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2024訂閱方案 0
0
《悲情城市》絕美海報的創作者:台灣最厲害的電影海報設計師陳世川

《悲情城市》絕美海報的創作者:台灣最厲害的電影海報設計師陳世川

穿越34年的時光,侯孝賢導演執導的《悲情城市》,今年推出數位版。率先曝光的兩款海報「遙望版」及「出征版」相繼登場,引起廣大的讚聲及熱議。負責操刀的設計師陳世川說,海報就是一種號召,有好的設計才能領著觀眾走入一部好的電影。

設計師陳世川為侯孝賢《悲情城市》重映設計數款全新海報,右圖極簡絕美的版本名為「遙望版」。(左圖攝影/蔡耀徵;右圖/牽猴子電影行銷提供)

穿越34年的時光,侯孝賢導演執導的《悲情城市》,今年推出數位版。率先曝光的兩款海報「遙望版」及「出征版」相繼登場,引起廣大的讚聲及熱議。負責操刀的設計師陳世川說,海報就是一種號召,有好的設計才能領著觀眾走入一部好的電影。

「陳世川」對於一般人來說或許是陌生的名字,但是你一定看過他設計的海報。包括電影《刺客聶隱娘》、《我的少女時代》、《怪胎》、《流麻溝十五號》,戲劇《火神的眼淚》、《我願意》等,可以是說影視界最熱門的海報設計師。

不僅如此,他也設計演唱會海報、音樂專輯的裝幀,其中更以獨立樂團倒車入庫的專輯《庸人自擾》及桑布伊的《椏幹Yaangad》、《得力量pulu'em》三度入圍金曲獎最佳專輯裝幀設計。

為了宣傳《悲情城市》4K數位版的上映,陳世川操刀設計出四款全新海報:「遙望版」大量留白的背景,孤海中的基隆嶼及林文清一家三口;「出征版」林家三兄弟各自望向不同方向,凝視時代的無情;「相依版」全黑的背景,右下角林文清擁著寬美,以及「正式版」彩色的林文清一家的全家福照片。

陳世川操刀的《悲情城市》「正式版」海報。(圖片/牽猴子電影行銷提供)

當年設計師劉開在電影尚未開拍前設計的國際版海報,呈現水墨恣意揮灑的東方感,加上焚燒的金紙作為一種台灣意象,表現出時代下的悲痛,是設計的經典。這次數位版電影上映,陳世川坦言其實素材也不多,僅有一些底片素材的黑白經典劇照,因此很多時候他還是需要從修復過的電影中截圖畫面做為設計素材,像是「遙望版」的車站、海景跟基隆嶼。

「基本上整個設計全部重新做。」陳世川笑著說道。

對他來說,每個素材及物件都是有代表的情感,當蒐集到的素材重新編排在一個畫面中,加上設計的標準字,一張能完美呈現電影情感的海報如此誕生。

想說的話藏在設計背後

「遙望版」的第一版,背景原本是九份的山景,陳世川認為這樣的編排過於合理及熟悉,於是決定去掉山景留下大量空白,保留林文清夫妻、坐在行李上的小孩以及車站月台的場景,最後才決定加上海面上的基隆嶼。「每個人看到島嶼都會有很多想像,而島嶼也有其意義,所以我把基隆嶼放在這,整個畫面看起來真實卻是不實際存在的景色,產生一種魔幻寫實的氛圍。」

在「出征版」海報中,陳世川首度將故事中的林家三兄弟放在同一個宣傳視覺裡,傳遞電影主線圍繞在林家的意涵。(圖片/牽猴子電影行銷提供)

「出征版」則用了五張劇照剪裁、拼貼而成,海報下方保留了當年正式海報使用的林家家族的出征合照,上方則是換成林家三兄弟:林文雄、林文清、林文良的個人照,九份街景襯在其後。《悲情城市》整部電影的主軸就是林家四兄弟的家庭故事,但在過去的海報設計三位兄弟卻不曾一起出現過,於是才會有這個版本的誕生。

而被替換的「林文清擁著寬美」照片就成了「相依版」的主視覺,大量黑底的背景正好與「遙望版」的白色成為對比,而在男女主角身旁看起來抽象的圖樣,陳世川透露,其實那是從九份看出去的海景照片,他只是將它翻轉過來,象徵著當時動盪、不斷變化的時代背景。

出征版、相依版及正式海報,皆印上了電影中出現的日文詩詞,除了本身日文書法字體及文字內容充滿情感外,陳世川也想要呼應林文清聾啞人士的身份,就像是電影當中會有許多字幕的呈現;另一方面,當時白色恐怖,許多訊息也是透過秘密書寫的方式傳遞,於是這段詩詞就像是秘密的小紙條,藏身在海報中。

除了正式版海報外,其他三張皆可以發現畫面上方有一隻老鷹,陳世川像是在揭開彩蛋般地說:「那是林文雄被槍殺後,下一個映入眼簾的畫面就是這隻在天空盤旋的老鷹,是一個悲劇的象徵。」看起來簡單的海報,卻巧妙結合每個元素的意涵,在畫面中藏著無法言說的惆悵及悲傷。

以美學為前提吸引觀眾

一部電影是否吸引觀眾,電影前導海報或是預告片是決定性的第一印象。在這次《悲情城市》的設計上,陳世川以「美學」作為主要切入點。

「我覺得這部片特別的是,它其實很政治、很嚴肅,但設計上不能用這麼剛硬的方式處理——例如直接設計成二二八事件海報。有些觀眾來到電影院只想要放鬆、體驗電影,如果海報依照劇情或是電影的核心價值去設計,可能有些畫面觀眾第一時間不會那麼喜歡。當觀眾開始不認同或是喜歡的話,這個故事被人知道的機率就會變低。」

陳世川操刀的《悲情城市》「相依版」海報。(圖片/牽猴子電影行銷提供)

身為創作者,陳世川用感性的設計,將自身對於這部電影的情感投射在海報裡。「當你設計出一個大家都會喜歡的海報,人們才會有機會去了解這部電影。」不直接點題,是這次陳世川在設計上最關鍵的出發點。

設計何以在服務與創作間平衡?

從2009年接到樓一安導演《一席之地》的海報設計後到今日,陳世川不斷設計出許多令人驚艷的作品,2021年更以《怪胎》榮獲廣告界最高獎項——4A 創意獎。對他來說,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工作環境、夥伴、客戶等外在因素會不斷變化,但海報設計的過程以及心境上其實是不曾改變的。

「我會越來越傾向把事情簡單化。」陳世川口中說的簡單化,是指篩選不必要的想像。許多人可能對於設計的想像過於浪漫或訴諸於情感,太過於詩意的描述,那是他想避免的。「我會希望對方直接告訴我什麼東西要,什麼東西不要,哪位演員需要在最前面,溝通上才不需要這麼多猜測,也比較務實。」

說到底,電影的海報設計還是得回歸到行銷,並不像藝術創作能自由地揮灑,而是需要與導演、演員、片商等多方溝通下,做出符合市場期待的設計,知名演員的照片和名字如何出現等問題也會影響整個設計。

陳世川相信創作理念與商業服務兩者間的平衡,只要作品能夠引起觀者思考,就是好的藝術創作。(攝影/蔡耀徵)

然而,陳世川認為,所謂商業服務和創作並不是二分,只要人們被作品打動、引起思考,它就是好的藝術創作。

無疑的,陳世川的電影海報不只是傑出的設計創作,更影響了電影如何被人們認識和理解。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鄭旭棠 攝影/蔡耀徵 圖片/牽猴子電影行銷 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璈
文字/鄭旭棠 攝影/蔡耀徵 圖片/牽猴子電影行銷 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璈
LEXUS ALL NEW LBX 非凡 我定義LEXUS ALL NEW LBX 非凡 我定義
  • 文字/鄭旭棠
  • 攝影/蔡耀徵
  • 圖片/牽猴子電影行銷 提供
  • 編輯/Mion
  • 核稿/郭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