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九把刀的一意孤行:《月老》老梗新用使人感動?

王淨在《月老》中飾演火爆女孩Pinky。

無論你喜不喜歡他的創作,未來討論台灣電影史,都不能否認「九把刀」(本名柯景騰)肯定可以自成一個章節。在《海角七號》(2008)創下票房奇蹟後的三年,九把刀趁勢將小說《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搬上大銀幕,不僅在台灣創下4.25億票房成績,甚至在當時的香港榮登影史最賣座華語片。

自2011年至今,正好十週年。期間九把刀的四本小說《殺手歐陽盆栽》、《等一個人咖啡》、《樓下的房客》與《打噴嚏》,分別被不同導演搬上大銀幕,而他本人也在2017年首度編導非小說改編的原創故事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雖然這些作品都有一定票房號召力,但成績皆無法與《那些年》相提並論。

尤其成本破億的《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票房在台僅收穫4000萬,比上述其他作品的票房都還低。對九把刀而言,應是一大重創,或許這也反映出另一項事實:從既有暢銷小說IP進行改編還是更為可行。

希望再創票房奇蹟的九把刀與其團隊,不可能沒有參考韓國電影《與神同行》系列的成功經驗。這套作品觸及輪迴轉世的基本設定,與台灣信仰文化近似,一般觀眾容易產生強烈共鳴,在各個製作環節都達到高水準的情況下,無怪乎能在台灣票房賣座近五億。

正好九把刀小說之中,尤屬《月老》同樣處理類似的東方世界觀,如果能有明星加持,並在特效等方面做到極致,似乎看來就是一個現成的賣座題材。九把刀電影主角柯震東(《那些年》)、宋芸樺(《等一個人咖啡》)與菁英製作團隊再聚首,儼然有種打算「集大成」的弘大企圖。

不過,這部力挽狂瀾之作,固然在製作面展現了目前台灣商業電影能達到的極高水平,但就劇本敘事而言,卻因為野心太大而迷失方向。或者就創作者的意圖來看,《月老》不盡然做不到位,但絕對不該只能如此。



以下透露部分劇情,尚未觀影者慎入!

在故事之初,青年阿綸遭到雷擊身亡。進入地府之後,他自認命不該絕,卻也不願投胎當動物,所以選擇報名神職,至少能以使者之名重回人間累積陰德,再拚投胎成人。期間他與火爆女孩Pinky配對,通過一連考驗,降臨人間,但日後卻反而不務正業,花更多時間跟著生前的女友小咪,望暗中幫助她得到幸福。

既然訂下一個神職任務作為主軸,不免讓人期待能看見這整個奇幻世界觀的設計以及這份「天職」的意義。但除了月老們下凡人間拋紅線、亂點鴛鴦譜等短暫片段之外,基本上「月老」這個職位不存在實際意義。故事很快便帶到阿綸千方百計想讓女友小咪走出陰霾。

阿綸(柯震東飾)與Pinky的配對,令人聯想到韓片《與神同行》的陰間使者。

由柯震東與宋芸樺分飾的阿綸與小咪,在故事中段的互動(包括回憶情節),構成了電影最浪漫也最催淚的幾個時刻。阿綸的中二大男孩形象,像是《那些年》主人翁「柯騰」的直接移植;小咪則宛如「沈佳宜」的變形,是性格更成熟、成績優秀、也懂得照顧他人的女孩。

與《那些年》一樣,兩人依然無法修成正果,但留有遺憾的相思總是能夠扣人心弦。阿綸的死亡像是一個隱喻,天人永隔可以換成遠距離等世俗元素,九把刀的重點還是在闡述一段相戀的男女因為種種因素而無法相守的故事。套用《那些年》的角色設定,或可解釋九把刀選擇採取保守策略,老梗新用。姑且不論這麼做是不是有些懶惰,但至少在感動觀眾這件事的目的上,它又一次獲得成功。

「月老」世界觀只是糖衣?

但就這部電影的框架來看,一部關於神仙出任務的故事,卻耗費大量時間在根本不需要這個設定便能講述的愛情故事,也不免令人感到汗顏。這好比一部《MIB星際戰警》,但全片盡是主角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藉由職務之便去談戀愛的情節。那何必需要這個世界觀?

當然,唯一的解釋就是九把刀實際上並不是認真想要這個世界觀,所謂的「月老」只是糖衣,奇幻設計只為吸引觀眾進場。本質上,他還是要講一段單純無瑕的羅曼史。

在三分鐘的「月老牽紅線」片段,可見月老必須在塵世間四處為人牽線,但卻無法解釋任何牽線的方式與原則,以及後續可能衍生的問題。

在阿綸為小咪找對象的橋段,月老們突然喊出名字就能牽線,背後運作機制不明,以及月老一下能瞬移,片尾卻又見Pinky必須靠著雙腳在街頭狂跑找人牽線,都令人感到糊塗,似乎讓人感覺導演只是需要這個戲劇性的、煽情的畫面,而選擇直接無視神要用步行來移動的不合理之處。

觀者大可認為這是「雞蛋裏挑骨頭」,但既然要拍一部這樣的奇幻大作,若能針對整個世界觀做更明確的建置、通盤的思考,能讓整個故事同具合理性與娛樂性,這兩件事情從來不會存在衝突。反而因為片中月老一點沒有神的樣子,也不見任何有效的考核與審判機制,使得觀者總是不時出戲,抓不到作品核心究竟為何。

更不用說在宣傳上被當作主角、由王淨飾演的Pinky,在劇中遭到完全邊緣化。對阿綸可能也有好感的她,完全被編導排除在主線之外,看不見她有明顯的妒忌心,甚至任何情緒起伏。這使得片尾的「成全」可以說是毫無層次與力道可言,只能倚靠演員的表演、攝影與配樂來渲染。

至於整段關於鬼頭成(馬志翔飾演)的陰謀情節,用意上無疑是希望作品不只浪漫愛情或喜劇調性,也能置入驚悚、懸疑元素,更希望能有一場正邪大戰場面,讓作品更具商業大片感。但整條線的故事卻淪為整部電影中最為突兀的存在,完全沒有成功融入整部作品的節奏裡,就算特效再用心也是枉然。

馬志翔(中)以《月老》首次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野心過大而失紮實

《月老》最終得以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可以視作評審們對台灣商業電影的期許與鼓勵,雖然這個選擇現在看來實在過於勉強。這部支離破碎、思緒跳躍的作品,在在顯示了九把刀對於類型電影的見解仍然不夠紮實,或許最大原因還是在於野心過大,如果要讓目前的作品架構做到最極致,故事在兩小時之內恐怕無法說完,經過取捨的後果,自然也讓作品顯得殘缺不全。

而強暴排氣管這種理應可以避免的、根本稱不上有趣的低級情節,與作品基調本身也沒有關聯,除了彰顯九把刀身為編導的一意孤行之外,幾乎沒有太多實質上的作用。我想「堅持初心」與「幼稚」可能真的只有一線之隔。

乍聽《月老》的創作概念,以為它可以更壯觀,成為結合民俗信仰、視覺奇觀與愛情辯證題的精彩商業大片。但最後它的格局卻被做到了最小,實在令人遺憾。它當然也存在不少優點,柯震東、宋芸樺、蔡昌憲都完成了恰如其分的、極致的類型化表演,足以牽動觀眾,如果不經思考地觀賞這部作品,依然可以又哭又笑,但誠如我前文強調,它絕對不該只能如此。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鍾孟宏《瀑布》病變(下):Happy Ending? 母親的凝視與女兒的臉

電影

鍾孟宏《瀑布》病變(下):Happy Ending? 母親的凝視與女兒的臉

鍾孟宏最初是因為太太曾少千希望他拍一部以女人為主角、沒有斷手斷腳,只有吃飯和散步的電影。然而最後是不是Happy Ending仍難斷定。

鍾孟宏《瀑布》病變(上):一場在思覺失調中痊癒的美夢?

電影

鍾孟宏《瀑布》病變(上):一場在思覺失調中痊癒的美夢?

賈靜雯與王淨這兩位近年表現出色的女演員,在鍾孟宏新作《瀑布》中聯手以「面對精神分裂症」作為演技上的挑戰。

《美國女孩》:綿密的家庭小品,虛薄的宏觀命題

電影

《美國女孩》:綿密的家庭小品,虛薄的宏觀命題

以家庭關係為主軸的影片在一眾硬派重口的類型片中相繼冒頭,讓投資市場看見家庭電影久蓄的動能,這是《美國女孩》的天時地利。

新生代演員王渝萱 VS. 潘綱大:《該死的阿修羅》揭開邊緣人生的掙扎

人物電影

新生代演員王渝萱 VS. 潘綱大:《該死的阿修羅》揭開邊緣人生的掙扎

樓一安所編導的新作《該死的阿修羅》,分別由飾演不良少女的琳琳(王渝萱飾)與阿興(潘綱大飾)入圍最佳女配角及最佳新演員。

《詭扯》百白:用我的肉身去詮釋他者、歷史與文化

人物電影

《詭扯》百白:用我的肉身去詮釋他者、歷史與文化

百白在演技上著重「身體性」,包括脊椎彎的程度、走路的韻律⋯⋯在《詭扯》演出中,他在開拍前一天,她才在菜市場的賣山藥阿婆身上找到靈感。

鍾瑶與阮承恩變身吸血族:富二代的《詭祭》佈局    既惡搞又寂寞

電影

鍾瑶與阮承恩變身吸血族:富二代的《詭祭》佈局 既惡搞又寂寞

近年台灣的奇幻類型片風起雲湧,因疫情延至今(2021)年甫在台北電影節與金馬影展放映的《詭祭》,正是以吸血鬼為主題的奇幻片。

我們仍然需要電影:《盧米埃星系:未來電影的七個關鍵詞》

精選書摘電影

我們仍然需要電影:《盧米埃星系:未來電影的七個關鍵詞》

本書以七個關鍵詞:移置、聖物、裝配、擴張、超空間、 展示、演出,探討電影傳統的消逝與重生。

《瀑布》導演鍾孟宏揮別中島長雄:離開才不會讓我厭惡自己

精選書摘電影

《瀑布》導演鍾孟宏揮別中島長雄:離開才不會讓我厭惡自己

導演鍾孟宏自述:不管是中島長雄,或是鍾孟宏,不就是同一人嗎?沒錯,是同一人,但是對我而言,離開中島長雄是一個改變的開始。

《美國女孩》導演阮鳳儀:心之所在就是家

人物電影

《美國女孩》導演阮鳳儀:心之所在就是家

阮鳳儀導演笑稱自己是電影界實習生,待在林書宇身邊學習,她尤其感謝林書宇讓《美國女孩》裡的母親莉莉凸顯出來。

從9組關鍵詞探尋《青春弒戀》的創作心法

藝文電影

從9組關鍵詞探尋《青春弒戀》的創作心法

有惡但不成魔,或許是何蔚庭青春素描時最心軟的角落。滿肚子的不合時宜,接二連三的情感碰壁,毋寧就是《青春弒戀》讓人若有所失的癥結。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