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VERSE╳馥華集團《IDEAL LIFE in TUCHENG》

Misala Handmade:移居到宜居,香港女生在土城

Misala Handmade主理人兼設計師Michelle。

乘著板南線搖搖晃晃抵達海山站,這一站是土城最熱鬧的地區,美式漢堡、牛肉麵、小吃攤和飲料店錯落混搭,巷弄美食林立,氣氛少了菜市的嘈雜,反而有種回家般的慵懶自在。隱身在「巷仔內」的公寓二樓,是口金包設計師Michelle的住所兼工作室,來自香港的他,半舊不新的移民身份,算算和先生已落腳土城七個年頭,在常民氣味濃厚的土城,找到家的安定感。

Michelle原本是捷運工程師,離職後隨先生派駐杜拜,閒到發慌時Michelle重拾手作興趣,翻到一本過去買的手作書,開始動手製作可愛口金包,越做越有興趣,乾脆成立品牌「Misala Handmade」在網路上販售作品。在杜拜生活四年,夫婦倆還是想找一個能長住久安的家,於是決定移民台灣。

來台灣後,起初他們短暫借住友人在土城的房子,有天路過海山站附近,見到巷裡二樓老公寓的陽台掛著「頂讓」的告示牌,「繞了一圈,我們還是覺得北部較適合經營品牌,剛好看了這間公寓後很喜歡,便決定租下來。」二樓老公寓讓Michelle一眼就愛上,不只離捷運站很近,而且前身是手作教室,原本溫潤的木質裝潢很適合當工作室,就像命中注定般,一住就沒搬離過。

生活中的自由就是幸福

工作室與住家二合一,24小時的工作和生活都綁在一起,Michelle想抽離時會刻意跑去吃兩小時的早午餐,飽腹兼放空。很多人都說土城邊緣,但Michelle卻不認為,「這裡生活機能好,物價親民,住民親切,出門上市場都能遇到人親暱地打招呼。」她開心地說,這兩年土城巷弄裡多了許多個性小店與特色早午餐,讓喜歡早午餐的她不用再跑到板橋,一下樓就可以享受悠閒愜意。

Michelle從一人工作室到成立商店,2020年更出版了口金包教學書,除了創作,還得一肩扛起經營和教學,然而她始終堅持自己設計、畫圖、挑布,一針一線縫製口金包,每款令人愛不釋手的動物造型口金包,精巧卻也費力耗時,她自嘲早已一身職業病,卻依舊樂此不疲,因為這些作品除了帶來成就感,也為了一路陪伴至今的顧客與鐵粉而存在。

回顧創業歷程,Michelle直言:「創業容易,守業困難。」疫情影響下,松菸文創園區的實體店結束營業,但她接受事實之餘也不改樂觀:「疫情對我而言算好事,以前為了趕出貨,埋頭一直做商品實在很消耗,現在偶爾可以停下來,思考人生和品牌方向也很好!」品牌成立12年,難免遇到創作瓶頸。趁著疫情空檔,2020年她開始和喜歡的品牌合作推出聯名商品,像是高雄印花品牌「好感良物」、台南百年布莊「錦源興」等,紛紛為品牌注入新活力,她認為這些合作都是讓自己不和市場脫軌的方式,「走出去很重要,不然一直躲在工作室,人一定會枯竭。」

職人的執著與創業的甘苦,旁人看來都能充分理解,雖然這些年經常忙到哈哈苦笑,但Michelle的眼神還是散發熱情的光,因為能擁有創作與生活的自由,對她來說就是最幸福的事。

Misala Handmade FB
無店面,訂購請留意FB資訊

本文轉載自土城特刊《IDEAL LIFE in TUCHENG》

此特刊隨《VERSE》012期附贈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購買請洽博客來誠品線上

馥華之丘」接待會館,免費索取《IDEAL LIFE in TUCHENG》
➤ 新北市土城區青福街235號旁( 02-2262-5888)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人物電影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誕生於1992年的電影《少年吔,安啦!》,和九〇年代娛樂導向的觀影風氣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骯髒的光景、精準的槍響、少年的迷惘,勾勒著經濟發展下被遺留的台灣記憶碎片。導演徐小明希望透過草根味濃厚的黑幫故事,去唱一首屬於青春的輓歌。

打破框架需要一點善良的破壞:「壞貓2號」的非典型創意之路

商業生活飲食

打破框架需要一點善良的破壞:「壞貓2號」的非典型創意之路

你是否偶而會對於現狀有不滿的想法?總是會想著或許可以有更不一樣做法?雖然可能還不到漫威影集《無限可能:假如…?》(What If…?)裡那樣的全面大翻盤,但任何的嘗試改變,都是走在「打破框架」的路上。「壞貓2號」就是一個這樣的存在,這個由「兩名獨立廣告商創辦人與一位早餐店老闆」合組的創意團隊,會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樣的驚喜與「破壞」?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人物音樂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距離黃玠發行第一張專輯《綠色的日子》已滿15年,今年他重新發行黑膠紀念版本,也以這張專輯中的歌曲〈25歲〉為題舉辦專場「今年,25歲」。這是許多人紀念青春迷惘的一張專輯,而對於邁入中年的黃玠來說,能幸運地走到現在,困惑或許依然存在,卻更能與之共處。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商業廣編生活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2021年10月開幕的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打造宛如美術館一般的空間,別出新裁地提供生活顧問及個人化選品服務、快速維修、話題⻝室、悅讀講堂及活動策展等創新體驗,致力實踐「為熱愛生活的人找生活」的品牌使命。至此,恆隆行已不再只是代理商,不僅大膽開創了台灣零售服務的新樣貌,並以其積累62年的選品專業,提出營造理想生活的恆式觀點!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人物電影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短篇電影《永生號》像是一部你我生活記憶的MV,故事裡,張震所飾演的生化人在遙遠未來的宇宙中甦醒,回到受疫情、戰爭、污染殘害的地球。突然,一首首熟悉的歌曲響起,高中的嬉鬧、初戀的悸動隨著音樂浮現,漸漸喚醒他久遠之前的地球記憶⋯⋯。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物觀念電影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稱廖桑的資深電影剪接師廖慶松,入行近半世紀以來,無數台灣電影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且變得更加精彩。九〇年代初的經典黑道片《少年吔,安啦!》同樣由他操刀,30年後也由他負責指導修復,真實呈現那個時代的台灣,最生猛與美麗的色澤。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人物觀念電影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九〇年代初,導演侯孝賢與已故製片人張華坤希望聚集一群「台灣新電影」運動要角,拍一部前所未有的黑幫故事,包括當時已是侯孝賢、楊德昌等大導演指定御用錄音師的杜篤之。在那個杜比音效對全球片商來說都是新鮮事的時代,杜篤之讓《少年吔,安啦!》成為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讓台灣電影從此從單聲道變成雙聲道。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人物電影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頂著黑色軟呢帽,臉上掛著一副墨鏡,高捷從磨石子樓梯步上酒吧二樓,背景音樂正播放伍佰的〈Last Dance〉。上樓走到沙發坐下,這畫面彷彿是顆電影長鏡頭,一位黑幫大哥氣勢滂薄的出場,從他30年前首次在電影《少年吔,安啦!》詮釋黑道大哥之後,多數人一想到高捷,總是會浮現這樣的印象。

光明分子╳蔡司台灣:如同一鏡到底的信任關係,合作開啟新視界!

人物商業

光明分子╳蔡司台灣:如同一鏡到底的信任關係,合作開啟新視界!

光明分子與蔡司台灣不謀而合的經營理念及彼此對好東西的堅持,是雙方從不打不相識到團隊建立深厚信任的一切基礎。

北藝青鳥與VERSE baR:一棟未來劇場中的書店與咖啡吧

地方生活閱讀

北藝青鳥與VERSE baR:一棟未來劇場中的書店與咖啡吧

從一本雜誌和一間書店,VERSE與青鳥書店在北藝中心集中結合表演藝術的驚喜與魅力,開創屬於台北士林的新興文化基地。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