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詭扯》百白:用我的肉身去詮釋他者、歷史與文化

「能以喜劇電影拿獎,真的是非常大的鼓勵,人生很難,所以快樂非常重要,我的夢想是做喜劇,帶給別人快樂是最大的快樂,快樂可以啟動善的循環,可以走得更遠更長。」以電影《詭扯》獲今年台北電影最佳女配角的百白,表演路上堅持了10年,如今終獲肯定,被外界廣為認識,是第一次,專訪一個接著一個,她笑稱終於像個女明星。

採訪當日,百白著一襲乾枯玫瑰色洋裝,在西門町街頭拍攝,來回巷頭巷尾,輕快步伐偶時踉蹌,她說因為得獎之後才開始踩起高跟鞋。

手裡的獎盃,最該感謝的是學生

熬著演戲的這十年,百白不只當演員,也是表演老師。得獎後,百白特別包場邀請親朋好友觀賞《詭扯》,在218席的影廳裡,她留了100個位置給學生,一方面是對他們表達感謝,另一方面也是責任,同戲演員黃尚禾曾對她說,作為一名老師獲獎,能帶給學生很大的鼓舞,「或許在他們的世界裡,離(表演)圈子最近的距離就是你。」

「我什麼時候去教課,其實就是沒有演戲的時候,學生什麼時候來上課,是他們沒有戲拍的時候。我們彼此陪伴了艱辛的時刻。」在頒獎台上,百白不小心遺漏感謝學生,但她其實一直把學生放在心上,學生是她表演養分的一部分,打開體會世界的眼界。

她舉例,有一年的課上,來了一位學生,思考好像稍慢一些,開心時會大聲叫喊,在其他學生眼中似乎有點不正常,但在最後一堂課後,他的母親送上一袋芭樂和一封手寫信,學生如國小般的字跡寫著如何喜愛這個課程。即便無法好好說話,學生卻透過戲劇練習表達,這件事帶給百白極為深遠的感動。

我們的眼界太小了,太常被灌輸「喜就是喜,怒就是怒」,但未必如此,若用更開闊眼光,就會發現沒有所謂正常、不正常。

演員是中性的

「你永遠不會知道,作為一個老師,說過什麼話對學生有什麼影響,這件事對我來講很巨大。」聊到演員的教學,百白神情總是嚴肅。

近年,百白在演技上更進一步著重「身體性」,包括脊椎彎的程度、走路的韻律、眼神的銳利,甚至是皮膚的狀態,她舉例,如今與白色恐怖時期,人們就連皮膚的自由程度都是不一樣的,這影響著演員演繹回神、回頭、說話猶豫零點幾秒等大環境之下的日常動作。

而當她以指導的身份走入片場,除了協助演員揣摩角色,她更在意演員的身心健康,在歐美,電影工業系統裡有個「親密戲導演」的職位,在演員進入角色前,進行身體尺度的溝通,台灣沒有,百白便到處搜集資料、做功課,再教給學生、劇組。

「我會要求我所有劇組夥伴,不准問我的演員性向及性經驗,幾歲破處、上次打手槍什麼時候這種。因為那是他的私事,與本劇無關。有些人可能以為這是在幫助演員,但其實會造成傷害,我盡量帶領劇組有這樣的sense。」

在百白口中,情慾戲就像動作戲,是排練出來的。脫衣、開腿、撫摸、貼合,從頭到尾演員保持中性,不使用情緒,用套招方式,一個八拍再一個八拍,與場景和鏡頭配合,讓畫面流暢地展露情與慾。

與角色保持距離,不代表不投入其情感於其中,這套表演技巧來自德國演員麥可・契訶夫(Michael Chekhov)所提出的「想像派」,她舉例解釋,麥可・契訶夫曾在課堂上表演在父親靈堂痛哭流涕,痛苦至極之貌讓人印象深刻,但事實上,他是想像一棵老樹正在凋零。

這與在學校裡所學的方法演技不同,學校那套經驗派,「演很冷要實地體驗過什麼是冷,演傷心難過,就要談過戀愛、體驗過悲傷。」但百白認為這樣演戲,總有一天會匱乏,她說,身體是有記憶的,所有經驗都會殘留身體,不好的情緒與經驗堆積於內,也會影響著表演。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經歷過10年演藝生涯的起伏,百白也曾因為生活上的不順遂,影響演戲時的狀態,才積極尋找方法來照顧自己、保護自己,後來遇到麥可・契訶夫的表演技巧,「只要想像得到就有機會演出來」她直呼當下覺得充滿希望。



以下透露部分劇情,尚未觀影者慎入!


聊回《詭扯》裡拿下北影女配角獎的角色——美女,百白為她打造極為特殊的口音。「我看完劇本第一個疑問就是,她為什麼不走?到底為什麼一個年輕女性正值青春,要苦守寒窯不到城市呢?我太想知道為什麼,或許她根本沒別的籌碼。」

百白思考許久該怎麼呈現出她停留於山中的理由,既不演成跛腳,也不想是精神障礙,對她來說,這些都是過於簡單思考的標籤。

不願貼上的標籤

是在開拍前一天,她才在菜市場的賣山藥阿婆身上找到靈感,「當我聽到她說『你要塑膠袋沒?』天呀!我就像被雷劈到,當時有點想笑又有點苦情,有點聽懂又有點沒聽懂,那模糊空間很微妙。」後來才決定用大舌頭演繹美女的苦處。

「在戲裡面這一群人一起生活,每個人都有怪怪的地方,但是很有趣的是,美女在說話的時候他們沒有人笑,從來沒有,只有外來人笑,他們其實有點鄙夷的感覺在。我想要透過這件事情講沒有所謂正常、不正常,你只是不了解所以覺得她不正常。」對於演戲,開朗之下,百白總是想得很深。

百白用演戲帶來歡笑,但更看重對觀眾帶來的影響,也因此在得獎訪談中曾說,不想再接演那些注定悲劇結局的壁花或丑角。曾因為長相而自卑的她,不願讓其他人也遭受類似傷害。

莎士比亞曾經說過:「大人!請您善待這班戲子伶人不可怠慢,因為他們是這個世代的縮影。」對於演員的職責,百白嚴肅看待,如同當我們透過閱讀,了解社會上的他人、歷史或其他文化,「剛好我是演員,我就用我的肉身去詮釋這個事情。」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Mion

讀的是食物設計,寫的是影劇,做的是Podcast。現任《VERSE》聲音部編輯,畢業於米蘭工設學院。嘗試著各種說故事的方式。

更多Mion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人物音樂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來自馬來西亞、在整個華人世界都有很高知名度的歌手黃明志爭議不少,地下音樂覺得他太主流,主流市場說他是網紅。他孤獨、他寂寞、他很「玻璃心」。他的創作有各種樣貌,不屬於任何一方,也不屬於任何形式,如魅影般唱出自身所處的時代,也鏡射觀者的現實與意識形態。你,認識他嗎?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展覽文化新聞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一道漆黑的長廊,一張源自1932年的黑白印刷邀請卡,成了開啟時空、星際的穿越入口。90年前,香奈兒《Bijoux de Diamants》的璀璨,逐一重現。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文化音樂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盛夏,在日復一日低調生活的疫情時節中,發現我今年一口西瓜都還沒吃到,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但更多的也許只是因為在世界疫情的席捲之下,安處相對平穩島國一隅的我,暫時單純地失去了季節感而已吧。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文化電影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1987年,《秋天的童話》上映,故事以香港導演張婉婷自身在紐約的時光為藍本,說著來到紐約留學的十三妹,與唐人街打工的船頭尺意外擦出的關係。觀眾看的是愛情,背後刻下的是香港人面對遷移的徬徨。35年後,隨著數位修復回望過去的作品,張婉婷看見的是自己作為一位導演的成長,還有不同時代的香港和故事。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文化觀念音樂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音樂創作向來是當下社會現象的反饋,在陳珊妮的作品中,更有著前瞻的數位文化反思。近來,各種創作形式席捲全球,音樂變得好似只是媒介,不再敘說完整故事;演出者可以是虛擬歌手,沒有人在意背後是否真實;創作者不用本名,也不用露臉,就可以創造未來。未來,縱使撲朔迷離,可以確定的是,所謂「真實」的存在,確切已經有了新的時代定義。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影劇文化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律政劇在歐美日韓已行之有年,也一直是非常熱門的題材選項,兩位法學院出身的故事寫手,是如何融入在地思維做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影劇文化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職人劇」是這個世紀較為新興的影視詞彙,然而在人類的影視文本裡,早已充滿各行各業的存在,本文就台韓兩地近年熱門的劇集發展,來分析究竟什麼樣的劇情角度才稱得上職人劇?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影劇文化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描述一位放浪、暴走、醫術了得的女外科醫師,把自己下放到南南灣村的偏鄉醫院就職。這間醫院裡不時發生讓人啼笑皆非的急診百態,也從中看見了台灣醫療的種種難題。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文化文學閱讀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動盪社會中,有時身為觀者的困境在於,即便沒有移開視線,也永遠無法在場。如果是這樣,為何作家與記者仍要持續書寫並發布?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國際文化閱讀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全球獨立雜誌圈知名人物Jeremy Leslie,曾任雜誌設計總監,而後在線上撰寫雜誌介紹與評論,再走入線下舉辦雜誌愛好者聚會,最後落腳倫敦St. John街區開設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經營六年至今,magCulture不只是一間書店,更已儼然是歐美獨立雜誌的訊息中心。在報墨積極轉型數位的時代、在紙張成為電路顆粒的閱讀器世紀,一本本飛越洲際來自各地的有趣雜誌在潔淨架櫃仍有一席地位,在舒適店鋪的燈光下閃閃發亮,等待著眷戀墨印的人們將它們帶回家珍藏。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