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魏如萱專輯《Have A Nice Day》:舉重若輕的細語低喃 唱出透徹的日常之詩

繼上一張專輯《藏著並不等於遺忘》摘下歌后,魏如萱 waa wei的新專輯《Have A Nice Day》在萬眾矚目下於6月底正式發行。在疫情嚴峻的此刻,這張專輯像是突然有人按了門鈴送來沁涼的飲品,為這只能待在家裡的悶熱夏日,增添了一股清爽暢快的氣息。

不知道是否與魏如萱個人生命的遞進有關,從上張專輯仍帶著些許初為人母的焦慮、在現實與夢想間的掙扎,到這張專輯,如〈大賞〉的自我歷程剖析、〈變形金剛〉一曲打趣又堅毅的宣示,waa似乎在看待人生的態度更顯豁達,同時也多了幾分為母後的剛強。而她招牌的靈動唱腔,亦在這次風格光譜極寬的曲目當中,發揮得更淋漓透徹。

此兩首彷彿自傳式的歌曲,恰恰皆由曾二度入圍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的葛大為填詞。waa曾在透露只與葛大為通過若干通電話,他就在短時間內交出如此貼合演唱者心境及狀態的詞,可見兩人的高度合作默契,而自企劃出身的葛大為量身作詞之功力也不言而喻。

在視覺方面,一如專輯名稱《Have A Nice Day》,以及這次與攝影師puzzleman合作的一系列視覺,這張新作的色彩較以往的作品鮮豔、明亮不少;而不變的是,依然真懇、依然脫俗。作為金曲封后之後的首張作品, waa本張專輯個人色彩依然鮮明,從眾多合作曲目及多樣的風格嘗試,也足見其突破的野心。

說到專輯裡的精湛詞作,不可不提〈美人〉一曲。由陳建騏譜曲的這首歌,邀來大師級詞人李焯雄填詞,自waa最初的靈感句子「美人,美人,美不過別人」出發,在黃少雍、韓立康實驗電子的編曲襯伴下,全曲收尾於反覆呢喃的「我們加上你們 才是大一號的人」,既震撼又觸動人心。

若要說這張專輯的亮點,當然還有一口氣找來高雄饒舌團體「影子計劃」、韓國獨立音樂人swja鮮于貞娥(선우정아)及去年入圍金曲歌王的中國創作歌手裘德合作,這幾組跨刀組合不但令人耳目新意,且確實激盪出各具特色的歌曲調性。

除了早在4月就釋出的〈四月是適合說謊的日子〉詞曲詮釋皆細膩動人,頗有與上張專輯〈星期三或禮拜三〉呼應的味道,與鮮于貞娥跨海共創的歌曲〈賣花的人〉,絕對是整張專輯的一大驚喜。

無論是鮮于貞娥獨樹一幟的作曲及極富迷幻感的編曲,還是waa自日常觀察發想而出、畫面感十足,甚至巧妙融入別具記憶點的狀聲詞歌詞,再到兩人征服21度音域的純熟唱功,不斷碰撞、疊加之下,造就了無比優雅而動人的這首〈賣花的人〉。

或許台灣樂迷對於鮮于貞娥感到陌生,但在韓國樂壇耕耘超過十年的她,早已是樂壇一線巨星爭相邀約合作的獨立創作者,包含韓團2NE1〈It Hurts〉、GD&TOP〈Oh Yeah〉、IU〈Secret Garden〉⋯⋯等火紅歌曲都出自她手,稱得上是韓流偶像音樂的重要推手之一。

2016年鮮于貞娥以專輯《Masstige》走出幕後,並在2017年底參加韓國綜藝節目《蒙面歌王》,技驚四座的超強唱功,一舉創下五連霸紀錄,翻唱BLACKPINK〈WHISTLE〉的演出更堪稱神級live表演。此次waa邀請鮮于貞娥合作,能夠充分感受到waa持續突破的意圖及獨具高度的審美格局。

而與影子計劃合作的歌曲〈我的菜〉,也聽見waa對於嘻哈曲風的首次嘗試,在融合與碰撞間拿捏得恰到好處、意外和諧,同樣是令人驚豔的探索。而專輯收束在waa見長的抒情歌曲〈四月是適合說謊的日子〉及〈很小很小〉,回到那個細膩而溫情的她。

由陳建騏作曲、waa填詞的〈很小很小〉,如同之前的「疊字系列」歌曲〈你啊你啊〉、〈好嗎好嗎〉、〈晚安晚安〉,一樣是一首非常魏如萱的作品,再平凡不過的歌詞,卻能勾動日常裡匿藏在深處的情感。那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魏如萱,總是好似不費吹灰之力便唱進我們生命裡的魏如萱。

細細品味整張專輯,由小見大、舉重若輕,是躍上我心頭的兩個詞彙。專輯主題看似圍繞生活,實則處處帶著生命哲思。這讓我想到美國小說家瑞蒙.卡佛的《大教堂》,用極其簡單的詞彙,描述平凡無奇的生活,沒有誇張的結局或不切實際的救贖,卻在字裡行間藏著無數巧思,透露人性當中最真實而隱微的溫暖與希望。

一如這名偉大的小說家,waa唱著最平淡最簡單的日常、生活裡那些很小很美的事,聲音裡卻內蘊著很大很廣的能量,還有各種形式的愛。那些生命裡重得難以承受的得失,則再自然不過地化作她游刃有餘的低吟輕喃,撫慰了聽者超載的心。

在班底陳建騏、韓立康、黃少雍攜手製作,及累積13年音樂默契的Lovely Baby共創下,《Have A Nice Day》既延續了上一張專輯《藏著並不等於遺忘》的風格化與細緻度,又透過開放大度的碰撞及探索,進一步在個別歌曲的氣味與質地上嘗試堆疊出更多層次、添畫上更難測的色彩,讓waa的獨特宇宙既深且廣地向不同維度擴張。

或許,稱這張專輯為waa封后之後的脫胎之作並不為過。歌后詮釋歌曲依然細膩入心,這點無庸置疑,然回歸到情感面,反覆聽了幾次都覺得此刻身為的母親waa,好像真多了一分灑脫與堅毅——多愁善感,可是又最勇敢的那種。

|延伸閱讀|


黃銘彰

現任《VERSE》執行主編。1993年出生,嘉義人。畢業於台灣大學法律學系財經法學組,曾任《The Big Issue Taiwan 大誌雜誌》主編。編有《本地 The Place 03:屏東》。以編輯作為志業,持續努力讓文字與圖像在版面上創造感動人心的最大可能。

更多黃銘彰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人物音樂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來自馬來西亞、在整個華人世界都有很高知名度的歌手黃明志爭議不少,地下音樂覺得他太主流,主流市場說他是網紅。他孤獨、他寂寞、他很「玻璃心」。他的創作有各種樣貌,不屬於任何一方,也不屬於任何形式,如魅影般唱出自身所處的時代,也鏡射觀者的現實與意識形態。你,認識他嗎?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展覽文化新聞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一道漆黑的長廊,一張源自1932年的黑白印刷邀請卡,成了開啟時空、星際的穿越入口。90年前,香奈兒《Bijoux de Diamants》的璀璨,逐一重現。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文化音樂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盛夏,在日復一日低調生活的疫情時節中,發現我今年一口西瓜都還沒吃到,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但更多的也許只是因為在世界疫情的席捲之下,安處相對平穩島國一隅的我,暫時單純地失去了季節感而已吧。

許石音樂圖書館:為眾人敞開的音樂盒

重磅閱讀音樂

許石音樂圖書館:為眾人敞開的音樂盒

隸屬於台南市立圖書館,許石音樂圖書館的前身為興建於1975年的「育樂堂」,一度鬧熱輝煌,但隨著館舍老舊,與市內新展演廳的啟用而漸漸靜默,也近乎走上「蚊子館」的道途。在思索如何能讓昔日飄揚在館內的樂音再次迴響時,台南市立圖書館洞察到,全國的公共圖書館中尚未有一個專門聚焦音樂的館舍,而也彷彿命運牽引般,許石的家屬亦於此時現身,欲將其一生的手稿與文物捐贈給台南市政府——許石是台灣二戰後首批流行音樂家,曾創作〈安平追想曲〉等膾炙人口的歌曲,也致力於歌謠的採集。就這樣,許石與其牽絆的台灣歌謠文化也就順勢入厝,「許石音樂圖書館」應運而生,自2018年3月正式啟用。

跟著展覽《半島一瞬:聆聽牡丹的聲音》,探訪牡丹社事件的歷史地點

展覽新聞

跟著展覽《半島一瞬:聆聽牡丹的聲音》,探訪牡丹社事件的歷史地點

屏東縣政府自2018年起推動「牡丹社事件再造歷史場域計畫」,活化歷史場域,再現台灣島上的關鍵歷史記憶。在觀看展覽《半島一瞬:聆聽牡丹的聲音》之後,不妨動身前往恆春半島探訪歷史,置身在牡丹社事件的歷史場景之中,遙想19世紀的台灣樣貌及事件的驚心動魄。

展覽《半島一瞬:聆聽牡丹的聲音》:台灣人應該知道的牡丹社事件

展覽新聞

展覽《半島一瞬:聆聽牡丹的聲音》:台灣人應該知道的牡丹社事件

在牡丹社事件將屆150周年之際,展覽《半島一瞬:聆聽牡丹的聲音》以時間序客觀還原事件真相為基礎,並在其中呈現牡丹群社及高士佛社的口傳歷史。除了展現事件相關的珍貴文獻及地圖,展場中亦可聆聽以排灣族語道來的事件始末,以及排灣古調吟唱。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文化觀念音樂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音樂創作向來是當下社會現象的反饋,在陳珊妮的作品中,更有著前瞻的數位文化反思。近來,各種創作形式席捲全球,音樂變得好似只是媒介,不再敘說完整故事;演出者可以是虛擬歌手,沒有人在意背後是否真實;創作者不用本名,也不用露臉,就可以創造未來。未來,縱使撲朔迷離,可以確定的是,所謂「真實」的存在,確切已經有了新的時代定義。

鄭宜農專欄:未來人詞曲課

文化音樂

鄭宜農專欄:未來人詞曲課

4月中旬,南下參與了某音樂學習營的系列教學,負責和學員分享「詞曲創作」的技巧和經驗。每次遇到這類型的教學邀約,我無不是誠惶誠恐、猶豫再三,「創作」曾經是那麼動物性的出發,要不是被動地去面對,我想創作者們很少有這個心思去解自己的脈絡,更何況,「動物性」算是比較冷靜、中性的說法,如果你問創作者們怎麼開始?又為何而創?其實大家常常是眉頭一皺,憶起那個想要找一個角落,安放存在本身痛苦與不堪的,浮動的自己。

陳惠婷專欄:YOU ARE WHAT YOU LISTEN TO!

文化音樂

陳惠婷專欄:YOU ARE WHAT YOU LISTEN TO!

在這個疫情進入我們生活的日子裡,發現我也開始了倚著窗戶往外看的習慣,突然瞭解老人家為什麼可以(或不得已),花很長時間地,看著窗外路人,或者貓咪可以在窗邊坐一下午。因為在失去一部分自由的當下,不分物種年齡身分,我們其實都是希望與外界進行連結的。

插畫家鄒駿昇:親「綠」而生的浪漫

人物設計重磅

插畫家鄒駿昇:親「綠」而生的浪漫

鄒駿昇,跨域插畫家、視覺藝術家,來自藍天常駐的台中豐原,善用科學式手法描繪出植物深藏不露的浪漫,喜歡山比海多一些。作品曾獲義大利波隆納插畫獎等多項國際大獎,並曾與國際精品品牌Gucci、Johnnie Walker等國際品牌合作。身為親「綠」的人,他認為綠並非刻意找尋而來,不一定能時刻感受到它們存在,但需要時卻發現它們始終陪伴著自己,長年來與植物發展出一種共生共榮的情感,今日的他,喜歡微觀生機、記錄盎然。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