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鍾瑶與阮承恩變身吸血族:富二代的《詭祭》佈局 既惡搞又寂寞

鍾瑶(左)與阮承恩二人試圖再現吸血鬼片中走在街頭的霸氣。(攝影/吳哲夫)

電影《詭祭》(Dead & Beautiful,2021)是一部台灣與荷蘭合拍的驚悚懸疑片,由荷蘭籍的王洪飛(David Verbeek)執導,並由薛斯.布隆(Gijs Blom,飾演Mason)、安妮(Annie,飾演Anastasia)、阮承恩(飾演Bin-ray)、曹晏豪(飾演Alex)、鍾瑶(飾演Lulu)主演五位年輕富二代。

片中,在一場排解心靈空虛的遊戲後,五人竟意外變成吸血鬼?VERSE這次專訪俏麗的演員鍾瑶與大銀幕新面孔阮承恩,分享他們化身吸血鬼的從影體驗。

近年台灣的神怪奇幻類型片潮流風起雲湧,你有跟上嗎?《紅衣小女孩》和《粽邪》兩系列電影取材鄉野傳說、最接地氣;結合殭屍與政治題材的《逃離立法院》(2020)⋯⋯有地方傳說、有活屍了,那麼,有吸血鬼片?

因疫情延至今(2021)年甫在台北電影節與金馬影展放映的《詭祭》,正是以吸血鬼為題材。與台灣有十年的情緣的荷蘭籍導演王洪飛,第四度在台拍攝電影。他首次挑戰類型片,但他不要拍一部單純的吸血鬼電影,他要當代社會下的吸血鬼,而且還要是富二代當鬼。

「拿到劇本後,我是被吸血鬼的設定吸引到的!」身分斜槓多變的鍾瑶飾演的Lulu性格冷豔,當介紹起身旁的新進演員阮承恩,說道:「他是情緒能量很強的人,許多演員會介意形象,但他不會自我設限。」追逐影視夢的阮承恩這次挑起「天然呆」的暴發戶二代Bin-ray一角,是首度出演長片。

片中,五個年輕富二代心靈空虛,每週末要輪流出主意取樂彼此,直到某晚因遊戲昏迷,醒來後口中長出了吸血鬼獠牙,才發現遊戲逐漸失控。

鍾瑶說道:「這群年輕人什麼都擁有,如果再有超人類的設定後,他們會做出什麼?」阮承恩也認為吸血鬼的設定正是有趣之處,「富豪生活相對極端,變成吸血鬼更放大了他們的渴望與對失去一些事物的害怕。」

荒誕的吸血鬼B級片笑料

戴著吸血鬼假牙講話容易臭奶呆(tshàu-ling-tai),演員們耗費不少心力克服咬字不清、維持住吸血鬼高冷的氣質。「我們(亞洲人)戴起來有點四不像,好像變虎牙了,但用在白人身上莫名合理,Anastasia、Mason戴上就是漂亮和帥。」鍾瑶笑著抱怨,同時阮承恩也喊道:「我還只有一顆尖牙!」這是荒謬的一點:吸血鬼的原型來自西方傳說,那麼會有亞洲人吸血鬼?

導演讓Lulu與Anastasia女女對戲,激出另一種化學效應。(圖/光譜映像提供)



以下透露部分劇情,未觀影者慎入!

這樣錯置、不和諧的荒謬感貫穿整部電影,如同片中五人因遊戲參與了「Irovy族」的神秘儀式,就長出駭人尖牙,「Irovy族」明顯取樣自泰雅族的特徵,台灣原住民不可能跟西洋的吸血鬼傳說扯上關係,那會不會對有所冒犯?鍾瑶回應:「這就是刻意的愚蠢杜撰。」

阮承恩也分享,劇中Bin-ray對變成吸血鬼的原因有段無厘頭的解釋,那時要頭頭是道胡說完一整段架空的推導其實非常困難。這彷若B級片故作正經的無腦場面不禁令人發笑,更顯出這群有錢人的荒誕。變成吸血鬼後不會飛,富二代們就叫來直升機、躲進還沒重新裝潢的老飯店大樓,1970年代復古絨布內裝竟塑造出台式歌德感,真如吸血鬼會從中甦醒的場景。

隨著劇情推進,五人漸漸發現身體曬到陽光不會燃燒、照著鏡子能映出自身倒影、相機能拍到自己甚至能開手機直播⋯⋯他們甚至開始測試、嘲弄這些類型片中吸血鬼的經典特徵。

鍾瑶提到Alex照著鏡子的一場戲,他擺弄著身姿、張牙咧嘴⋯⋯表情看似悲憤著可憐自己——那這五個人真的相信他們成為吸血鬼了嗎?究竟他們是鬼是人,抑或如同Bin-ray在開場時假死嚇人,只是另一場遊戲騙局?《詭祭》情節多次反轉、虛實早已難辨,直到最後依然留下懸念。

混血電影迸發wild的火花

提到拍戲過程中的火花,兩位演員不約而同提到導演不太預設、講求真實性。阮承恩分享一顆夜間鏡頭中,「其他四人都很帥氣走在夜晚街頭,就只有Bin-ray在整理斗篷,動作還落一拍!」這樣的搞笑、突兀,更彰顯Bin-ray不具有其他四人淵深的家族背景,「來自暴發戶的他,過往肯定有自己的孤獨與成長痛苦,看起來那麼蠢又那麼努力,是因為太想要融入這群朋友裡面。」

阮承恩(左)與鍾瑶共同暢談飾演角色的過程。(攝影/吳哲夫)

孤獨,所以Bin-ray必須努力去鞏固感情並搏取關注。阮承恩講起一段剪不進正片的畫面:Bin-ray喜歡Anastasia,卻沒有得到回應,當所有人在脫衣舞廳中共舞,他接到表現悲憤情緒的指令,一時投入忘我,竟忍不住如吸血鬼對鏡頭嘶吼並落下妒火中燒的眼淚,導演一時看得入迷,也忘了喊卡,驚訝於他可以激發出Bin-ray那麼不同、深藏的性格。

「導演滿喜歡挑戰演員,push我們做更多嘗試。」鍾瑶則說:「有時其實很期待得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指令!」她形容這次合作很wild:「他一樣有嚴謹的劇本與前置作業,但現場留下一半的空間給演員臨場發揮,希望我們能展現不同的能量。」

如同開場Lulu與Anastasia在化妝室中突然相吻,就是導演靈光一閃的指示,一個瘋狂的idea造就了化學反應,這個不含情感的吻更彰顯這群年輕富豪的百般無聊賴。

電影有點冷 映照出欲求與寂寞

孤獨感,也纏綿在劇中Lulu、Alex、Mason的三人關係。鍾瑶說道Lulu的角色情緒內斂壓抑,演起來特別累人,在其中Alex追求著Lulu、Lulu總被Mason吸引,但Mason對Lulu始終沒有真實的感情,是個無解的單向關係。

《詭祭》片中的5位主角,在街上一字排開。(圖/光譜映像提供)

她最愛Alex這個角色,「他的情緒最強烈,追求的只是很純粹的愛與關心,晏豪演得讓人好討厭、好可憐又好令人疼惜。」身為典型亞洲富二代的Alex始終無法像Mason那樣灑脫。

同樣地,Lulu總嚮往著Mason,一場迫近的泳池對戲中,她不斷想挑戰Mason對關係的界線並占據上風,卻被Mason更加開放、無所謂的態度逼到節節敗退。但當筆者問到Mason似乎有到達某種脫俗境界,鍾瑶卻否定:「這角色超級諷刺,電影最後仍能發現是個被現實汙染的孩子,無法完全擺脫上流階級的那種嗜血性格與窠臼。」

一些片中,吸血鬼會操弄人心,藉此獲得刺激快感,就像這群富二代始終難以真誠相待,只能透過遊戲試圖重新試探、感受彼此。劇末海邊,一場感受不到任何激情的交纏床戲後,Lulu問向Mason:他從這整件事情中,究竟獲得了什麼?鍾瑶認為Lulu根本不想要當有錢人,她知道金字塔端上生活、感情有多麼寂寞。

鍾瑶說:「其實所有的慾望、遊戲,最後都導向這是一群孤獨的有錢人。」阮承恩也說:「不論富豪或一般人,所面對的核心課題一樣都在追求自我、追求認同。」

導演王洪飛曾在訪談中,提過藝術如同鏡子,可以反射人的本質、性格甚是回憶。在他的鏡頭下,富裕的五人內心空虛、卻又各懷鬼胎,看似擁有彼此,實際各自都很孤獨。《詭祭》埋藏了對B級類型片致敬的無厘頭笑料,在觀眾享受諷刺笑果與劇情跌宕轉折的同時,又能感受到一絲孤寂冷意。電影如鏡面,透過五位富豪主角的荒誕遊戲,映射出人性中共通的寂寞。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展覽文化新聞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一道漆黑的長廊,一張源自1932年的黑白印刷邀請卡,成了開啟時空、星際的穿越入口。90年前,香奈兒《Bijoux de Diamants》的璀璨,逐一重現。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文化音樂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盛夏,在日復一日低調生活的疫情時節中,發現我今年一口西瓜都還沒吃到,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但更多的也許只是因為在世界疫情的席捲之下,安處相對平穩島國一隅的我,暫時單純地失去了季節感而已吧。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文化電影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1987年,《秋天的童話》上映,故事以香港導演張婉婷自身在紐約的時光為藍本,說著來到紐約留學的十三妹,與唐人街打工的船頭尺意外擦出的關係。觀眾看的是愛情,背後刻下的是香港人面對遷移的徬徨。35年後,隨著數位修復回望過去的作品,張婉婷看見的是自己作為一位導演的成長,還有不同時代的香港和故事。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文化觀念音樂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音樂創作向來是當下社會現象的反饋,在陳珊妮的作品中,更有著前瞻的數位文化反思。近來,各種創作形式席捲全球,音樂變得好似只是媒介,不再敘說完整故事;演出者可以是虛擬歌手,沒有人在意背後是否真實;創作者不用本名,也不用露臉,就可以創造未來。未來,縱使撲朔迷離,可以確定的是,所謂「真實」的存在,確切已經有了新的時代定義。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影劇文化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律政劇在歐美日韓已行之有年,也一直是非常熱門的題材選項,兩位法學院出身的故事寫手,是如何融入在地思維做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影劇文化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職人劇」是這個世紀較為新興的影視詞彙,然而在人類的影視文本裡,早已充滿各行各業的存在,本文就台韓兩地近年熱門的劇集發展,來分析究竟什麼樣的劇情角度才稱得上職人劇?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影劇文化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描述一位放浪、暴走、醫術了得的女外科醫師,把自己下放到南南灣村的偏鄉醫院就職。這間醫院裡不時發生讓人啼笑皆非的急診百態,也從中看見了台灣醫療的種種難題。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文化文學閱讀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動盪社會中,有時身為觀者的困境在於,即便沒有移開視線,也永遠無法在場。如果是這樣,為何作家與記者仍要持續書寫並發布?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國際文化閱讀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全球獨立雜誌圈知名人物Jeremy Leslie,曾任雜誌設計總監,而後在線上撰寫雜誌介紹與評論,再走入線下舉辦雜誌愛好者聚會,最後落腳倫敦St. John街區開設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經營六年至今,magCulture不只是一間書店,更已儼然是歐美獨立雜誌的訊息中心。在報墨積極轉型數位的時代、在紙張成為電路顆粒的閱讀器世紀,一本本飛越洲際來自各地的有趣雜誌在潔淨架櫃仍有一席地位,在舒適店鋪的燈光下閃閃發亮,等待著眷戀墨印的人們將它們帶回家珍藏。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文化文學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盛夏末了,劃分舊昔街庄的埔心溪堤岸,一座廠房內甫改建成的排練場。這個週一午後,既為蔣勳排定雜誌攝影與受訪日,也是他在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自社子島搬遷至桃園蘆竹後,初次造訪新基地與團長林智偉等年輕朋友們。但見他在表演者隨攝影閃光明滅的動態中,沉靜趺坐中央,有時也仿傚著、比劃如表演者羽翅般的手臂,並因此朗朗笑著。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