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超級影癡温貞菱:透過影片探問人性 咀嚼黑暗才能了解光明

2021高雄電影節「影展大使」温貞菱。

以《不想一個人》入圍金馬58最佳女配角,也是今年高雄電影節「影展大使」温貞菱,本人帶著難以言喻的反差萌,既活潑又撫媚,無論在戲裡或戲外、大銀幕或小螢幕,抑或「野生」温貞菱皆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在她柔和的外貌下也懷著一顆勇猛的心臟,坦言熱愛重口味恐怖片的少女,誠心分享其觀影信念:「當你看得見黑暗的時候,才能了解光明,駭人電影讓我理解複雜的人性,以及人類價值觀的曖昧難解。」

這位細膩且多變的演員,可以是時代劇《奇蹟的女兒》中充滿文藝氣息的女工阿娟,也可以是《鏡文學驚悚劇場:打掃》中目露驚恐病態的秋婷,還有《血觀音》中那位既可惡又可憐的大小姐林翩翩。而在鍾孟宏電影《陽光普照》裡,她是靜靜陪伴、傾聽黑暗的女同學曉貞。直到近期播映的史詩台劇《斯卡羅》中,她則化身為慧黠敏銳,充滿小心思的混血女孩「蝶妹」。

厲害的演員多半能使自己「胖瘦自如」,温貞菱回憶她在《斯卡羅》影集的角色設定:曹瑞原導演劇中刻劃的「蝶妹」自幼在台南府城生活、服侍福佬人與洋人,因她在處境優渥的主人家做事,所以不能顯得太過瘦弱。於是,骨感女演員有意識地「發酵」、適當地「膨皮」,自主豐潤體態,與蝶妹的身體緊密貼合。

此外,她還必須在不同語言、口音中流暢地轉換,融入情緒,以適當的節奏揣摩百年前的人物如何說話。但即使她已受到劇組與許多觀眾肯定,温貞菱仍謙遜地自認表現不夠好,還要更進步才行。

她說,如果未來還有機會演出歷史劇,除了希望自己的表演能力再提升,也想對戲劇有更宏觀、全面性的體悟。基於為演戲付出的腳踏實地,以及與生俱有的表演天賦,温貞菱在雄影年度形象廣告中,稱職地演出身處主題「謎幻樂園」的躁動及古靈精怪,所有的妄想與幻念都穿插在封閉的防疫隔離旅館中。影片呈現疫情年代的每個人,就算身體被禁錮、隔絕,仍可通過電影的無限性探見世界的破口。

事實上,温貞菱不僅有豐沛的演出熱忱,她也是十足的「影癡」,難怪雄影從三年前便找她與影迷們深聊電影。從2018年受邀擔任「納瓦波坦榮瓜塔納利電影講堂」的與談人,温貞菱笑著回想往事,「我對各類影片都很感興趣,能有系統地看完這位泰國導演Nawapol Thamrongrattanarit的各式作品感到好幸福。」

從觀影準備到上台分享期間她都十分開心,「從短片看到長片,好似一口氣看盡導演的人生自傳。」雄影給她充裕的時間,一部一部地觀賞納瓦波導演的創作。而在本屆疫情下的影展,温貞菱依然勤看電影、用功做筆記,當一位盡職的影展大使。

拿出手機備忘錄,她仔細回應筆者的每一道提問。問她想特別推薦哪一部電影?她遞上密密麻麻的觀影註記:「今年雄影主打的大師名作都很迷人,例如安東尼奧尼的《無限春光在險峰》(1970);由Pink Floyd配樂的《冬日的葬禮》(1969)要我看幾次都可以;《聖山》(1973)是我19歲的愛片,非看不可!」

温貞菱在短片方面更是逐一詳列心得,「影展中的短片與紀錄片似乎很常被觀眾忽略,但它們的精采看點並不輸給劇情長片,」她記下多部片單,包括鄭立明的《菲林之馬》、李尚喬《三月的南國之南》、林柏瑜《看海》、陳君典《通往世界的起點》⋯⋯。

在陽明山上採訪温貞菱那天,天氣微微飄雨起霧,瀰漫某種迷幻氛圍。

藉由深入參與影展,温貞菱迷上雄影選片的活潑創新、不受拘束、驚世駭俗,温貞菱笑說,「不知道雄影是否因為我演過驚悚片才找上我,但我確實喜歡恐怖題材,例如近年在奇幻影展嚇翻眾人的《RAW》(2016)、麥可漢內克《大快人心》(1997)、史丹利庫柏力克的《鬼店》(1980)與《發條橘子》(1971)⋯⋯」

事實上,令温貞菱著迷的駭人影像並不限於視覺上的血腥暴力,她細數幾部麥可漢內克的心理驚悚片,「像是2012年的《愛.慕》,導演的拍攝手法竟能讓觀眾切身感到壓迫與窒息,雖然故事不是走典型驚悚片的路數,仍帶有觸發人們深層恐懼的力道。《大快人心》則讓你看到心底發寒,虐待情節雖令人極度不適,但也會迫使觀眾反思,為何這種惡意(虐殺陌生人)對某些人來說是毫無罪惡感的平凡日常?」

再問她如何看待電影中無以名狀之惡?「或許有人給了惡人某種洗腦教育,使其價值觀變得歪曲,讓他無法意識到所做所為是殘忍的。普世價值中的負面、黑暗行為,對他而言只是稀鬆平常的事⋯⋯但重點不在他犯下何種惡行,而是要探究他為何這麼做?」

聽到這裡,驚覺眼前這位聲音清亮的少女,真的有經反覆咀嚼、深思熟慮電影的意涵。而她的分享方式很具感染力,個人喜好既明確也很有趣。「同一部電影,我可以帶朋友A看一遍、陪朋友B再看一遍⋯⋯看個四、五次也不厭膩。」温貞菱對電影的執著高於一般人,而她與旁人分享愛好的行動力也不容小覷。

如果有一天麥可漢內克找温貞菱拍片會如何?「付他錢我也想要拍!」她笑顏逐開,「另外我也很喜歡法國導演李歐卡霍,若能能出現在他的作品中就太棒了!」如果有機會和這些導演合作拍電影,不管要演什麼角色她都願意。天馬行空聊著遠大的願望,温貞菱笑靨如花,有夢最美。

觀影成癡的演員温貞菱,相當熱衷驚悚題材的影片。

不僅是電影,讓温貞菱全心投入、沈迷其中的事物還真不少。比方說,拍完《一把青》那年(2015),她隨即按計畫去唸俄文系,而後她包袱款款飛到俄羅斯留學。

「我認為學俄文對我是有幫助的,因為講每一句話都要考慮文法『性(性別)、數(數量)、格(格數)』上一致,說話時必須不停動腦思考正確的語法。」這個求學決定也影響了温貞菱的演藝生涯,曹瑞源導演私下透露,那是選擇她演「蝶妹」的一大原因。

但話說回來,她學習俄文的目的或許並不全是為了得到新角色。温貞菱勇於冒險、嘗試未知的膽量,大概與她嗜看各類恐怖片的那股熱情相似。越是不明白、越容易引發不安與恐懼的事情,不親自去體驗又怎麼能知道結果?因此,膽識過人的她無畏一切地向前,與不同導演合作拍攝各式各樣的戲、和不同人一起看遍風格迥異的影片。

「至今我仍樂於嘗試不一樣的穿著、跟個性南轅北轍的人相處、看我原本不那麼喜歡的電影,我還在摸索自我的路上,我甚至喜歡這種永遠不清楚自己應該如何的流變過程。」不喜歡被定義、不想給自己設框架,冷眼看待別人貼給她的標籤(話說這樣就不能下個老套標題,形容她是××系少女)。温貞菱在自我表達上毫不含糊,強調內心的想法時顯得十足坦率。

動物能給温貞菱補充許多能量,談到若哪天她不當演員,或許會去幫助流浪動物的機構工作。

雖然只有短短不滿一個鐘頭的談話,還是會被温貞菱歡快的笑語打動,因其妙想天開的思路而對這個人產生好奇。

採訪當日位在起霧、飄雨的陽明山上,從傍晚到天黑,從聊她學日系插花到目前持續不懈的底片攝影,從幾乎滿座的咖啡店待到曲終人散的打烊時刻,彷彿看了一齣由温貞菱主演的超現實奇幻短片,但我無法預知接下來的劇情走向,卻滿心期待她的故事未完待續。

2021屆高雄電影節 | 10月15日至10月31日登場,首次採實體&線上同步售票/舉辦,線上觀影平台請按此。「國際短片競賽」得獎名單則將於10月24日公布。凡購買《VERSE》第8期,即可獲得VERSE ✕ 高雄電影節「2021 影展大使温貞菱」獨家海報

|延伸閱讀|

游千慧

現任《VERSE》網站執行主編。台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畢業,曾任《放映週報》、《藝術家》、《紀工報》、《關鍵評論網》、聯合報系《500輯》編輯。期能透過網路平台持續編稿、撰文,繼續尋找另類的感覺、思考、話語及生活方式。

更多游千慧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展覽文化新聞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一道漆黑的長廊,一張源自1932年的黑白印刷邀請卡,成了開啟時空、星際的穿越入口。90年前,香奈兒《Bijoux de Diamants》的璀璨,逐一重現。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文化音樂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盛夏,在日復一日低調生活的疫情時節中,發現我今年一口西瓜都還沒吃到,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但更多的也許只是因為在世界疫情的席捲之下,安處相對平穩島國一隅的我,暫時單純地失去了季節感而已吧。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文化電影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1987年,《秋天的童話》上映,故事以香港導演張婉婷自身在紐約的時光為藍本,說著來到紐約留學的十三妹,與唐人街打工的船頭尺意外擦出的關係。觀眾看的是愛情,背後刻下的是香港人面對遷移的徬徨。35年後,隨著數位修復回望過去的作品,張婉婷看見的是自己作為一位導演的成長,還有不同時代的香港和故事。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文化觀念音樂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音樂創作向來是當下社會現象的反饋,在陳珊妮的作品中,更有著前瞻的數位文化反思。近來,各種創作形式席捲全球,音樂變得好似只是媒介,不再敘說完整故事;演出者可以是虛擬歌手,沒有人在意背後是否真實;創作者不用本名,也不用露臉,就可以創造未來。未來,縱使撲朔迷離,可以確定的是,所謂「真實」的存在,確切已經有了新的時代定義。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影劇文化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律政劇在歐美日韓已行之有年,也一直是非常熱門的題材選項,兩位法學院出身的故事寫手,是如何融入在地思維做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影劇文化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職人劇」是這個世紀較為新興的影視詞彙,然而在人類的影視文本裡,早已充滿各行各業的存在,本文就台韓兩地近年熱門的劇集發展,來分析究竟什麼樣的劇情角度才稱得上職人劇?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影劇文化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描述一位放浪、暴走、醫術了得的女外科醫師,把自己下放到南南灣村的偏鄉醫院就職。這間醫院裡不時發生讓人啼笑皆非的急診百態,也從中看見了台灣醫療的種種難題。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文化文學閱讀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動盪社會中,有時身為觀者的困境在於,即便沒有移開視線,也永遠無法在場。如果是這樣,為何作家與記者仍要持續書寫並發布?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國際文化閱讀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全球獨立雜誌圈知名人物Jeremy Leslie,曾任雜誌設計總監,而後在線上撰寫雜誌介紹與評論,再走入線下舉辦雜誌愛好者聚會,最後落腳倫敦St. John街區開設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經營六年至今,magCulture不只是一間書店,更已儼然是歐美獨立雜誌的訊息中心。在報墨積極轉型數位的時代、在紙張成為電路顆粒的閱讀器世紀,一本本飛越洲際來自各地的有趣雜誌在潔淨架櫃仍有一席地位,在舒適店鋪的燈光下閃閃發亮,等待著眷戀墨印的人們將它們帶回家珍藏。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文化文學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盛夏末了,劃分舊昔街庄的埔心溪堤岸,一座廠房內甫改建成的排練場。這個週一午後,既為蔣勳排定雜誌攝影與受訪日,也是他在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自社子島搬遷至桃園蘆竹後,初次造訪新基地與團長林智偉等年輕朋友們。但見他在表演者隨攝影閃光明滅的動態中,沉靜趺坐中央,有時也仿傚著、比劃如表演者羽翅般的手臂,並因此朗朗笑著。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