺得這是爸爸用過的杯子,所以把故事灌注在這個東西上,但所有的東西加起來也不會等於你爸爸。」

就像漫畫《鋼之鍊金術師》,即便愛德華和阿爾馮斯蒐集所有人體煉成的材料,仍然無法讓母親復活,在世者即便將全部的東西留著,「你覺得他們就能活過來嗎?他還是離開了。」廖心筠說,比起保留所有事物,更重要的是讓空間可以活用,讓活著的人可以安心地邁出下一步。

重視空間使用者,也讓廖心筠除了遺物整理之外,專注於囤積整理,尤其是協助老人家整理家中囤積物。網路上曾流傳一張圖是冰箱裡塞滿各種塑膠袋裝的食物,網友留言:「我阿嬤家也是這樣!」長輩家的東西用不到也丟不掉,就越堆越多,是經常出現的現象。


但廖心筠認為,他們不是不願意改變,「是因為他們已經麻木了,不知道原本的生活是怎麼樣。」廖心筠建議,不妨為長輩設定情境:如果要邀請朋友來家裡時,會希望房間長什麼樣呢?以問題開場,一點一點讓長輩動起來。

忍受髒亂的背後是熱血助人的心

在雜物堆積的空間工作並不輕鬆,問到廖心筠作為遺物整理師最需要什麼特質,她的回答是:要能忍受髒亂!「整理時會有蟑螂飛到脖子上、爬到手上,老鼠在腳邊竄,也會有很多蛆,這些都需要忍耐。」這個耐力的背後,其實是來自於想要真誠幫助他人的心情,「任何特質比不上你有一個很強的信念:我就是想要幫他。」廖心筠認為,自己不會強硬地提供協助,而是認為對方值得一個更好的人生,而自己想要成為推一把的人。

「看著屋主很憔悴,好像人生沒有希望,這時我反而會覺得,哇!我可以看到屬於你的奇蹟出現,我就是你的奇蹟!」講到這裡,廖心筠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來。廖心筠接下來即將招募一批新人,傳授多年的整理心法,廖心筠希望尋找到的人,能和她一樣,對於幫助他人感到熱血、對於走進家中整理感到興奮。


每次遺物整理的工作結束之後,廖心筠會赤腳踩在泥土或草地上,或是將雙手浸泡在鹽水中,將累積在身上的負能量排出體外,同時進行心理調適。「人的故事可以帶走,但他的心情跟負能量就留在那扇門後就好。」遺物整理師廖心筠走進客戶家中用心整理、聆聽故事,整理物品,也收納人心罣礙。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以超現實奇想勾勒家的模樣:謝春德在創作中尋找靈魂的安居之所

人物生活

以超現實奇想勾勒家的模樣:謝春德在創作中尋找靈魂的安居之所

年過70的當代攝影家謝春德,在開始創作生涯之後,早早便達到了「從心所欲」的生命境界 ,講起自己勇於逐夢的過去、進行中及未完待續的創作計畫,眼神依舊像個年輕人一樣明亮,充滿熱烈的童心與好奇。在對話之中,謝春德不斷提起對「家」的渴望,卻不知道自己這個無法被時間和空間局限住的自由靈魂,早已安居在超現實的奇想之中。

「炎亞綸」之於「吳庚霖」,在《我願意》探索藝名與真名中的「自我」

人物影劇

「炎亞綸」之於「吳庚霖」,在《我願意》探索藝名與真名中的「自我」

若時光倒轉十年,提及炎亞綸,或許只是與時代眼淚之一的團體「飛輪海」畫上等號,那個外貌無懈可擊,卻又於男子偶像團體中有些格格不入的男孩。而今,面對台劇《我願意》,他開始思索這個藝名之於自己,以及真名「吳庚霖」間的關係。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人物電影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誕生於1992年的電影《少年吔,安啦!》,和九〇年代娛樂導向的觀影風氣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骯髒的光景、精準的槍響、少年的迷惘,勾勒著經濟發展下被遺留的台灣記憶碎片。導演徐小明希望透過草根味濃厚的黑幫故事,去唱一首屬於青春的輓歌。

打破框架需要一點善良的破壞:「壞貓2號」的非典型創意之路

商業生活飲食

打破框架需要一點善良的破壞:「壞貓2號」的非典型創意之路

你是否偶而會對於現狀有不滿的想法?總是會想著或許可以有更不一樣做法?雖然可能還不到漫威影集《無限可能:假如…?》(What If…?)裡那樣的全面大翻盤,但任何的嘗試改變,都是走在「打破框架」的路上。「壞貓2號」就是一個這樣的存在,這個由「兩名獨立廣告商創辦人與一位早餐店老闆」合組的創意團隊,會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樣的驚喜與「破壞」?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人物音樂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距離黃玠發行第一張專輯《綠色的日子》已滿15年,今年他重新發行黑膠紀念版本,也以這張專輯中的歌曲〈25歲〉為題舉辦專場「今年,25歲」。這是許多人紀念青春迷惘的一張專輯,而對於邁入中年的黃玠來說,能幸運地走到現在,困惑或許依然存在,卻更能與之共處。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商業廣編生活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2021年10月開幕的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打造宛如美術館一般的空間,別出新裁地提供生活顧問及個人化選品服務、快速維修、話題⻝室、悅讀講堂及活動策展等創新體驗,致力實踐「為熱愛生活的人找生活」的品牌使命。至此,恆隆行已不再只是代理商,不僅大膽開創了台灣零售服務的新樣貌,並以其積累62年的選品專業,提出營造理想生活的恆式觀點!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人物電影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短篇電影《永生號》像是一部你我生活記憶的MV,故事裡,張震所飾演的生化人在遙遠未來的宇宙中甦醒,回到受疫情、戰爭、污染殘害的地球。突然,一首首熟悉的歌曲響起,高中的嬉鬧、初戀的悸動隨著音樂浮現,漸漸喚醒他久遠之前的地球記憶⋯⋯。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物觀念電影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稱廖桑的資深電影剪接師廖慶松,入行近半世紀以來,無數台灣電影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且變得更加精彩。九〇年代初的經典黑道片《少年吔,安啦!》同樣由他操刀,30年後也由他負責指導修復,真實呈現那個時代的台灣,最生猛與美麗的色澤。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人物觀念電影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九〇年代初,導演侯孝賢與已故製片人張華坤希望聚集一群「台灣新電影」運動要角,拍一部前所未有的黑幫故事,包括當時已是侯孝賢、楊德昌等大導演指定御用錄音師的杜篤之。在那個杜比音效對全球片商來說都是新鮮事的時代,杜篤之讓《少年吔,安啦!》成為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讓台灣電影從此從單聲道變成雙聲道。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人物電影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頂著黑色軟呢帽,臉上掛著一副墨鏡,高捷從磨石子樓梯步上酒吧二樓,背景音樂正播放伍佰的〈Last Dance〉。上樓走到沙發坐下,這畫面彷彿是顆電影長鏡頭,一位黑幫大哥氣勢滂薄的出場,從他30年前首次在電影《少年吔,安啦!》詮釋黑道大哥之後,多數人一想到高捷,總是會浮現這樣的印象。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