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新銳製作人Everydaze如何建構王彙筑的音樂表情?

創作歌手王彙筑(左)邀請Everydaze(右)製作生涯第二張專輯《FAC:E》,合作愉快的兩人,都透過這張專輯在音樂與心靈層面皆獲得新的啟示。

本名王宥盛的Everydaze,憑藉製作王彙筑《FAC:E》而入圍今年第33屆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這張專輯被第15屆 Freshmusic Awards評為「年度大躍進」,亦是王彙筑在經歷一連串選秀節目賽事後,回歸初心、重新沉澱後的蛻變與成長證明。

午後雷陣雨打亂了台北盆地的腳步,熱氣和濕意全都蒸騰成一塊罩頂泥霧,只有狼狽,不見清爽。

王彙筑比約訪時間提早抵達,一臉恬靜,絲毫不受暴雨影響。相隔七年,2021發行第二張專輯《FAC:E》,在私我敘事和音樂動態間取得平衡,細膩且動聽。最大的功臣,是前年以Everydaze之名橫空出世的王宥盛,他以製作人的身分入圍今年第33屆金曲獎,跟蔡健雅、黃連煜、陳建騏等大前輩比肩角逐最佳專輯製作人。

遲了一些到場,宥盛和今年三月出席「大港開唱」時相比,頂著新燙的捲髮、留了一搓鬍子,告別少年,打算以此造型在金曲獎典禮華麗亮相。

2016年,還不是Everydaze的王宥盛,跟朋友組了「宥盛王與他的好夥伴」,四處比賽,團介上頭寫著「就像魯夫在找尋One Piece的旅途中得到很多朋友/宥盛王也在成為台灣John Mayer的路上結交了許多好夥伴」,故作幽默的青澀滿到盆外。在一次東吳大學的比賽後,他透過鍾興民老師認識了王彙筑。

2012年以《女朋友。男朋友》電影原聲帶出道,兩年後發行《少女維拉》,彙筑出道得早,也入圍過金曲新人。來到2016年,卻顯得有些卡頓,找不到方向。

彼時宥盛與夥伴會跟彙筑一起搭檔表演、跑音樂節。原本有個契機要合作彙筑的下一張專輯,但未果。離開前東家之後,彙筑開始自己經營摸索,學習編曲,也試著從「什麼都聽」的階段畢業,去辨別自己喜歡怎樣的聲音和風格。

王彙筑《FAC:E》,2021,索尼音樂發行。

彼此都能盡情發揮的絕妙合作

時間拉到大疫的2020年底,Everydaze發行《Room247》,在串流平台產生小小聲量,輕巧甜膩,正好打中彙筑,於是再次提出專輯製作的詢問,算上一回遲來的正式同盟。

在Everydaze眼中,彙筑本來演唱技巧就很成熟,自己能協助最多的是音色上的選擇,例如〈Totoro〉,開頭是伏貼耳膜的呢喃低吟,間奏又從立體聲轉換到單聲道,像是自己在房間彈唱,讓段落的起伏變化更明顯。

兩人私底下喜歡的音樂人十分相近:Tim Atlas、Dayglow、Still Woozy……〈當我在你面前〉、〈Hey Dear〉各曲都有各自的參考對象。彙筑主導方向,宥盛則在擅長的領域盡情發揮,與其他幾位單曲製作人一同讓《FAC:E》有面向市場的可能。

「做完專輯後,我跟朋友說,自己(沒入圍)沒關係,但宥盛一定要入圍。」王彙筑如此表示,她說,覺得這次合作經驗很舒服,能自在地演唱,最大的原因來自音樂本身,感受到幾張作品間的差異,能說服自己,才有機會跟聽眾連結。

音樂人的不同面向,在此彙集與交錯

5月17號這天,金曲獎公布入圍名單,彙筑當時正在上吉他課,還刻意把手機轉成飛航模式,不看不去想,下課了才從朋友那兒收到大量的祝賀訊息。宥盛當天則在家工作,一邊看著直播、一邊隱隱懷抱著期待,聽到自己的名字,瞬間有點恍惚:原本以為離自己還很遙遠,如今確實有幸跟許多前輩競爭。

從2020年尾開始,王宥盛開始了一連串雲霄飛車般的際遇,他先是與溫室雜草合作,接連完成王彙筑《FAC:E》、曼達的單曲〈MESS’AGE〉、恐龍的皮《Millions of Years Apart》。很多人來找宥盛,期待他把甜美的、有如櫻桃般的魔法施加在歌曲上。

面對大小不一的編曲或製作,宥盛選擇服務心態優先,看歌曲適合怎麼處理,對方有什麼需求,因為同時要面對歌手、樂手、混音師,得對團隊負責,也會從受眾的視角來思考。

這幾年,王宥盛輾轉於製作人與Everydaze兩種身份,他漸漸習慣這樣的身份轉換,不管是合作案或個人創作,心境上對於作品的意識會更加清晰。

同為創作歌手的宥盛當然理解每個創作者前期的辛苦,他把各種接案當作投資和練習,回到Everydaze個人的時候就相對任性,去年的單曲〈Say Something〉就是臥室lo-fi的布魯克林街頭七彩雜燴。多半是獨立作業,宥盛習慣找齊許多參考資料,把這些不同的聲音結合在一塊,最後拼貼成專屬於自己的樣貌。

彙筑個人不同面向的挑戰,則是參與選秀節目《聲林之王》。他認為錄製專輯和參與聲林之王,兩者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專輯是我的證明,希望跟聽眾分享『我長成這樣』。而選秀的目的,自然希望是讓更多人聽到」。跟中韓相比,台灣的選秀規模或許比較小,但殺伐競爭的氣息也似乎淡了一些,更多強調參賽者之間的溝通連結。然而,選秀登台,接受評論審視的放大鏡,少不了調適,當然也從中獲益不少,甚至嘗試了不擅長的舞蹈。

誠實的情緒,讓歌曲更有情

在《FAC:E》裡,〈24 Hours〉、〈當我站在你面前〉幾曲合成器的標誌聲音亮麗。這幾年吉他音樂不斷退潮,眾人亟欲尋找下一個容易入耳的音色,合成器就成為復古浪潮上頭的草莓。兩個人都以民謠起家,一把木吉他在手,也是幾世紀以來,最直接的音樂表現方式。但物換星移,彈唱之外,臥室錄製、電子合成,也都考驗新興singer/songwriter有沒有更多手法來豐富自己的編曲厚度。

以往常常是木吉他加上一個loop station,如今的彙筑會思考調整各種編制形式,接下來,除了有《聲林之王3》七強齊聚「王者之聲Legacy演唱會」的演出,還會展開一系列個人小巡迴;宥盛則是想要經營目前經驗較少的現場演出,下半年也會推出新歌。

《FAC:E》讓王彙筑重新發掘並找回自己喜歡的音樂類型與聲音。

私底下比較少聊天的兩人,見面永遠從「最近好嗎」問起,慢熱沉默但信任彼此,可以一下就進入工作狀態。為了讓歌曲錄製順利,彙筑會毫不保留,赤裸地跟夥伴敘述創作緣由:〈Totoro〉的吉他riff完成後,隨口哼唱,吐出來的三個音節就是Totoro,當時宮崎駿的《龍貓》正好重新上映,彙筑選擇用日文詮釋,也把電影跟自己的連結、與家人的關係,都和宥盛坦承,錄完當下,難以壓抑地緩緩哭了。

《FAC:E》的歌詞畫面感立體,讓聽者也能把自己的故事放進來,宥盛第一次聽彙筑唱到「先別想像自己會墜落」也是眼眶泛淚。雙子天秤兩個風象星座聯手,沒有大鳴大放的加成,隱隱把情緒跟任性都放進音樂,多面多變,或許週末金曲獎之後,兩個人會獲得更多機緣,以及隨之而來證明自己的機會。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因奉

因奉

樂評人,曾任音樂雜誌《小白兔通訊》編輯,文字散見於線上線下各媒體。

更多因奉的專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音樂創造的進行式:KKFARM的科技創新如何改變音樂產業?

商業音樂

音樂創造的進行式:KKFARM的科技創新如何改變音樂產業?

2017年,KKFARM成立,從最初KKBOX集團旗下的文化創投公司,如今透過區塊鍊與數據分析協助歌手創作、發行和行銷。我們從創作歌手吳卓源 ( Juiia ) 的爆發,帶您層層探究這用科技打造的音樂生態系。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人物電影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誕生於1992年的電影《少年吔,安啦!》,和九〇年代娛樂導向的觀影風氣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骯髒的光景、精準的槍響、少年的迷惘,勾勒著經濟發展下被遺留的台灣記憶碎片。導演徐小明希望透過草根味濃厚的黑幫故事,去唱一首屬於青春的輓歌。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人物音樂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距離黃玠發行第一張專輯《綠色的日子》已滿15年,今年他重新發行黑膠紀念版本,也以這張專輯中的歌曲〈25歲〉為題舉辦專場「今年,25歲」。這是許多人紀念青春迷惘的一張專輯,而對於邁入中年的黃玠來說,能幸運地走到現在,困惑或許依然存在,卻更能與之共處。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人物電影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短篇電影《永生號》像是一部你我生活記憶的MV,故事裡,張震所飾演的生化人在遙遠未來的宇宙中甦醒,回到受疫情、戰爭、污染殘害的地球。突然,一首首熟悉的歌曲響起,高中的嬉鬧、初戀的悸動隨著音樂浮現,漸漸喚醒他久遠之前的地球記憶⋯⋯。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物觀念電影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稱廖桑的資深電影剪接師廖慶松,入行近半世紀以來,無數台灣電影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且變得更加精彩。九〇年代初的經典黑道片《少年吔,安啦!》同樣由他操刀,30年後也由他負責指導修復,真實呈現那個時代的台灣,最生猛與美麗的色澤。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人物觀念電影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九〇年代初,導演侯孝賢與已故製片人張華坤希望聚集一群「台灣新電影」運動要角,拍一部前所未有的黑幫故事,包括當時已是侯孝賢、楊德昌等大導演指定御用錄音師的杜篤之。在那個杜比音效對全球片商來說都是新鮮事的時代,杜篤之讓《少年吔,安啦!》成為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讓台灣電影從此從單聲道變成雙聲道。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人物電影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頂著黑色軟呢帽,臉上掛著一副墨鏡,高捷從磨石子樓梯步上酒吧二樓,背景音樂正播放伍佰的〈Last Dance〉。上樓走到沙發坐下,這畫面彷彿是顆電影長鏡頭,一位黑幫大哥氣勢滂薄的出場,從他30年前首次在電影《少年吔,安啦!》詮釋黑道大哥之後,多數人一想到高捷,總是會浮現這樣的印象。

光明分子╳蔡司台灣:如同一鏡到底的信任關係,合作開啟新視界!

人物商業

光明分子╳蔡司台灣:如同一鏡到底的信任關係,合作開啟新視界!

光明分子與蔡司台灣不謀而合的經營理念及彼此對好東西的堅持,是雙方從不打不相識到團隊建立深厚信任的一切基礎。

職業籃球員戴維斯:吃素也可以很強壯

人物重磅飲食

職業籃球員戴維斯:吃素也可以很強壯

「籃球國手」與「純素」似乎難以被聯想在一起,而戴維斯(Quincy Davis III)正是兩者的交集。身為台灣第一位歸化為台籍的運動國手,球迷口中的「Q」在2016年成為純素主義者,並於2019年創立「Uncle Q Vegan 創意蔬食餐廳」,西式風味蔬食大獲各年齡層民眾喜愛;親切推廣蔬食的形象深植人心。

蕪咖啡:生於雜蕪,卻依然飄香

人物生活

蕪咖啡:生於雜蕪,卻依然飄香

一座隱身土城福仁街內的微型咖啡館,時有咖啡香繚繞,時而傳出咖啡豆烘烤、裝袋的清脆聲響,傍晚過後,店內的溫暖光暈從木質外牆和玻璃窗隱隱透出,直至午夜。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