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漫威《永恆族》選角特輯:好萊塢電影製作如何遴選最適合的演員?

由趙婷執導的漫威電影《永恆族》,各個角色是如何被選出?本篇由選角導演Anna Tenney分享了選角的工作細節。

漫威系列的最新大銀幕作品《永恆族》,無論是星光熠熠的卡司,或是破天荒地邀請剛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趙婷擔任導演,這部為漫威電影宇宙開啟更多可能性的新作,各式亮點皆受眾人的廣泛注目。因為疫情而數度延期上映後,今年底也為後疫情時代的戲院市場創下票房佳績。本篇開門見山地介紹每位主要角色,也收錄《永恆族》選角導演Anna Tenney分享她在好萊塢選角部門的工作經歷。

綜觀《永恆族》這回一字排開的明星陣容,帶領觀眾認識這群藏身於地球長達5000年,卻從未出現在先前任何一部漫威電影的神秘英雄團隊。曾在《驚奇隊長》飾演反派配角的華裔女星陳靜 (Gemma Chan)第二度在漫威電影亮相,飾演《永恆族》的第一女主角瑟西(Sersi) ,擁有將物質轉化的能力,內心充滿細膩的情感,從她抵達地球的那一刻便愛上人類,成為這次帶領永恆族抵抗敵人的領導要角。

憑《冰與火之歌》走紅的理察麥登(Richard Madden)所飾演的伊卡利斯(Ikaris)曾與瑟西有段刻苦銘心的戀情,他能在天空飛翔,並且雙瞳能發射殺傷力強大的金色雷射光束,因而被戲稱是永恆族中的「超人」。

性感女神安潔莉納裘莉(Angelina Jolie)當年加入《永恆族》的消息一出,引爆全球影迷的熱議,裘莉飾演的女戰神聖娜(Thena)集結美豔與強悍的戰鬥力於一身,她的戰鬥招式流暢華麗,更能藉由匯聚宇宙能量製造出各種功能的武器。不過驍勇善戰的聖娜卻因為一場意外,逐漸將自己封閉。

溫柔的大力士吉爾伽美什(Gilgamesh)自願守護在聖娜身邊,馬東石(Don Lee)飾演的吉爾伽美什,是永恆族團隊中的驃悍大哥,巨大的身形與拳頭給予他強大的戰鬥力,但他同時是位內心溫馴的壯漢,在澳洲荒漠守護聖娜的數百年間,下廚烘焙成為了他的興趣。

莎瑪海耶克(Salma Hayek)飾演永恆族的大家長艾賈克(Ajak),她擁有治癒他人的能力,也是團隊中唯一一個能與天神族阿里瑟姆(Arishem)直接溝通的成員,在帶領永恆族執行任務的同時,她也衷心寄望這群孩子們能在地球享受自己的人生。

布萊恩泰瑞亨利(Brian Tyree Henry)飾演的費斯托斯(Phastos)是漫威第一位同性戀英雄,身為永恆族的發明家,數千年來,他熱衷於研發各種新科技與工具,推動人類文明的進展,雖然一度因為協助研發出原子彈而心灰喪志,但隨後在他的丈夫與孩子的身上,重新對人類燃起信心。

印度裔喜劇男星庫梅爾南賈尼(Kumail Nanjiani)飾演的金勾(Kingo)為電影提供不少笑料,他能從手指發射光彈,在戰鬥中具有靈活的攻擊能力,當永恆族家族分裂後,他來到了印度演藝圈,數百年來藉由假名建立起寶萊塢最龐大的演藝家族。

金勾會如此熱愛電影,來自於絲派特(Sprite)的啟蒙,由童星莉亞麥克休(Lia McHugh)飾演的絲派特,能製造出逼真的幻象以混淆敵人,雖然她只有孩童的外表,內心卻有著複雜成熟的心思。

曾在影集《陰屍路》有亮眼表現的勞倫李德洛夫(Lauren Ridloff)現實中是位聽障人士,這回飾演的瑪卡瑞(Makkari)也成為漫威首位聽障人士超級英雄,瑪卡瑞擁有超音速的奔跑速度,在戰鬥中能施展讓敵人措手不及的攻擊招式,同時也能在現場拯救無助的人類。

因為優異演技與獨特氣質,近年來成為不少商業片、藝術片寵兒的貝瑞柯根(Barry Keoghan)飾演的諸克(Druig)擁有控制他人心靈的能力,個性孤僻的他,僅與瑪卡瑞之間有淡淡的情愫。

《永恆族》其餘的角色還包括,在《牠》中飾演駭人小丑的比爾史柯斯嘉(Bill Skarsgård),為變異族首領克羅(Kro)配音;在動畫配音界赫赫有名的大衛凱伊(David Kaye)為天神族阿里瑟姆獻聲;另外還有同樣是《冰與火之歌》爆紅的基特哈靈頓(Kit Harington)飾演瑟西的人類男友,與《冰與火之歌》戲中的哥哥理察麥登成為情敵別有一番趣味,而《永恆族》片尾更暗示基特哈靈頓的角色充滿神秘的身世之謎。

要讓《永恆族》眾多角色的形象深植人心,除了歸功於導演、演員的努力外,更不能忽視背後促成一切的電影選角部門。這次能與擔任《永恆族》共同選角導演Anna Tenney合作,透過網路視訊聯繫完成這次訪談。從事電影、電視選角工作多年的Anna Tenney將為我們介紹電影選角的工作樣貌,也與我們分享其參與《永恆族》選角工作的經驗。



◉ 可以簡單為我們讀者介紹選角(casting)是什麼嗎?妳是如何踏入這領域?作為選角導演,妳的工作流程為何?

Anna Tenney(以下簡稱A):選角是電影前製過程很關鍵的任務,我們要主持試鏡,負責為電影與電視製作遴選出主要演員以及背景演員。我從2007年開始接觸到選角的工作,當時我是電影《倒數第二個男友》(Good Luck Chuck)的選角團隊一員,在這之前我另外從事過演戲、製片、編劇等工作,當然,現在也持續有從事選角以外的其他電影工作。

作為選角導演,首先我們會閱讀劇本,在反覆閱讀以及分析後,我們心中對角色會有深入的認識,自然會從我們認識的演員中產生一些適合的人選,有時甚至是非職業演員也有可能出現在我們的名單上。

◉ 比起導演、編劇、攝影師等,我相信大多數人對於選角這項工作相對陌生。能為我們的讀者再深入說明?

A:對於大型的製作來說,選角團隊要負責為數十位,甚至上百位有台詞的角色遴選演員,這麼份量龐大的工作,需要不少相當專業的團隊成員。「選角導演」(casting director,簡稱CD)是團隊的主導者,負責維持整個團隊在製作過程能順利作業。

選角導演身邊會有「選角合夥人」(casting associate)協助處理一些其他事項。那些有相當多臨演、群眾演員的大製作,有時會設立專門負責臨演的第二支選角團隊。不管是大型還是小型的製作,這些相關工作人員都被歸類為「線上人員」(above-the-line)。

對大型電影製作來說,選角團隊要負責為數十位,甚至上百位有台詞的角色遴選演員,其中龐雜細瑣的工作全靠選角團隊細膩分工。

◉ 一般來說,選角團隊大概都是多大的規模?團隊裡分工是如何呢?

A:選角團隊的大小取決於製作規模的大小,既然這次訪談主要專注在大型製作上,我可以從大型製作的製作層面來說明。

團隊中首先有數名Reader,他們在試鏡過程,負責與試鏡的演員互相對台詞。擔任Reader當然要有些表演的底子,即便他們對當演員可能沒什麼興趣或意願。一個稱職的Reader要懂得如何詮釋他扮演的角色,但同時間要避免蓋過試鏡演員的鋒頭,以免影響演員的試鏡表現。

再來是實習生,實習生通常比較常出現在那種商業類型的選角辦公室,這些辦公室會有多個案子同時進行,因此他們會雇用多位選角導演,每天都要舉行好幾場試鏡。實習生會幫公事繁忙的選角導演過濾郵件、影印劇本,或是製作題詞卡以及大字報,並且在試鏡時接待演員們、維護現場秩序,以確保試鏡流程能順利進行。

◉ 剛剛提到選角辦公室有可能一天舉行好幾場試鏡,好奇問一下通常一間辦公室有多大?這些試鏡是都在辦公室地點舉行嗎?

A:有些選角辦公室有專屬的選角場地,也有些辦公室會跟在該製作的片廠租下一個場地舉行試鏡,例如某部迪士尼的電影,負責該案子的選角導演可能會在迪士尼片廠租一個空間來試鏡。

◉ 請繼續下一個職位的介紹。

A:下一個是選角助理(casting assistants),這算是選角這行業的初階入門職位。某方面來說,就是選角辦公室的助理或行政人員,他們的工作內容多半是答覆來電、影印文件,在試鏡現場負責架設燈光、攝影機、收音等設備。

選角助理多半時間都在辦公室作業,負責安排試鏡會的時程、確認演員們的時程表,在試鏡現場時,確保試鏡現場的設備有確實收到聲音、錄製到影像等,這些工作讓選角導演能夠更加專注在徵選演員的工作上。再上一層是選角合夥人(casting associates),這個職位是選角辦公室的第二掌門人。通常只要你選角合夥人超過兩年以上,你就能申請加入美國選角協會(CSA,The Casting Society of America)。

選角合夥人直屬於選角導演,負責主持一些劇本朗讀的活動、處理合約內容、還要負責與各家經紀公司保持聯繫。不少選角合夥人都是從較小的製作開始做起,逐漸累積足夠的經驗,接著成為選角公會的成員,甚至是爬上選角導演的位置。

最高層的是選角導演(casting director),因為導演/製片通常會信任選角導演的能力,所以他們對於整部電影的製作有很大的影響力與決策權。在試鏡之後,他們會決定該推薦給導演哪些人選,所以導演/製片能看到哪些演員試鏡帶的機會完全掌握在選角導演手上。優秀的選角導演會仔細地去挖掘演員的特質與潛力,並針對每一部電影,重新包裝演員的銀幕形象,甚至能讓導演/製片誤以為他們挖掘到新人。

不過也有時候,導演/製片並不滿意選角導演推薦的人選,選角導演必須牢牢記住一件事:導演/製片才是最後與演員緊密合作的人。因此在展現演員的能力才華,以及回應導演/製片的工作風格、品味、期待,兩者之間的取捨與平衡是選角導演必須拿捏的。

◉ 請分享一些過去選角工作的事情嗎?有趣的、印象深刻的都可以。

A:有不少值得紀念的回憶,我因為《倒數第二個男友》認識潔西卡艾芭(Jessica Alba),因為《永恆族》認識了安潔莉納裘莉(Angelina Jolie)與莎瑪海耶克(Selma Hayek)。她們都是謙虛又個性很好的女性,也都是我在娛樂圈很敬佩的幾位模範女性。不過因為我必須專注在我本份選角工作的關係,我並沒有太多時間與她們單獨相處,我習慣在片場以公事為主,比較少跟演員私下互動,這是我的工作哲學。

◉ 請問選角的工作只侷限在前製嗎?還是你們也會參與到正式拍攝的過程?

A:嚴格來說,不只有前製。選角是最了解劇本中這些角色的人之一,有時候我們還要協助其他演員與工作人員更加認識這些角色。再加上,我們要保持彈性,要有能力處理一些緊急意外,例如有些演員會在最後一刻突然退出拍攝,這時選角團隊要在短時間內儘快找到演員來替補角色,以確保拍攝過程能順利進行。當然,正式拍攝的過程還會有許多事情需要選角出面,所以我們也多少會參與到正式製作的過程。

◉ 妳提到有些演員會在最後一刻退出,這情況很常發生嗎?妳在選角時會將這因素列入考量嗎?

A:在我最近參與的某部片子,這情況就發生了幾次。所以是的,我會把這因素列入選角考量,在選角時也會不斷提醒自己。因此通常我會另外在心中準備幾個候補人選,選角合夥人也會在這種意外情況發生時協助選角導演處理問題。

◉ 終於要進入這次的重點。首先,恭喜妳們終於完成了《永恆族》,請跟我們讀者說明妳在《永恆族》擔任什麼職位?

A:我是《永恆族》的其中一位選角導演,很有幸與相當出色的另一位選角導演莎拉芬恩(Sarah Finn)共事,這是史上最棒的工作!

◉ 可以跟我們分享這部片製作過程的一些回憶嗎?

A:我很享受在製作這部片的過程,我們團隊先後去了倫敦、牛津、加那利群島。我在這之前從來沒去過牛津與加那利群島,都是很值得拜訪的地方。另外我也很喜歡這次的團隊,以及演員陣容,大家跟一家人一樣。

◉ 《永恆族》有個地方我特別喜歡,裡面這群飾演永恆族的演員們確實有給我一種,他們數千年來都是家人的感覺,即便他們來自不同種族與文化背景。妳在選角時,就已經開始想像他們作為一家人的模樣了嗎?我猜妳在選角時,應該不僅僅是思考誰適合某個角色,也同時會想這群演員合作的模樣?

A:沒錯。當我選角時,我同時會想像這位演員跟其他演員一起在畫面中的模樣。假如其中一位演員於其他人氣場明顯不合的話,不僅僅是電影的結果,拍攝現場的氛圍也會有些怪異。另外,我們也會考量這位演員戲外,在片場的工作態度,如果其中一位演員與導演/製片、其他演員與工作人員產生嫌隙,很容易影響整個拍攝作業。

《永恆族》是一部與眾不同的漫威電影,在選角方面當然也經過精心安排。

◉ 另外對我來說,《永恆族》在故事以及視覺上都是一部非常不同的漫威電影,卡司陣容非常有趣也很多元化,妳有為這部片發展出不同的工作模式嗎?

A:並沒有。我將《永恆族》跟其他電影都視為一樣。我會維持同樣的工作模式,專心為劇中的角色找到最合適、最出色的演員。

◉ 我想妳應該跟導演趙婷在選角的過程有很緊密的合作與交流。眾所皆知,趙婷導演過去的電影幾乎是採用非專業演員,妳有覺得趙婷導演的導戲方式與其他導演不同嗎?

A:我個人非常喜歡趙婷的導演手法,特別是她過去挖掘出好多非專業演員的精彩演出,很多非專業演員其實很有才華,但常常會被忽略,而趙婷給了這些人很多發揮空間。

◉ 我也很喜歡趙婷過去三部作品中,非專業演員呈現出的那種很純粹原始的情感,不過這次《永恆族》的主要演員都是有知名度的A咖演員,你有覺得《永恆族》因此而與她過去作品不同嗎?

A:我認為趙婷執導《永恆族》是正確的決定,即使這部電影在規模上、在使用專業演員上,跟她過去的作品實在差很多。我會這麼說是因為這是一部漫威電影,漫威可是史上最龐大的電影系列。所以我很認可趙婷的決定,換作是我可能也會這麼做吧!加上,能夠創造出一部與眾不同的漫威電影實在是太棒了!你不這麼覺得嗎?

◉ 就我所知,幾乎所有的漫威電影與影集作品,都是由莎拉芬恩擔任選角導演,這次基本上妳跟她是一起擔任這職位,能跟我們分享這過程嗎?

A:這次參與《永恆族》真的是很難得的經驗,莎拉芬恩是世界上最出色的選角導演之一,我從跟她共事的過程也學到很多,對我的未來有很多啟發。其實會加入《永恆族》也是一個意外迎來的機會,但當機會在那裡時,某方面我覺得也是一種命中注定,好像是一個為我準備好的機會一樣。與莎拉芬恩合作真的是非常棒,或許有一天我也能成為跟她一樣傑出的選角導演。

◉ 目前有什麼正在進行、未來的計畫能跟我們分享的嗎?

A:我正在擔任一部片《The Hurt Lady》的選角導演,這部片還在開發階段所以不能跟你透露太多,不過這是一部充滿轉折的懸疑驚悚片,希望到時大家都能享受這部片。

|Anna Tenney 作品集|

未定:《The Hurt Lady》選角導演
2022:《音速小子2》選角製片人
2022:《尼羅河謀殺案》演員
2022:《親愛的別擔心》演員
2021:《馬克白的悲劇》製片助理/研究員
2021:《永恆族》選角導演
2021:《帕瑪》製片助理
2018:《荒野之心》製片助理
2014:《露西》選角
2007:《倒數第二個男友》選角導演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台北萬華:萬般華美的傳奇之地

地方文化生活

台北萬華:萬般華美的傳奇之地

2021年5月,萬華遭受COVID-19疫情衝擊及輿論挑戰,地方立刻建構起其他地方難以企及的社區支援系統,彷彿看到過往歲月裡,那個不畏懼迎向時代衝擊、眾志成城捍衛家鄉的萬華,立體呈現在眼前。萬華,這個曾經帶著不同標籤的老城區,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文化電影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1987年,《秋天的童話》上映,故事以香港導演張婉婷自身在紐約的時光為藍本,說著來到紐約留學的十三妹,與唐人街打工的船頭尺意外擦出的關係。觀眾看的是愛情,背後刻下的是香港人面對遷移的徬徨。35年後,隨著數位修復回望過去的作品,張婉婷看見的是自己作為一位導演的成長,還有不同時代的香港和故事。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文化觀念音樂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音樂創作向來是當下社會現象的反饋,在陳珊妮的作品中,更有著前瞻的數位文化反思。近來,各種創作形式席捲全球,音樂變得好似只是媒介,不再敘說完整故事;演出者可以是虛擬歌手,沒有人在意背後是否真實;創作者不用本名,也不用露臉,就可以創造未來。未來,縱使撲朔迷離,可以確定的是,所謂「真實」的存在,確切已經有了新的時代定義。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影劇文化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律政劇在歐美日韓已行之有年,也一直是非常熱門的題材選項,兩位法學院出身的故事寫手,是如何融入在地思維做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影劇文化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職人劇」是這個世紀較為新興的影視詞彙,然而在人類的影視文本裡,早已充滿各行各業的存在,本文就台韓兩地近年熱門的劇集發展,來分析究竟什麼樣的劇情角度才稱得上職人劇?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人物影劇文化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描述一位放浪、暴走、醫術了得的女外科醫師,把自己下放到南南灣村的偏鄉醫院就職。這間醫院裡不時發生讓人啼笑皆非的急診百態,也從中看見了台灣醫療的種種難題。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文化文學閱讀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動盪社會中,有時身為觀者的困境在於,即便沒有移開視線,也永遠無法在場。如果是這樣,為何作家與記者仍要持續書寫並發布?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國際文化閱讀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全球獨立雜誌圈知名人物Jeremy Leslie,曾任雜誌設計總監,而後在線上撰寫雜誌介紹與評論,再走入線下舉辦雜誌愛好者聚會,最後落腳倫敦St. John街區開設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經營六年至今,magCulture不只是一間書店,更已儼然是歐美獨立雜誌的訊息中心。在報墨積極轉型數位的時代、在紙張成為電路顆粒的閱讀器世紀,一本本飛越洲際來自各地的有趣雜誌在潔淨架櫃仍有一席地位,在舒適店鋪的燈光下閃閃發亮,等待著眷戀墨印的人們將它們帶回家珍藏。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文化文學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盛夏末了,劃分舊昔街庄的埔心溪堤岸,一座廠房內甫改建成的排練場。這個週一午後,既為蔣勳排定雜誌攝影與受訪日,也是他在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自社子島搬遷至桃園蘆竹後,初次造訪新基地與團長林智偉等年輕朋友們。但見他在表演者隨攝影閃光明滅的動態中,沉靜趺坐中央,有時也仿傚著、比劃如表演者羽翅般的手臂,並因此朗朗笑著。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攝影之夜-攝影文化沙龍」:跨世代八位攝影師,重新凝視自己創作

攝影文化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攝影之夜-攝影文化沙龍」:跨世代八位攝影師,重新凝視自己創作

2021年4月正式開館的國家攝影文化中心臺北館,於2022年4月27日主辦開館一週年館慶典禮,由VERSE協助策劃執行,以「歲月鏡好,影耀今昔」為主題推出一系列活動,其中「攝影之夜-攝影文化講座」邀請八位跨世代攝影師擔任主講者,分享對自己而言最有意義的攝影作品,是一個非常動人的夜晚。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