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京都悅柳酒店:從一幅畫中甦醒

京都悅柳酒店:從一幅畫中甦醒

清晨六時,醒來第一眼看見的,就是照片中的畫面——陽台庭院的綠蔭透著晨光,三兩隻小鳥在竹林飛著、跳著,悅耳歌唱著——我就這麼盤坐在床邊,出神地望著此景。一時半刻之間,我彷彿自己住在一幅畫裡。

位於日本京都二條城的「悅柳酒店」(Garrya Nijo Castle Kyoto)富含寧靜又素雅的標準日式風情。(攝影/章凱閎)

清晨六時,醒來第一眼看見的,就是照片中的畫面——陽台庭院的綠蔭透著晨光,三兩隻小鳥在竹林飛著、跳著,悅耳歌唱著——我就這麼盤坐在床邊,出神地望著此景。一時半刻之間,我彷彿自己住在一幅畫裡。

這裡是去年底甫開幕的京都二條城悅柳酒店(Garrya Nijo Castle Kyoto),其隸屬於新加坡悦榕集團(Banyan Tree),為集團新設立的精品酒店品牌。

悅柳(Garrya)之名,取自一種絲纓花科的植物,其色皚白無瑕、姿態似柳,簡約雅致。悅柳以其為喻,品牌初衷即是為現代社會的旅居者,提供內心渴望的清閒之地,在此世外桃源之地,遠離生活的嘈噪紛擾。

悅柳酒店的選址通常位於歷史悠久的二線城市,且遠離人群的寧靜街區。以京都二條城悅柳為例,其毗鄰世界遺產、古京都宮殿「二條城」,位居周邊靜巷之中,僅有簡單車道、素靜門面,若是路過,也許會以為是個私人招待所。

但當人走過窄小的竹林入口,一扇巨大的黃銅古董大門相應敞開,客人立刻心曠神怡——廳堂迎面,是一座日本四季花園的景色,透過玄武岩桌子,映照庭院風光,形成一個魔幻卻詩意的空間。

悅柳酒店緊鄰世界遺產宮殿二條城旁的小巷之中,進入館內後別有洞天。

酒店為日本建築大師橋本夕紀夫(Yukio Hashimoto)的設計作品,悅柳的官方這麼形容,此一反差的感受,意在呈現一段從武士時代末期,抵達現代天皇時代的時間旅行,頗具深意。

京都二條城悅柳僅設有25間客套房,住宿賓客單純,可保有絕佳的住宿品質。每間客房會面向二條城景觀,或是日本庭院,一年四季可見不同風景。

雖然悅柳定位為奢侈精品酒店,其品味卻不張狂,而顯低調內斂。每間客房至少33平方米的寬敞空間,使用大量的空間留白,卻個性鮮明。首先,家具採用日本傳統朱漆傢俱作為視覺亮點,刨花的床頭板更是呈現日本名栗木藝的精湛水準;房內以榻榻米地板構成的小客廳,亮面牆壁、天花板則反射窗外的景緻,不僅是設計師對於光線的心思,也讓房內的色調隨四季變遷。

京都二條城悅柳酒店總經理宮崎敦、行銷經理大橋奈穂在導覽時,也告訴我,房外走廊刻意地不使用地毯,選用木板鋪成,原因是要呼應京都二條城內部的設計——儘管偶爾,木製走廊難免在踩踏時發生聲響,「成為少數的客訴原因」,他們仍希望保留這份致敬古蹟的心意。

悅柳空間崇尚簡約之美,但在賓客的服務體驗上,卻下足了工夫。一進入酒店,侍者端出的迎賓茶,採用日本藪北綠茶、茉莉花茶混合而成,與和菓子共同享用,可一邊欣賞大堂庭園,一邊放鬆身心。

為了保證賓客獲得良好睡眠,客房採用對稱式設計,暖光照明,配備香薰器以及8LEMENTS Spa的舒緩香氛產品。悅柳的「優質睡眠」服務(Sleep Well)為賓客提供枕頭選單,共有泡沫記憶枕、決明子枕芯,或蕎麥枕芯供選擇,並提供腳枕,讓賓客睡得更舒適。

此外,還有休息、健身,正念各主題的養修工具包,供賓客隨需選擇。悅柳健身房(Recharge Gym)為客人提供相當全面的線上健身服務,客人可在房內擁有自我練習的私密空間,也有線上靜音健身課。課程視頻投影在牆上,賓客可佩帶耳機聽課。客房內也配有健身設備,彈力帶,以及瑜伽墊,供客人鍛煉使用。

酒店內的真箴(Singular)餐廳提供早、午、晚餐與酒水。

京都二條城悅柳酒店僅有一間真箴(Singular)餐廳,此處提供早餐、午餐與晚餐,也設有酒吧。空間內以黑色作為主調,另搭配金色線條、1900年代的巴卡拉水晶酒瓶、格子圖案地板、和紙與皮革製成的吊燈等,呈現出和洋交融的視覺風格。

菜色方面融合京都特產的千葉豆腐等多種在地食材,以「和魂洋才(Wakon Yosai French)」的法式料理風格,呈現驚都在地的稀有食材,且都以當地手工製作且充滿藝術巧思的TOKINOHA陶瓷器皿所呈盤,也讓視覺與味覺同時都能獲得愉悅的體驗。

國境解封之際,壓抑三年的旅行動能一夕解放,來自各國的龐大旅遊人潮,與高度壓縮的緊密行程,也使得旅行本身成為另類壓力。由此看來,悅柳酒店更顯得橫空出世,以心靈為本,為異地的旅人在此找到心的靜謐。

文字/章凱閎 攝影/章凱閎 核稿/郭振宇
文字/章凱閎 攝影/章凱閎 核稿/郭振宇
文字/章凱閎 攝影/章凱閎 核稿/郭振宇
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
  • 文字/章凱閎
  • 攝影/章凱閎
  • 核稿/郭振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