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建築空間設計師邱柏文的家:有機生長的溫州街日式老宅

🅰四個營造生活感的空間細節

大理石餐桌是利用之前案子的剩材製作的,下面的桌腳我設計成地基的鋼筋綁鐵,看起來扎實、很有份量,但事實上是嘗試失敗好幾次才做出來的成果。

斜屋頂、木窗櫺、黑色屋瓦與屋院大樹,在城市鬧區中的日式老宅,除了復古懷舊,是否還能創造新型態都市生活的可能?設計師邱柏文打開了屋齡90年日式宿舍的空間尺度,透過設計在其中尋找居住的真趣,不僅延續屋子的生命,也讓生活和空間展開新的對話,原來生活可以不只一種樣貌。

走在溫州街上,隨時都沐浴在舒服靜謐的氛圍,尤其是座落於此的台大教授宿舍群,就像被時間遺忘般,靜靜地停駐在老時光中。轉個彎,眼前的水泥圍牆變身成一片一片可移動的鋼板柵欄,讓裡頭的老屋隱隱若現,透露出時光重疊交錯的現代感。設計師邱柏文和家人正在這裡進行一場關於生活與居住的實驗。

會和這棟老宅相遇,是緣分也是契機。一家五口過去住在箱型的公寓大廈,有感於大城市的居住不易與壅擠,壓迫感讓他們無法思考生活的本質,也很難覓得一處可以讓孩子親近自然與自由玩耍的居住之所。因此當看到這間90歲的老屋,即使屋況頹圮,邱柏文卻看見其中曖曖含光的價值,讓他決定在這裡重新定義居住的方式,讓時間在空間裡堆疊,蔓延出生活,也讓老房子以另外一種形式延續、發光。

打開空間  讓人與環境自由流動

「修復這件事,不是把它變回原樣,而是要賦予新的生命。」邱柏文滑動大門上的木栓,推動沉重的鋼造大門,就像承載漫長歷史般推開必須費點力氣,「和老房子對話最重要的是仔細傾聽房子在跟你說什麼。」

身為建築設計師的邱柏文,並不想把老房子復舊如新或如舊,而是希望留下各個年代的時間痕跡,並將現代的家庭生活融入其中,創造出新的空間語言和生活機能。

拉開連結室內與室外半透明的紅色大門,由外延伸至內的白色磨石子牆面劃開房舍的公私領域,左邊的日式民宅為住宅空間,右側1950年代增建的房舍則規劃為容納客廳與餐廳的公共空間。邱柏文打破原有格局,讓屋子裡的每個區域可以封閉可以串聯,為三個正值好動年紀的小孩,創造能自由奔跑、玩躲貓貓的基地。

屋內原有的老式木窗依據工法修復,同時也開了好幾扇橫向與垂直的玻璃門與天窗,讓光和空氣進入,打開了空間也打開室內外的界限。圓形的日光燈,串連起天花板的日式屋樑,柔和了天花板的線條與稜角也象徵家人的情感凝聚;保留1950年代時增建的老式廁所,躺在馬賽克彩色瓷磚浴缸,抬頭就能望見透明天窗外的天空與綠樹。

明亮的起居空間,看得到新舊窗框並存與1950年代增建的紅磚牆痕跡,地板則是用破碎的廢棄大理石鋪成。

早晨從陽光甦醒,拉開主臥室通透的玻璃門,就可呼吸新鮮的自然氣息。

生活在不斷演化的容器裡

邱柏文形容這裡像是「有機生長的容器」,因應生活而變動生長,就像簷廊旁和一家子一起搬進來的小樹,一年多前在此落地生根也與家人共同成長。主臥室的落地窗通往種滿香草植物的後院,家人朋友在這裡烤肉談天,也能摘採香料到廚房直接料理。戶外的一只紅色梯子直通屋頂,那是一家人看星星或放空的祕密場所,邱柏文有時會提著啤酒、毯子,坐在有歷史的屋瓦旁,看看天空、街道與城市相連的天際,心境也變得開闊。

與後院相連的開放式廚房與餐廳,是家人朋友最常相聚的空間,假日早晨孩子們會站在板凳上打著蛋和媽媽一起煮最愛吃的九層塔炒蛋,夫妻倆也會喝著手沖咖啡、坐在餐椅上發呆或閱讀,那是邱柏文與家人最鍾愛的相處時光。而好客的他,也經常在此宴會請客,一起擀麵皮、拿到戶外的窯爐烘烤披薩,甚至舉辦活動和導覽讓更多人認識老房子,為老房子寫下更多歡笑與故事。

想要獨處時,他會泡在半露天的檜木桶裡,把所有的窗戶打開,獨享片刻寧靜與恬適,他認為那是生活在城市中最奢華的享受。「生活居所不需要多華麗或昂貴,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像是擁有一個可待上一小時的浴缸。」對他而言,是生活選擇了房子,而不是為了房子而選擇生活。

「很多人因為房貸壓力,讓自己的生活品質變得很差,但居住不一定是要蓋新屋,生活應該投資在更有價值之處,例如和孩子的相處時光。我們透過這樣的實驗,重新去看待房子的故事與文化,並重新利用,或許也能為城市空間的再生與活化帶來解方。」

半露天的浴室,可以邊泡澡邊欣賞風景;下雨天時邱柏文會刻意將天窗打開,讓雨浪漫地落進澡盆,別有一番意境。

爬上屋頂,坐著欣賞街廓與天際,邱柏文按著自己的心意,自在打造理想居所。

生活在有年代的屋子,迷人浪漫但難免有不完美,但和房子相處也是一種學習。像是遇到大雨漏水時,一邊看著孩子開心的拿著杯子接水,一邊忙著修繕補救;自然野放的戶外植栽必須經常除草、澆花,甚至要與蚊蟲和平共處,但他相信和一家人在這裡停駐的時間,都會讓生活累積成自己想要的模樣。

邱柏文說,每個人的每個小時、每分鐘甚至每一秒都很珍貴,空間的存在應該要和自己想做的事連在一起,讓居住的空間和生活一起流動、演化,才能從尋常瑣碎的時間裡尋找美好與趣味,成為經驗與回憶。

邱柏文柏成設計創辦人,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建築系高階建築設計碩士,目前為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博士候選人。曾於日本東京、美國紐約等知名事務所任職。2010年回台創立柏成設計,設計作品多元,涵蓋住宅、商業空間、公共建築、飯店、展覽空間等並屢獲設計大獎。近年知名作品有改造松菸日式澡堂「不只是圖書館」、榮獲2020日本設計大獎「Good Design Award」的鳴日號觀光列車、榮獲2019世界室內設計節住宅類首獎及年度大獎的「Living Lab生活實驗所」等。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4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以超現實奇想勾勒家的模樣:謝春德在創作中尋找靈魂的安居之所

人物生活

以超現實奇想勾勒家的模樣:謝春德在創作中尋找靈魂的安居之所

年過70的當代攝影家謝春德,在開始創作生涯之後,早早便達到了「從心所欲」的生命境界 ,講起自己勇於逐夢的過去、進行中及未完待續的創作計畫,眼神依舊像個年輕人一樣明亮,充滿熱烈的童心與好奇。在對話之中,謝春德不斷提起對「家」的渴望,卻不知道自己這個無法被時間和空間局限住的自由靈魂,早已安居在超現實的奇想之中。

「炎亞綸」之於「吳庚霖」,在《我願意》探索藝名與真名中的「自我」

人物影劇

「炎亞綸」之於「吳庚霖」,在《我願意》探索藝名與真名中的「自我」

若時光倒轉十年,提及炎亞綸,或許只是與時代眼淚之一的團體「飛輪海」畫上等號,那個外貌無懈可擊,卻又於男子偶像團體中有些格格不入的男孩。而今,面對台劇《我願意》,他開始思索這個藝名之於自己,以及真名「吳庚霖」間的關係。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人物電影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誕生於1992年的電影《少年吔,安啦!》,和九〇年代娛樂導向的觀影風氣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骯髒的光景、精準的槍響、少年的迷惘,勾勒著經濟發展下被遺留的台灣記憶碎片。導演徐小明希望透過草根味濃厚的黑幫故事,去唱一首屬於青春的輓歌。

打破框架需要一點善良的破壞:「壞貓2號」的非典型創意之路

商業生活飲食

打破框架需要一點善良的破壞:「壞貓2號」的非典型創意之路

你是否偶而會對於現狀有不滿的想法?總是會想著或許可以有更不一樣做法?雖然可能還不到漫威影集《無限可能:假如…?》(What If…?)裡那樣的全面大翻盤,但任何的嘗試改變,都是走在「打破框架」的路上。「壞貓2號」就是一個這樣的存在,這個由「兩名獨立廣告商創辦人與一位早餐店老闆」合組的創意團隊,會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樣的驚喜與「破壞」?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人物音樂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距離黃玠發行第一張專輯《綠色的日子》已滿15年,今年他重新發行黑膠紀念版本,也以這張專輯中的歌曲〈25歲〉為題舉辦專場「今年,25歲」。這是許多人紀念青春迷惘的一張專輯,而對於邁入中年的黃玠來說,能幸運地走到現在,困惑或許依然存在,卻更能與之共處。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商業廣編生活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2021年10月開幕的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打造宛如美術館一般的空間,別出新裁地提供生活顧問及個人化選品服務、快速維修、話題⻝室、悅讀講堂及活動策展等創新體驗,致力實踐「為熱愛生活的人找生活」的品牌使命。至此,恆隆行已不再只是代理商,不僅大膽開創了台灣零售服務的新樣貌,並以其積累62年的選品專業,提出營造理想生活的恆式觀點!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人物電影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短篇電影《永生號》像是一部你我生活記憶的MV,故事裡,張震所飾演的生化人在遙遠未來的宇宙中甦醒,回到受疫情、戰爭、污染殘害的地球。突然,一首首熟悉的歌曲響起,高中的嬉鬧、初戀的悸動隨著音樂浮現,漸漸喚醒他久遠之前的地球記憶⋯⋯。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物觀念電影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稱廖桑的資深電影剪接師廖慶松,入行近半世紀以來,無數台灣電影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且變得更加精彩。九〇年代初的經典黑道片《少年吔,安啦!》同樣由他操刀,30年後也由他負責指導修復,真實呈現那個時代的台灣,最生猛與美麗的色澤。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人物觀念電影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九〇年代初,導演侯孝賢與已故製片人張華坤希望聚集一群「台灣新電影」運動要角,拍一部前所未有的黑幫故事,包括當時已是侯孝賢、楊德昌等大導演指定御用錄音師的杜篤之。在那個杜比音效對全球片商來說都是新鮮事的時代,杜篤之讓《少年吔,安啦!》成為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讓台灣電影從此從單聲道變成雙聲道。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人物電影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頂著黑色軟呢帽,臉上掛著一副墨鏡,高捷從磨石子樓梯步上酒吧二樓,背景音樂正播放伍佰的〈Last Dance〉。上樓走到沙發坐下,這畫面彷彿是顆電影長鏡頭,一位黑幫大哥氣勢滂薄的出場,從他30年前首次在電影《少年吔,安啦!》詮釋黑道大哥之後,多數人一想到高捷,總是會浮現這樣的印象。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