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No.2 從《誰是被害者》窺見海報拍攝

卓庭宇:熱情與厭世間的影視雜工日誌

No.2 從《誰是被害者》窺見海報拍攝

水緩緩注入玻璃水箱中,老實說水箱比我想像中大上許多,池水加入紅色染劑,顯得更加深邃。看著同事換上泳褲,在有點深度的箱中載浮載沉,替明天《誰是被害者》海報的正式拍攝做測試準備⋯⋯

水緩緩注入玻璃水箱中,老實說水箱比我想像中大上許多,池水加入紅色染劑,顯得更加深邃。看著同事換上泳褲,在有點深度的箱中載浮載沉,替明天《誰是被害者》海報的正式拍攝做測試準備,現場的氣氛有點滑稽、有點緊張,畢竟在這之前台灣影視作品的海報拍攝,很少搞得這麼麻煩,當時現場的感受挺新鮮,甚至有點興奮,但我們沒有想到這只是將近一年的海報製作期的開始。 

影視作品的海報往往決定了觀眾對於作品的第一印象。

不論是上映前釋出製造話題,或是上映後口碑發酵的轉貼分享,海報是替整部影視作品定調的關鍵素材。海報製作流程在國外是一套純熟的商業操作與類型對標,不論是拍攝現場擺拍、事後的棚內拍攝,還是類型片的視覺元素組成。台灣類型片還處在發展階段,即使是海報的拍攝與設計,我們都還在摸索嘗試類型在地化的階段。 

瀚草影視開始籌備《誰是被害者》行銷規劃,大概是在 2018 年的下半年,當時已經完成了第一稿劇本,邀請了《紅衣小女孩 2》知名設計師劉熙真,透過她在美學的判斷與設計專業的支持,來協助我們能在前期階段有更落地的執行規劃。

在完整宣傳過程裡,會依據宣傳的需求跟預算規模,釋出一定數量的視覺海報,但大致上可分為前導、角色、正式。(可參考圖集功能附上的草稿圖與正式海報)

《誰是被害者》的宣傳規劃中有幾個重點,分別是刑偵劇類型、父女情感、刑案現場的屍體、被害者們所代表的社會議題。但也因為元素多元,且每一位被害者涉及的社會議題複雜,在有限的宣傳素材中,要把故事講的完整且吸引人,是非常大的挑戰。

經過討論後,我們決定了三波主要素材,分別溝通的訊息是前導的溝通鑑識官尋找嫌疑犯女兒,卡司海報負責溝通眾星雲集的主要演員,以及正式海報表現出鑑識官與記者的微妙競合關係及尋找女兒的急迫心情。但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我們始料未及 2020 年初疫情爆發,不僅影響整體宣傳節奏,甚至是社會氛圍都產生相當劇烈的變化。海報因此做出了大幅度的調整。

從原始設計大家可以發現,主要強調了角色本身的生存困境與掙扎,並著重猜忌、屍體、吞噬等意象,以前導海報來說,原始設計是逐漸被黑暗吞噬的少女江曉夢,並透過顯影劑在微笑、眼淚等元素,去影射她面對困境的掙扎與矛盾性,感受上非常強烈且壓抑的海報設計。

但疫情爆發之初,社會氛圍充滿徬徨感,與製作人討論後,希望作品傳遞出希望的氛圍,於是加入了海報上方,手持手電筒的方毅任,其手中的光線,不僅強化了刑偵的類型元素,亦為原本灰暗的視覺帶入一道光芒。

卡司海報則是我們與設計師,另一個痛苦的修改過程。刑偵劇的類型感,以及可以與台灣社會氛圍產生共鳴的在地化類型元素,始終都是瀚草行銷團隊最重視的環節之一。卡司海報設計之初,希望透過整體卡司的亮相,營造出重量級卡司間猜忌的懸疑氛圍,藉此打造刑偵劇的類型感。熙真參考了歐洲巴洛克風格的畫家作品,並依照劇情設計構圖與角色視角,製作人湯昇榮則提出可以參考林布蘭的光線設計。

但拍攝完成後,雖然整體有類型片氛圍,並透過演員的動作神情傳遞出猜忌感,然而團隊始終覺得《誰是被害者》作為刑偵類型劇,角色海報還是略嫌單薄與缺少共鳴。幾個版本反覆測試、甚至是色調、背景都修改不知幾百回,最後我們選擇抽色處理,讓鑑識用的藍手套被更加突出,並在前景加入的偵訊室玻璃與黑色人影,呼應了每個人都是受害者的主題氛圍,兩款海報修改至此,已經嘗試超過 30 個以上的版本與上百個細節處的調整。

正式海報則是三款設計中,因應社會氛圍變化調整最大的一款,甚至已經取得了演員拍攝素材,最終依然完全放棄原始設計。最初的構想中,女兒倒臥的身軀是佔據整個畫面的元素,透過站在屍體的男主女角,營造出強烈的視覺懸疑感,並強化兩位主角面對案件(江曉夢)的情感糾葛。疫情之下,原本的視覺呈現,顯得過於灰暗沉重,與劇中的核心精神相左,最終全盤放棄。大幅度的調整了行銷素材的方向,改以三位主角的身份鑑識官、警察、記者三方競合關係為主軸,強調了刑偵類型的職人元素,並加入了照片顯影等元素,在最靠近上映的正式海報,回歸到最簡單而直接的刑偵類型訴求。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卓庭宇

卓庭宇

現任職於瀚草影視,擔任行銷。工作總是在厭世與熱情來回擺盪,希望有一天可以擺盪到只看電影不用工作的人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