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十年破蛹,專場直擊——聲子蟲的新專輯與回歸

新版音樂地圖

十年破蛹,專場直擊——聲子蟲的新專輯與回歸

睽違十年,台灣後搖滾名團聲子蟲(Bugs of phonon)以生涯第二張專輯《真面目》回歸樂壇,並以《A DECADE》為名舉辦專場巡演,用更全面的視聽饗宴喚撼動新舊樂迷。

台灣後搖滾樂團聲子蟲。(圖/聲子蟲提供)

【新版音樂地圖】音樂板塊不斷挪移、變形,擠壓出新的陸地。沒有要嚷嚷著指示你該怎麼開圖,只是提醒一下路邊有些值得駐足的新芽。

睽違十年,台灣後搖滾名團聲子蟲(Bugs of phonon)以生涯第二張專輯《真面目》回歸樂壇,並以《A DECADE》為名舉辦專場巡演,用更全面的視聽饗宴喚撼動新舊樂迷。一場演出,所容納的又豈止十年,更像是自成一派的宇宙。

「本次演出含有極巨大聲響、強光、閃光等情形,較不適宜孕婦、高齡長者,以及心臟疾病患者。若過程中感到不適……」陰雨一週難得放晴,悶熱濕黏的空氣隨魚貫入場的觀眾透入場館,眼角瞥見螢幕上的警語,躁動中隱隱懷著些許不安。

後搖滾樂團聲子蟲十多年來第一次舉辦專場《A DECADE》,在因疫情而許多活動順延的五月順利完售。歷經休團後的再復出,連續兩年,他們以大港開唱演出做為鋪墊,吸引新舊樂迷恭逢其盛,人群中得見許多熟面孔,也有近年剛入坑者,跨越時間的維度在此交疊。

從2012年首張作品《午夜城》緩緩堆疊盤旋,到今年的新專輯《真面目》,聲子蟲將曲速加快、旋律性變強,首首長曲都有明顯的記憶點,不為迎合串流聆聽而做,但確實更好入耳了。專輯的英文名不採直譯,而用「understory」一詞,即生態學的下層植被,無法遠眺,唯有身在山中的人方能一見,也象徵著伏流於下,不為人知的故事。

展演空間成為一宿宇宙

燈光設計在《A DECADE》演出中佔比吃重,霧橘色的燈光中,演出者輪廓擺動。(圖/聲子蟲提供)

進場音樂隨德國電子中堅Moderat新歌〈FAST LAND〉完結,風格一轉,搭配〈Technically, Missing〉沉緩凜冽的琴音,聲子蟲的logo標準字一筆一劃緩緩勾勒在大幕上,出自影響聲子蟲最多的音樂人之一 —— 九寸釘(Nine Inch Nails)首腦Trent Reznor之手,也是電影《控制》(Gone Girl)的配樂。

霧橘色的燈與〈一輝〉第一聲吉他同時揭開序幕,對應漫畫《聖鬥士星矢》的異色英雄「鳳凰座一輝」,盤旋而昇的樂音亦是宣告不死鳥再現塵寰。演出安排沒有打舞台面光,放眼望去,台上演出者面目模糊,只有隱約得見輪廓。定睛一數,面對舞台從右到左依序是:柯明(吉他)、聞理(合成器、吉他)、阿甘(鼓)、Q(貝斯)、盧律銘(吉他)。將鼓組置中,而左右兩把吉他因為在部分曲目必須坐著以應付大量的效果器踩踏,遂置於兩旁,務求畫面對稱。

嗯,偏執狂手上通常專出好表演。

〈未見的山色〉燈光轉藍再幻化成紫青光束,搭配下行旋律猛烈噴發。新專輯《真面目》的歌曲力道都很強,動態變化非常大。燈光對著〈未見的山色〉明確的旋律和落差,呼應變化,更在4分30秒後隨吉他riff和節奏組的細節閃爍,直達高潮。

聲子蟲在Legacy奏響「震天響地」的樂音。(圖/聲子蟲提供)

到〈大地的繼承〉弦樂組五人登場,舞台色調轉紅,溫潤的燈光搭上溫潤的音色。〈真面目III〉稍作歇息,輪到舊作午夜城的金曲〈送往繁星〉〈時雨〉盡出,帶來名為溫柔的暴力。〈時雨〉的前奏取樣了雨聲,造就了在這週唯一放晴的日子裡,於室內聽雨一景。

久違的現場演出免除了人因疫情和驟雨成為自絕於室的孤島,雨停,在殘響中關上大幕,至此上半場演出結束。上一回Legacy這般震天響地音量得回溯至2016年的紐約闇黑天鵝SWANS來台演出,中場休息放著蟲鳴鳥叫,眾人方才大夢初醒,不知身處何方,連出去透氣的人都少了。

視聽兩感的理想型演出

一直提到燈光,是因為燈光在《A DECADE》演出中佔比吃重,不單是把音樂人照亮給觀眾看,甚至,正因為可以拋開這層顧慮,所以視覺設計上能更自由地搭配音樂,不僅僅是做為襯托,而是成為演出的一部分。近年台灣樂團的中大型專場,逐漸有意識地將舞台視覺交付專職導演和燈光師,讓演出更具有可看性,提升現場體驗,這回更是在細節上推到極致。演出設計裡頭,有著Nine Inch Nails、Godspeed You! Black Emporer這些傳奇的精氣,再融合聲子蟲的魂魄,化成血肉,除了音樂之外,一言不發,企圖展現一場演出的理想型。

下半場從回應學運而寫的〈燃燒的字〉過渡到〈秘事〉,除了兩張專輯,聲子蟲還帶來早期EP《模樣國》的曲目〈結冰的河〉、〈津梅棧橋〉。到〈飛光.流影〉的時候又放了一次大絕,這回是將樂團的剪影投到後方,隨著燈光的動態一起晃動,像是列車高速移動時甩過的殘像,令人瞠目結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iScscl4pvc&feature=emb_imp_woyt

安可前最後一首是〈印象派〉,銅樂帶出正向大調,搭配著紫色晨曦,樂聲漸強,直奔三拍子轉成四拍之時,亦是全場舞台最亮的一刻,台下終於可以看清樂人的面目:以十年為單位的流轉,後搖滾盛極而衰,如今似乎又逐漸有了討論度,場景的前輩變成老人、新團成為中堅,看著台上,或許更多是想著自己。

掌聲響起,我看到少量的惡魔角手勢,很old school,有點硬來,卻莫名讓人心安。

蟲鳴總能遇知音

當日下午巧遇負責專輯設計的「見本生物」,談到以真面目為發想的肖像照、下層植被(understory)的山林畫面、蟲蛀,這數種概念集合而成,再搭上不同磅數與材質的紙,以及聲子蟲不斷予人的純粹的黑,一體成形。

前陣子有篇日本調查指出,25歲以下的年輕人,若歌曲前奏是吉他,有三分之一的人會選擇跳過。演出結束後,看到許多年輕的面孔吐著大氣,一臉精神地排隊簽名。從《模樣國》、《午夜城》再到《真面目》,聲子蟲的音樂主題一直體現出人與環境的關係。或許因為這類命題從不過時,因此總有被蟲鳴捕獲之人,「後搖」或許不會再是浪頭上最尖端的潮樂,但它仍然會是一些異端兒的新世界。

我想起安可曲〈津梅棧橋〉,聞理最後一次的振臂高舉——聲子蟲不是舞台動作很激烈的樂團,但此刻他們用盡全力,把所有熱度拋在音樂裡,像是香港作家廖偉棠那句:我們在此撤離,只留下光。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因奉 圖片/聲子蟲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李尤
文字/因奉 圖片/聲子蟲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李尤
文字/因奉 圖片/聲子蟲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李尤
文字/因奉 圖片/聲子蟲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李尤
文字/因奉 圖片/聲子蟲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李尤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因奉
  • 圖片/聲子蟲提供
  • 編輯/郭璈
  • 核稿/李尤
因奉

因奉

樂評人,曾任音樂雜誌《小白兔通訊》編輯,文字散見於線上線下各媒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