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柯震東、林哲熹的演員養成:《金錢男孩》首次挑戰同志角色

柯震東(左)與林哲熹(右)因為電影《金錢男孩MONEYBOYS》而成為好友。

電影《金錢男孩MONEYBOYS》受到坎城、釜山兩大國際影展關注,同時入圍第58屆金馬獎兩大獎項。這是C.B. Yi首次執導的作品,故事圍繞一座虛構的華人城市中、一對沒有緣分的戀人——梁飛(柯震東飾演)與曉來(林哲熹飾演)。

防雷線,尚未觀影者慎入!

為了改善老家的困苦,梁飛隻身來到城市從事性工作,並與照料他的前輩曉來相戀。然而,在一次意外中,曉來斷了腿,梁飛也被迫前往另一個城市,兩人就此斷了聯繫。五年過去之後,梁飛回到家鄉,卻發現這麼多年下來,家人接受了他的錢,卻不曾接受他作為同志及男妓的身份。只有青梅竹馬阿龍(白宇帆飾演),給了梁飛慰藉。

一同再到城市,阿龍也隨梁飛成了男妓,兩人相依為命。此時,梁飛卻撞見早已結婚生子的曉來。這不期而遇打亂兩人都正決定要穩定下來的心,梁飛與曉來在情意間找尋自處之處。梁飛與曉來在電影裡的對望,從款款深情轉為沈重的游移。看著看著,不自覺地便被他們帶入了這座燈紅酒綠的壓抑城市。

而這部電影是柯震東、林哲熹首次挑戰同志角色。訪談尚未開始的補妝空擋,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他們說,兩人是因為這次合作而相識,這樣的默契並非一開始就有,林哲熹對柯震東的第一印象是酷酷地、不說話,兩人為了戲裡角色的熟悉,特別在開演之前私下相約,才因此變得熟悉。

兩人因為這部電影成為好友,而這份默契也自然地流入在電影之中。許多時刻,談笑間兩人就回到大男孩嬉笑的模樣,但對於角色揣摩和演戲,兩人都不是嘻笑,訪談過程流露作為演員的一再成熟。

林哲熹說,自己並未將曉來一角設定為男同志,在故事裡,他愛過梁飛,也結婚有了家庭,若要說,其實曉來像是個直覺派的動物,當下感覺對了,便愛了。林哲熹不讓同志作為角色的標籤,限制自己與角色的相處及發展,反而是先了解角色的特質與動機,再擷取生活中的自己,一步步塑造出真實而有趣的曉來。

柯震東則表示,準備梁飛這個角色是困難的,因為相較其他華語地區,台灣的思想開放,身邊同性戀友人大多過得自由無拘束。但故事裡的華人城市是傳統壓抑的,梁飛對於自己同志的身份是想隱藏的,想放膽地敢恨敢愛,卻屈就於現實及長輩,將自我縮了起來。如何揣摩梁飛內心的情感與拘束,成了柯震東最著重的課題。

柯震東:我想要「演技」標籤

但柯震東確實做出功課,他在《金錢男孩MONEYBOYS》裡,不再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或《小時代》裡為人熟悉的外放模樣,變得柔和充滿層次。即便依然保有著稚嫩的面容,神情裡透著的卻是個洗練的男子,許多圍著圓桌吃飯的戲裡,他都坐在桌邊一角不曾開口,但隨著餐桌話題的轉換,他的姿態,他的表情,全是情感轉折的線索。觀眾目光被緊緊鎖在他的身上。

有人說,或許是因為《再見瓦城》那一年的磨練,磨去了他的倔氣,如今的柯震東才會有如此內斂而自然的演技。回望當時,入圍了金馬影帝,獲得了盛讚與討論,柯震東以為能就此重穩步伐。但迎面而來的卻是一年半毫無任何工作,就算拚盡全力,閒置無工的公司、網友負評,還是使其陷入低潮,懷疑自己。

就如同他的角色梁飛,就算相信自己身為同志並沒有錯,但外人的冷眼、家人的鄙夷,這些排斥與否定的聲音,不免讓他動搖。「行業裡的有些人可能會瞧不起你,還有網路上那些網友的負評,你會覺得你真的是恥辱嗎?」他在訪談中提出一個問題,像是對自己一路走來的自問自答。

柯震東在《金錢男孩MONEYBOYS》獲金馬評審青睞。

2020年,他帶著塵封已久的《打噴嚏》回到眾人的目光下的首映會,當所有人探問消失螢光幕前的那幾年動向,柯震東潸然淚下:「這幾年滿累的,但我很努力在勇敢,謝謝大家。」啜泣中試圖穩住的聲線,依稀可以感受這個大男孩已經跟過往不太一樣。

「講到演技的時候,你會討論到張孝全,你會討論到吳慷仁,但永遠都不會有我。」、「我身上已經有很多標籤了,希望可以多一些關於表演的標籤。」那一年半的空白與沉澱,讓他更加珍惜,更加全力以赴,深怕任何一個閃失的出現,否定聲浪便會將他淹沒。

今年,在《月老》裡,依然可以看到他如以往動感的偶像模樣;而在《鱷魚》裡,則可以看到他善用神情與肢體,演活一位青澀男孩身上所受盡的磨難;在入圍金馬最佳男主角的《金錢男孩MONEYBOYS》裡,更可以看到他細膩而層次豐厚的演技。

電影的最後那一顆鏡頭,讓我想起,提摩西夏勒梅在電影《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裡的最後一幕,向著壁爐,不帶一句話語,卻震撼著觀影的眾人。難怪評審們會說,單憑這顆鏡頭,柯震東就足以入圍了。

林哲熹:當演員,焦慮一直在

「很多時候人的生活並不是在選擇,你是被推著走的。被時間推著去做選擇」林哲熹看著劇本裡的曉來,與自己的處世方式有幾分相像。因當下的選擇,用餘生與自己所做選擇一同走下去。電影裡,曉來與梁飛在分別多年後重逢,但曉來自己已結婚生子,剎時猛然回頭,當初的選擇究竟是自己所做,還是時局所致?林哲熹說,他自己的念頭,有時也走在這條困惑的鋼索。

《我們與惡的距離》的那一句經典台詞:「為什麼是我?」,是大家對林哲熹最印象深刻的一幕。雖然寫下了經典,但也成為他的重擔,他說演戲不是網路遊戲裡的砍怪練功,不會知道自己的下一部在哪裡,或許演好了一齣戲,但也不見得能演好下一齣戲,也因此有所感嘆,作為一個純演員,可以決定的事情實在太少。

他說,一個配樂、一個剪接、一個調光的改變,可能就是一部截然不同的電影,但即便作品再好,覺得自己演出再屌,若沒有觀眾買單,這份無法超越期待的焦慮感就會一直存在。「我能做的就是去理解那個選擇。我們常看到的都是表面,你不是那個人,你怎麼知道他是什麼呢?」

林哲熹認為本次在《金錢男孩》中飾演的角色曉來的處世方式,與自己有幾分相像。

林哲熹著名的角色大多極端,為了準備這些角色,他會花數個月的時間與之相處。去觀察,去了解這些角色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他們有時帶來的提問是劇烈的,林哲熹說這些相處的痕跡,會用物理的方式留駐在他身上。他形容這就像是一位愛喝紅茶的朋友,每次喝紅茶都會加三顆方糖,朝夕和他相處,即便殺青之後就斷了聯繫,「但或許半年後,當你點了杯紅茶,你又不自覺地加了三顆方糖。」

有人說豐富人生的閱歷能幫助演戲,但演戲其實也正豐富了人生的經歷。這些角色不自覺停留的記憶,拓展了林哲熹的生活。既然下一步會在哪無從得知,那便珍惜每個遇到的不同。林哲熹很哲理地述說著自己與角色的相處,卻又不時地想逗樂大家,打趣地說:「就看會不會有更多喜劇或偶像劇的角色來找我,讓我可以平衡一下嚴肅的部分(燦笑)。」

《金錢男孩MONEYBOYS》裡的梁飛與曉來都掙扎著自己生存的模樣,眼前的柯震東與林哲熹,似乎也是如此一路走來的。不禁讓我猜想,如今他們大男孩般的颯爽笑顏,是多少淚水與汗水洗鍊出來的呢?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Mion

讀的是食物設計,寫的是影劇,做的是Podcast。現任《VERSE》聲音部編輯,畢業於米蘭工設學院。嘗試著各種說故事的方式。

更多Mion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人物音樂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來自馬來西亞、在整個華人世界都有很高知名度的歌手黃明志爭議不少,地下音樂覺得他太主流,主流市場說他是網紅。他孤獨、他寂寞、他很「玻璃心」。他的創作有各種樣貌,不屬於任何一方,也不屬於任何形式,如魅影般唱出自身所處的時代,也鏡射觀者的現實與意識形態。你,認識他嗎?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展覽文化新聞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一道漆黑的長廊,一張源自1932年的黑白印刷邀請卡,成了開啟時空、星際的穿越入口。90年前,香奈兒《Bijoux de Diamants》的璀璨,逐一重現。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文化音樂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盛夏,在日復一日低調生活的疫情時節中,發現我今年一口西瓜都還沒吃到,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但更多的也許只是因為在世界疫情的席捲之下,安處相對平穩島國一隅的我,暫時單純地失去了季節感而已吧。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文化電影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1987年,《秋天的童話》上映,故事以香港導演張婉婷自身在紐約的時光為藍本,說著來到紐約留學的十三妹,與唐人街打工的船頭尺意外擦出的關係。觀眾看的是愛情,背後刻下的是香港人面對遷移的徬徨。35年後,隨著數位修復回望過去的作品,張婉婷看見的是自己作為一位導演的成長,還有不同時代的香港和故事。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文化觀念音樂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音樂創作向來是當下社會現象的反饋,在陳珊妮的作品中,更有著前瞻的數位文化反思。近來,各種創作形式席捲全球,音樂變得好似只是媒介,不再敘說完整故事;演出者可以是虛擬歌手,沒有人在意背後是否真實;創作者不用本名,也不用露臉,就可以創造未來。未來,縱使撲朔迷離,可以確定的是,所謂「真實」的存在,確切已經有了新的時代定義。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影劇文化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律政劇在歐美日韓已行之有年,也一直是非常熱門的題材選項,兩位法學院出身的故事寫手,是如何融入在地思維做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影劇文化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職人劇」是這個世紀較為新興的影視詞彙,然而在人類的影視文本裡,早已充滿各行各業的存在,本文就台韓兩地近年熱門的劇集發展,來分析究竟什麼樣的劇情角度才稱得上職人劇?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影劇文化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描述一位放浪、暴走、醫術了得的女外科醫師,把自己下放到南南灣村的偏鄉醫院就職。這間醫院裡不時發生讓人啼笑皆非的急診百態,也從中看見了台灣醫療的種種難題。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文化文學閱讀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動盪社會中,有時身為觀者的困境在於,即便沒有移開視線,也永遠無法在場。如果是這樣,為何作家與記者仍要持續書寫並發布?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國際文化閱讀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全球獨立雜誌圈知名人物Jeremy Leslie,曾任雜誌設計總監,而後在線上撰寫雜誌介紹與評論,再走入線下舉辦雜誌愛好者聚會,最後落腳倫敦St. John街區開設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經營六年至今,magCulture不只是一間書店,更已儼然是歐美獨立雜誌的訊息中心。在報墨積極轉型數位的時代、在紙張成為電路顆粒的閱讀器世紀,一本本飛越洲際來自各地的有趣雜誌在潔淨架櫃仍有一席地位,在舒適店鋪的燈光下閃閃發亮,等待著眷戀墨印的人們將它們帶回家珍藏。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