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記於金馬57之後

成為更好的自己,成為希望:鄭有傑寫在金馬57頒獎典禮之後

上面這張照片,是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之後的慶功宴場地外面被拍的。

那時候大概已經半夜兩點多,我們正在等待著李安導演抵達。

我跟淳耀和小莫說:「我們一定要打起精神,因為李安導演比任何人都更疲憊,但他還是會跑完每一部參賽影片劇組的慶功宴。」

他們兩人抬起頭訝異地看著我。

我接著說:「而且他不是來沾醬油的。他到每一個劇組都會盡量待久一點鼓勵影人、盡量讓記者訪問、拍照。他知道他的出現能幫助到國片的曝光、也可以鼓舞影人。而且不是他當主席才這樣,十一年前《陽陽》參賽的時候就是這樣。」

《怪胎》、《親愛的房客》劇組與李安導演合影。

然後我們三個人都沈默了一陣子。

我們在心裡默默想著,為什麼李安導演年紀這麼大了,還要那麼辛苦?我在想,除了他關心台灣電影、想要鼓勵後輩以外,最重要的,是想要樹立一個典範。

其實這是我在金馬頒獎典禮中最感動的事情:傳承與典範。

舉凡從金馬工作人員克服萬難的籌備精神、是枝裕和導演的引言、侯孝賢導演的終身成就獎、彭爸的年度傑出電影工作者獎、淑芳阿姨得獎時的全場起立鼓掌、到李安導演十幾年來的跑場傳統⋯⋯

在競爭之餘,還能夠保有這樣的人情味,並且如此重視傳承,似乎是金馬獎的特色。而且越是艱困的環境,這樣的精神就越顯得純粹。

然後我想起稍早在文華酒店看到的感人一幕:同為最佳女配角入圍者的雪甄握著淑芳阿姨的手激動地說:「謝謝您63年的堅持!我現在覺得自己20幾年的辛苦一點都不算什麼,我連您的一半都還不到!我有力量繼續堅持下去了!」


淑芳阿姨與雪甄合影於頒獎典禮後。


那一幕直接道盡了一切。

老實說,我以前曾經因為沒有得獎、沒有入圍,對於頒獎典禮有過強烈的抗拒。但這幾年來,尤其是今年,我對頒獎典禮開始有了新的體認:無論有沒有得獎,都要去露露臉,讓前輩們看到我還有繼續在努力;也要去看看新起的後輩,給他們鼓勵,並告誡自己不要忘記初衷;最重要的,是要去參與這個傳承。

經過一陣子的沈默,我面對眼前兩位新科金鐘影帝和金馬影帝,開口跟他們說了一直想對他們說的話:

年輕的演員裡面也有想要堅持理想、但正在迷惑的人,你們的存在,可以給他們希望。

他們聽了之後,點點頭,又繼續沈默。

其實不用我說太多,他們早就有很清楚的意識:「影帝」不是光環,而是一種責任。

我們都很容易成為自己不希望成為的模樣,但那都不是一朝一夕造成,而是一個一個微小的決定累積而成的。

所以這兩位演員在成為影帝之後,仍舊戒慎恐懼地保持原來對於世界、對於自己、對於表演、對於生活、對於人的謙遜態度。

如此一天渡過一天,心中默默期許著,在前輩交棒之前,我們試著不要太快變質;在交棒給後輩之前,我們試著不要太早讓他們失去希望。

「李安導演來了!」凌晨三點,聽到工作人員這樣說,我們都挺直背脊,去迎接這位大前輩。不是因為他是「大導演」,而是因為我們想要靠近一點去學習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典範,或許可以幫助我們成為好一點的自己。


回到專題:台灣製造!優良電影現正熱映中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展覽文化新聞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一道漆黑的長廊,一張源自1932年的黑白印刷邀請卡,成了開啟時空、星際的穿越入口。90年前,香奈兒《Bijoux de Diamants》的璀璨,逐一重現。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文化音樂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盛夏,在日復一日低調生活的疫情時節中,發現我今年一口西瓜都還沒吃到,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但更多的也許只是因為在世界疫情的席捲之下,安處相對平穩島國一隅的我,暫時單純地失去了季節感而已吧。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文化電影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1987年,《秋天的童話》上映,故事以香港導演張婉婷自身在紐約的時光為藍本,說著來到紐約留學的十三妹,與唐人街打工的船頭尺意外擦出的關係。觀眾看的是愛情,背後刻下的是香港人面對遷移的徬徨。35年後,隨著數位修復回望過去的作品,張婉婷看見的是自己作為一位導演的成長,還有不同時代的香港和故事。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文化觀念音樂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音樂創作向來是當下社會現象的反饋,在陳珊妮的作品中,更有著前瞻的數位文化反思。近來,各種創作形式席捲全球,音樂變得好似只是媒介,不再敘說完整故事;演出者可以是虛擬歌手,沒有人在意背後是否真實;創作者不用本名,也不用露臉,就可以創造未來。未來,縱使撲朔迷離,可以確定的是,所謂「真實」的存在,確切已經有了新的時代定義。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影劇文化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律政劇在歐美日韓已行之有年,也一直是非常熱門的題材選項,兩位法學院出身的故事寫手,是如何融入在地思維做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影劇文化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職人劇」是這個世紀較為新興的影視詞彙,然而在人類的影視文本裡,早已充滿各行各業的存在,本文就台韓兩地近年熱門的劇集發展,來分析究竟什麼樣的劇情角度才稱得上職人劇?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影劇文化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描述一位放浪、暴走、醫術了得的女外科醫師,把自己下放到南南灣村的偏鄉醫院就職。這間醫院裡不時發生讓人啼笑皆非的急診百態,也從中看見了台灣醫療的種種難題。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文化文學閱讀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動盪社會中,有時身為觀者的困境在於,即便沒有移開視線,也永遠無法在場。如果是這樣,為何作家與記者仍要持續書寫並發布?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國際文化閱讀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全球獨立雜誌圈知名人物Jeremy Leslie,曾任雜誌設計總監,而後在線上撰寫雜誌介紹與評論,再走入線下舉辦雜誌愛好者聚會,最後落腳倫敦St. John街區開設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經營六年至今,magCulture不只是一間書店,更已儼然是歐美獨立雜誌的訊息中心。在報墨積極轉型數位的時代、在紙張成為電路顆粒的閱讀器世紀,一本本飛越洲際來自各地的有趣雜誌在潔淨架櫃仍有一席地位,在舒適店鋪的燈光下閃閃發亮,等待著眷戀墨印的人們將它們帶回家珍藏。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文化文學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盛夏末了,劃分舊昔街庄的埔心溪堤岸,一座廠房內甫改建成的排練場。這個週一午後,既為蔣勳排定雜誌攝影與受訪日,也是他在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自社子島搬遷至桃園蘆竹後,初次造訪新基地與團長林智偉等年輕朋友們。但見他在表演者隨攝影閃光明滅的動態中,沉靜趺坐中央,有時也仿傚著、比劃如表演者羽翅般的手臂,並因此朗朗笑著。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