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驕陽基金會創辦人孫啟越:以同志藝術增進社會進步與互相理解

驕陽基金會創辦人孫啟越(Patrick Sun)從藝術收藏到投入藝術展覽,多年來致力為LGBTQ族群發聲。

台灣認識驕陽基金會(Sunpride Foundation)的起點,或許是源自其2017年在台北當代藝術館首次舉辦,便一舉獲得國內外高度關注的「光.合作用:亞洲當代藝術同志議題展」。基金會自2014年於香港成立至今,除了舉辦大型展覽外也持續透過典藏並展出各類型藝術品,為LGBTQ族群發聲。

本篇邀請驕陽基金會幕後推手、創辦人孫啟越(Patrick Sun)與《VERSE》社長暨總編輯張鐵志對談。從藝術藏家的養成起點,到藝術界的同志類型作品觀察,孫啟越對藝術的影響力充滿信心。

張鐵志(以下簡稱「鐵」):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對藝術品產生興趣?

孫啟越(以下簡稱「孫」):「收藏藝術」大概是從1988年開始,算是誤打誤撞。我原本是做房地產方面的事業,第一個項目在香港的荷李活道(Hollywood Road),當時每天都會去和販售中國字畫、文物的鄰居店家打招呼,慢慢就開始買起他們的畫作,一切是這樣開始的。

早期是喜歡就買,譬如錢慧安、傅抱石等人的中國近代水墨,但幾年下來,發覺這類型作品年代較久遠,跟生活也比較不貼近,加上出國旅行時總覺得山、水、風景永遠都在,可是每檔展覽錯過就沒有了,便開始養成逛當代美術館和畫廊的習慣,慢慢的興趣就轉移到當代藝術了。

直到2014年,「我也想收藏一些東西」的想法浮現,再加上我支持同志運動多年,不管是遊行、或為愛滋病人籌款,都一直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做出貢獻。於是我想,可以把這兩個熱情結合起來——那我投入藝術志業,也是另一種爭取讓同志被認同的方法。

想法有了,可還有點模糊,不知該怎麼做。這時我的朋友希克先生(Uli Sigg)(也是香港M+視覺文化博物館最大的捐贈者)便給了我兩個一生受用的建議。他先是鼓勵我,收藏目標若有專精的類型,會讓我從其他的收藏家中脫穎而出。但既然希望同志被看見、被接受,就不能只是為了自己開心買東西,作品收在家裡是沒用的,要辦展覽,被讚賞或被批評都無所謂,關鍵是有一個平台跟大家溝通。

另外他也建議我找一個顧問,「如果只憑喜歡去亂買的話,浪費了金錢與時間,最可惜的是會浪費熱情。」我聽進去了,於是下定決心以辦展覽為目標,邀來陳贊雲當合作顧問。從最開始,我就很有目的性地專收「亞洲同志藝術」類型的作品。

我已公開自己身分,並不介意被知道我是同志,幸運的是這個特質會被畫廊、策展人和藝術家記得,大家想到適合的人選或作品都會主動為我介紹。像早期蘇富比有席德進的〈紅蓮〉,藝術專業者知道我有興趣就跟我解釋——那個年代同志都會去有座荷花池的新公園,那裡即為cruising area(同志的遊蕩、交友場合)。知道故事後,對我來說這幅蓮花也就不再只是蓮花⋯⋯門也就是這樣一扇、一扇打開來的。

鐵:收藏不一定要透過基金會的形式,你當時為何選擇成立基金會?

孫:基金會的名義能讓大家了解,我們做這件事並非為了賺錢,我們的藏品現在都沒有販售,也從來沒有投資和從中獲利的想法。而平時基金會扮演的角色,就像負責買菜的人,先把東西都張羅來,待正式策展時再供廚師(專業策展人)挑選。

2017年,當藏品累積到兩百多件時,我們就跟時任的台北當代藝術館館長石瑞仁說,我們想辦第一個展覽「光.合作用」,他也覺得時機已到,一口就答應了。展覽在潘小雪館𠩐接任後實現。或許因為佔了時間點的優勢,剛好呼應到社會正在討論同婚議題,當時展覽的反應非常好。全世界媒體都來報導,遠到義大利、巴西都有,我是受寵若驚,很難得一個台灣的展覽能被這麼多地方看見。

鐵:你認為對於推動社會的進步,藝術可以扮演什麼角色?

孫:我覺得藝術的力量是潛移默化的。很多事面對面去爭,其實不一定會贏,也很難靠一席話、一個會議、一場演講就能造成改變,有時反而是在藝術場域中能在不經意間發生特殊影響力。

「光.合作用」在台北當代館展出時,有一天一位媽媽帶小孩來看,看到兩張大素描——分別畫著兩個裸體男子抱著一個小baby,和兩個女子抱著一個女嬰——小孩就問:「媽媽,這是在講什麼啊?」小孩的提問很天真,可是媽媽還是蹲下來、很耐心跟他解釋,「寶貝,這個世界其實有男生喜歡男生、男生喜歡女生、女生喜歡女生。」

當時好感動,聽到時毛孔都豎起來了。你想,如果今天是媽媽帶著小孩走在街上,看到同志遊行,可能一手就把小孩抓起來、轉頭就走;或者在電視上看到講一些同志、同婚議題,可能就轉台了。但是進入美術館時,人們多半有更包容的態度,也許是出自對藝術的尊敬,面對孩子的提問就更有耐心去說明,而這一句話可能就影響了小朋友一輩子的看法——這就是power of art,也正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鐵:藝術擁有一種溫柔的說服力。那從2014到現在,你也在針對同志議題的當代藝術領域耕耘了七、八年,是否有觀察到有越來越多這方面的創作或討論?

孫:有的,而且台灣的同志藝術家比較多,我覺得有兩個原因。第一,台灣的藝術生態是蓬勃的——政府支持、民間有力量,美術學校也很好,每年都有很多優秀的學生畢業成為職業創作者,而且本地市場和收藏家也願意接受年輕藝術家,做得好的就會被看見。第二,因為社會對同志的認同度相對較高,很多人願意、或至少不忌諱以同志身分面對大眾。

孫:我記得曾在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上,看到有些非同志藝術家也會在作品中觸碰同志議題,雖然也有一些用法有誤(譬如彩虹也有分六色,或七色,並非彩虹圖案就是代表同志),但我覺得有趣的是,大家覺得這是可為的。這不挺好嗎?最怕大家不敢碰。

整個同志運動其實有三部曲,第一部是從上往下看的「容忍、寬容」,進一步是平等的「接受」,再來才是「以同志身分」為榮的「驕傲」——要真的以自己的性取向為榮,很難,但我在台灣看到了。

亞洲其他地方就還有蠻長的路要走,但我是一個很樂觀的人,覺得世界朝向一個越來越開明的方向走。譬如印度曾有一個「377條」法案,視同志為犯罪行為,直到2018年法律改動後,整個同志生態圈從此活躍起來了。儘管往前走的路上會有些setback,會像跳探戈一樣進進退退,很難一步到位,可是大方向是向前進的。

鐵:近期有沒有特別關注的台灣同志藝術家?

孫:一直以來我都非常仰慕、尊敬席德進,也剛好近期在台東有他的紀念特展。要在那個年代那麼勇敢地站出來是不容易的,在當時表明同志身分對於作品銷售、是否被被藝術家團體接受等都有影響,然席德進即便作為一個被孤立的「怪咖」,也始終忠於自己、活得很勇敢。

|延伸閱讀|席德進特展「歷史就是我們自己」:以一生畫作獻給台灣鄉土風情

孫:我也特別關注剛以「父親的錄影帶」得到台北美術獎首獎的攝影創作者登曼波。還收藏了代表台灣參加第58屆威尼斯國際美術雙年展的鄭淑麗的作品。此外特別感興趣的,還包括在2021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中,以完全不同個性的「法咪咪」角色出現的余政達,這樣元宇宙般的概念,也是我們持續在觀察的重要作品。

我也很喜歡藝術家黃漢明(Ming Wong)的作品,曾飛去巴黎看他的表演,其中他創造了一個由elephant man延伸、同樣長相怪異的虛擬角色elephant girl,從別人對她又愛又恨,我看到了許多人不願意承認自己同志身分時——內心渴望坦白,但又認為是不會被接受的禁忌,那種矛盾衝突十分動人。

孫:當時我邀請黃漢明將作品提供給我們在「光.合作用」中展出,結果不止邀到黃漢明作品,他還和余政達一起、為我們做了一個全新的表演,這就是我的樂趣和成就感——我找來喜歡的藝術家作品,不但把他的作品置入展覽,藝術家還特別為我們做了一個更棒的新作,太令人欣喜。

鐵:「光.合作用」展覽一開始就是以亞洲巡迴為前提嗎?接下來基金會又有什麼新想法?

孫:是,其實我們的目標不只在台灣,也要擴及到亞洲其他地方,當時我們展名的副標便是「亞洲當代藝術同志議題展」。後來在2019年便到第二站泰國舉辦「光.合作用 II-包容關注:東南亞同志議題展」,明年(2022)也會在香港舉辦大型且長期的展覽。以後還會繼續走向其他地方,舉辦不同內容、符合在地特色的展覽——幫助當地的年輕藝術家被看見,也是我們期望做到的一點。

除了繼續把展覽地點鎖定在公共機構、跟同溫層以外的群眾對話,希望持續擴充影響力外,我們也有開始更努力地去收一些女性、跨性別藝術家,或男性藝術家以女性為創作對象的作品 ——試圖要「make a conscious effort」,雖然也還在學習中,但這是我們需要有的責任感。

另外,近期也在能力範圍內,收了一些羅伯特.印第安納(Robert Indiana)、安迪.沃荷(Andy Warhol)等國外藝術家的作品。起初不是為了展覽,是單純為了致敬,但慢慢也產生一些想法,搞不好有一天可以展覽一場華人、亞洲和西方藝術之間的作品對話,或許也是未來的一種可能。

https://www.facebook.com/sunpridefoundation/posts/585351885178662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吳庭安的「創舊」循環革命:沒有舊的基礎,創新只是空談

人物商業

吳庭安的「創舊」循環革命:沒有舊的基礎,創新只是空談

VERSE與Lexus聯名出品的podcast節目《MY WAY》,吳庭安以「創舊」的循環經濟革命為題,談他如何讓逐漸消失的老工藝擁有全新價值。

「我在故我是」的愛國宣言:台法共製電影《為了國家》劇組獨家專訪

藝文電影

「我在故我是」的愛國宣言:台法共製電影《為了國家》劇組獨家專訪

台法共製電影《為了國家》(For the Country)在法國、摩洛哥和台北進行三地拍攝,探討對於母國、故鄉和自我的文化認同。

古典且自由的精神依傍:史學泰斗余英時

人物

古典且自由的精神依傍:史學泰斗余英時

對全球華人來說,2021年余英時教授的辭世是一件大事。他的辭世,對華人的精神世界而言,從此少了ㄧ種涵融古典又自由的依傍,永恆的缺位。

致敬永遠的台灣歐吉桑陳松勇

人物影劇

致敬永遠的台灣歐吉桑陳松勇

老天爺這兩年特別眷顧演技出神入化的台灣歐吉桑,2020年先是無預警帶走吳朋奉,2021下半年又在短短三個多月間把龍劭華和陳松勇這對師徒請上九霄雲外。

從《素還真》到建構霹靂武俠宇宙:專訪霹靂布袋戲總經理黃亮勛

人物藝文電影

從《素還真》到建構霹靂武俠宇宙:專訪霹靂布袋戲總經理黃亮勛

素還真是許多霹靂戲迷心目中的第一男主角,2022年開春霹靂布袋戲推出以素還真為主角的同名電影,宣示打造霹靂武俠宇宙的企圖心。

藝術家陳普:植物的存在,讓設計與生活有更多想像

人物重磅

藝術家陳普:植物的存在,讓設計與生活有更多想像

陳普的植物啟蒙始於兩年前,當時未涉獵植物的他,到建國花市挑選了一棵鹿角蕨、一株圓葉花燭,在養護的過程中種出興趣,把工作室打造成都市叢林。

花藝師林哲瑋:在盛開的繁花中學習道別

人物重磅

花藝師林哲瑋:在盛開的繁花中學習道別

林哲瑋不只是花藝師,他寫詩、畫畫也懂占星,這兩年還學了標本、陶偶製作,並開始熱衷於慢跑。他是生活的實踐者,將自身體悟投射於花藝。

「要寫得比天空還大」:紀念作家陳柔縉

人物文學

「要寫得比天空還大」:紀念作家陳柔縉

作家陳柔縉作為台灣非虛構寫作的指標人物,她的著作與名聲赤燄一般,而她的人卻極盡低調。

曾志偉寫李霽:becoming即刻個展|意識畫廊 Yesart Gallery

廣編藝文

曾志偉寫李霽:becoming即刻個展|意識畫廊 Yesart Gallery

位在台北天母的意識畫廊,在2021年末推出以獨特植物裝置藝術創作聞名的藝術家李霽個展 ,首次以 Fine Art 創作,展出10件2021新作「becoming」系列作品。

一家獨立書店的再轉身:台中新手書店如何重新出發?

藝文

一家獨立書店的再轉身:台中新手書店如何重新出發?

無論是街角玻璃屋或是老屋個室,都是新手書店。雖然還要花點時間才能在新址空間重長出屬於自己的樣貌,但鄭老闆說:「我在哪裡,新手書店就在哪裡。」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