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NFT特輯 ㈠

NFT為何成為內容創作最新趨勢?

圖/A M Hasan Nasim from Pixabay 

2021年3月11日,美國數位藝術家Mike Winkelmann跟家人守在電視螢幕前看著自己的作品在佳士得拍賣行被競價拍賣。結標前1分22 秒競標價還停留在2525萬美元;但只過了6秒,競標價突然翻了倍來到5075萬,Mike跟家人驚呼連連,之後這1分鐘內價格不斷攀升。結標時,Mike Winkelmann已成了全球身價前三高的在世藝術家,但世人更熟悉他的網路化名:Beeple

這幅最後以6934萬6250美元結標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並不存在於真實世界——嚴格說起來,是「它們」,是一張由Beeple過去創作5000幅作品拼貼組成、卻隨時能被複製再製的圖檔,但即使被他人複製、仍可證明買家擁有獨一無二擁有權的一枚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是NFT熱潮的里程盃,是加密技術與收藏市場交叉結合至今的頂峰。就在同一個月Twitter執行長Jack Dorsey也才把自己2006年發的第一條推文「剛剛設定好我的推特」做成NFT,再以市值275萬美金的以太幣賣出。

https://twitter.com/Reuters/status/1370307326238814211

真實世界裡不管是書畫、陶器古玩、雕刻品到標本化石,總可以用筆跡、工藝手法,甚至是熱釋光與電子顯微鏡來辨認真偽;但在數位世界除傳統雜湊值之外,NFT是「信任機器」區塊鏈透過智能合約演變出的進化體之一,它是一種全新、而且完全原生於網路,判斷檔案真偽的方法。

在技術層面上,NFT本質仍是區塊鏈帳本上的一段記錄,但跟大眾熟知的比特幣、以太幣不同,NFT並不能跟比特幣、以太幣一樣被切成更小的單位,一枚NFT上可以詳盡記錄收藏品的內容、屬性、顏色、樣式與作者、收藏者資訊,這些資訊受到區塊鏈保護,無法被任意竄改,每一枚NFT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這兩年NFT迅速受到創作者與投資人兩端光譜青睞,跟去中心化金融(De-Fi)一同成為加密世界最受矚目的新星。但NFT類似概念最早在2012年就已出現,接著2013至2016年這個概念逐漸擴充,像Counterparty在區塊鏈上開始發行卡牌上鏈遊戲Spells of Genesis,另外有人試著把網路迷因佩佩蛙(Pepe The Frog)的圖像上鏈販賣。

到了2017年,基於以太鏈的網路養貓遊戲CryptoKitties上線突然席捲加密世界,這些貓每一隻背後都由NFT記錄獨一無二的特徵,100%由飼主所擁有,而且無法複製、銷毀,跟 2017年虛擬貨幣熱潮相互結合後,貓咪NFT價格迅速水漲船高,不少愛好者熱衷購買、繁殖以及交易虛擬貓。

https://twitter.com/VonMises14/status/1436043651113750534

CryptoKitties走紅之後開始讓人意識到NFT不僅能記錄資產,還可以成為一種進入門檻低、流通速度卻極高蒐藏品,以及數位身分的表徵。同樣起始於2017年的CryptoPunks採用以太坊ERC-721規格,用程式碼自動設計出1萬組各自獨一無二的NFT頭像給網友使用。

這些8-bit頭像大部分是人類,但有的是外星人、殭屍或猩猩,而且各自有不同的髮型、膚色與裝飾;也因為其缺稀性,2017免費提供給社群的CryptoPunks到了今年,一個頭像的售價竟要20顆以太幣,讓網路的資產階級在CryptoPunks 的NFT上同時獲得身份表徵、社群互動與投資功能。

NFT技術上也解決了網路時代數位資產被「單一平台宰制」的問題。就拿最經典的案例:網路遊戲來說,一旦只要伺服器一掛點或遊戲宣布下線,玩家們花了幾天幾夜、甚至幾個禮拜以及付了好幾千、好幾萬,價值連城的虛擬寶物就得付諸流水,但NFT建立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上,只要錢包與私鑰管理好,就不用怕任何外力、任何平台單方面刪掉玩家的數位資產。

透過獨一無二、不可取代性,NFT的發行對象與意義逐漸變得多元,在台灣則有吳卓源、周興哲與陳芳語等人透過NFT發行音樂作品,也有YouTuber「阿卡貝拉 CACA&BELLA」將CG動畫NFT拍賣後全數捐出用以紀念同婚法兩周年。

國外《時代雜誌》從 2021年3月開始陸續將具有獨特意義的封面,重新以NFT形式拍賣,最高價的「真相已死?」(Is Truth Dead?)以88顆以太幣賣出。

https://twitter.com/NFTownCrier/status/1374932815184281602

NFT也從虛擬世界逐步跨向實體,從 2018年開始就有人嘗試將NFT做成票務系統,到了今年搖滾樂團Kings of Leon就以NFT發行他們的最新專輯以及VIP演唱會門票,運動賽事也有NBA金州勇士開始用NFT作為他們的紀念票根。

有人認為NFT是因為搭上了2020年底開始的第四波比特幣浪潮,跟著幣價一起水漲船高,也因此有人跟質疑比特幣是龐氏騙局般,認為NFT可能只是又一場被炒作的科技泡沫;但也卻有聲音認為,NFT 終在複製貼上主義的網路時代裡將內容「重新賦能」,同時為創作者、消費者開了一扇窗,也把數位資產的擁有權從科技巨頭手上還給大眾。

但無論偏向哪邊,在這數年NFT為內容創作帶來的新可能性,您、我都必須好好認識。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台灣的強大和迷人,是「不好意思」

觀念重磅

台灣的強大和迷人,是「不好意思」

這一年來,我的工作是為密涅瓦大學(Minerva Schools)設計台北城市校園體驗。密涅瓦是一所沒有實體校園的大學,結合生活體驗和網絡學習課程,4年中遊走在全球7個城市校園學習:舊金山、首爾、海得拉巴 、柏林、布宜諾斯艾利斯、倫敦, 最後一站是台北。 為什麼選擇台北呢?

柏林《Flaneur》總編輯Fabian Saul:那些台北市裡可能存在的生命姿態

觀念重磅

柏林《Flaneur》總編輯Fabian Saul:那些台北市裡可能存在的生命姿態

正午高溫下,城市短暫停歇。這是第一個場景。萬大路。台北的騎樓。

日本作家野島剛:日本人眼中的「MIT」與台灣雨傘

觀念重磅

日本作家野島剛:日本人眼中的「MIT」與台灣雨傘

曾經,台灣製造在世人眼中是一種負評,如今,台灣人大可以對MIT感到自豪。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文學藝文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盛夏末了,劃分舊昔街庄的埔心溪堤岸,一座廠房內甫改建成的排練場。這個週一午後,既為蔣勳排定雜誌攝影與受訪日,也是他在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自社子島搬遷至桃園蘆竹後,初次造訪新基地與團長林智偉等年輕朋友們。但見他在表演者隨攝影閃光明滅的動態中,沉靜趺坐中央,有時也仿傚著、比劃如表演者羽翅般的手臂,並因此朗朗笑著。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攝影之夜-攝影文化沙龍」:跨世代八位攝影師,重新凝視自己創作

攝影藝文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攝影之夜-攝影文化沙龍」:跨世代八位攝影師,重新凝視自己創作

2021年4月正式開館的國家攝影文化中心臺北館,於2022年4月27日主辦開館一週年館慶典禮,由VERSE協助策劃執行,以「歲月鏡好,影耀今昔」為主題推出一系列活動,其中「攝影之夜-攝影文化講座」邀請八位跨世代攝影師擔任主講者,分享對自己而言最有意義的攝影作品,是一個非常動人的夜晚。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攝影之藝-攝影文化講座」:從多元觀點看見攝影藝術的魅力

攝影藝文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攝影之藝-攝影文化講座」:從多元觀點看見攝影藝術的魅力

《國家地理雜誌》攝影總監David Griffin曾說過:「攝影作品具有一種力量,可以讓我們在媒體資訊泛濫的世界裡支撐下去,因為攝影模擬了我們心靈記錄某些重要時刻的方式。」他的話也是許多攝影愛好者的共同感受,然而攝影技藝的內涵不僅止於此。為慶祝臺灣首座國家級攝影機構「國家攝影文化中心臺北館」開幕一週年,由國家攝影文化中心主辦,VERSE策劃執行多場感動人心的影像講座,期待將臺灣影像藝術的豐厚底蘊,傳遞給更多人認識。

從策展老將到餐飲新星,時藝多媒體正在浴火重生

商業藝文

從策展老將到餐飲新星,時藝多媒體正在浴火重生

一個社會需要不斷有新的思潮攪動,才能在時代更迭中走向更好的未來,「內容策展」無疑是最有效的一種溝通。過去台灣的大型商業策展主要由中國時報和聯合報系兩大媒體集團在經營,2020年底,隸屬於旺旺中時的時藝多媒體脫離原集團,以全新的股東架構組合獨立營運,依然企圖兇猛,將經營觸角伸向實體餐飲空間。當一方面展覽市場日趨競爭,另一方面觀看展演也逐漸成為休閒生活,時藝的轉型代表了台灣展覽界什麼樣的新未來呢?

劇場表演串連台法之間的連結:法國劇場導演戴米恩.夏多內

戲劇藝文

劇場表演串連台法之間的連結:法國劇場導演戴米恩.夏多內

法國劇場導演戴米恩.夏多內,攜手台灣演員,將英國劇作家 Dennis Kelly 小說改編為劇場作品《人性交易所》,於2020年搬上台灣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舞台演出,收獲諸多熱烈迴響。

鄭宜農專欄:未來人詞曲課

藝文音樂

鄭宜農專欄:未來人詞曲課

4月中旬,南下參與了某音樂學習營的系列教學,負責和學員分享「詞曲創作」的技巧和經驗。每次遇到這類型的教學邀約,我無不是誠惶誠恐、猶豫再三,「創作」曾經是那麼動物性的出發,要不是被動地去面對,我想創作者們很少有這個心思去解自己的脈絡,更何況,「動物性」算是比較冷靜、中性的說法,如果你問創作者們怎麼開始?又為何而創?其實大家常常是眉頭一皺,憶起那個想要找一個角落,安放存在本身痛苦與不堪的,浮動的自己。

陳惠婷專欄:YOU ARE WHAT YOU LISTEN TO!

藝文音樂

陳惠婷專欄:YOU ARE WHAT YOU LISTEN TO!

在這個疫情進入我們生活的日子裡,發現我也開始了倚著窗戶往外看的習慣,突然瞭解老人家為什麼可以(或不得已),花很長時間地,看著窗外路人,或者貓咪可以在窗邊坐一下午。因為在失去一部分自由的當下,不分物種年齡身分,我們其實都是希望與外界進行連結的。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