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好初早餐:在台北吃一頓舒爽愉快的滿分早餐

好初早餐與「寂寞芳心俱樂部」合作的馬克杯很受客人歡迎。

11年前,從板橋起家的「好初早餐」,靠著不同於過往的台式傳統早餐,以及舒適悠閒的澳式咖啡館風格,在大台北掀起一陣嶄新的早餐潮流。美味的餐點、鮮明的風格,加上獨特逗趣的社群語彙,不僅四間店面總是絡繹不絕,更吸引眾多品牌、音樂人跨界合作。他們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陽光灑落,煎台忙碌料理的ASMR 搭配落日飛車的〈Teahouse〉,手裡翻著一本五十嵐大介的《海獸之子》,嘴裡嗑著扎實飽滿的「一擊必初雞腿王三明治」,一頓慵懶、充實,也伴隨著些許罪惡感的早餐,是在好初早餐開啟一天最完美的方式。

好初早餐今年邁入第11年,從板橋起家的他們,迅速在一店附近開起二店,並於2020年在旅店「夾腳拖的家」的邀請下進軍台北市,於中山區開啟三店。而最新開張的四店位於遠企商圈,和詹記麻辣火鍋敦南店是好鄰居。寬敞的店內擺滿各式漫畫與雜誌,輕鬆明亮的氛圍,在試營運的期間便吸引了附近的商務人士前來休憩吃早餐。

可愛、文青、有點呆、也有點粗獷,是好初早餐的風格,也是主理人Matt 給人的第一印象。對於早餐該有什麼樣的氛圍十分執著的他,早在大學生時期就已確信,滿分的早餐必定要吃得愉悅、吃得舒爽。

可愛、文青、有點呆、也有點粗獷,是好初早餐的風格,也是主理人Matt 給人的第一印象。

墨爾本的早餐啟蒙

大學時期曾在淡水一帶就讀交通管理科系的Matt説,學校周圍有一股享受生活比上課更重要的氛圍。時常即便上課的鐘聲已響,他仍悠閒地坐在早餐店裡吃著早餐,「一想到其他同學在上課,我在這裡吃早餐,就覺得實在太讚了,100分。」就是那時 Matt 下定決心,總有一天要開一家自己的早餐店。

一畢業,Matt 做的是室內設計。從助理升成助理設計師,大部分的案子都接過了,卻也覺得自己的才華差不多到極限,一方面覺得自己比不過那些建築科系出身的同行,一方面想探索設計領域的更多可能,便跑去澳洲打工度假,尋找自我。

墨爾本的日常愜意,步調緩慢,咖啡館總有著一種獨特風格:陽光大方灑落,室內挑高寬敞,木質的共用大桌搭配五、六張高腳椅。無論是居民或遊客,都能帶著書或筆電,用自己的步調悠然地開啟一天。墨爾本的咖啡文化讓Matt 驚覺,原來早晨用餐時光可以如此爽快。

2010 年 Matt 回國,那時台北早餐店如美而美、麥味登匆忙而快速,若要放慢步調,允許久待的老派日式咖啡館似乎又太過昏暗。「當時台灣咖啡廳傳遞的大多是一天要結束的氛圍,書架上都是村上春樹,是工作結束讓自己沉澱的那一站。」

那時的Matt遭遇著「反文化衝擊(anti-culture shock)」【註1】,遺失了在墨爾本生活時一天中最舒適的第一餐,「我那時候就覺得,如果能開一家像墨爾本咖啡廳那樣的早餐店就好了!吃完後在裡面hang out 一小時,思考著接下來要去哪裡……那時的板橋沒有這種店。」以這樣的思路出發,Matt 在隔年開起第一家「好初早餐」。

好初早餐敦南店吸引附近商業人士午休期間前來用餐。

早餐是一件很「台」的事

打開好初的菜單,看似西式的沙拉、三明治及漢堡裡,包裹著如鹹豬肉、屏東金松辣醬等台式元素,其中最亮眼的,莫過於將婚宴中最討喜的紅白炸湯圓加入套餐之中。在「台式」還未成為顯學時,好初已將它融入菜單裡頭。雖然他輕鬆笑說都是亂想出來的,但這些餐點背後都仰賴著大量的嘗試。

Matt與太太都熱愛異國料理,他們曾將東南亞飲食元素放入菜單,一開始評價雖好,過了半年卻沒多少客人會再點。「後來我們理解,異國料理這件事,大家內心其實是會計算的,比如說這個月已經吃過一次牛排,就很難再去吃第二次。這個月的『牛排額度』已用完了。

台灣人唯二不計算的是台式跟日式,你不會數你這個這個月吃了幾次排骨飯、幾次滷肉飯。」這也讓Matt 察覺,無論是在澳洲或者國人熟悉的日本,皆少有專門販賣早餐的餐廳,台灣發展出早餐文化,其實跟在地的飲食習慣息息相關。

1980年代,隨著美而美的出現,開始有了不同於豆漿油條的美式早餐選項,但盛行的不是早餐拼盤或鷹嘴豆泥,而是通常在美國方便攜帶的午餐——漢堡及三明治,並在裡面挾入豬肉餅、荷包蛋和小黃瓜絲,「台製洋食」從那時起便成為獨特的台式早餐。

Matt 對於好初的設計十分講究。室內裝潢他一手包辦。

好初自創立之初,便在台式傳統早餐的基礎上,加上如紅豆、櫻桃鴨、鹹豬肉等令人意料外的嶄新元素;這個升級版的台式早餐品牌快速竄紅,客人總得花上兩、三個小時排隊才吃得到,惹得PTT上面一堆負評,「老實說,我覺得我們的早餐不值得排這麼久,如果是我一定也會暴怒。」Matt坦率地接受網路上的輿論。

自認開分店很不酷的他,面對每天疲於奔命的團隊成員,以及每況愈下的用餐品質,也只能在附近開啟二店「好初二二」來消化這應接不暇的早餐需求。解決問題的同時,Matt 也在二店裡多圓了一些夢,找了更寬敞的店面、蓋了更大的廚房,創作許多過往因為空間限制而無法製作的餐點。然而,菜單的變化與否又是另一門學問。

一開始為了不讓好初早餐出現連鎖店感,每間分店設計多道不同菜色,卻也因此受到客戶抱怨:為何想吃的餐點只有特定分店才有?「的確就消費行為來說,要跨區買早餐確實不合理,早餐就應該在家附近,可能五分鐘的距離就可以吃到,所以我們後來把菜單的一致性調高。」

「早餐店可能是除了便利商店以外,重複到訪率最高的第三空間。」Matt 說道,初期好初換菜單的頻率極高,但實際上客人愛吃的依然是同樣幾道,「如果你是個吃早餐的人,可能一年會吃100個培根蛋或鮪魚蛋,人幾乎每個禮拜都有懶得想要吃什麼的時候,就會去重複的店家吃重複的餐點,所以我們現在調整成一年只出一、兩樣新菜。」

11年的累積與觀察,讓Matt 了解早餐店的地域性及重複性,找到最適合的菜單品項及變化頻率。

在好初常見的黃綠配色,簡單而大方。

我們是BANQIAO MINCHAN!

店的風格是主理人品味的延伸,為此Matt 對於好初的設計十分講究。室內裝潢他一手包辦,對外的牆面用落地窗打亮室內,無論吧台或是共用大桌座位都用木頭搭配橘黃綠配色,簡單大方。對他來說,最難的是保持每家好初的系列感,卻又不能像複製貼上那樣的無聊單調;有鑑於此,中山店便使用了大量的木質調性,而敦南店則是有著較多高彩度元素。

平面視覺的部分,從招牌上的黃色小太陽,到菜單等周邊配件,都由設計師潘昱州操刀,呆呆可愛的模樣裡,藏著許多好初風格的惡搞元素。Matt 拿出和「寂寞芳心俱樂部」合作的杯子介紹,復刻美國經典馬克杯外型,致敬七○年代美國快餐文化的老式企業感;

圍繞著好初logo的英文字樣,更是惡趣味的放上「板橋名產」的音譯「BANQIAO MINGCHAN 」。Matt 邊大笑邊解釋:「這是一件很白癡的事,我們想讓大家知道我們的家鄉是板橋,所以用了一個不太正經的格式去讓大家理解。」

雖然初期便開拓二店,但在乎風格的Matt 近兩年才願意於中山及敦南開立三店及四店。跨足台北市場,品牌設計更是不能馬虎,要讓所有顧客都能感受到好初早餐的定位。他透露,之所以現在才開,其實是太晚才想通。

店員身穿「板橋名產」T-shirt。

那時一位住在新店的朋友向他抱怨,新店都沒有這種樣態的早餐——可以在裡面悠閒坐著,店內的裝潢、雜誌、漫畫有讓人認同的品味。「他的說法很酷,完全是以功能性來看待好初,而且直至現在,仔細去找整個台北,有這樣功能性的早餐店依然很少。」

外部有更大的市場,內部也思索著要讓一起工作的夥伴有更多發展可能,揉合了眾多考量,Matt 決定給自己出一個題目:如果有一個最好的好初,會是什麼樣子?

Matt 指向門口柱子上的 Tower Records(淘兒唱片)海報說:「如果要開分店,這就是我們的方向。」雖然Tower Records 在日本以外的連鎖店都已結束營業,它依然是全球樂迷心中指標性的存在。「即使這家唱片行全球都有,賣著一樣的產品,但它的品味很好,店員比較酷,也比較有人味,你會覺得他們寫的唱片評論是可以信任的。」

Matt 心目中的好初,有著跟得上時代的獨到品味,不盲從,也不必追求所有人的認同。他理想中的好初不只是一間店,更是一個「活體」,遇到議題有自己的態度,碰到節慶會有不同的活動,在社區裡帶來不一樣的變化與對話。

一位朋友曾向 Matt說,店內的裝潢、雜誌、漫畫有讓人認同的品味。

「我希望好初能完成企劃、有自己的人資和財務、可以搞很多活動,但我一個人沒有辦法完成這麼多事,必須要有個團隊,也必須要有足夠的營業額去養這個團隊,所以我調整了方法,想要變成一百分的好初。」設下了目標,Matt 告訴自己,風格小店的日子已經結束了,是時候該突破心魔,往下一步邁進。

他就如同王道漫畫裡的主角穩穩地成長,路上吸引志同道合的夥伴加入其中,向著他的理想邁進。正因為他的夢想單純,走得扎實,一路上才吸引了夾腳拖的家邀請他開設分店,曾擔任工讀生的YouTuber「陪沈團」主腦沈回來企劃合作活動,還有老友「拍謝少年」亦曾到店演出相挺。

無論他的目標最終落在何方,想必會是個明亮、可愛,有著好吃早餐的所在。

【註1】:通常指的是在國外久居,受文化衝擊完成調適後,回鄉反倒受到家鄉文化衝擊,而感到不適應的狀況。

VERSE ╳ 好初早餐「好QQQQ 三明治」


好初早餐與 VERSE 打造聯名限定「好QQQQ 三明治」,將好初早餐可愛的視覺風格延伸至餐點當中。吐司刷上特製焦糖醬,夾入脆口的爆米花及軟Q 的麻糬,最後灑點海鹽點綴,打造出可愛可愛有夠可愛的「好QQQQ三明治」。即日起,只要到「好初早餐敦南店」出示本篇紙本雜誌報導頁面並消費店內早餐,即可兌換「好QQQQ三明治」乙份,限量200份,贈完為止。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11 封面故事「愛上圖書館」,更多關於圖書館的報導請購買雜誌。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中華飲食文化圖書館:書本疊起的美食寶庫

重磅閱讀飲食

中華飲食文化圖書館:書本疊起的美食寶庫

中華飲食文化圖書館的成立,緣起於三商集團董事長翁肇喜的心願——集結散落世界各地的中華飲食古籍,讓這個文化能有系統地一脈傳承。自1989年創館至今,館內已累積典藏包含圖書、食譜、菜單、期刊等館藏共三萬餘冊,在「中文圖書分類法」中「飲食;烹飪」的基礎上,再按菜系與菜色細分,一櫃櫃的家常菜、宴客菜、點心、湯品⋯⋯吃不到,卻能讀到飽。

好食光 Keya Jam:提煉自感官,封存於瓶中的台灣風土

重磅飲食

好食光 Keya Jam:提煉自感官,封存於瓶中的台灣風土

「果醬是一門封存的藝術,這個瓶子裡面封存的是時間之美。」橙花金棗黃檸檬、桂花鳳梨黃檸檬⋯⋯好食光 Keya Jam 的每一道口味靈感,都汲取自創辦人柯亞的感官體驗與生命視野。不 計製作的時程長短,只願將日常中的好時光,都化作大地的香水,為台灣的每一寸風土增添耐人 尋味的尾韻。

從策展老將到餐飲新星,時藝多媒體正在浴火重生

商業文化

從策展老將到餐飲新星,時藝多媒體正在浴火重生

一個社會需要不斷有新的思潮攪動,才能在時代更迭中走向更好的未來,「內容策展」無疑是最有效的一種溝通。過去台灣的大型商業策展主要由中國時報和聯合報系兩大媒體集團在經營,2020年底,隸屬於旺旺中時的時藝多媒體脫離原集團,以全新的股東架構組合獨立營運,依然企圖兇猛,將經營觸角伸向實體餐飲空間。當一方面展覽市場日趨競爭,另一方面觀看展演也逐漸成為休閒生活,時藝的轉型代表了台灣展覽界什麼樣的新未來呢?

劉奕成專欄:是誰告訴你的?

商業觀念

劉奕成專欄:是誰告訴你的?

我們常常莫名奇妙得知許多消息,卻不知道、當然懶得追溯是從哪裡來的。殊不知消息其實也有身世,甚至有來源譜系。不只孔子的女婿公冶長懂得鳥語,英國人也懂,他們會說「a little bird told me」,說穿了,如果不是為了隱瞞消息來源,就是自己也不知道從哪聽到消息。

陳小曼專欄:食物與文化,食物裡的民族情結

生活飲食

陳小曼專欄:食物與文化,食物裡的民族情結

食物設計師Marije Vogelzang在2013年阿姆斯特丹WDCD論壇中發表了作品「Eat Love Budapest」。在展場中,有十個小帳篷,與十位吉普賽女性(註1)所準備的食物。參與者被邀請至帳篷中,裡頭是由這些人裝飾的「房間」,有親人的照片、圖畫、食譜等。

六款緩解苦夏不適的天然野草茶:來自島嶼先人的生活智慧

生活飲食

六款緩解苦夏不適的天然野草茶:來自島嶼先人的生活智慧

每至炎夏,太平洋高壓張牙舞爪地蒸騰台灣這座小小島嶼,窒悶濕熱總令人苦不堪言。想緩解苦夏症狀,不妨請益傳承了台灣先人生活智慧的「野草茶」,以對應節氣的野草能量調理不適。《VERSE》特邀以土地和永續為理念的野草茶舖「三玉號」,分享六款舒緩不同苦夏症狀的野草配搭,同時也帶我們認識這些常見卻不識的野草。野草茶可冰飲亦可溫補,讓身體自然地回歸可抵禦酷暑的健康狀態。

20歲的那盤明太子紫蘇義大利麵——不務正業男子Ayo的家常食譜

生活飲食

20歲的那盤明太子紫蘇義大利麵——不務正業男子Ayo的家常食譜

20歲那年,是翻轉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段時光。時間回到12年前的夏天。那年是升大三的暑假,我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剛開完自發性氣胸的刀,一邊聽著媽媽跟我說我被學校二一的事,媽媽跟我都哭了。

威石東酒莊執行長楊仁亞:不畏嘗試,釀造最真誠的台灣葡萄酒

觀念飲食

威石東酒莊執行長楊仁亞:不畏嘗試,釀造最真誠的台灣葡萄酒

適合生長於溫帶的釀酒葡萄,在台灣的潮熱氣候下容易招蟲害病,種植難度高。歷盡跳躍人生的楊仁亞,在父親心心念念召喚下回台共造葡萄酒事業。他自認不擅長也不熱衷從商,但他不自我設限,面對挑戰時會讓自己歸零。他希望釀出「誠實的酒」,無須任何隱瞞,透過積累在這片土地的味覺記憶,找到屬於台灣的認同。楊仁亞將各種嘗試視作天賜的禮物,他認為風土條件並非絕對的限制,試了才知道,要嘗試新東西,不害怕改變。

陳小曼專欄:食物與未來,When Food is Bigger than the Plate

生活觀念飲食

陳小曼專欄:食物與未來,When Food is Bigger than the Plate

看到標題是不是想說,食物太多我就多拿一個盤子裝啊。倒不是字面上的意思,不如說,我們要面對的,可能是相反的問題。如果未來,盤子裡沒有食物可以裝了呢?

ISM主義甜時:大提琴家陳世霖以甜點扣問藝術的可能性

生活飲食

ISM主義甜時:大提琴家陳世霖以甜點扣問藝術的可能性

音樂家陳世霖以灣聲樂團大提琴客座首席為人所知,但很多人不知道,他同時也是天母甜點名店「ISM主義甜時」的主理人。九年前,他放下全職音樂家的身分,遠赴日本甜點名店當學徒,返回台灣創業後,不僅將甜點店經營得有聲有色,也重拾琴弓繼續演奏音樂。透過ISM,陳世霖想說的不只是甜點,還有更多他對於藝術可能性的想像與思辨。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