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走進銀行,和藝術不期而遇:台新讓藝術的存在更顯珍貴柔軟

展示於台新金控五樓理財中心的談献華作品〈菩提地藏〉。

夏日午後的雷陣雨,總是來得快又急,路上行人紛紛躲進騎樓下,倘若隨意走進某棟大樓的開放空間,很可能就此進入一個文化世界。這裡是台新金控位於台北市仁愛圓環的總部,一邊是銀行,一邊是午間音樂會的入口大廳,在經濟生活和文化藝術之間,僅有一線之隔。

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喜歡收藏藝術品,也渴望員工在繁忙的銀行工作過程中,有餘裕享受藝術,於是,才有了台新文化藝術基金會的誕生。爾後又從2002年開始,以當代藝術為主軸,每年固定舉辦「台新藝術獎」,在評選與評論書寫的過程中,激盪思考藝術的火花,為時代留下難得的記錄,並已經成為每年藝術界的重要大事。

午間音樂會,推開心裡的大門

走進台新金控總部,藝術氛圍遍佈各處,不拘泥於形式,一件件大型雕塑映入眼簾之外,還有響徹大廳的音樂聲。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鄭雅麗說:「在疫情爆發之前,每隔周五的台新午間音樂會,即使僅有短暫的一小時,卻是附近居民、內部員工所期盼的時刻。」

「金融業的工作業務壓力很大,藝術可以讓人放鬆,大家可以自在地走進來,然後享受一場午間音樂會,」鄭雅麗說, 來這裡演出的人都有一身好本領,包括曾拿下傳藝金曲獎最佳專輯獎的鋼琴家李世揚,還有動見体劇團與作曲家林桂如、編舞家董怡芬的合作演出等等。

台新金控一樓防疫通道化身為藝術的廊道。

除了午間音樂會,行之有年的台新藝術獎也是台新金與眾不同的文化藝術力展現之處。鄭雅麗說:「台新藝術獎以台灣本土作品為基礎,獎項是一個結果,但最終的目的,是希望藝術可以透過這個平台得以蓬勃發展,搭建一個從創作、演出、觀看、討論、評論的藝術鏈平台,並且從中看見台灣的藝術創作面貌,包括視覺藝術、表演藝術和跨領域藝術。」

藝術和社會的連結不可少,有了和大眾對話的空間,才能進一步獲得社會支持,藝術既然是社會動態的投射,藝術獎項勢必要與時俱進,時時調整。鄭雅麗說:「作為一個反映當代社會的獎項,理應和藝術家一同走在前面,做必要的調整。」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鄭雅麗。

一個獎項,反映當代社會

尤其近年的作品有逐漸去領域化趨勢,難以歸類,可同時在視覺藝術類和表演藝術類提名,因為如此,台新藝術獎的評選獎項演變,一路從視覺藝術獎、表演藝術獎、評審團特別獎,到不分類的年度大獎,再到現在的視覺藝術獎、表演藝術獎與不分類的年度大獎。

台新藝術作為民間單位,鄭雅麗說,台新獎最主要的目的,「仍是希望大眾藝術、高冷藝術,都有機會被觀看,以及有接受時間檢驗的可能,所有的轉化和調整,都是希望努力保有藝術的可能性。」

此外,台新藝術獎也反映著當代社會的變化。

2014年的社會運動「太陽花運動」,曾被當年度的台新獎觀察員提名為第一季最佳藝術表現,引發不同意見討論,有人認為這項有社會爭議的政治行動被歸納在藝術行動裡,是否恰當,也有人覺得,這項政治行動,過程中確實積累了大量的藝術創造,並記錄了時代脈動。多方不同意見,形成激烈的思考與激辯,顯見台新獎並不限制藝術的可能性,更樂於提供一個思辨的平台。

台灣藝文界年度盛會──第18屆台新藝術獎頒獎典禮於台新金控二樓元廳。

展示於台新金控一樓大廳的森萬里子作品〈Plasma StoneI〉。

台新藝術獎在反映當代、和社會溝通之餘,同樣可回饋內部員工,近年舉辦的好藝巴士,在午間時段載著員工在台北市區來趟藝文之旅,欣賞台新獎入圍作品。

其中,有位銀行高層平常非常忙碌,不太有時間關注藝文活動,但屆臨退休前,卻突然告訴她:「金融業這一行,平常都和金錢往來,精神層面其實是匱乏的,有藝術來填補這些靈魂空洞,可以修復大家在工作上的千瘡百孔。」

台新金控一樓大廳展覽:黃蘭雅 〈異想森林〉。

台新金控大樓1F大廳特展:「反ㄧㄥˋ派」梁任宏個展。

藝術之於台新,既是對外發展業務的差異化策略,也是形塑內部營運的企業文化方式。為了讓內部員工親近藝術,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與人資部門攜手合作,每個月都規劃不同的藝文展演,「如果生活中有美感,生命中所有的艱難,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鄭雅麗說,「藝術讓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堅強」,如果有更多人在乎藝術,就不用擔心劣幣驅除良幣,這就是我們之所以需要藝術的原因。

藝術的精神性,終究脫離不了人。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1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展覽文化新聞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一道漆黑的長廊,一張源自1932年的黑白印刷邀請卡,成了開啟時空、星際的穿越入口。90年前,香奈兒《Bijoux de Diamants》的璀璨,逐一重現。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文化音樂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盛夏,在日復一日低調生活的疫情時節中,發現我今年一口西瓜都還沒吃到,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但更多的也許只是因為在世界疫情的席捲之下,安處相對平穩島國一隅的我,暫時單純地失去了季節感而已吧。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文化電影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1987年,《秋天的童話》上映,故事以香港導演張婉婷自身在紐約的時光為藍本,說著來到紐約留學的十三妹,與唐人街打工的船頭尺意外擦出的關係。觀眾看的是愛情,背後刻下的是香港人面對遷移的徬徨。35年後,隨著數位修復回望過去的作品,張婉婷看見的是自己作為一位導演的成長,還有不同時代的香港和故事。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文化觀念音樂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音樂創作向來是當下社會現象的反饋,在陳珊妮的作品中,更有著前瞻的數位文化反思。近來,各種創作形式席捲全球,音樂變得好似只是媒介,不再敘說完整故事;演出者可以是虛擬歌手,沒有人在意背後是否真實;創作者不用本名,也不用露臉,就可以創造未來。未來,縱使撲朔迷離,可以確定的是,所謂「真實」的存在,確切已經有了新的時代定義。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影劇文化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律政劇在歐美日韓已行之有年,也一直是非常熱門的題材選項,兩位法學院出身的故事寫手,是如何融入在地思維做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影劇文化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職人劇」是這個世紀較為新興的影視詞彙,然而在人類的影視文本裡,早已充滿各行各業的存在,本文就台韓兩地近年熱門的劇集發展,來分析究竟什麼樣的劇情角度才稱得上職人劇?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影劇文化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描述一位放浪、暴走、醫術了得的女外科醫師,把自己下放到南南灣村的偏鄉醫院就職。這間醫院裡不時發生讓人啼笑皆非的急診百態,也從中看見了台灣醫療的種種難題。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文化文學閱讀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動盪社會中,有時身為觀者的困境在於,即便沒有移開視線,也永遠無法在場。如果是這樣,為何作家與記者仍要持續書寫並發布?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國際文化閱讀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全球獨立雜誌圈知名人物Jeremy Leslie,曾任雜誌設計總監,而後在線上撰寫雜誌介紹與評論,再走入線下舉辦雜誌愛好者聚會,最後落腳倫敦St. John街區開設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經營六年至今,magCulture不只是一間書店,更已儼然是歐美獨立雜誌的訊息中心。在報墨積極轉型數位的時代、在紙張成為電路顆粒的閱讀器世紀,一本本飛越洲際來自各地的有趣雜誌在潔淨架櫃仍有一席地位,在舒適店鋪的燈光下閃閃發亮,等待著眷戀墨印的人們將它們帶回家珍藏。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文化文學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盛夏末了,劃分舊昔街庄的埔心溪堤岸,一座廠房內甫改建成的排練場。這個週一午後,既為蔣勳排定雜誌攝影與受訪日,也是他在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自社子島搬遷至桃園蘆竹後,初次造訪新基地與團長林智偉等年輕朋友們。但見他在表演者隨攝影閃光明滅的動態中,沉靜趺坐中央,有時也仿傚著、比劃如表演者羽翅般的手臂,並因此朗朗笑著。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