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VERSE╳馥華集團《IDEAL LIFE in TUCHENG》

青谷社:眺望山巒河堤,拾回生活的平靜

青谷社攝影師目青。

離開熱鬧的土城市區,用雙腳跟著河流和天際線移動,來到離河濱公園不願的重劃區一帶,嶄新的大樓林立之景,與印象中老舊低矮的公寓形成對比、卻不疏離,攝影師目青的工作室兼攝影棚青谷社便隱身於聳立的大樓中。

目青自2013年開始經營Instagram「6.21_」,至今已有10萬多粉絲追蹤,輕透乾淨與平凡溫暖的日常,標誌了目青獨特的攝影語彙,就像鏡頭下張張極簡透明的藍,給人療癒心靈的撫慰。原本就是土城人的目青,去年將青谷社從新店搬回了老家附近,也為新空間注入更多心中理想的樣貌。

初訪青谷社,第一眼就讓人忍不住直呼「太美了」,乾淨的白牆、幾件北歐木製復古家具和點綴的植栽,連生活用品都精緻得可愛,空間中一點一滴都是目青親自規劃和選品,令人驚嘆的還有一大片落地窗和午後灑進的陽光,這也是目青一眼就愛上這裡的原因。「一開窗就是山和河濱,視野非常遼闊,心情也會很放鬆。」目青指了指下方的溪州河濱公園,那是他最常散步尋找靈感的場所,天空湛藍時,他會帶著相機拍風景、拍路人,「我最喜歡來到河濱散步的人臉上的表情。」

從生活中、巷弄裡、鏡頭下,得到安定的力量

帶著相機漫無目的散步,紀錄台灣各個角落,是目青一開始成為攝影師的原因。他在大學畢業後,開始喜歡拿著相機到處拍照,甚至當兵放假時相機也不離身,拍照成為興趣也是抒壓,後來想著將眼中的風景分享出去,開始將照片上傳Instagram,漸漸摸索出自己的風格。

退伍後決定將興趣變成工作,進公司當了五年電商攝影師後,便決定自己開工作室,嘗試更多可能。「那時候快30歲,也希望人生有新的突破,當然也會擔心創業的不穩定,但人生就是要試試看,不做就會後悔。」創業至今三年,目青坦言,第一年也經歷過撞牆期,理想與現實的掙扎是創業者的必修課。「創業不能只做自己喜歡的,難免會有衝突導致越來越不開心,但後來我和自己說,要回到最初自己喜歡攝影的原因,所以必須要想辦法找到平衡。」

目青分享自己取得平衡的方式,是在週末時間盡量不要接觸商業拍攝工作,但還是一樣背著相機走出去,繞繞小巷弄,拜訪小鄉鎮,去拍那些一直以來很喜歡的生活日常,將自己拉回平衡的狀態。「其實回到土城也是讓自己歸零的方式,有時候結束整天的外拍工作,我一定會回到土城熟悉的麵攤,點一碗陽春麵、紅油抄手和豬血湯當作犒賞。」

找回平衡後,目青更有自信,也有了更多的創作想法,除了日常風景、人物、商業攝影等,搬到新空間後他更希望為人們留下記憶與時光,「我心中最大的遺憾是在父親離開前沒能拍下全家福,所以我現在想做的是將這份遺憾轉換成給予,透過『全家福寫真』替大家將家人的笑容和美好永遠保存、珍藏。」他細細翻閱著一本本為客人拍攝的全家福相本,照片裡洋溢的幸福笑容就好似灑在土城河岸綠地上的夕陽,溫暖迷人。

青谷社 IG(拍攝預約需先私訊)
新北市土城區中華路一段221號

本文轉載自土城特刊《IDEAL LIFE in TUCHENG》

此特刊隨《VERSE》012期附贈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購買請洽博客來誠品線上

馥華之丘」接待會館,免費索取《IDEAL LIFE in TUCHENG》
➤ 新北市土城區青福街235號旁( 02-2262-5888)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人物電影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誕生於1992年的電影《少年吔,安啦!》,和九〇年代娛樂導向的觀影風氣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骯髒的光景、精準的槍響、少年的迷惘,勾勒著經濟發展下被遺留的台灣記憶碎片。導演徐小明希望透過草根味濃厚的黑幫故事,去唱一首屬於青春的輓歌。

打破框架需要一點善良的破壞:「壞貓2號」的非典型創意之路

商業生活飲食

打破框架需要一點善良的破壞:「壞貓2號」的非典型創意之路

你是否偶而會對於現狀有不滿的想法?總是會想著或許可以有更不一樣做法?雖然可能還不到漫威影集《無限可能:假如…?》(What If…?)裡那樣的全面大翻盤,但任何的嘗試改變,都是走在「打破框架」的路上。「壞貓2號」就是一個這樣的存在,這個由「兩名獨立廣告商創辦人與一位早餐店老闆」合組的創意團隊,會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樣的驚喜與「破壞」?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人物音樂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距離黃玠發行第一張專輯《綠色的日子》已滿15年,今年他重新發行黑膠紀念版本,也以這張專輯中的歌曲〈25歲〉為題舉辦專場「今年,25歲」。這是許多人紀念青春迷惘的一張專輯,而對於邁入中年的黃玠來說,能幸運地走到現在,困惑或許依然存在,卻更能與之共處。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商業廣編生活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2021年10月開幕的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打造宛如美術館一般的空間,別出新裁地提供生活顧問及個人化選品服務、快速維修、話題⻝室、悅讀講堂及活動策展等創新體驗,致力實踐「為熱愛生活的人找生活」的品牌使命。至此,恆隆行已不再只是代理商,不僅大膽開創了台灣零售服務的新樣貌,並以其積累62年的選品專業,提出營造理想生活的恆式觀點!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人物電影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短篇電影《永生號》像是一部你我生活記憶的MV,故事裡,張震所飾演的生化人在遙遠未來的宇宙中甦醒,回到受疫情、戰爭、污染殘害的地球。突然,一首首熟悉的歌曲響起,高中的嬉鬧、初戀的悸動隨著音樂浮現,漸漸喚醒他久遠之前的地球記憶⋯⋯。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物觀念電影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稱廖桑的資深電影剪接師廖慶松,入行近半世紀以來,無數台灣電影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且變得更加精彩。九〇年代初的經典黑道片《少年吔,安啦!》同樣由他操刀,30年後也由他負責指導修復,真實呈現那個時代的台灣,最生猛與美麗的色澤。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人物觀念電影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九〇年代初,導演侯孝賢與已故製片人張華坤希望聚集一群「台灣新電影」運動要角,拍一部前所未有的黑幫故事,包括當時已是侯孝賢、楊德昌等大導演指定御用錄音師的杜篤之。在那個杜比音效對全球片商來說都是新鮮事的時代,杜篤之讓《少年吔,安啦!》成為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讓台灣電影從此從單聲道變成雙聲道。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人物電影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頂著黑色軟呢帽,臉上掛著一副墨鏡,高捷從磨石子樓梯步上酒吧二樓,背景音樂正播放伍佰的〈Last Dance〉。上樓走到沙發坐下,這畫面彷彿是顆電影長鏡頭,一位黑幫大哥氣勢滂薄的出場,從他30年前首次在電影《少年吔,安啦!》詮釋黑道大哥之後,多數人一想到高捷,總是會浮現這樣的印象。

光明分子╳蔡司台灣:如同一鏡到底的信任關係,合作開啟新視界!

人物商業

光明分子╳蔡司台灣:如同一鏡到底的信任關係,合作開啟新視界!

光明分子與蔡司台灣不謀而合的經營理念及彼此對好東西的堅持,是雙方從不打不相識到團隊建立深厚信任的一切基礎。

北藝青鳥與VERSE baR:一棟未來劇場中的書店與咖啡吧

地方生活閱讀

北藝青鳥與VERSE baR:一棟未來劇場中的書店與咖啡吧

從一本雜誌和一間書店,VERSE與青鳥書店在北藝中心集中結合表演藝術的驚喜與魅力,開創屬於台北士林的新興文化基地。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