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高耀威:孤獨的街頭求生指南

No.3 市集不只是市集而已,我覺得還是得從起心動念說起

前陣子參加一個市集,我的左鄰右舍是老朋友們,準備設攤時,大家互相支援,右邊借我桌子,左邊跟我借繩子,這種市集感多年來都沒有變,也是我喜歡市集的原因。在這次之前,很久沒有參加市集了,不知道為何,就是有點提不起勁。

從某個時間點後,開始對市集有點難以形容的阿雜(註:台語文「齷齪」,音 ak-tsak)情緒,剛好也該交稿了,就趁著這篇稿子,整理一下內心的想法,或許能消除阿雜,也可能不會。

記得第一次參加市集已是十多年前了,那時候大家好青澀,0416X1024Foufou傻笑鱷魚⋯⋯還是老闆自己顧攤的草創期;那時候在鳳山擺攤時,陳綺貞是表演嘉賓,隔壁賣T恤的許荷西後來畫了很多很厲害的壁畫。

那時候的簡單生活節還真的滿簡單的,不會讓你有巨大的感覺,一切像野草原一般很有生命力的樣子。慢慢的,各種大小市集本身也開始有了自己的生命(品牌),歐式帳慢慢變成白色、攤位開始嘗試木構或竹構,然後再流行一陣子的貨櫃型態。

第三屆簡單生活節,與朋友的攤位組成聯合品牌「慢慢窩」,在現場蓋了一棟木屋。(高耀威提供)

記得第三屆簡單生活節時,我們幾個朋友試著形成市集中的迷你限定聯合品牌,找建築師朋友用借來的木料,榫接組裝了一個臨時的木房子,後院舖了草皮,前門只有一個小入口,很行動藝術主義的打造一棟房子,藉以打破市集的「攤位」既定印象,記得隔壁還蓋了一艘海賊船,這個巨大化的過程,有一種蠻性的玩心,一種為了打破規矩而促發的市集想像與行動。

市集除了攤位表現形式的演變,還有招募品牌的內容提升,起心動念是「把不可能出攤的怪傢伙們都給我找來!」

比起表現形式,身為一個曾經也是一個市集策劃者的我來說,更喜歡這個部份,我們要說服那個怪咖,帶著他深藏的本領或作品下山(不一定住在山裡啦),得為他設想為他鋪路為他解決問題,然後成為一期一會的限定狀態,藉以吸引對這個過程著迷的人前來欣賞並為之付出代價(此指新台幣,另亦指其他的支持行動)。

聽一些朋友說,近來的市集變得有點商業化,這話有點矛盾,市集不就是集合的買賣場所,商業化怎麼會是一個問題,不過資本社會最容易發生的事情就是過度,白話一點說就是太OVER,那誰來定義是怎樣才叫太 OVER,我覺得還是得從起心動念來說,但我不是擅長條列分析的專家,就舉個親身參與的例子好了。

台灣國寶級手繪電影畫師顏振發,受邀在高耀威與朋友籌辦的古物夜市「拾物市」設攤。(圖片擷自高耀威 臉書

有一次與幾個朋友在正興街一個停車場舉辦夜間古物市集,想要打破某種僵固的市集想像,除了找來各具奇異風格的古物攤,特地去邀約了國寶級電影看板繪師顏振發老師,請他來販售那些卸下來的電影看板,顏老師一開始是覺得「蛤,擺攤?文創市集?賣電影看板?」

後來一一解惑找出辦法後,一位跟在顏老師旁學習的勇猛高手,自由發揮的運用木棧板,獨自一人連夜蓋了兩層樓高的電影看板展示區,《血觀音》、《海角七號》、《復仇者聯盟》、《神鬼奇航》⋯⋯陸續進入顏老師的攤位,本來沒有這款代誌的,就在現場發生了,聽說電影看板賣得還不錯,也讓顏老師覺得很有自信。

我很喜歡這種三顧茅廬探訪挖寶,透過市集呈現給世人的趣味與解構,也會從這個觀點來欣賞市集,但若是本身已經具備一定條件的市場性與地位,甚至已經有一間很厲害的店頭,再刻意縮小成攤位的型態參與,動用財力與資源去堆疊出的攤位,我就覺得會失去一點市集感的那種蠻性。

2018 古物夜市「拾物市」,其中有電影看板展示區販售手繪電影看板。(圖片擷自高耀威 臉書

市集除此之外還該有什麼,也是我很常思考及觀察的事,一個大型聚眾活動,若只是比誰人潮多,比誰創造更高的營業額,是不夠的,就像策展一樣,可否除了表現形式之外,能提出觀點?

市集是一個限時的聚合,趁此提出觀點也可以練習創造模式,就像「減少垃圾」這樣的訴求,在一般商圈不容易推行,但市集可以練習,招募租容器單位進駐、店家自備重覆使用容器,近年已經許多攤位在嘗試。

市集的封閉交通接駁系統、人潮控管、飯店合作模式,甚至雨傘放置收納的流程,都是值得試著提出解決方案的題目,讓參與者從中體驗到的,從「排隊買到一個很難買到的物品」,提升至「理想中未來生活的情境練習」,也是市集很少被談及的社會責任,透過這些面向去觀察,市集就當然不只是市集而已。

2018 古物夜市「拾物市」,內部空間一隅。(圖片擷自高耀威 臉書

|延伸閱讀|

高耀威

高耀威

以前,自以為是的想當一個能堵住水壩的少年。變成中年後,試著在潰堤的世界裡游泳。

更多高耀威的專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台北萬華:萬般華美的傳奇之地

地方文化生活

台北萬華:萬般華美的傳奇之地

2021年5月,萬華遭受COVID-19疫情衝擊及輿論挑戰,地方立刻建構起其他地方難以企及的社區支援系統,彷彿看到過往歲月裡,那個不畏懼迎向時代衝擊、眾志成城捍衛家鄉的萬華,立體呈現在眼前。萬華,這個曾經帶著不同標籤的老城區,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台灣圖書室:在民主聖地長出青春的花朵

地方重磅閱讀

台灣圖書室:在民主聖地長出青春的花朵

「你若真心疼台灣,請你由雙腳所踏ê這塊土地開始!歡迎來坐,作陣來讀冊。」1995年,醫師張宏榮在嘉義市設立了台灣圖書室,是全台第一座以「台灣」為主題的公共圖書室。台灣圖書室在經過張宏榮過世與2011年重啟後,如今已交棒給新一代少年人,持續以閱讀和講座形塑大眾對於台灣的想像與期待。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文化電影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1987年,《秋天的童話》上映,故事以香港導演張婉婷自身在紐約的時光為藍本,說著來到紐約留學的十三妹,與唐人街打工的船頭尺意外擦出的關係。觀眾看的是愛情,背後刻下的是香港人面對遷移的徬徨。35年後,隨著數位修復回望過去的作品,張婉婷看見的是自己作為一位導演的成長,還有不同時代的香港和故事。

既是圖書館,也是文物典藏館:南投縣埔里鎮立圖書館

地方重磅閱讀

既是圖書館,也是文物典藏館:南投縣埔里鎮立圖書館

1999年的921大地震,震垮了埔里鎮立圖書館。五年後圖書館重新開幕,五層樓的建築物拔地而起,蛻變的不只是建物,還有埔里圖書館在地方扮演的角色。在這座人文氣息豐厚的小鎮,駐館藝術家以及年年舉辦的「閱讀埔里」主題活動,讓圖書館成為重要的文化策展中心。

書屋花甲╳而立書店:一間書店如何成為精神疾病的支持力量?

地方觀念重磅

書屋花甲╳而立書店:一間書店如何成為精神疾病的支持力量?

近年,社會大眾看待精神疾病的視角,逐漸從過往的標籤化轉變為中性的描述。位於台大溫州商圈的「書屋花甲X而立書店」,除了延續書屋花甲倡議續食、關懷地方等議題,去年更嘗試以書店形式搭建一個對精神疾病更友善的平台,陪伴每一個在生命路上跌倒的人。

台灣圖書館建築的嶄新時代——解密屏東與台南圖書館新總館

地方建築重磅

台灣圖書館建築的嶄新時代——解密屏東與台南圖書館新總館

近兩年來,屏東縣立圖書館總館(以下簡稱屏東總圖)及台南市立圖書館總館(以下簡稱台南總圖)相繼以全新面貌面世,兩者不僅建築外觀皆令人驚豔,成為城市新亮點,空間規劃上更突破過往僅以閱覽為主的想像,開展出多元功能。這兩座圖書館新總館,可說標幟著台灣圖書館建築劃時代的一大邁進。

料理人江舟航:找不到的那本書,記憶中的六龜圖書館

地方生活閱讀

料理人江舟航:找不到的那本書,記憶中的六龜圖書館

料理人江舟航老家的正對面就是六龜圖書館,父親曾是圖書館館長,圖書館是他年少時日日生活玩耍的場域。他回憶記憶中的圖書館,如同在他心中總有本找不到的書,那本書寫著他與故鄉的連結、對未來的憧憬,以及正在好好生活的當下。

苗栗苑裡:藺草之外,自我認同的編織與創造

地方重磅

苗栗苑裡:藺草之外,自我認同的編織與創造

也許你聽過大甲草蓆,嗅覺記憶仍銘刻著那令人安心的香氣印記,但不一定清楚那一蓆藺草,是來自苑裡阿嬤的巧手天工;也許你聽過國寶級作曲家郭芝苑,聽過他那交織東西方文化、領先現代性風潮的音樂創作,但是可能不知道他的創作靈感,來自兒時在苑裡媽祖廟埕前聽到的南北管、歌仔戲;也或許,你跟過白沙屯媽祖徒步進香,沿著台灣西海岸的路線南下,午時走到日出,沒有留意到原來苑裡總是媽祖第一個停靠休息的小鎮。苑裡是如何發展成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小鎮樣貌?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文化觀念音樂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音樂創作向來是當下社會現象的反饋,在陳珊妮的作品中,更有著前瞻的數位文化反思。近來,各種創作形式席捲全球,音樂變得好似只是媒介,不再敘說完整故事;演出者可以是虛擬歌手,沒有人在意背後是否真實;創作者不用本名,也不用露臉,就可以創造未來。未來,縱使撲朔迷離,可以確定的是,所謂「真實」的存在,確切已經有了新的時代定義。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影劇文化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律政劇在歐美日韓已行之有年,也一直是非常熱門的題材選項,兩位法學院出身的故事寫手,是如何融入在地思維做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