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2024訂閱方案 0
0
無論世道如何變遷,依舊自我的瀟灑少年 —— 導演楊凡獻給香港與電影的《繼園臺七號》

無論世道如何變遷,依舊自我的瀟灑少年 —— 導演楊凡獻給香港與電影的《繼園臺七號》

2019年,導演楊凡以電影《繼園臺七號》於第76屆威尼斯影展拿下了「最佳劇本獎」,這是首次有華語動畫電影在「威尼斯影展」獲獎;更是頭一次,楊凡的劇本受到國際肯定。2022年疫情緩解,《繼園臺七號》重返國際舞台,也成為台灣「台中國際動畫影展」的開幕片,更辦了楊凡的「芳華虛度影展」,去看其一生的創作。

導演楊凡。

2019年,導演楊凡以電影《繼園臺七號》於第76屆威尼斯影展拿下了「最佳劇本獎」,這是首次有華語動畫電影在「威尼斯影展」獲獎;更是頭一次,楊凡的劇本受到國際肯定。2022年疫情緩解,《繼園臺七號》重返國際舞台,也成為台灣「台中國際動畫影展」的開幕片,更辦了楊凡的「芳華虛度影展」,去看其一生的創作。

電影的開場,九龍樓房的屋頂一邊在教拳,一邊在教書,巨大的飛機黑影遮去了視野,這是1967年的香港景致,曾是時代進步的象徵。

手繪的場景真實地展現過往風華,述說的故事卻是虛幻的遐想。楊凡用了1966年的《春光乍現》做引子,讓男主角子明與好友打了場沒有球的網球,但當鏡頭高飛落入池中,浮出水面的卻是真實的球,被稱為書呆子的男子所撿起。書呆子的搭話,子明回應了,自此故事開展,他們成為彼此的影子,端莊的子明是純粹而夢幻的美好,庸俗的書呆子則是他內心深處的渴望。

「香港很多影評說,楊凡的片子從來劇情都是最差的,他居然得了一個獎!」楊凡戲謔地說著。那些批評他的影評人,說他引經據典、掉了書袋才被看重,卻沒看見他在文字裡、畫面中,傾訴著對舊時代的思念,以及對新時代的感嘆。

楊凡藉由《追憶似水年華》映襯1967年的香港,讓男主角子明說:「那個舊時代一切都是優雅,一切都是緩慢。」也在女主角虞太太的春夢裡,引了《紅樓夢》裡妙玉被強盜擄走的橋段,述說她「如醉如痴」地戀上女兒美玲的家教老師——子明。

於第76屆威尼斯影展拿下「最佳劇本獎」的《繼園臺七號》,是楊凡獻給香港的一封情書。

西蒙女士的耳語

當問起是如何在《繼園臺七號》的創作過程中,串起如此大量的文學經典,楊凡淡淡地說,他其實也沒想那麼多,「我創作的時候靈感就會不停地走過來。一下子百年前的作家扔這東西給你,一下子那一作家又會扔另一東西給你。」彷彿是在腦中開啟了沙龍,各個經典成為賓客,與楊凡交流創作,「我最喜歡的西蒙女士(茜蒙仙諾,Simone Signoret)也滴滴答答地講一些東西,我就編出了這個劇本。」

在《繼園臺七號》裡,一共描繪了三部西蒙女士的電影,《金屋淚》(Room at the Top)、《偉大的愛情故事 》(Les Amours célèbres)及《愚人船》(Ship of Fools),皆述說著年長女子與年輕男子的愛戀,反映的是對年齡、階級和事態的焦慮。與子明一同在戲院觀影的虞太太,無不同感於劇幕上悲嘆的女士。

《繼園臺七號》劇照。

其中《愚人船》一段最讓楊凡動容,當西蒙女士走入貧民窟,貧困的母女向她致歉:「請原諒我們的髒,原諒我們的窮。」讓她彎下了腰,將這對母女擁入懷中,從此支持下層社會的反政府運動。

這段內容也寫入電影《淚王子》的童話書裡;最早則在電影《遊園驚夢》中,王祖賢的角色也被設定成如此樣態的時代女性,看不慣社會的不公,開辦了女子學校,「我想我自己大概也有一些革命的思想吧。」楊凡如是說。

性別革命

楊凡的作品確實曾帶起革命,關於性別的革命。他1998年的電影《美少年の戀》,被譽為「華語BL電影的始祖」,讓觀眾遐想著馮德倫與吳彥祖,期待兩位美麗男子相愛的可能性。對於任何性別的相戀,楊凡從最一開始製作電影時,便抱持開放的態度認為這是「沒有任何障礙的。」

回想首次看見同性相戀的情節,是20歲時在美國看了部《Therese and Isabelle》,楊凡形容:「電影講兩個女孩子的在學校相愛的故事,很多裸體,我看了之後很震撼,覺得很特別。」

或許是受其啟發,楊凡的第一部電影《少女日記》便在浪漫愛情故事中,將女女羅曼史呈現於其中;《流金歲月》讓張曼玉跟鍾楚紅兩人角色的情感曖昧不彰;楊凡自己最愛的《妖街皇后》則更加狂放,讓當時惡名昭彰的武吉士街人妖得以被大眾看見。

「我覺得時代的不一樣,改變了。」回首過往的作品,楊凡對世道的變化格外有感,「以前《美少年の戀》在米蘭同志電影節得了最佳影片,回到香港我一句話都不敢講,怎麼可以,哇!太不道德了!到了現在我才能跟人家講,我們這個片子得過最佳影片。」

https://youtu.be/RZpYbtNw8IM

受到疫情的叨擾,《繼園臺七號》於國際影展放映一度停滯,直至2022年重返安錫國際動畫影展進行特別放映,也成為台灣「台中國際動畫影展」的開幕片,還辦了楊凡的「芳華虛度影展」,一連放映12部電影,回顧他此生的創作。楊凡感謝有這樣的舞台,讓《繼園臺七號》如浴火鳳凰。

即便如今的香港已和楊凡不相容,他感謝過去的香港的自由給了他許多創作的養分,才能在古來稀之時完成了他囊括畢生精華的《繼園臺七號》。過去的輝煌無法重現,卻能瀟灑看待,正如本片成了楊凡獻給香港——他心中曾最美好的香港——的一封情書。

「時代就是這個樣子,需要被淘汰的時候就該淘汰。你看,誰曾想過柯達底片會被淘汰?所以像我的話,也被淘汰了。」曾經,楊凡走在時代前端,與音樂、文學和電影熱戀,如今芳華已去,他依然是那位瀟灑的少年。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Mion 攝影/蔡傑曦 圖片/台中國際動畫影展提供 編輯/郭振宇 核稿/李尤
文字/Mion 攝影/蔡傑曦 圖片/台中國際動畫影展提供 編輯/郭振宇 核稿/李尤
LEXUS ALL NEW LBX 非凡 我定義LEXUS ALL NEW LBX 非凡 我定義
  • 文字/Mion
  • 攝影/蔡傑曦
  • 圖片/台中國際動畫影展提供
  • 編輯/郭振宇
  • 核稿/李尤
Mion

Mion

讀的是食物設計,寫的是影劇,做的是Podcast。曾任《VERSE》聲音部編輯,畢業於米蘭工設學院。嘗試著各種說故事的方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