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No.2 游擊手的傳接,27 mm 鏡頭與紐約(之二)

林科呈:millimeter - NewYork

No.2 游擊手的傳接,27 mm 鏡頭與紐約(之二)

有一次攝影師朋友 R 聊天,聽見一個有趣的想法,他說,當攝影遇到瓶頸,發覺怎麼拍都差不多的時候,就換顆鏡頭或器材吧。

2014 年 9 月 25 日,Derek Jeter 在洋基球場的最終戰,以一支再見安打劃下生涯完美句點,洋基隊長的生涯總是充滿戲劇性的驚喜。

在第一篇裡,我把這顆 27mm 喻為游擊手,心目中的典範游擊手,Jeter。

關於 27mm 的第二篇,如果可以,閱讀文字圖片時,一邊聆聽 Don Henley 唱的〈New York Minutes〉。

Don Henley 除了與 The Eagles 唱了加州,離開老鷹的單飛時期也唱了紐約。經典加州旅店裡充滿了各式的隱喻,而〈New York Minutes〉一詞則是簡單的以紐約的節奏代稱時間的迅速。

In a New York Minute
Everything can change
In a New York Minute
Things can get pretty strange
In a New York Minute
Everything can change

有一次攝影師朋友 R 聊天,聽見一個有趣的想法,他說,當攝影遇到瓶頸,發覺怎麼拍都差不多的時候,就換顆鏡頭或器材吧。雖然這番談話發生在我從紐約那個夏天回來之後,但回想起來倒是蠻有道理。陌生的地方用陌生的鏡頭,成品的確多了新意。

說到街拍攝影每個人都有其利器,馬格蘭(註1)的大師敲擊輕聲的萊卡快門搭配 50mm 或者 35mm,森山大道拍攝的東京街頭與他的 Ricoh GR21,或者是拍攝相當多紐約街頭的 William Klein 與他慣用的 28mm,總歸來講,大部分是推崇廣角鏡頭的。這範圍的角度涵蓋廣,撈取此類大城市的影像,包容得多、寫實得多,那些埋藏於城市裡的繁雜、不安、快慢,狂喜與悲劇,甚至,甚至聲響,好似會隨著拍攝者的移動從每個影像裡緩緩溢出,這樣的器材與拍攝方法,除了讀到了畫面訊息,更有意思的是,好像也能微微地感覺到拍攝者的腳步節奏與呼吸。

過去我很常使用比標準鏡頭還長的焦段拍攝街頭,焦段稍長的鏡頭帶出的視角範圍、景深與壓縮感造成視覺焦點容易凝聚,照片總是因著景深的奶油感相對討喜,畫面感感覺安靜,在構圖上的煩惱自然是少的,不過我發覺這樣子的拍攝思維往往在後續整理照片的時候較少出現「驚喜」,縮小的視角除去太多焦點之外的異想不到,特別是在瞬時千變萬化的紐約街頭。

真正對紐約的著迷並非紙醉金迷,而是那個所有人都在這個世界十字路口的交錯與撞擊,當然這其中也穿鑿失序與不可預測。然而,27mm 正好適合如此的景況,拍攝時我把鏡頭之外的相機設定幾近傻瓜,只消管著腳步與被攝體的範圍距離,正像是游擊手必須面對不規則彈跳的各種傳接狀況不能有太多的思考空間。這樣的拍攝方式好像也很符合 snapshot 的精神,輕易遊走於 New York Minute。


註1:馬格蘭攝影通訊社。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林科呈
  • 攝影/林科呈
林科呈

林科呈

影像工作者,靠按著快門生活,但更著迷於快門外的世界,試圖在記憶體裡存下一些美好的生活碎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