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2024訂閱方案 0
0
❍ VERSE 2022|第59屆金馬獎系列專題 ❍

❍ VERSE 2022|第59屆金馬獎系列專題 ❍

❍ VERSE 2022|第59屆金馬獎系列專題 ❍

台灣年度電影盛會「金馬獎」於11/19(六)登場。除了娛樂,電影也具有紀錄人性、思考現實的功能:武俠片何以傳遞俠骨柔情?原住民的尋根認同怎麼變成故事?恐怖的詛咒如何穿梭虛實?一秒24幀的世界,每一格都是人生。

用身體涵納死亡——許芳宜《我心我行》的破局之路

用身體涵納死亡——許芳宜《我心我行》的破局之路

被譽為美國現代舞之母瑪莎・葛蘭姆傳人的許芳宜,與身體共處、並以它追求藝術已超過五十個年頭,她將對生命磨耗的體悟、創作中掙扎的血淚揉合成一部個人傳記電影《我心我行》。電影由侯孝賢監製,金馬最佳攝影姚宏易擔任編導、攝影,許芳宜親自演出。為了這部作品,她重新創作了13支舞劇,與劇情結合構成敘事和抽象表現交錯的影像,讓觀者深入了解藝術家的生命,尋找重生的可能。這部紀錄片也在今年金馬獎摘下最佳動作設計獎。

走出憤世忌俗的低谷,學著感受每個角色的可能——《咒》蔡亘晏的表演哲學

走出憤世忌俗的低谷,學著感受每個角色的可能——《咒》蔡亘晏的表演哲學

「你們相信祝福嗎?」這是邪教恐怖電影《咒》開場的第一句台詞,由蔡亘晏飾演的「李若男」以低沈語調、略帶遲疑地將問題拋給第四面牆後的觀眾,讓觀影者不知不覺落入「祝福」的陷阱。蔡亘晏除了因此獲封「台灣鬼后」,更入圍第59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是她首度入圍金馬獎。這位劇場出身的演員是如何走到鏡頭前,又懷抱著怎樣的表演哲學?

當逃獄嫌犯遇上過氣名嘴:在後真相時代的《罪後真相》

當逃獄嫌犯遇上過氣名嘴:在後真相時代的《罪後真相》

電影《罪後真相》以「高雄監獄挾持事件」為起點,導演陳奕甫與編劇葉乃菁思索,當過了氣的名嘴遇上逃犯,「真相」會以何種模樣被述說?懸疑故事的編寫是困難的,角色的建構更尤其不容易,經歷多次挫敗與修改、中途拍攝懸疑犯罪影集《沉默的真相》,也才驚覺推動故事的,與促使自己創作的緣由相同,都是「執念」。

台北電影節最佳紀錄片《神人之家》:叩問信仰,解答卻是家人

台北電影節最佳紀錄片《神人之家》:叩問信仰,解答卻是家人

一通母親要求拍攝遺照的電話,讓導演盧盈良順手扛起了攝影機,回到離別已久的嘉義民雄,以真摯的情感、純熟的手法梳理自我、家人、土地及神明間的拉扯,成了贏得2022年台北電影獎四項大獎的紀錄片《神人之家》。拍攝的起心動念是對信仰的質疑,最後卻成為消弭家人怨懟的家庭錄像,盧導說:「當時能夠拍下來真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