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劉奕成專欄:你想住哪裡?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劉奕成專欄:你想住哪裡?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你想住哪裡?」乍聽之下,會以為這是求婚的告白,或是房地產的廣告。實際上,這的確是最近很多人在問的問題。問自己,也問身邊的人。想住哪裡?其實就是在問: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你想住哪裡?」乍聽之下,會以為這是求婚的告白,或是房地產的廣告。實際上,這的確是最近很多人在問的問題。問自己,也問身邊的人。想住哪裡?其實就是在問: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疫情是突如其來的滔天巨浪,把生活攪得七葷八素,想去的地方去不成了,不管白天或晚上,待得最久的地方都是家中。

就算降級了、解封了,但是種種病毒彼落此起,人們遲早要習慣和病毒共存,未來不管身處何方,隨時可能被趕回家。在這樣的轉變後,「住」會是將來的顯學。住哪裡尤其重要,疫情稍緩後,搬家的人多了,買房的人也多了。

為什麼搬家買房?隨著萬物價格飛漲,大家都臆想未來的房子只會更貴。另一個推波助瀾的因素是,人們對房子的選擇會更加在意。疫情中有位獨居朋友說:他無法再忍受蝸居在沒有窗景的小套房中。之前因為疫情無法出門,待在家中卻看不出去,簡直像囚籠一樣,他忍不住去敲前棟鄰居的門,只為了去鄰居臨巷的陽台上,看看經過的車輛,感受自己還生存在有人有車的世界上。

不管租或買,區位變得更加重要,以前的人認為淡水很近,現在則是覺得青埔比較近。因為人們對遠近的觀念,並不單單來自於實際的距離,而是混合著點到點所花的時間。過去淡水至少有老舊的淡水線火車,比其他小鎮方便,所以覺得淡水近。現在從青埔高鐵到台北市上班,只要二十多分鐘,因此成為熱門的居住地區。台北西區的辦公室,也因此回春。過去台灣的新市鎮開發並不成功,現在不同了,高鐵沿線各站蓬勃發展。最特別的是南港,因為在南港上車,最容易搶到南下的自由座,房地產炙手可熱。

(圖/Unsplash

好的房子會愈來愈貴,在WFH的三級時光中,很多人受不了幽閉的恐懼,因為台灣有太多房子是沒有景色的,而有許多偏僻的房子,採買並不方便。從今爾後,有景的房子會變貴,蛋黃區會更貴,生活機能好的地方也會更貴。另外一個重要的影響因素是儀式感,或許難以想像,因為WFH後來很多人在家中套房的唯一空間內開會、睡覺,開會時在自己蝸居的房子裡實在不成體統,因此有許多人開始要求至少一房一廳,而不要住在套房中。許多人抱怨因為WFH反而一直處在工作狀態,連晚上也急著回email,住在套房,永遠看得到電腦,感覺從來沒有下班。這種著重儀式感的狀況,在年輕人崛起的時代,分外明顯。

過去台灣人會買好車,把車妝扮得很漂亮,也會買房子,花很多錢裝潢固定的配件,卻不太在乎家中、車中其他軟體的配件,例如簡單的花藝盆栽。不過疫情讓「家」扮演著更重要的角色,朋友開始幫陽台的植物一一取名,晨昏呼喚,可想而知,家居生活的延伸消費將大行其道。

只要公共設施有價值,像是健身房、交誼廳,大家會更願意住在有公設的環境,而不再斤斤計較公設比。未來的生活方式也會因此改變,所以年輕人的戀愛生活和社交生活,會改變為「你到我的地方,我到你的地方」,而不是一定要去餐廳或電影院。過去許多人工作忙碌無暇約會,現在年輕人早下班,時間多了,開放性關係應運而生,也傾向住市中心、商業區附近,理直氣壯享受生活。

很多人的聚會,也是到朋友家的公設,請外燴或是一人準備一道菜的potluck都好,一起同樂。因此住宅大樓的公設變得很重要。在疫情陰影揮之不去,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時,很多人會選擇有便利公設的棲身之處。以前大家覺得很重要的一樓店面,在疫情後不會再是資金寵兒。餐廳、銀行和便利商店這些付出高額租金,長年盤據一樓的租客,未來未必會再選擇一樓,以後一樓到底是誰在租?我目前也想像不到,只知道原來仰賴便利商店的消費,可能變成直接從全聯超市或電商叫貨,便利商店、餐廳和銀行,都可能更上層樓,不見得待在一樓。

(圖/Unsplash

看電影的方式也會改變。還是有些人會去電影院看電影,但是有更多人選擇在家裡看Netflix。反而是更具互動性質的體育活動、演唱會更吸引人親自到場聆賞,因為臨場感高,所以可替代性低。跟人互動多的,會出門,其他在家就可以了。在電影院看電影,不見得會跟左右的人互動。觀影者已經發現,現在電視的精彩程度已經趕上電影。喔,忘了有人就是不要跟左右的人互動才去電影院看電影。

疫情之後有太多問題了。最先問的會是:「你想住哪裡?你要過怎麼樣的生活?」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8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劉奕成 插畫/ 廖國成 圖片/Unsplash 編輯/吳哲夫 核稿/郭振宇
文字/劉奕成 插畫/ 廖國成 圖片/Unsplash 編輯/吳哲夫 核稿/郭振宇
文字/劉奕成 插畫/ 廖國成 圖片/Unsplash 編輯/吳哲夫 核稿/郭振宇
文字/劉奕成 插畫/ 廖國成 圖片/Unsplash 編輯/吳哲夫 核稿/郭振宇
文字/劉奕成 插畫/ 廖國成 圖片/Unsplash 編輯/吳哲夫 核稿/郭振宇
文字/劉奕成 插畫/ 廖國成 圖片/Unsplash 編輯/吳哲夫 核稿/郭振宇
文字/劉奕成 插畫/ 廖國成 圖片/Unsplash 編輯/吳哲夫 核稿/郭振宇
文字/劉奕成 插畫/ 廖國成 圖片/Unsplash 編輯/吳哲夫 核稿/郭振宇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劉奕成
  • 插畫/ 廖國成
  • 圖片/Unsplash
  • 編輯/吳哲夫
  • 核稿/郭振宇
劉奕成:不具代表性

劉奕成:不具代表性

1970年生,生命前半段沒有網際網路,後半段才開始有網路。所以都告訴自己現在25歲。住過紐約、東京、香港、上海等大城市,最開心的是到過大聯盟31個球場,還為其中兩個球場的建造出過力。所有日正當中潑寫的文句,都留待夕陽來時下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