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插畫家鄒駿昇:親「綠」而生的浪漫

插畫家鄒駿昇:親「綠」而生的浪漫

鄒駿昇,跨域插畫家、視覺藝術家,來自藍天常駐的台中豐原,善用科學式手法描繪出植物深藏不露的浪漫,喜歡山比海多一些。作品曾獲義大利波隆納插畫獎等多項國際大獎,並曾與國際精品品牌Gucci、Johnnie Walker等國際品牌合作。身為親「綠」的人,他認為綠並非刻意找尋而來,不一定能時刻感受到它們存在,但需要時卻發現它們始終陪伴著自己,長年來與植物發展出一種共生共榮的情感,今日的他,喜歡微觀生機、記錄盎然。

鄒駿昇為台灣當今最受矚目的插畫家、視覺藝術家之一。(攝影/林家賢)

鄒駿昇,跨域插畫家、視覺藝術家,來自藍天常駐的台中豐原,善用科學式手法描繪出植物深藏不露的浪漫,喜歡山比海多一些。作品曾獲義大利波隆納插畫獎等多項國際大獎,並曾與國際精品品牌Gucci、Johnnie Walker等國際品牌合作。身為親「綠」的人,他認為綠並非刻意找尋而來,不一定能時刻感受到它們存在,但需要時卻發現它們始終陪伴著自己,長年來與植物發展出一種共生共榮的情感,今日的他,喜歡微觀生機、記錄盎然。

萬綠叢中一點青,桃實百日青

《VERSE》第八期封面邀請了鄒駿昇描繪台灣的特有種植物,在眾多選項當中,他選出了「桃實百日青」,認為聚焦於單一品種、搭上簡潔的背景,更能傳達創作意象給讀者,也能保有觀看植物的詮釋力。

雀躍地揮舞著白色底的書本,鄒駿昇將書擬作一片布幕,好比植物生長在台灣日常的其中一種風景。白底襯出的桃實百日青所想訴說的是,當人們嘗試用不同角度觀看同一株植物時,往往能看見不一樣的東西,即便是雜木類的特有種,只要用乾淨的背景相襯也會煥然一新。好比台灣原生種在千百年來多變的環境中,植物們仍保有自己的性格去適應各個世代,「植物好像什麼也沒說,卻又道盡很多事情。」對鄒駿昇來說,儘管年代更迭,植物一直是最中立溫柔的角色。

「綠」之於鄒駿昇一直是迷人且重要的存在,光是選購的襪子裡十雙就有九雙是不同明度和彩度的綠。在眾多的綠中,相較於陽光打在植栽上那樣明亮、鮮豔的綠,鄒駿昇認為最迷人的綠其實是曖昧不明、有些不藍不綠的青綠色。喜歡遠觀台灣的山群,只要假日一有空,他便會前往山中尋找心目中有別日常的綠。鄒駿昇形容,當山嵐輕輕覆蓋山頭,隱約露出台灣山林的幽深青綠,轉瞬又更迭成為另一種未飽和的神秘顏色,這正是最令人目不轉睛的魔幻時刻。身為首位和Gucci合作的台灣藝術家,鄒駿昇在改造#GucciGram Tian「天」系列印花時,也把這樣遠觀的、情境式的綠融入作品。

鄒駿昇為《VERSE》第八期封面繪製的「桃實百日青」。(圖片/鄒駿昇提供;攝影/林家賢)

不僅鍾情於綠,更愛好自然,鄒駿昇認為「看不膩」的風景都有一個共同特質,那就是還沒有人為介入的痕跡。只要往台灣山上跑,每一景都是百看不厭,儘管車程遙遠,但這樣的追尋卻是具有儀式性的、是一種被山林找回去的過程。形容每個人都有覺察植物不同細節的觀景窗,鄒駿昇最喜歡細看不同植被組成的交界處,青苔、羽化的植被總能帶給他幽靜、遠離塵囂的心境。「台灣是一座由各種綠組成的島嶼,這座島的代表色就是綠色。」鄒駿昇也特地為讀者們選出心目中最貼切代表台灣的綠。

自然而然的生活之道

鄒駿昇和植物的深度連結其實是從繪畫開始,如同他對室內設計的興趣是從對家飾家具的喜愛出發,再慢慢擴展到家具的背景空間。學生時期的鄒駿昇接觸大量的水墨畫、浮世繪和童話繪本,他把植物找來現實生活裡,就如同將畫作中的熟悉畫面帶回身邊那般。加上由於父親老家在新社山上,一家人常開車進山裡的美好時光,也讓他和植物有了更多連結,於是從小就喜歡被一大片綠意擁抱的他,現在也用插畫擁抱這一片綠意。

近幾年正逢室內植栽種植熱潮,但鄒駿昇稱自己是不太刻意讓植物走進生活的類別,也不會額外花上大把時間小心翼翼的照顧它們,因為植物的陪伴對他來說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是像背景音樂一般的存在。

植物之於鄒駿昇,是極其自然的陪伴。(攝影/林家賢)

在眾多植物裡,松柏類對鄒駿昇別具意義。帶著高貴氣質、豐富紋理的枝幹,就連繪本《禮物》裡的主角小熊也是因為松木而取「松」的諧音為名,「爸爸熱愛松木,他的名字裡也有『松』,讓我覺得松柏非常的有格調。」鄒駿昇笑說,就像跑車有「跑格」,松木、柏木也有「樹格」,尤其歐美和日本的松木成長情形更是不盡相同,日本會去調整植木成長的姿態,歐美則是任其生長,兩種都別具特色。而鄒駿昇喜歡的室內植栽則是帶有銀青色的胡氏酒瓶,擁有胖胖的根,上面的葉子相對細小,它和院子裡種植的酒瓶蘭散發著相似的氣息—讓人們感覺在都市叢林擁有一座室內小島。

若要選擇一種植物代表鄒駿昇,太太形容他就像是仙人掌:乍看之下很難接近,一旦接近了又覺得很好相處。鄒駿昇想了想,除了童話故事裡面的雪松、垂梅外,他認為雜木類、沙漠多肉植物確實很有自己的性格在其中,非常的耐活,遠觀它們時常是片狀的、一整顆的植物型態,近看卻有一片一片的特徵,充滿韌性與生長力的同時也具有繪畫性。

在後疫情時代,鄒駿昇觀察到現階段的創作模式確實被改變不少,尤其許多繁瑣的會議都被迫發展出一套線上的工作模式。這次和《VERSE》的合作也為鄒駿昇帶來了觀看植物的全新視角,其中最有趣的是發現很多看起來相對普通的植物,對專家來說竟然都是特有種,原來台灣其實存在著很多深藏不露的植物。不過鄒駿昇沒有意料到的是,因為疫情,許多工作流程被簡化後,他反而有了更多自己的時間可以回到山林裡,也陪伴家人,算是在疫情之下的意外收穫。

鄒駿昇的作品——改造「#GucciGram Tian『天』」系列印花的創作(左),及鄒駿昇為家鄉豐原設計的特色人孔蓋(右)。(圖片/鄒駿昇提供)

儘管看遍世界大景,鄒駿昇仍愛帶著一塊大布幕走入台灣的山群、襯托在植物之下,為不同植物創造出更多種背景,看見更多浪漫的可能性。當人們急於讓植物「參與」自己的生活,鄒駿昇則是「邀請」植物和自己的生命共存,不帶成見與目的性地和自然界一起成長,不把自己當作生態主角、認為「植物即日常,日常即植物」的尊重。鄒駿昇期待未來能持續將眼中的抽象色彩轉化成另一種語彙呈現在作品中,讓植物說自己的故事,也讓人們在看見這些可愛的綠之後,開始說自己的故事。

|延伸閱讀|

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
  • 文字/林穎宣
  • 攝影/林家賢
  • 圖片/鄒駿昇提供
  • 編輯/林穎宣
  • 核稿/郭振宇
林穎宣

林穎宣

1990年生。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東海大學哲學系肄業,旅居法國三年餘,期間就讀巴黎高等藝術學院。曾任《VERSE》採訪編輯、電台採訪記者、誠品書店編輯,台中國家歌劇院行銷公關部門。熱愛寫作,天性浪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