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電影麥片×熱門影劇

漫威宇宙《黑寡婦》上映:「最強女特務」史嘉蕾喬韓森的終局之戰

史嘉蕾喬韓森交棒給新一代「黑寡婦」佛蘿倫絲普伊(Florence Pugh)。(圖/IMDb)

因Covid-19經歷一年多的推遲,由史嘉蕾喬韓森所主演的《黑寡婦》終於在7月14日上映。故事發生在《美國隊長3》與《復仇者聯盟3》之間。這時的娜塔莎(黑寡婦的化名)剛經歷神盾局與復仇者的崩解,失去了唯二對她而言能稱之為「家」的存在。

娜塔莎是極少數不具備任何超能力,卻擁有高人氣的漫威英雄。使得漫威影業總裁凱文費吉在準備 《黑寡婦》時格外的謹慎小心,找來了擅長描寫女性心境變化的導演凱特蕭蘭,將故事鎖定在娜塔莎的家庭與傷疤。讓觀眾能在史嘉蕾喬韓森最後一部漫威電影宇宙(以下簡稱MCU)中,看見娜塔莎歷史,以及一路以來的轉變。

在動作戲裡,《黑寡婦》極其善用娜塔莎作為漫威中最善用體術的特性,以及她前蘇聯特務的身份。透過場景物件的利用、經典的剪刀腳、如同舞蹈般腿技,與妹妹葉蓮娜及主要反派模仿大師對打時,更大量運用「鏡像」來呈現。讓許多場戰鬥拳拳到肉,有著過去漫威沒有呈現過的扎實感。

史嘉蕾喬韓森曾在受訪時表示,「你可以從電影中窺見她(娜塔莎)隨時間推演的變化,我們讓這個角色以不同的方式呈現在台前。」



以下有雷,未觀影者慎入!

隨著時代改革與進化的黑寡婦

我們第一次看到娜塔莎登場,是在2010的《鋼鐵人2》。她冷豔的雙眼,曼妙的姿態,把性感當作利器及工具,以秘書的身份潛伏於東尼史塔克身邊,觀察他是否足以成為復仇者聯盟的一員。那時的娜塔莎還只是個劇情推演及性化的配角。

直到2014《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我們才從娜塔莎與美國隊長的九頭蛇調查行動中,了解神盾局對娜塔莎的意義。以及2015《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裡,娜塔莎與「浩克」班納的情感,我們才第一次看見她情感上脆弱的一面,以及她對「紅房」歷史的恐懼與創傷。

隨著2017年DC《神力女超人》的上映,以及 #MeToo 運動的興起,《黑寡婦》獨立英雄電影的製作開始起了風聲。也在史嘉蕾表示希望「黑寡婦」能夠「呼應這場女性支持女性的運動」呼應下,這個計畫順利轉動了。

作為漫威第一女英雄,漫威對於《黑寡婦》的規劃也是極其小心。劇本由《汪達與幻視》的首席編劇潔克薛佛所負責,而導演的人選也是尋覓多時。期間找了新阿根廷電影代表的露柯希亞馬泰,以及《游牧人生》的趙婷等知名女導演,最後才確定由《純真消逝的年代》導演凱特蕭蘭所接下。

凱特蕭蘭鏡頭下的女主角,總是不用話語,而是透過銳利的眼神,思慮時的舉止說著故事。《純真消逝的年代》裡的洛兒在納粹戰敗後,從軍人世家變成落難孤兒,帶著四個更小的弟妹試圖生存。隨著她的手在雙腿間徘徊,隨著她的肌膚留下傷口及髒汙,我們看見她的純真因這個年代而消逝了。

娜塔莎,務實卻不冷血的殺手

雖然漫威的電影不能將一切在不言中呈現,但凱特蕭蘭同樣讓我們看見了娜塔莎的各種面向。有著特務精準高效率的一面,也有著我們過往沒看到的情感與惻隱之心。在前半段的電影裡導演精準地調配了文戲與武戲,讓角色有空間呼吸,讓情感有時間發酵,才使得娜塔莎與葉蓮娜的姐妹情如此可人好看。

特別是開場的那15分鐘,從他們的兒時回憶說起。看似美滿的家庭生活,卻在娜塔莎久未補染的藍髮及葉蓮娜的愛歌〈American Pie〉裡,透露出一絲絲不尋常的消息。當逃亡開始,她們與父母行動的不協和感伴隨節奏堆疊加快,正當所有的線索一同迸發時,片頭音樂〈Smells Like Teen Spirit〉響起,才讓打了個冷顫竪直後背的我躺回椅背,消化剛才一連串的訊息及精彩。

從一個性感的配角,娜塔莎如今在觀眾眼前展現出複雜的過去。回頭一看也才理解為什麼,當美國隊長步入愛人喪禮時,陪伴他的是娜塔莎;當鷹眼打算用自己的性命換取靈魂寶石之時,娜塔莎會選擇犧牲自己,讓鷹眼能夠活著回到自己的家。在她冷酷的特工身手及身份下,藏著的是曾因孤獨而受傷的女孩,才對復仇者聯盟有著家庭的投射。

黑寡婦得到她應得的個人電影嗎?

然而在故事的後段可就苦惱多了。純粹回望蘇聯時期的「過去」已經不足以激起觀眾的好奇,但娜塔莎的「未來」也早在《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底定。故事設定在《美國隊長3》與《復仇者聯盟3》間的時段裡,給了編劇潔克薛佛極大的限制,畢盡娜塔莎在這兩部片之間並未有著多大的改變。即便《黑寡婦》裡看見了她的各個剖面,但少了情感轉折,角色單薄感依然無法避免

現階段許多MCU作品中都能從反派的塑造與主角想法的撞擊,看見社會議題的諷刺,或是角色更深層的探討。然而已來到第四階段的《黑寡婦》,既沒有《蜘蛛人:離家日》裡訊息的操弄,讓蜘蛛人放下鋼鐵人,學會自己思考決斷,也沒有影集《汪達與幻視》、《洛基》哲理上的思辨,讓汪達與洛基從逃避轉為接納自身的問題。

我們看不見《黑寡婦》裡反派的動機,也感受不到娜塔莎與反派間內心擦出的火花,而就只是回到過去打敗敵人拯救世界的劇情套路。讓人難以相信這是一部醞釀多年的電影,還是只是個錯過時機但依然得交出的作品呢?

不過作為第四階段開頭,《黑寡婦》還是帶出了這個階段的重要訊息,一是對女性角色的重視,二是第二代復仇者的登場。接任娜塔莎的葉蓮娜貝洛娃,無疑是本片最大的亮點。現年25歲的佛蘿倫絲普伊,在為數不多的鏡頭中,將葉蓮娜刻畫自然而立體。佛蘿倫絲幾次的展現都讓我信了,他們在餐桌上是有著親情的存在。

除了女性角色,漫威也策劃著更多元的英雄。亞裔的尚氣、穆斯林的驚奇女士,還有即將在《永恆族》登場的同志英雄。凱文費吉也轉換了演員合作的策略,不再用合約把任何一個角色鎖死,因此我們將看到娜塔莉波曼於《雷神索爾4》回歸。或許,有一天我們會看到史嘉蕾喬韓森以她招牌的英雄落地之姿重回MCU,畢竟多元宇宙也是接下來的一大重點。

2021最新漫威宇宙電影《黑寡婦》上映。(圖/Black Widow 粉專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展覽文化新聞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一道漆黑的長廊,一張源自1932年的黑白印刷邀請卡,成了開啟時空、星際的穿越入口。90年前,香奈兒《Bijoux de Diamants》的璀璨,逐一重現。

跟著展覽《半島一瞬:聆聽牡丹的聲音》,探訪牡丹社事件的歷史地點

展覽新聞

跟著展覽《半島一瞬:聆聽牡丹的聲音》,探訪牡丹社事件的歷史地點

屏東縣政府自2018年起推動「牡丹社事件再造歷史場域計畫」,活化歷史場域,再現台灣島上的關鍵歷史記憶。在觀看展覽《半島一瞬:聆聽牡丹的聲音》之後,不妨動身前往恆春半島探訪歷史,置身在牡丹社事件的歷史場景之中,遙想19世紀的台灣樣貌及事件的驚心動魄。

展覽《半島一瞬:聆聽牡丹的聲音》:台灣人應該知道的牡丹社事件

展覽新聞

展覽《半島一瞬:聆聽牡丹的聲音》:台灣人應該知道的牡丹社事件

在牡丹社事件將屆150周年之際,展覽《半島一瞬:聆聽牡丹的聲音》以時間序客觀還原事件真相為基礎,並在其中呈現牡丹群社及高士佛社的口傳歷史。除了展現事件相關的珍貴文獻及地圖,展場中亦可聆聽以排灣族語道來的事件始末,以及排灣古調吟唱。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文化電影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1987年,《秋天的童話》上映,故事以香港導演張婉婷自身在紐約的時光為藍本,說著來到紐約留學的十三妹,與唐人街打工的船頭尺意外擦出的關係。觀眾看的是愛情,背後刻下的是香港人面對遷移的徬徨。35年後,隨著數位修復回望過去的作品,張婉婷看見的是自己作為一位導演的成長,還有不同時代的香港和故事。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影劇文化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律政劇在歐美日韓已行之有年,也一直是非常熱門的題材選項,兩位法學院出身的故事寫手,是如何融入在地思維做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影劇文化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職人劇」是這個世紀較為新興的影視詞彙,然而在人類的影視文本裡,早已充滿各行各業的存在,本文就台韓兩地近年熱門的劇集發展,來分析究竟什麼樣的劇情角度才稱得上職人劇?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影劇文化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描述一位放浪、暴走、醫術了得的女外科醫師,把自己下放到南南灣村的偏鄉醫院就職。這間醫院裡不時發生讓人啼笑皆非的急診百態,也從中看見了台灣醫療的種種難題。

王君琦專欄:傷是光之所在

文化電影

王君琦專欄:傷是光之所在

透過Google搜尋位於聖保羅的「Cinemateca Brasileira」(巴西電影資料館),會看到1940年代磚紅色老建築的相片下方,有著「暫停營業」四個字。在電影保存成為意識之始的三、四十年代就跟上步伐、同時為南美地區典藏量最大的巴西電影資料館,就在去年巴西飽受COVID-19攻擊之際,也面臨危急存亡之秋。

王君琦專欄:你賀歲,我賣錢

文化電影

王君琦專欄:你賀歲,我賣錢

春節期間大大小小都能縱情娛樂,自是少不了可以眾樂樂的電影。翻看50、60年代的報紙電影廣告,會發現「捧腹大笑」的上下左右,往往會有「如訴如泣」,以大哭大笑來釋放過去一年累積的壓力,想來是一種由來已久的儀式。

電影《少年》:返回運動、重啟運動、不斷運動

文化電影

電影《少年》:返回運動、重啟運動、不斷運動

任俠和林森共同執導的香港電影《少年》,描述反送中運動裡一隊少年四處搜尋、力圖拯救一位決定自殺死諫的少女手足故事;陳果在1997年首部劇情長片《香港製造》,也是以一位跳樓自殺的少女作為故事開頭。九七年跳樓的少女,與22年後反送中運動欲跳樓死諫的少女,彷彿象徵著香港的命運。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