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攝影泡沫紅茶》:攝影其實「不那麼藝術」?

鄭弘敬不是抱著一種自居卑賤或著反藝術的態度拍攝,而似乎不帶情緒的平視這一切視覺元素偶然的聚合。(圖/鄭弘敬攝影)

業餘的攝影師

攝影與階級的關係不是新問題了。譬如攝影術早期是一種中產上層專屬的活動,相機捕捉的題材很多是中產階級想像出來的,用來相對於他們自己的世界。更不用說,自從蘇珊・桑塔格(Sunsan Sontag)的《論攝影》之後,相機就成為一種暴力的、陽性的與獨斷的象徵。這些觀察總體來說,都在講人拿起相機時好像地位變高了。但不完全是這樣。

攝影者還有地位比較低的一面。從對攝影師的稱呼開始,「攝影大哥」表面上是一種親切的稱謂,但同時它意味著一種技術人員的身份,而這與人們稱呼文字工作者是不同的。

記得有一天,我早上接了一個攝影案,想當然耳大家都叫我大哥。下午在不遠的地方,我接了一個採訪案,結果我就被稱呼為汪正翔,然後換我稱呼隨行的攝影大哥攝影大哥。這不僅僅是名稱的問題,我清楚的感受到,作為攝影師跟作為記者,別人對我的態度差異。譬如對攝影師會很客氣,甚至有種異常的尊敬,對於記者則是一種面對工作的態度,那是平等的。

除了稱謂之外,攝影大哥的衣著也有特色。我知道別人不好說,所以我自己承認,每次在一些場合,我都覺得攝影師穿得最隨便。這個隨便並不是因為我們不尊重主辦單位,或是我們沒有好衣服,而是因為我們被歸類為一種以勞力為主的技工,而技工是可以穿著比較隨便但是舒適的衣服。

相對而言,如果攝影師的工作被認定比較有社交性質而不是一種勞力技術,像是時尚攝影,那你就會被要求要穿的正式一點。這聽起來頗有道理,但問題就是有些案子會卡在中間,譬如採訪攝影。這個工作既有比較勞力的部分(在戶外走來走去,或是站很久),如果你執意要穿得美美的,換來的就是身體的不舒適,但同時採訪攝影又有一種接待、門面的意味,而受訪者對於採訪案中的攝影同樣也會產生困惑。

有些受訪者選擇完全不理採攝影師,認為這是現場技術協助的人員;但是有些受訪者就會像對文字記者一樣招呼採訪攝影。或者攝影真正的階級性不是表現在名稱跟服裝上,而是當攝影被認定為一種服務而非創作。

「甚至於就攝影本身,弘敬都沒有凸顯一般意義下攝影的專業性質。」(圖/鄭弘敬攝影)

如果今天有人這樣跟我說,我一定會有點生氣,怎麼能說攝影沒有專業的構思、安排等成份在呢。但是如果我問身為攝影師的自己,工作中確實有很多時候,我不是在進行意義上的創作,而是不斷在進行「引用」的工作,如約翰・伯格( John Berger)在《另一種影像敘事》中提到攝影與繪畫的不同。

攝影甚至連「翻譯」都不是。在面對與自己性質比較遠的被攝者,我通常不會特別有感受。如果今天拍攝的是一個藝術家,因為你強烈地感到自己正接近藝術,你反而意識到你不在藝術之中。

那個差異是很小的。在藝術的世界中大家是比較平等的,並不是藝術家心胸開闊,而是藝術問題比較少現實的糾葛,在專注於一個線條、或是一種光影的時候,討論者之間的位階是相近的。但是作為拍攝藝術家的攝影師,你不是一個討論者,而是一個愛慕者,你要讓自己在短時間之內發現這個人或這個作品的美好。(然後盡量忽略作品或人不夠好的地方)。

另一個差異是,當受訪者或是他的作品被拍出來,照片獲得大家一致讚賞的時候,攝影師會覺得這一切與自己沒有那麼有關係。你可能會說,不是你的照片是藝術,而是(被拍攝者的)藝術本身是藝術。即使照片是藝術的一種,那也是一種引用的藝術。

但是出乎意料的事情是,即使發現攝影有諸多看似階級較低下的屬性,但是身為攝影師,我發覺在心裡的某個部分,我就是喜歡這樣。我就是喜歡作為一個技工出入在菁英當中,這不僅僅是一個出生中產的小孩幼稚的骨氣,而是攝影作為一種「不那麼藝術」的技藝,這件事本身,讓我覺得更接近藝術。

我們不需要講太多抽象的概念,光是拿著相機早上拍一個企業家,下午拍一個流浪漢,這就足以說明相機有多麼超越一切既有的身份、階級與品味。這是攝影不這麼像是藝術的地方,攝影並沒有那麼強烈的連結到一個圈內的、精緻的標準,至少一開始不是這樣。所以如果將藝術比做一種技藝的話,那攝影的技藝是好入門的、民主的,某程度上,其實也就是業餘的。

鄭弘敬拍攝的對象看起來沒有明確的社會、文化意涵,難以挪作其他專業討論的素材。(圖/鄭弘敬攝影)

從這個角度來看鄭弘敬的照片,它就像是注視一切專業之外的所在,這不僅僅是因為他拍攝的對象看起來沒有明確的社會、文化意涵,難以挪作其他專業討論的素材。甚至於就攝影本身,弘敬都沒有凸顯一般意義下攝影的專業性質。

但是弘敬與我不同的地方是,他不是抱著一種自居卑賤或著反藝術的態度,他似乎不帶情緒的平視這一切視覺元素偶然的聚合。這讓觀看的人難以將弘敬的照片聯繫到各種階級的屬性當中。

我們平常笑說,弘敬是一個沈著的人,事實上沈著並非對於外在世界沒有反應,而是他更關注於自身感知當中不可分析、因此也超越了專業的部分。我已經可以預料,當我將這一切關於攝影業餘與階級低下的觀察分享給他的時候,他會哦的一聲,然後訴說他自己的感覺。於是我的問題就消解了。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攝影泡沫紅茶
出版:dmp editions
作者:汪正翔、鄭弘敬

當代對攝影的討論,或從攝影的器材、技法、形式切入,或以當代藝術、學院的角度論述。2020 年,鄭弘敬與汪正翔展開一年計劃,從攝影師/影像創作者的視角出發,用他們的照片和筆記,去談論圍繞著攝影的各種命題,試圖產出台灣影像創作者的,另一種觀看攝影的方式。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失智症的懷舊療法:讓長者穿上萬秀洗衣店舊衣「回回憶REmemory」

攝影

失智症的懷舊療法:讓長者穿上萬秀洗衣店舊衣「回回憶REmemory」

奧美團隊與萬秀洗衣店、台灣失智症協會合作,以「被遺忘的衣服」扣連失智症「被遺忘的回憶」,支持正在遺忘的人,發想時裝品牌「回回憶 REmemory」。

我們仍然需要電影:《盧米埃星系:未來電影的七個關鍵詞》

精選書摘電影

我們仍然需要電影:《盧米埃星系:未來電影的七個關鍵詞》

本書以七個關鍵詞:移置、聖物、裝配、擴張、超空間、 展示、演出,探討電影傳統的消逝與重生。

《瀑布》導演鍾孟宏揮別中島長雄:離開才不會讓我厭惡自己

精選書摘電影

《瀑布》導演鍾孟宏揮別中島長雄:離開才不會讓我厭惡自己

導演鍾孟宏自述:不管是中島長雄,或是鍾孟宏,不就是同一人嗎?沒錯,是同一人,但是對我而言,離開中島長雄是一個改變的開始。

《成為西蒙波娃》之前:世界不斷告訴她,女人沒有才華

精選書摘

《成為西蒙波娃》之前:世界不斷告訴她,女人沒有才華

沒有任何歷史資料顯示,沙特到底對波娃說了什麼,令她心灰意冷。不過我們知道,波娃的父親與她身旁的文化都不斷告訴她,女人沒有才華。

緬甸歲月如何影響喬治.歐威爾寫下《一九八四》?

文學精選書摘

緬甸歲月如何影響喬治.歐威爾寫下《一九八四》?

1920年代離開緬甸的喬治歐威爾,一定沒有想到他的政治寓言小說,竟然成為20世紀後半緬甸政治的最佳描寫。

焦元溥的台北音樂地圖:唱片迷記憶中的羅斯福路四段

精選書摘藝文

焦元溥的台北音樂地圖:唱片迷記憶中的羅斯福路四段

若有任意門,我真想回去當年的羅斯福路,再從辛亥路走到公館站牌,看看唱片行裡的老友與論敵。雖然忘不掉,再見一次也很好。

那年夏天,屏東的海:南國淨土  從此成了另一個心之故鄉

地方精選書摘

那年夏天,屏東的海:南國淨土 從此成了另一個心之故鄉

海洋對我來說,早已不只是電影或文學中的想像。遠難忘的海,其實都不在他方異國,而在自己參與《屏東本事》編製所展開的旅途中。

《台女:最邊緣的台北女子圖鑑》以交陪深入攝影真實展演

攝影藝文

《台女:最邊緣的台北女子圖鑑》以交陪深入攝影真實展演

《台女》拍攝計劃最初的名稱是「台北女孩」,經過三位作者的討論後,索性就改成包容性更廣、更俐落的「台女」。

臺灣妖怪的奇幻歷險:小說與音樂共奏魔魅奇譚

文學精選書摘

臺灣妖怪的奇幻歷險:小說與音樂共奏魔魅奇譚

妖鬼神怪們生活的空間,屬於靈界,與人族棲居的人界截然不同。靈界中的不同地域,時間與空間都有獨特的法則。

柏林也有龍舟大賽:清潔員化身橘色英雄在城市發光

國際精選書摘

柏林也有龍舟大賽:清潔員化身橘色英雄在城市發光

「打掃龍」成立於2002年,成員全都是「柏林城市清潔」的員工,這些城市無名英雄每年到處參加龍舟比賽。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