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電影《少年吔,安啦!》中的黑道大哥角色「捷哥」由演員高捷出演,角色詮釋深入人心。

頂著黑色軟呢帽,臉上掛著一副墨鏡,高捷從磨石子樓梯步上酒吧二樓,背景音樂正播放伍佰的〈Last Dance〉。上樓走到沙發坐下,這畫面彷彿是顆電影長鏡頭,一位黑幫大哥氣勢滂薄的出場,從他30年前首次在電影《少年吔,安啦!》詮釋黑道大哥之後,多數人一想到高捷,總是會浮現這樣的印象。

訪談從拍照開始,高捷一邊詢問該擺什麼姿勢,一邊請店家幫忙準備飲品,「一杯可樂,要冰塊跟檸檬片!」他說店家老闆視他為偶像,特意借了空間讓他受訪,「他(指老闆)人真的很不錯!」語氣充滿欣慰與感謝,對年輕一輩的關照顯露無遺,因為從入行以來,自己也是這麼被哥哥姊姊照顧著的。

高捷口中的「哥哥、姊姊」,是導演侯孝賢、製片張華坤、編劇朱天文等人。那年他29歲,經營一間咖啡廳,在張華坤的介紹下認識侯孝賢,「朱天文覺得我長得跟楊林蠻像的,想邀我去演她的哥哥。」起初高捷對表演並沒有太多興趣,但這些朋友們依舊到他店裡喝咖啡、聊天,「漸漸覺得跟這些哥哥姊姊相處起來很舒服,後來就想說試試,答應參演電影。」

這部出道作品,是由侯孝賢執導、朱天文編劇的《尼羅河女兒》,雖然票房沒有特別亮眼,但侯孝賢的公司裡,開始多了一位名叫高捷的演員。

表演這條路,本不在高捷的人生選項中。(攝影 / KRIS KANG)

詮釋道上兄弟,連嘔吐都要挺直腰桿

於是,《悲情城市》的林文良、《好男好女》的阿威、《南國再見,南國》的高國興、《海上花》的羅子富和《千禧曼波》的捷哥等等,侯孝賢的電影裡,多半能見到高捷的身影。這之中,當然不能漏掉侯孝賢監製、徐小明執導的《少年吔,安啦!》,那是高捷第一次飾演本土黑道大哥角色,也是他後來幾十年被牢牢記住的形象。

但別忘了,高捷當年是外貌與玉女歌手楊林相似,才踏入電影圈,要扮演地方角頭,光外型就是道難題。「當時公司在西門町漢口街附近,侯導說前面萬國戲院旁有家紅玫瑰理髮廳,叫我去剪個山本頭,剃完一回來,侯導看到也嚇一跳,直說『這樣就對了!』」

為了貼近角色生長背景,高捷也南下高雄,跟著道上大佬生活了好幾天。「記得跟著他們去酒廊,每個人談笑風生,腰桿都坐得直挺挺的,有個生意人端整杯白蘭地敬酒,我其實不太會喝,還是硬乾。」說起這段往事,高捷記憶猶新,那晚他酒杯一放下,轉身拿起垃圾桶就吐,但始終沒有彎腰,「我不是吐得很難看那種,是像他們一樣,氣場都還在。」

因出演《少年吔,安啦!》,高捷從此與黑幫類型角色結緣。(圖片 / 牽猴子電影行銷提供)

什麼角色都可以,把表演做好,如此而已

演出《少年吔,安啦!》之後的故事,高捷在很多地方都談過,有道上朋友要他直接開個堂口,也有省道大哥牽著他的手說「做流氓就是要像他這樣!」還說如果有碰到什麼事情可以打電話。高捷總是四兩撥千斤地感謝對方好意,但也慶幸自己表演有到位,才能換得地方兄弟這樣的認同。

陸續找上門來的戲約,十部裡有八部是邀請高捷演出黑道戲份,從電影、電視劇、MV到近期的手遊廣告,總是詮釋類似角色,他卻從不擔心被定型這回事。「你知道嗎?多少演員有一檔沒一檔,我因為這個型讓人家主動來找我,其實蠻開心的。」對高捷來說,這些都是表演,能在看似雷同的角色裡做出不同層次的演出,是成就感也是功力所在。「演到最後我都覺得『捨我其誰?當仁不讓!』」

這話說來不假,大多時候會記得他演黑幫老大的戲份,但演老二、甚至小弟,他也都信手捻來。「你在什麼位置,就會有什麼樣的光,我也曾在電影裡當過戎祥的手下,那部黑色喜劇,明明要買毒卻買到骨灰,挺好笑的,這是另外一種表演,why not?」身為演員,高捷很清楚自己的工作,「把表演做好,如此而已,什麼角色都可以。」

高捷在《少年吔,安啦!》中有說服力的演出,讓地方兄弟都信服。

情義相挺,只要《少年吔,安啦!》需要我,我就在

演員一當,三十餘年過去,高捷說自己一直是個快樂的電影人,從最初跟著侯孝賢、張華坤等人在戲劇圈打滾,就是有趣、好玩。當侯孝賢在國際影展發光發熱,面對著上百個訪談時,高捷跟張華坤則租了電話跟車子,遊威尼斯、到蒙地卡羅看F1賽車,回頭再跟侯孝賢說:「老大,歹勢啊,你為了電影有一百多個訪談,辛苦了,等你沒事我再帶你去玩。」

正是因為多年累積下來的情誼,這次為了4K修復版的《少年吔,安啦!》上映宣傳,即使年過花甲,高捷還是連說了兩次「全力以赴!」決不懈怠,「累不累?當然有點累,但這就是情義啊,跟著侯孝賢拍電影,我們早就是大家庭,更別說製片坤哥(張華坤)跟我大哥是拜把兄弟,又是帶我入行的貴人,所以只要《少年吔,安啦!》需要我,我就在。」

三十年後,高捷力挺4K修復版《少年吔,安啦!》的宣傳,義氣十足。

雖然起初拍起電影是無心插柳,出演《少年吔,安啦!》也是順應侯孝賢公司的安排,但可以理解,為什麼是找高捷來詮釋黑道角色:因為,在他身上,對拍戲同事、對兄弟間的情義,是騙不了人的。

30年過去,影迷許願修復清單中排首位的《少年吔,安啦!》終於上院線,高捷一面感激,一面還是忍不住抱怨,當年的台語怎麼沒有再好一些。「那場我帶著神經標(林鉅飾)去復仇,結果他中彈在車上的戲,我一時想不起正確台詞發音,結果一直說『你再ㄍㄧㄥ一下(li-koh-kīng-tsi̍t-ē)』,沒有人這樣講的啦!」高捷吐槽自己,當時應該要講的是「你再忍一下(li-koh-jím-tsi̍t-ē)」。

如果可以,高捷很想替這段劇情重新配音,現在的他,台語更流利,也更能在語氣、情緒的轉換間,讓表演更加精彩。但這也無妨,當年為了老大復仇的情份、見到兄弟掩護自己中槍的義氣,30年後依舊延續了下來,這股情義,在如今的高捷身上看得到,走進戲院裡,也看得到。

30年後,《少年吔,安啦!》修復版重映,高捷非常懷念當時一起拍電影的前輩與夥伴。(圖片 / 牽猴子電影行銷提供)

|延伸閱讀|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少年吔,安啦!》30年後依舊有影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桃園電影節「魔幻時刻」:從未來看當下,探索電影與真實的界線

文化觀念電影

桃園電影節「魔幻時刻」:從未來看當下,探索電影與真實的界線

即將於8月19日登場的「2022桃園電影節」以「魔幻時刻」為題,探討電影與觀眾間的關係:「未來當下」單元匯集了聚焦未來與近未來的科幻作品,叩問我們對未來的想像及擔憂;「魔幻電影院」單元則模糊了電影幕前幕後與觀眾之間的界線。

從《咒》到《民雄鬼屋》:台灣恐怖片全盛期已到來?

電影

從《咒》到《民雄鬼屋》:台灣恐怖片全盛期已到來?

隨著台灣本土恐怖片《咒》登上Netflix電影全球前十排行榜,總觀看時數已經打破全球共計1000萬小時的同時,下一部台灣恐怖片《民雄鬼屋》也特別選在今年7/29鬼門開的日子上映。這幾年,台灣電影中恐怖元素的崛起可說已蔚然有成,近來似乎更「不安於室」,不只可見於恐怖類型片,還漸漸有擴散到其他類型的作品中,成為一種風格手法的趨勢。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人物電影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誕生於1992年的電影《少年吔,安啦!》,和九〇年代娛樂導向的觀影風氣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骯髒的光景、精準的槍響、少年的迷惘,勾勒著經濟發展下被遺留的台灣記憶碎片。導演徐小明希望透過草根味濃厚的黑幫故事,去唱一首屬於青春的輓歌。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人物音樂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距離黃玠發行第一張專輯《綠色的日子》已滿15年,今年他重新發行黑膠紀念版本,也以這張專輯中的歌曲〈25歲〉為題舉辦專場「今年,25歲」。這是許多人紀念青春迷惘的一張專輯,而對於邁入中年的黃玠來說,能幸運地走到現在,困惑或許依然存在,卻更能與之共處。

電影辯士——上世紀的電影守護者,至今仍該存在的理由

文化觀念電影

電影辯士——上世紀的電影守護者,至今仍該存在的理由

電影史中有一群名為「辯士」的人,他們伴隨無聲電影現身,用聲音詮釋故事,陪伴大眾熟悉影像的世界,卻隨時代的演進凋零,走入人們的回憶。這幾年,辯士重新出現在台灣影展的螢幕旁,不僅是延續一個古老的文化技藝,更讓我們重新思考,走進電影院可以有什麼樣的體驗?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人物電影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短篇電影《永生號》像是一部你我生活記憶的MV,故事裡,張震所飾演的生化人在遙遠未來的宇宙中甦醒,回到受疫情、戰爭、污染殘害的地球。突然,一首首熟悉的歌曲響起,高中的嬉鬧、初戀的悸動隨著音樂浮現,漸漸喚醒他久遠之前的地球記憶⋯⋯。

透過VR,站在歷史與現實的界限中: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

國際文化電影

透過VR,站在歷史與現實的界限中: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

來自韓國的留法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Hayoun Kwon),於2021年高雄電影節發表的VR作品《玉山守護者》,述說日治時期一位日本學者與一位台灣布農族人間的可貴情誼。在創作的過程中她探索了台灣的傳說,更找到了不同的角度去觀看歷史。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物觀念電影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稱廖桑的資深電影剪接師廖慶松,入行近半世紀以來,無數台灣電影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且變得更加精彩。九〇年代初的經典黑道片《少年吔,安啦!》同樣由他操刀,30年後也由他負責指導修復,真實呈現那個時代的台灣,最生猛與美麗的色澤。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人物觀念電影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九〇年代初,導演侯孝賢與已故製片人張華坤希望聚集一群「台灣新電影」運動要角,拍一部前所未有的黑幫故事,包括當時已是侯孝賢、楊德昌等大導演指定御用錄音師的杜篤之。在那個杜比音效對全球片商來說都是新鮮事的時代,杜篤之讓《少年吔,安啦!》成為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讓台灣電影從此從單聲道變成雙聲道。

光明分子╳蔡司台灣:如同一鏡到底的信任關係,合作開啟新視界!

人物商業

光明分子╳蔡司台灣:如同一鏡到底的信任關係,合作開啟新視界!

光明分子與蔡司台灣不謀而合的經營理念及彼此對好東西的堅持,是雙方從不打不相識到團隊建立深厚信任的一切基礎。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