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毛豬漫談

No.1 關於台灣漫畫消失的記憶(上)


年幼時期的我,覺得台漫一點都不輸給日漫,並且對於台漫和日漫同時刊載一本雜誌的這個情景,認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前些天去朋友經營的咖啡廳,無意間瞄到了許久未看的《JUMP》漫畫雜誌,封面刊著《死亡筆記本》的新短篇吸引了我的目光,儘管是冷飯熱炒系列(這幾年的風潮?),但還是看得大呼過癮,真香。想起以前學生時代,下課後很多時光都是在互相傳閱大本的漫畫雜誌,搶破頭都要趕快知道最新的漫畫劇情——像是武藤遊戲該怎麼逆轉下一回合,或是魯夫又多了哪一位新夥伴⋯⋯突然間一道塵封的記憶被解封:「印象中,以前的大本漫畫雜誌裡,除了日本漫畫家的作品,也有很多台灣漫畫家的連載作品?」難道說台灣漫畫曾經也跟那些日本著名作品在同一本雜誌上競爭著?還是說我的記憶在不知不覺中被唐鳳竄改了?為了解開這個謎團,我打開了 Google ,開始搜索這段模糊的記憶,尋找台灣漫畫消失十年的來龍去脈。

這一搜尋不得了,原來台灣漫畫雜誌業界,曾經有段堪比戰國時代的亂世。在這個時期,許多出版社會直接盜版日本的漫畫來發行。這時期比的是誰的手腳更快,只要先翻譯並完成上架,就能熱賣一波發漫畫財。這個亂象在解嚴後更加嚴重,原因是這時期的版權法規上有一段真空期,既然有這麼明顯的漏洞,各大出版社豈有放過這大好時機的理由?當然是卯起來拼命盜版⋯⋯

那個時候的漫畫有多便宜?跟我年齡相仿的朋友,相信小時候都有機會在柑仔店中看到一本十塊錢的盜版哆啦 A 夢,當時盜版的版本名稱叫做《機器貓小叮噹》,裡面有些內容甚至是台灣人自己畫的!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可能會看到一本只要 30 元的「漫畫雜誌」,裡面刊載著《七龍珠》、《城市獵人》等超熱門漫畫,這些漫畫雜誌夾帶著這些巨星作品,因為不用付代理版權費用給日本的出版社,因而能讓成本大減,價格自然能壓低到讓許多青少年有能力消費的起,於是書出得去,錢進得來,漫畫出版社真的發大財啦!

儘管這也讓台灣背負了盜版的臭名,後世也有不少人認為這時期大量引進的日本漫畫,擠壓了相對還不成熟的台漫生存空間,但我認為這也是啟蒙我們這一代許多人對「漫畫」喜愛的重要時期,一個混沌但卻非常神奇的時刻。

雖然沒有找到最愛的熱門少年 TOP,但還是在友人的贊助下,翻出了很多古早的漫畫雜誌,當時本土漫畫雜誌蓬勃發展的程度遠遠超乎現在的想像,或許未來能有機會訪問一下當年在漫畫雜誌產業的編輯們,聊聊這段曾經輝煌的「台灣漫畫史」。

當然,政府不能一直讓盜版的刊物這樣大肆橫行,在 1992 年終於修正了著作權法,於是各家出版社開始紛紛依循正規管道代理作品。在當時,台灣漫畫出版有兩間比較具有規模的出版社——東立出版社以及大然文化,分別成立了正版授權的漫畫雜誌《寶島少年週刊》、《熱門少年 TOP》,這兩本漫畫雜誌瓜分了大部分《日本少年週刊 JUMP》上的熱門作品,而我記憶中曾經看過台灣漫畫與日本漫畫同時刊載的記憶,就是從這個時期的漫畫雜誌開始。

這本由大然文化出版的《熱門少年 TOP》正是我記憶中的真相。當時除了熱門的日本漫畫:像是《海賊王》(對,那個時候還叫海賊王)、《遊戲王》、《灌籃高手》、《JOJO 的奇妙冒險》等超熱門大作,也同時有不少台灣漫畫家在上面刊載作品,我自己最有印象的台灣漫畫,是一部刊載在《熱門少年 TOP》上,叫做《熱狗熱 GO》的漫畫,這一部漫畫乍看是走一個所有角色都是食物、老套路勇者打魔王的故事,但實際上惡搞了很多當時的人氣作品以及很在地的笑點,角色的設計與畫功也都很棒,後來甚至還有台灣的電玩公司為其製作了大富翁遊戲,在當時算是少數漫畫 IP 能做到跨領域的作品之一。

年幼時期的我,覺得台漫一點都不輸給日漫,並且對於台漫和日漫同時刊載一本雜誌的這個情景,認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然而到了現在,只要跟身邊的朋友提起:「你知道曾經有一本漫畫雜誌上,有很多台漫和日漫一起連載嗎?」大部分的人都還是會感到這是什麼不可思議的光景,甚至懷疑我在唬爛他們。


所以,消失十年的台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個故事,要從尚在發芽階段的台灣漫畫,卻面臨造成台灣漫畫記憶斷層的巨大衝擊事件說起⋯⋯

(下集待續)

毛豬

毛豬

喜愛漫畫、插畫、音樂,同時也是「毛豬經紀日誌」、「我的焦慮室友」的漫畫原作。

更多毛豬的專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是老闆也是員工,全公司只有一個人的出版社

文化閱讀

是老闆也是員工,全公司只有一個人的出版社

只要對一件事保持絕對的熱情,一個人也能獨立完成。例如,開一間出版社。

十年破蛹,專場直擊——聲子蟲的新專輯與回歸

文化音樂

十年破蛹,專場直擊——聲子蟲的新專輯與回歸

睽違十年,台灣後搖滾名團聲子蟲(Bugs of phonon)以生涯第二張專輯《真面目》回歸樂壇,並以《A DECADE》為名舉辦專場巡演,用更全面的視聽饗宴喚撼動新舊樂迷。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戲劇文化最新消息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由阮劇團與劇場空間臺港共製的舞臺劇《皇都電姬》,以臺港兩座即將被拆遷的「電姬戲院」與「皇都戲院」為故事背景,藉由回溯臺 港母語電影的黃金時代,探討母語文化失根的過程。2022年《皇都電姬》演員製作陣容全新升級,並進一步融入「元宇宙」(mataverse)議題,在魔幻又前衛的世界中,交織出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人物文化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在劇場界活躍將近四十載的劉若瑀,於2021年接下臺北表演藝術中心(以下簡稱北藝中心)董事長一職。從與「優人神鼓」在山林裡排演練功的生活轉身「入世」到熱鬧的士林,打破了許多人對劉若瑀的想像。北藝中心歷經九個寒暑的曲折,漫長而艱辛,2022年3月,終於正式開啟試營運,讓台灣多了一個全新的文化地標與重要藝術機構。在這個特別的時刻,《VERSE》社長張鐵志和劉若瑀董事長進行了一場深刻的長訪談,分享對北藝中心未來的展望,尤其是對青年世代創作者的期許,以及如何讓台灣在十年之後,可以成為世界級的表演藝術重鎮。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文化閱讀音樂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繼2004年《聲音與憤怒》、2010年《時代的噪音》後,作家aka VERSE 本刊社長張鐵志再度回到他的「老本行」——搖滾樂的文字書寫。最新出版的《未來還沒被書寫:搖滾樂及其所創造的》將許多「還沒被好好說過、但應該被知道的搖滾故事」紀錄成冊,橫跨多方領域的香港作家廖偉棠特別為此書寫推薦序,並回應作家「搖滾樂就是要take risks」的核心精神。

思劇團:從大稻埕到東南亞,「戇膽」陪伴表演藝術

戲劇文化

思劇團:從大稻埕到東南亞,「戇膽」陪伴表演藝術

大稻埕內的一棟百年街屋內,藏著一座「思劇場」。它不只是劇場,更是一處激發交流與創作火花的場域,這九年之間與17個不同國家、超過150位藝術家及團隊合作過。將藝文平台從大稻埕拉升到台灣與國際,過程裡,思劇團的兩位靈魂人物——林珣甄與高翊愷,憑的不過是一股「戇膽」(gōng-tánn)精神。

允晨文化40年:以出版留下時代的紀錄

文化觀念閱讀

允晨文化40年:以出版留下時代的紀錄

成立於1982年的允晨文化,在2022年邁入40年。從早年開創譯介人文社科、經典文學的書系,到出版多部重量級政治、思想、學術人物回憶錄,以及中國流亡與異議作家書籍,40年來,允晨始終深耕人文領域。在允晨任職超過三十年的發行人廖志峰表示:「下一個40年,允晨會繼續發掘有意義的好書,人生的時間有限,但這些書的生命一定會超過我的生命。」

有植物、自然光和貓的地方,讓我安心:插畫家卓霈欣

人物文化重磅

有植物、自然光和貓的地方,讓我安心:插畫家卓霈欣

《VERSE》第11期封面邀請2021年榮獲波隆那SM國際插畫家大獎的台灣插畫家卓霈欣描繪她理想中的圖書館。「植物、自然光和貓,任何有這三者的地方都能讓我很安心地窩上一整天。」即使現在已經鮮少踏入圖書館,但她仍難忘懷在繪本區留下的回憶,「因為讀者通常是孩子,閱讀時常常會有驚喜,有創意的塗鴉、粗心的汙漬,甚至是撕摺的痕跡,每每掀開一頁,心情便會隨著被加工過的頁面起伏。」

太平青鳥:一個山城的書店,與一個基隆的新起點

地方文化生活

太平青鳥:一個山城的書店,與一個基隆的新起點

透過與建築師黃惠美、太平青鳥主理人蔡瑞珊與張鐵志、書店副店長胡維銘、景觀設計師吳書原——這五位太平青鳥靈魂人物的採訪,重新梳理這座山城書店的全貌與精神。

不希望這個世界沒有書店,所以「一間書店」誕生了

文化生活閱讀

不希望這個世界沒有書店,所以「一間書店」誕生了

要在這場瘟疫蔓延時開店實屬不易,倘若開的是書店則更加艱辛,然而「一間書店」就這麼誕生在當前疫情高峰下,主理人威利愛書成痴,他深知一個供給人們閱讀的第三空間有多麽重要。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