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2024訂閱方案 0
0
「痛,能讓觀眾感受更真實」揭開台灣電影動作設計秘辛——金馬獎動作指導洪昰顥

「痛,能讓觀眾感受更真實」揭開台灣電影動作設計秘辛——金馬獎動作指導洪昰顥

從古裝武俠電影、八〇年代流行的《好小子》系列功夫喜劇來看,台灣並非沒有發展出屬於自己的動作電影。然而近十年來,類型電影的再復興似乎也揭開動作特技在電影中的重要地位,對動作導演洪昰顥來說,這條路漫長卻值得。

金馬獎動作指導暨特技演員洪昰顥。(攝影/蔡耀徵)

從古裝武俠電影、80年代流行的《好小子》系列功夫喜劇來看,台灣並非沒有發展出屬於自己的動作電影。然而近十年來,類型電影的再復興似乎也揭開動作特技在電影中的重要地位,對動作導演洪昰顥來說,這條路漫長卻值得。

身穿古裝、舞刀弄槍的古典武俠片,或是警匪追逐、槍戰、飛車、拳腳到肉的當代警匪片,動作電影給予人們無盡的想像,既真實,又夢幻。過往開啟人們視野的往往是香港製作的動作電影,甚至透過李小龍打入好萊塢,一路將武術技擊化為電影裡正邪雙方精彩的武打場面。

如今,隨著電影工業不斷發展,動作特技成為了類型電影中不可或缺的娛樂元素,香港、韓國及東南亞各國都發展出獨特的風格,而台灣雖然看似動作類型片發展緩慢,其實早有深厚的底蘊:1980年代以前,以胡金銓導演為首,導入中國傳統戲曲元素的諸多武俠電影;又或著曾經風靡一時,由朱延平導演執導的《好小子》系列將功夫喜劇的套路帶入台灣,風靡一時。

雖然歷程精彩,台灣動作電影卻每每都如煙花燦爛,無以為繼,許多電影紅極一時,卻沒有成為傳承迄今的專屬風格。然而,沉潛多年的台灣動作電影卻因為2018年一部《狂徒》再度走入觀眾眼簾,片中幽默的台詞、精湛的武打場面深受好評,獲得該年第56屆金馬獎最佳動作設計。該片的動作指導洪昰顥,則是再一次打開了觀眾對於武術好奇心。這次,他將從入行十年的角度,來為我們分析,他眼中台灣類型動作片的可能性與未來。

1990年出生的洪昰顥幾乎參與了近年每部台灣電影的武術指導。(攝影/蔡耀徵)

在成為動作指導之前

在成為動作指導前,必須是一位稱值得特技演員,才能明白電影裡所有精彩的拳腳,那些不符合常規的「特技動作」該如何展現。入行從替身做起的洪昰顥,相當明白這其中的道理,然而談起入行的原因,竟是無心插柳。

「我印象中台灣電影裡沒看過『特技演員』這個職位,正在煩惱時,沒想到剛好遇到《痞子英雄2:黎明再起》在徵人,就想說試試看。」擅長跑酷跟學過跆拳道洪昰顥提起回憶,這是第一次和特技組的成員見面,他才明白,一切都跟想像中的不同。

「第一次和那部片來自好萊塢及香港的動作導演見面,才知道武術和特技不同,推進方式不一樣。我也做武行和替身,一面學習特技動作,也擔任特技演員。」洪昰顥打開了眼界,幾乎每個畫面的設定,幕後動作指導都需要預先設計,如果演員對動作不熟悉,身為武行的他們,也必須下場當替身。

洪昰顥在《目擊者》劇組中除了負責動作指導暨設計,也擔任主角莊凱勛的替身。(圖片/Four Action肆號動作影像工作室提供)

由於極好的武術底子,及對電影的熱愛,洪昰顥後來加入了幾個劇組,幾乎年年參與拍攝,他成了國片最重要的動作特技演員之一。

無論是黑道片《角頭》系列、戰爭片《風中家族》、喜劇片《大尾鱸鰻2》、恐怖電影《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甚至是體育電影《下半場》等,他都是重要的動作指導或特技演員。甚至在台灣近年備受矚目,精彩的犯罪驚悚片《目擊者》中,洪昰顥還是主演莊凱勛的替身演員。走過這精彩十年的從業生涯,也讓他不禁思考:「什麼是台灣可以發展的動作類型電影?」

傳承是建立風格的基礎

「台灣人不太習慣看自己人打得很猛烈,但對於韓國人、香港人打得很慘烈,好像就沒問題。」洪昰顥笑說,這是他自己的觀察,真正拳拳到肉的痛,台灣觀眾似乎不太習慣自己人打,所以在《狂徒》中做了不少「力道」上的調整。即便如此,他仍然好奇,影響全世界動作電影的香港,他們的觀點跟做法會是什麼?

2018年時,藉著加入《成龍電影A計劃 新晉電影人實戰特訓營》的過程,再度深入理解這個業界。「我後來很意外,其實台灣動作片執行的拍攝方式、流程跟香港電影一模一樣,輸就輸在他們有更強大的傳承。」洪昰顥發現,香港從功夫電影開始,無論是吊鋼絲還是動作設計跟台灣並無二致,但是十幾年不間斷的傳承和精進,早已是繁花盛開,因此,最重要的還是累積。

洪昰顥在《詭扯》拍攝現場進行動作指導。(圖片/Four Action肆號動作影像工作室提供)

「主要還是工作方式的不同,接下來能不能傳承很重要。」洪昰顥如此說道,他心中有些初步的想法。

當然,美學跟創意,台灣和香港還是有所差別,以目前國片的電影市場來看,仍鮮少動作類型片,同樣是動作指導,必須同時負責驚悚片、警匪片、犯罪類型片甚至是劇情片,風格很多元。「我當然喜歡成龍大哥的電影,但目前很難專注去做動作喜劇,在台灣的狀況不一樣。」即便洪昰顥有所感慨,這段從業的日子也讓他有了新的觀點。

「其實,各種類型片裡都有不同的動作特技,我們要先做好,累積經驗,三、五年一部也好,打好基礎後,能有更多的經驗執行。」比起靠一部片迅速地開出好票房與關注度,洪昰顥並不著急,因為出身洪金寶創立的「洪家班」的恩師董瑋,以截然不同的角度開啟他的視野。

讓故事更寫實的動作特技

在台灣出現優異的武打明星前,洪昰顥認為,應該先把「動作特技」這個領域的傳承基礎打好,因為無論影集或是電影,極佳的動作設計能影響到劇情的流暢度、娛樂程度甚至能讓故事更加寫實立體,可以說每一部電影都不能缺少。

「我以《南國再見,南國》舉例,幾個人狂毆主角,很痛的感覺,對觀眾來說感受更真實。同樣在恐怖片裡,鬼怪把一個人抓走、殺死都需要動作戲,痛或笑,開心或難過,都是動作特技的範疇。」洪昰顥以「感同身受」來比喻,這同時是沒有通則的劇情片不可或缺的表現。

「所以我希望能跟董瑋老師一樣,不只是創造自己的風格類型,而是設計出更符合劇本、角色,讓觀眾能深入其中的表演。」洪昰顥笑說同業都愛有武術底子的甄子丹,尤其是《導火線》一片更是被譽為經典,但光環不只存在於武打明星本身,故事及合作團隊同樣重要。

洪昰顥認為動作設計/指導不只是要創造自我風格,而是設計出更符合劇本、角色的動作,讓觀眾能深入故事與演員的表演。(攝影/蔡耀徵)

身為專業的電影幕後團隊,洪昰顥更追求成為能符合劇本,成就角色故事,優異的動作特技人員。今年,洪昰顥更擔任了三部截然不同的電影動作指導,分別是《該死的阿修羅》、《罪後真相》及《一家子兒咕咕叫》,類型各自不同。

劇情片追求真實感,洪昰顥在《該死的阿修羅》片中,創造了隨機殺人案怵目驚心的震撼槍擊及鬥毆畫面;在《一家子兒咕咕叫》中,為了強化角色沈迷賭博,及生活的淪落,設計了許多角色間的衝突場面,替衰敗的家族關係增添實感。而《罪後真相》則是他認為,目前台灣最多、最有發展可能性的犯罪類型電影。

莫忘初衷成就最好的幕後工作

其實除了動作特技大師董瑋,已故的爆破指導陳銘澤,同樣是影響洪昰顥甚深的人。「他給過我很多建議,他說台灣動作電影還沒起色的這段期間,就是你準備的時候。」因此他學攝影、成立工作室,以更全面的眼光看待電影幕後工作,一切環環相扣,就是為更好的未來做準備。

成立自家工作室「Four Action肆號動作影像工作室」的洪昰顥以動作導演身份持續培育更多人才,工作室佈滿各種冷、熱兵器的電影道具。(攝影/蔡耀徵)

短短十年從業生涯,已成立「Four Action肆號動作影像工作室」的洪昰顥,正以動作導演的身份持續活動,培養新團隊及特技演員,以更具規模的形式發展。在空曠的工作室空間中,從天花板垂掛下來的沙袋、圍繞空間的落地鏡,格鬥用的軟墊、替身人型,訓練道具一應俱全,甚至,還有一批道具槍掛在牆上,這是他建立未來基礎的基地。

「記得你的優勢。」洪昰顥回憶起陳明澤這樣說,「還有莫忘初衷。」曾經的好戰友,如今已經退出電影幕後,而他將延續最初的心意,將動作特技,化為台灣能引以為傲,最具魅力的電影風格之一。

|延伸閱讀|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黃博鉞 攝影/蔡耀徵 圖片/Four Action肆號動作影像工作室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振宇、李尤
文字/黃博鉞 攝影/蔡耀徵 圖片/Four Action肆號動作影像工作室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振宇、李尤
LEXUS ALL NEW LBX 非凡 我定義LEXUS ALL NEW LBX 非凡 我定義
  • 文字/黃博鉞
  • 攝影/蔡耀徵
  • 圖片/Four Action肆號動作影像工作室提供
  • 編輯/Mion
  • 核稿/郭振宇、李尤
黃博鉞

黃博鉞

《VERSE》特約編輯,上班寫稿,下班看怪獸電影,正派生活,佛系工作,相信雜誌是將日常裡的不尋常之物帶到人們眼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