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New Taipei Woman SDG Power

歐陽藹寧勇敢跳轉跨域 讓循環經濟從新北發光

歐陽藹寧自2016年起擔任REnato lab營運長。

落腳在交通四通八達的新北板橋,以「relive everything」為核心理念命名的社會創新企業REnato lab,持續探索將資源利用效率提升的「循環經濟」可能性。現任營運長歐陽藹寧已經陪伴REnato lab走過5年,由一開始商業和藝術管理背景,不畏專業領域的隔閡,毅然跳轉到環境工程與社會設計交會的團隊中,持續轉換視角追尋與環境共生的解方。

視訊鏡頭前,歐陽藹寧一臉陽光地在REnato lab辦公室受訪,全程站著,偶爾四處走動,想必她的靈魂是不安分的。她的背景非常特別,同時擁有藝術與商管的學經歷,大約十年時間維持台北、巴黎兩地來回的生活。

對文化非常有熱情的她,也曾在建商待過好一陣子,每天早上八點穿著套裝進公司打卡。因夢想與生活無法並行,而長期在藝術與商業領域跳轉的她,經常思考為何這兩者一定得是光譜兩端,無法有座連接的橋樑?

與REnato lab的相遇,可說是歐陽藹寧對這份探問更深的追尋與實踐,「我花了十幾年時間在文化、藝術領域,我明白它必須存在,經費、觀眾卻很少。」

「我很想知道怎麼讓有正面社會影響力的事務,在經濟上支持(sustain)自己,可以持續做下去,所以循環經濟的概念很吸引我,至少它發展了一套說法,告訴大家這可以是一門生意。」2016 年,帶著期待,進入REnato lab擔任營運長,但轉換跑道比她想像得更不容易。

REnato lab創立於2014年,其經營理念是「 Relive Everything 」,原先以環保產品設計為主,2016年轉型成循環經濟顧問公司,團隊組成有科學、設計和商業等跨領域專家,致力於提供企業資源效率(Resources Efficiency)方案。曾獲邀參與台北設計之都、負責策展2020循環設計展。

在全新的領域 找到自己的位置

很難想像,現在具備深厚循環經濟知識的歐陽藹寧,在跨入這個圈子前,對於環境永續的認知其實與一般大眾相去不遠。「我只知道隨手關燈、不要浪費水這種基本常識,或是關注救救北極熊、海龜的倡議。進入這個領域後,才發現事情很大條。」她認為,要不是自己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時刻REnato lab相遇,很可能沒辦法待下來。

歐陽藹寧從文化領域轉到永續經營,坦言適應過程不輕鬆。

「到目前為止,不僅台灣,對全世界來說都是,在談環境永續性(sustainability)時,要有一定程度的專業知識作為基礎,才有辦法看到更完善的全貌。」歐陽藹寧認為,永續經營是一門專業,卻還未成為一門學科。

她便從工程、材料、設計、資訊等各專業領域的同事自學起,同事也試圖用最簡單的語言讓其理解,而她則像海綿一樣拼命吸收。有了知識作後盾,她開始發揮過往商業、藝術管理的所長,替組織找到問題、催化REnato lab的全面轉型。

剛開始,REnato lab的概念,是將廢棄物變成全新的產品,促進資源的再利用,歐陽藹寧最初也被這些產品吸引,「但過了一陣子,我開始覺得奇怪,台灣回收率有60%以上那麼高,我們要做多少桌子、椅子、燈,才能把這些材料用掉?又如果垃圾量沒減低,我們是不是要做更多產品?」她以商業眼光點出問題,和團隊一起反覆思辨,REnato lab便逐漸轉型為循環經濟顧問公司,一路走到現在。

現在,REnato lab的目標,是讓大眾更容易親近循環經濟的概念,「這東西很傷腦筋的是,它是由很多不同專業重組後的結果,導致任何單一學科的人去讀,都沒辦法全盤了解。」像工程人看得懂「循環」,看不懂「經濟」;商業人看得懂「經濟」,卻不懂「循環」,「所以我們接下來會做的事情,是想辦法把這整個概念的門檻降低,讓每個人都能輕易接觸並理解。」

跨領域交流 讓永續經營在業界發生

為了與社會、企業溝通,一同探詢「循環經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歐陽藹寧與REnato lab不遺餘力,2017年舉辦「FUTURE PERFECT」實體活動,展示逾50件的循環設計案例;而到了2019年則舉辦「FUTURE IS NOW」計畫。

其中安排一、二十場跨領域沙龍,那一次活動就像一場實驗,設法讓循環經濟的交流門檻降低,要求講者用簡單易懂的方式進行簡報,降低門檻才能讓永續經營真的發生,「其他領域的人才跨得進來,永續經營這種跨領域專業,才可能被交流或者產出。」歐陽藹寧說。

永續經營是一門專業,卻沒有專門學科,目前的知識全來自跨領域業界的嘗試、探索。

但歐陽也坦言,目前市面上的永續商品,還未能充分支持一個人在永續消費上的全方面需求,「永續生活型態的推動並沒成功,我們也並不知道離成功還有多遠。」對歐陽藹寧來說,現階段的循環經濟,唯一能給出答案的,是它需要結合各方的系統性方案,一同連結、形塑正向循環的生態系,這也正是她帶領REnato lab持續努力的方向。

而身為顧問公司,公司設址並沒有地域性需求,卻被新北的交通便利吸引,因而選擇板橋作為基地,還因此開啟過一段良緣,「我們有個客戶是『艾瑪絲AROMASE』,非常有活力的洗髮精品牌,之前就在我們辦公室樓上。」鄰居的緣分,讓他們開啟合作。

在REnato lab的投入下,艾瑪絲產品包裝的材料循環性、材料健康性,分別達到美國產品創新研究院(C2CPII)金、銀級的標準,小小品牌,循環經濟大大發光。歐陽藹寧稱讚艾瑪絲AROMASE,認為其雖然作為小品牌,但在經營策略上眼光放得遠。

以她的過往經驗,向企業推廣永續經營並非易事,許多台灣企業對於永續經營的投資有所猶豫,但以永續為訴求的規則已一再推出,就像歐盟也推出《綠色新政》。過去,企業投資轉換成獲利的經營邏輯,現已變成不得不做的投資,她解釋道,REnato lab在向企業推廣時,必須努力讓其意識到現階段的投資是為了降低未來風險。

歐陽藹寧認為,未來風險不僅僅是來自法規,而是個人因素也連動其中,當消費者開始傾向綠色產品,用永續環保定位、提升產品層級,在可見的未來,企業才有機會在市場中獲得青睞或開拓新的客群,當消費者被擁有更多永續產品或服務的選擇,也才能再次促使企業推進永續經營,如此形成正向循環。

歐陽藹寧坦言,與男同事一同外出開會,偶爾會被客戶誤認為秘書。

放開性別框架 練習觀點多元性

不過,循環經濟所需的專業中,大部分還是以男性主導居多,歐陽藹寧也是在近幾年才深刻感受到,女性身分其實影響著自己,「過去在學校或文化藝術領域裡,有非常多女生,比較不會感覺到性別。所以我直到大概5、6年前,才開始對這件事感到困惑。」

最明顯的,是外界眼光如何以性別判斷她的角色,「我發現,我和同事同時出現時,我往往會被認為是秘書等等比較次要的角色。」這樣的情形多了,曾讓歐陽藹寧陷入自我懷疑。

「我很沮喪,為什麼他們會這樣認為?是我做得不夠好嗎?或是我出了什麼問題?我把很多的問題丟回自己身上。但後來我思考,如果從客觀數據來看的話,的確高階主管很多都是男性,所以對方快速認定的話,這個(誤認)情形就會發生。」她想通了,性別問題是結構性的問題,作為個人有個人可改變的,然而結構性的改變需要集體的力量。

作為組織的領導者,她想說的是,許多特質其實是跳脫性別的,「比方說刻板印象中的女性特質可能是柔軟,但我前幾年其實很兇,反而是在一些男性同事上學習到柔軟。」因此,誰該在哪個位置上,本應放開性別框架、回歸個人面,唯有當更多人有這樣的認知,針對性別的偏誤與歧視才能有更多改善。「我認為台灣幾乎在所有議題上的光譜都還是不夠,我們絕對可以繼續練習這件事情,所謂的觀點多元性(diversity)需要被拉廣跟加深。」不管是性別還是循環經濟,歐陽藹寧都是充滿活力的實踐者,持續嘗試、追求成長。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新北女力・永續前進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人物音樂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來自馬來西亞、在整個華人世界都有很高知名度的歌手黃明志爭議不少,地下音樂覺得他太主流,主流市場說他是網紅。他孤獨、他寂寞、他很「玻璃心」。他的創作有各種樣貌,不屬於任何一方,也不屬於任何形式,如魅影般唱出自身所處的時代,也鏡射觀者的現實與意識形態。你,認識他嗎?

插畫家鄒駿昇:親「綠」而生的浪漫

人物設計重磅

插畫家鄒駿昇:親「綠」而生的浪漫

鄒駿昇,跨域插畫家、視覺藝術家,來自藍天常駐的台中豐原,善用科學式手法描繪出植物深藏不露的浪漫,喜歡山比海多一些。作品曾獲義大利波隆納插畫獎等多項國際大獎,並曾與國際精品品牌Gucci、Johnnie Walker等國際品牌合作。身為親「綠」的人,他認為綠並非刻意找尋而來,不一定能時刻感受到它們存在,但需要時卻發現它們始終陪伴著自己,長年來與植物發展出一種共生共榮的情感,今日的他,喜歡微觀生機、記錄盎然。

其實不是「廢文」:攝影師汪正翔對影像文化的「碎碎念」

人物攝影

其實不是「廢文」:攝影師汪正翔對影像文化的「碎碎念」

攝影師汪正翔於3月出版新書《旁觀的方式》是文化界最近重要的話題書。副書名為「一個台灣斜槓攝影師的影像絮語」,不僅紀錄他在拍攝現場的各種觀察,也是與攝影理論進行一場對話辯證。說是絮語,更像一套觀看台灣的新論述,而所謂的旁觀是什麼?書寫廢文比經營攝影作品來得更認真的汪正翔,正在用文字走出一條新的攝影實踐之路。

天才的煩惱:拒絕無聊的 YELLOW 黃宣

人物重磅音樂

天才的煩惱:拒絕無聊的 YELLOW 黃宣

「我很怕無聊。」是YELLOW黃宣採訪中說過最多次的一句話,他幾乎做任何事都是以「拒絕無聊」為出發點。伴隨新專輯《BEANSTALK》問世,黃宣與我們訴說著他的煩惱:「我一點都不了解我自己,我甚至不知道我自己喜歡什麼顏色。」(是的,不是黃色。)

設計師李宜軒:持續創作才能體現設計師的價值

人物觀念設計

設計師李宜軒:持續創作才能體現設計師的價值

打開匯聚著全球各路視覺創意好手的線上平台Behance,進入設計師「李宜軒」的個人頁面,呈現在眼前的是一連串漂亮數字——自2014年起發布61項專案作品、44面由Adobe官方授予「優秀精選作品」認證旗子,以及台灣前三高、累積逾114萬次的總閱覽量。仔細探尋李宜軒的設計旅程會發現,在這一位新銳設計師亮眼成績的背後,是一場以設計為名、對自由的追尋。

雨林教父鄧為治:因為森林,所以不再孤單

人物重磅

雨林教父鄧為治:因為森林,所以不再孤單

對鄧為治來說,山林是一片汪洋,植物是他的方舟,無聲地陪伴他穿越黑暗、從少年到中年,他懂了,人會懼怕是必然,然而有了森林,他不再孤單。

植物畫師北鳥巫佩璇:植物繪畫,是一種對自己誠實的過程

人物重磅

植物畫師北鳥巫佩璇:植物繪畫,是一種對自己誠實的過程

北鳥老師巫佩璇認為植物繪畫是一種對自己誠實的過程。「我們不需要去美化它,因為植物的存在本身就是種美,畫畫只要真實傳達就很好。」

站在台灣的街上:紀念國寶歌王文夏

人物文化

站在台灣的街上:紀念國寶歌王文夏

國寶歌王文夏以94歲高壽離開人間,儘管聲音記憶隨時間漸漸消散,他獨特鮮明的性格特質一如簇擁著他的名曲那樣,值得我們傳頌與懷念。

蔡瑞珊:轉個彎,青鳥又到雲起處

人物商業

蔡瑞珊:轉個彎,青鳥又到雲起處

開著LEXUS NX350h繞行蜿蜒山路,抵達位於KEELUNG地標旁的「太平青鳥」,在海港城市中播下知識的種子。

鄭有傑:我所認識的莫子儀

人物重磅

鄭有傑:我所認識的莫子儀

我無法想像身為莫子儀是多麽辛苦的一件事。他對待一個虛構的生命是如此認真,對待現實世界中的生命就更不用說了。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