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這個炸雞很「搖滾」!搖滾青年變身全職雞農,打造屏東美食——搖滾雞

VIBES

這個炸雞很「搖滾」!搖滾青年變身全職雞農,打造屏東美食——搖滾雞

蓋一座錄音室、辦一場音樂祭、開一間炸雞店⋯⋯都是「搖滾雞炸雞」及屏東「萬金畜牧場」老闆陳健福(阿福)詮釋未竟音樂夢的方式,或者說,用來改寫搖滾的形式。

蓋一座錄音室、辦一場音樂祭、開一間炸雞店⋯⋯都是「搖滾雞炸雞」及屏東「萬金畜牧場」老闆陳健福(阿福)詮釋未竟音樂夢的方式,或者說,用來改寫搖滾的形式。

屏東的大武山下,山巒和積雨雲匯聚之處,空氣中瀰漫著雞屎的氣味,這裡有著全台唯一一間位在養雞場內的錄音室。

名為「萬金」的聚落,是閩、客、原三族群交會之地,族群衝突是過去的課題,而城市或返鄉、開創夢想或繼承家業,則是當代在每一方農地日日上演的情節。

走過90年代搖滾史

一頭長髮紮成馬尾、清瘦挺拔的阿福,外型活脫是90年代的搖滾樂手,但他的本業卻是擁有20萬隻養殖規模、不折不扣的雞農。

養雞是家業,而音樂才是相伴長大的對象。在沒有休閒場所、娛樂管道的鄉下,阿福自國小摸到哥哥的那把吉他起,從此打開了一扇門——收音機流瀉出的紅螞蟻、七匹狼、東方快車,形塑了他對搖滾樂的喜好;高職時期,高雄火車站附近的「ATT樂器行」則是啟蒙地,以前南部玩音樂的孩子都在這廝混,也包含了當時尚未成名的張震嶽。

「搖滾雞炸雞」及屏東「萬金畜牧場」老闆陳健福(阿福)

為了離家更遠、離音樂更近,阿福考上基隆的國立海洋大學,那是一個連批踢踢(PTT)都還沒誕生的年代,「開學第一天,聽說有社團招生活動,我就背著一把電吉他,很興奮,去找熱音社。」

但能找到的只有吉他社,直到有天,他終於遇見另一個背著電吉他的同學,才有了「既然沒有,我們就自己來」的想法。於是,日後出了無數搖滾樂手——1976前bass手阿熾、double X鼓手張志疆、放客兄弟前吉他手常磊⋯⋯,同時也是「野台開唱」推手之一的海大熱音社,便在阿福手下成立。

一夥人以「反毒」之名,聯合七、八間學校辦演唱會、參與「北區大專搖滾聯盟」,甚至幫學校接音樂演出,那是阿福年少生涯中最逼近音樂圈的時期,「做音樂事業」的想法也跟著萌生。但隨著畢業將近,實習、當兵、找工作接踵而來,在沒有金援的現實考量下,昔日風光也只能畫下休止符。在這段不知何去何從的日子裡,他不曾真正放下音樂,甚至上班之餘連軋了三個樂團,結果改變一切的,是家裡打來的一通電話。

養雞or搖滾樂?

接起電話,家中長輩要他從台北回來,接手養雞場。

年事已高的父親,要將家中的養雞事業分給兒子,但條件是阿福得放下北部工程師的工作才行。從工程師與樂手的斜槓身份,回到島嶼另一頭做一名全職雞農,「就真的很無聊」,阿福坦言。養雞是一天必要且唯一的工作,做完就沒事了,父母負責早上的照顧,下午換他接手顧雞舍,澆水、控溫,日子是頹廢的。

一直到結婚、孩子出生後,阿福才下定決心把養雞當事業,但更重要的是——他想把音樂找回來。「我還跑回去ATT啊,但那時候ATT已經沒人了,就是⋯⋯整個轉變了,很難再融入那個群。」找不到人組樂團,在南部當兵時期曾一起玩團的學長們也紛紛成家立業,對阿福而言,那段日子痛苦到了極點。 

一直到他藉著改良雞舍的名義,在雞舍之間蓋了一間錄音室。「原本該花在雞籠上面的錢,省下兩、三百萬弄錄音室」,從原本的簡易練團空間,升級成有吸音棉等專業設備的錄音室,「那時候我爸媽還不知道,他們想說,你新弄的空間不就是把舊的器材搬上去嗎?他們有看過原本的,只是沒有想到有更新,因為新設備搬進來的時候,都是趁他們不在的時候。」那間錄音室,就叫做chicken house。

在這間被二十萬隻雞包圍的錄音室裡,阿福用過往在北部累積的音樂人脈,打造自己的「ATT」,他帶著南部玩團的青年,揪了董事長樂團的阿吉幫忙,效仿「台灣地下音樂檔案」的模式,邀請來自屏東、高雄、台南的九個樂團,每一個樂團來弄一首歌,專輯名稱就叫做《南團鬥陣》,取自台語tàu-tīn(結伴、偕同之意)的諧音,曲風包含了搖滾、重金屬、輕度龐克,專輯介紹豪氣萬千:「我們沒有大咖,我們沒有包袱,我們是最自由的南部樂團。」

音樂重塑農業

2014年,《南團鬥陣》專輯發行後收到了不錯的迴響,面對音樂產業結構中令人無奈的南北落差,樂團各自到北部找機會發展,與此同時,將農業與音樂結合的想法,卻在阿福腦中成形。

「過去我是音樂歸音樂,農業歸農業,專輯發行後知名度打開,開始有人來報導,當時農業處的副處長也來拜訪。」越來越多人認識原來還有個玩搖滾的雞農,他也開始反思農業的販售,有沒有可能從處理大量、滯銷農產品的展售會,走向消費者主動預訂的模式?「台灣本來就要走高質量的農產品路線,每一個人都吃便宜,這件事其實是不對的,要吃便宜的,進口就好了。」

這些想法,最後促成了2018年,全台首個以農業為主題的音樂祭——「農人祭」的誕生。阿福參考德國瓦肯(wacken)音樂祭,那是一個堅持只辦在養牛場、持續三十年以上的國際型盛會,「要聽歌,就得來牧場」。

「農人祭」則以「票價含農產品」的方式售票,台上有樂團演出、台下有農產品市集,董事長樂團、大象體操、茄子蛋、血肉果汁機都曾來演出,現場更出動了耕耘機、LED光電農棚等農機設備,讓聽眾彷彿就置身農地——而農業,也終於不再只意味著老齡與悲情。

搖滾雞的下一曲

2018年,名為「搖滾雞」的炸雞專賣店在屏東的「勝利星村」開張,阿福一開始的想法很單純,就是打造一個可以邊聽搖滾樂、邊吃炸雞的地方,然而老眷村房舍改建而成的空間本身不大,不僅造成表演場地的限制,而選擇販賣炸雞,如今阿福不諱言更是「走錯路」。

「因為炸雞,本身就不適合說品牌故事,它就是國民美食。我很難跟消費者說這是搖滾雞,有多好吃。」而「炸」這個料理方式,也限縮了肉質的發展空間。阿福坦白地說,開業六年虧損不少,但隨著疫情明朗,現在「搖滾雞」即將轉型成餐酒館,找來專業料理人合作,提供不同部位、不同吃法的雞肉料理set,也趁機推廣雞肉知識。 

從搖滾青年到全職雞農,阿福真的離開搖滾了嗎?,他用半生的經歷探索著搖滾能做到的事,而眼前的炸雞如同還沒有紅起來的創作,但沒關係,總會有下一曲。

除了招牌炸雞,店內還有焗烤、BBQ洋蔥雞肉披薩等料理。

|延伸閱讀|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邱睦容 攝影/PJ Wang 編輯/李尤、温伯學
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
  • 文字/邱睦容
  • 攝影/PJ Wang
  • 編輯/李尤、温伯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