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來自台灣的柔性風暴:落日飛車如何成為活躍在國際的獨立樂團?

落日飛車主唱曾國宏(國國)於工作室分享創作理念。

最初的基底是爵士藍調佐以1960年代的車庫搖滾,日後漸次加入許多city pop元素,落日飛車樂團塑造的形象,打造的旋律,唱誦的歌曲對大眾而言很容易親近。他們以英文填詞唱出慵懶、令人愉快的氣氛,透過和緩明確的節奏、舒壓浪漫的曲風,打動了不僅止於台灣,還有歐美、日本市場的廣大樂迷。

落日飛車如何風靡國際,再回頭奪下2021金曲獎最佳樂團獎,並以同張專輯《SOFT STORM 柔性風暴》入圍同年金音創作獎,成為當代最有代表性的獨立樂團?

發跡:從聽團仔到出專輯

從高中進入大學時期,年方18歲的曾國宏(國國,落日飛車現任主唱)沉醉於迷幻爵士(acid jazz)世界,他一頭栽入音樂圈,組了人生中第一個樂團Acid Lips(酸嘴唇)。而Acid Lips解散後也沒有終結他的樂團生涯,國國又加入「假文藝青年俱樂部」(F.L.A.T CLUB) ,沉浸於後龐克、英搖的頹靡樂音,正如許多歐美電影中典型的追夢少年。

大學未畢業,玩團上癮的國國再組shoegazing(瞪鞋)樂風的「Boyz & Girl」,以及民謠風的「來吧!焙焙!」,兩團皆於2010年正式錄製專輯。

「當時幾個朋友湊在一塊兒,三兩人就能組成一團,這樣的社群徘徊於台北南區的Livehouse,包括地下社會、The Wall、師大公園,大家經常聚集看表演,互相串門子、彈吉他、喝酒,彷彿遊牧民族⋯⋯有好多樂團都在那段期間嶄露頭角。」國國笑說,飛車正是在那樣的氛圍中吸收養分、漸趨成形。

事實上,當時的音樂人常跨足數個樂團,例如2009年落日飛車成立,第一批成員包含主唱&吉他手國國、貝斯手弘禮、電子鼓及節奏樂器手鳥人、負責合成器的小干、薩克斯風手浩庭與鼓手尊龍。

在飛車剛成團的期間,團員們仍各自有「外務」(比如國國仍身兼「Boyz & Girl」與「來吧!焙焙!」成員)。而飛車的首張複合式專輯《Bossa Nova 芭莎諾娃》發行於2011年,內容交雜disco、punk、靈魂樂等,應有盡有,「這張專輯帶有某種惡趣味,就連浪漫也是為了惡搞,比如〈I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這首歌,乍聽為情歌,但其實有點白爛(笑)。」

「2012年底,我加入張懸(安溥)的Algae樂團擔任吉他手,直到2016年初巡迴結束(安溥從『張懸』身分畢業),隨即我陷入一段空窗期。」當時猶豫著下一步是當吉他老師抑或「創作自己的音樂」,在命運牽引下國國重聽許多遍飛車首作《Bossa Nova 芭莎諾娃》,越來越確定「落日飛車」可被視為一件認真的事業。

他決心和團員重新出發,讓腦中構思已久的《Jinji Kikko 金桔希子》(2015)與《Cassa Nova 半熟王子》(2018)專輯問世。相隔四年後才發行《Jinji Kikko 金桔希子》,樂團的技術已相對提升,團員也有部分更迭。

「增加鍵盤手之後,和聲的運用上更加豐富。但當時也不是刻意要玩city pop,而是年輕時我們學習的樂風深受1970、80年代流行樂影響,因此製作上仍走交融混雜路線,但相較於《Bossanova》,第二張作品已更加聚焦於某個範圍。」對國國來說,《Jinji Kikko 金桔希子》是飛車發展的重要轉折點,而後落日飛車也開始成為他的事業重心。

覺醒:立志做出暢行國際的音樂

2016年,落日飛車的抒情搖滾漸漸在國際築起影響力。某日,國國收到朋友傳來的YouTube連結,他發現《Jinji Kikko 金桔希子》在遙遠的南美洲音樂頻道中,竟有高達兩、三百萬的點閱人次,「那時候既驚喜,也建立起一些自信,認為我們的音樂在國外也有大量的聽眾。」

接下來的故事比較廣為人知,自2016年落日飛車參加紐約「Taiwanese Waves at SummerStage」獲得好評開始,飛車便積極勇闖未知的國際巡演之路。

「2017年到2019年間,每年我們都有破百場巡演,有一半以上的場次在國外。」國國回憶起疫情爆發前樂團的繁忙行程,然而,飛車在成功打入非華語市場以前,現實過程也沒想像中那麼簡單。當落日飛車首次巡迴到美國波士頓,一眼望去台下只站了三個人,「其中一個還是該場地的老闆,」國國笑說,但他們沒有時間灰心喪志,樂團若想在國際上闖出名堂,找到當地Agent協助是必須。

行銷預算單薄的飛車還需致力結交當地音樂圈的人脈、在國際間與人盤撋(puânn-nuá,交陪之意),投入三、四年的努力後,落日飛車才首次在巡演中達到800人次以上的售票成績。「後來無論在歐美、日韓或東南亞,若是千人以下的場地,我們的票券完售率還滿高的。」

不同國家對樂團的宣傳策略不盡相同,在歐美他們或許是「帶有東方色彩的五個音樂宅」(笑),在日本又成為「帶有西洋流行風的東方樂團」⋯⋯無論被如何定義,只要舞台燈光一下,當國國望向台下熱情擁擠的身影,每一次他都清楚知道這不是一蹴可及的成果。

願景:帶著誠意之作邁向未來

國國對音樂創作的另一個見解,是他將樂團的創作與漫畫相互比擬,「漫畫也是一種能輕鬆閱讀的媒介,而文本中又暗藏許多哲理,還能加上嚴謹議題的包裝,像這樣的形式相當符合飛車的形式概念。」正好工作室的書架上,擺著國國心目中的Top one漫畫——浦沢直樹作品《PLUTO~冥王~》。

「雖然《冥王》並非浦沢直樹原創作品,但浦沢對手塚治虫《原子小金剛》的重新詮釋,其精煉程度令人讚嘆。」國國坦承自己並不是《原子小金剛》粉絲,但他卻被改編後的《冥王》所震攝,他認為一個好故事與其表現形式必須「形質合一」,本質需透過某種形式完全地表現出來。

漫畫需透過讀者的翻頁介入,想像畫面中的聲響與世界觀,藉以達成作品的完整性。而音樂在某種程度上也是類似的媒介,特別是演唱會就需要聽眾的身體參與及聆聽,佐以聽眾的想像力來完整創作者想表達的小宇宙。「形式與本質同等重要。只要創作者說出最想說的話、注入足夠的愛,即便聽眾不在第一時間了解核心內容,但其強大的能量仍會透過音樂的感染力被傳達出去。」

國國在作品中注入情感最實際的作法是不停地重聽,「寫下每一首歌之後,我會反覆播放並仔細和它們對話,直到完全透徹歌曲想訴說的內容,例如〈Candlelight〉便是這樣誕生的。」

飛車的音樂核心始終藏著特別的心意,「就算乍聽之下不一定立即有共鳴,但這些作品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多年過後,當聽眾回頭聽同一首作品時,肯定能發現當初沒聽見的細節和深意。」創作者對其作品十分珍視,也期待聽眾通過一次又一次的參與介入,從外在形式的表現中體悟到作品的本質。

被問到若有機會與過去的自己見面,會想跟他說些什麼?「如果有一天和剛成團的落日飛車相見,那就擦身而過,當彼此是生命的路人吧,多說一句話都顯得多餘。」國國笑道。

「每一個選擇都是由已發生的所有選擇累積而來,我們已經盡力去做了我們認為最好的事,不希望任何一個與團員們共同經歷的時刻被改變。若真的有時空旅行,我也希望來自未來的落日飛車能夠站在遠遠的距離,安靜祝福此刻的我們。」

科幻電影《回到未來》的最後一幕,眾人即將啟程之際,發現前方盡頭已經無路可走,有人開口:「道路?我們要去的地方,不需要道路。」預示主角對前行的堅定,原先的車道成為了飛行的跑道。

這一幕似乎能連結到落日飛車12年來駛於演出的長路,一行人乘著「飛車」 前往世界各地,彷彿〈Bad Trip〉才剛謝幕,2015年乘著第二張專輯《金桔希子Jinji Kikko》正要進入通往世界的軌道。短短一晃眼,竟已駛過無數個澄澈橘黃的魔幻黃昏。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陳葶芸

文字工作者。主修心理學,曾就讀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現落腳台大。文字總能帶領我指認出眼睛看不見的、真正重要的東西,希望我能將它們傳達給你。

更多陳葶芸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人物音樂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來自馬來西亞、在整個華人世界都有很高知名度的歌手黃明志爭議不少,地下音樂覺得他太主流,主流市場說他是網紅。他孤獨、他寂寞、他很「玻璃心」。他的創作有各種樣貌,不屬於任何一方,也不屬於任何形式,如魅影般唱出自身所處的時代,也鏡射觀者的現實與意識形態。你,認識他嗎?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展覽文化新聞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一道漆黑的長廊,一張源自1932年的黑白印刷邀請卡,成了開啟時空、星際的穿越入口。90年前,香奈兒《Bijoux de Diamants》的璀璨,逐一重現。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文化音樂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盛夏,在日復一日低調生活的疫情時節中,發現我今年一口西瓜都還沒吃到,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但更多的也許只是因為在世界疫情的席捲之下,安處相對平穩島國一隅的我,暫時單純地失去了季節感而已吧。

許石音樂圖書館:為眾人敞開的音樂盒

重磅閱讀音樂

許石音樂圖書館:為眾人敞開的音樂盒

隸屬於台南市立圖書館,許石音樂圖書館的前身為興建於1975年的「育樂堂」,一度鬧熱輝煌,但隨著館舍老舊,與市內新展演廳的啟用而漸漸靜默,也近乎走上「蚊子館」的道途。在思索如何能讓昔日飄揚在館內的樂音再次迴響時,台南市立圖書館洞察到,全國的公共圖書館中尚未有一個專門聚焦音樂的館舍,而也彷彿命運牽引般,許石的家屬亦於此時現身,欲將其一生的手稿與文物捐贈給台南市政府——許石是台灣二戰後首批流行音樂家,曾創作〈安平追想曲〉等膾炙人口的歌曲,也致力於歌謠的採集。就這樣,許石與其牽絆的台灣歌謠文化也就順勢入厝,「許石音樂圖書館」應運而生,自2018年3月正式啟用。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文化電影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1987年,《秋天的童話》上映,故事以香港導演張婉婷自身在紐約的時光為藍本,說著來到紐約留學的十三妹,與唐人街打工的船頭尺意外擦出的關係。觀眾看的是愛情,背後刻下的是香港人面對遷移的徬徨。35年後,隨著數位修復回望過去的作品,張婉婷看見的是自己作為一位導演的成長,還有不同時代的香港和故事。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文化觀念音樂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音樂創作向來是當下社會現象的反饋,在陳珊妮的作品中,更有著前瞻的數位文化反思。近來,各種創作形式席捲全球,音樂變得好似只是媒介,不再敘說完整故事;演出者可以是虛擬歌手,沒有人在意背後是否真實;創作者不用本名,也不用露臉,就可以創造未來。未來,縱使撲朔迷離,可以確定的是,所謂「真實」的存在,確切已經有了新的時代定義。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影劇文化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律政劇在歐美日韓已行之有年,也一直是非常熱門的題材選項,兩位法學院出身的故事寫手,是如何融入在地思維做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影劇文化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職人劇」是這個世紀較為新興的影視詞彙,然而在人類的影視文本裡,早已充滿各行各業的存在,本文就台韓兩地近年熱門的劇集發展,來分析究竟什麼樣的劇情角度才稱得上職人劇?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影劇文化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描述一位放浪、暴走、醫術了得的女外科醫師,把自己下放到南南灣村的偏鄉醫院就職。這間醫院裡不時發生讓人啼笑皆非的急診百態,也從中看見了台灣醫療的種種難題。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文化文學閱讀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動盪社會中,有時身為觀者的困境在於,即便沒有移開視線,也永遠無法在場。如果是這樣,為何作家與記者仍要持續書寫並發布?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