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校園掃具美感改造計畫」:這不是標準解答,我們只是願意做的人

美感細胞團隊發起「校園掃具美感改造計畫」,試圖將設計與美學融入校園掃具中。

2013年成立的「美感細胞」致力推動美學教育,團隊於去年展開「校園掃具美感改造計畫」,試圖將設計與美學融入校園掃具中。然而,掃具改造並非想像中容易,團隊必須面對市府教育部、廠商、學校與大眾的「溝通挑戰」。美感細胞一路克服障礙,卻在與大眾溝通的部分出現挫敗——今年6月,一份發布在粉絲專頁的「校園掃具改造懶人包」引爆了一場「何謂美感」的爭論。然而,爭論之後,改造還是要繼續。

今年六月,長期推動美學教育的「美感細胞」在粉專上「校園掃具改造懶人包」發表後,引起巨大爭論。貼文觸及兩百萬次、分享近七千次,許多人批評美感細胞試圖以無彩及大地色系告訴人們「這是唯一的美感標準」——你們憑什麼告訴學生這就是美?

掃具改造並非美感細胞第一次的行動。團隊2014年曾發動募資「美感教科書計畫」,藉由重新設計教科書,培養台灣下個世代對於美學的感受力與創造力。

「我們一直都認為美感需要長時間的耳濡目染,學習效果才會最好。」陳慕天表示。這幾年台灣社會對於美感改造的面向擴大,如「學美.美學」開始逐步翻新校園環境及空間,美感細胞則將課本與掃具這些經常被忽略的小面向拾起,他們認為,這些事物改造完後有「可量產、可量化」的特點,影響的範圍相對較廣,值得深入耕耘。

以台灣校園來說,掃具每天都要用,又承載著「學生與環境互動」的重要意義,樣式的選擇性卻非常少,「當環境空間開始在改變了,掃具的選擇卻沒有與時俱進去配合我們更現代化的環境設計。」

https://www.facebook.com/aestheticell/posts/5298926483545271

何謂「配合」?從現行市售掃具的樣式可觀察到,設計師在視覺策略上大多選擇降低彩度,「因為大家覺得掃具是一個工具,它不需要的時候應該是被收納好的、不被注意到的,需要的時候再拿出來就好。」這個道理,對學生而言亦適用。

為全面了解台灣校園掃具的現況,美感細胞蒐集289所學校問卷,實地走訪11所國小/國中/高中職進行考察。他們問:為什麼學校買不到適合校園環境的掃具?

學校掃具的「消費文化」

「完全就是因為價格。現在掃具的價格過度便宜,便宜到沒有廠商要做,才變成學校只能被迫選擇紅色、綠色這種大色彩——被迫,就是被迫。」陳慕天直言。當學校買一支拖把只掏得出五十多塊錢,久而久之,市場上也就只存在那樣價格與品質的東西。

而對於價格,學校其實有自己的難處,「我不確定學校是怎麼編列這個預算的。」參與田野調查的設計師李宜軒透露,某些學校購買掃具的費用竟不是來自於政府的預算,而是要自己賣回收,「他們就把一個回收桶放在冷飲機旁邊,然後蒐集這些回收,一塊錢一塊錢去存他們的掃具費⋯⋯。」團隊成員原先以為學校買支掃把貴個幾塊錢應該還好,考察後才發現其實不然,多個五塊、十塊,部分學校就要耗費更多精力與時間去蒐集掃具費。

「校園掃具美感改造計畫」團隊成員陳慕天(圖左)、李宜軒(圖右)。(攝影/KRIS KANG)

且與家庭單位不同,掃具對學校來說更接近於一種消耗品,每半個學期就會壞掉好幾次。陳慕天以「免洗筷」比喻,去告訴大家免洗筷要設計得多厲害多漂亮,怎麼看都有點荒謬。面對這類大量的消耗品,學校第一線的採購者勢必得看價格購物,但當連廠商也都只願意以看待消耗品的眼光去生產價格低廉的掃具,便成為一種牢不可破的文化。

有限資源下的誤會:「美感教條化」

學校資源有限,美感細胞自己的資源也有限,所以打破這種文化的窠臼異常困難。美感細胞只能選擇從「顏色」開始進行改造。

「我們想讓『顏色』成為議題的開端」,李宜軒說明。因為顏色的改變相對容易,且討論度、感受度較直接,「先讓大家注意到這個議題,等慢慢有一些討論出來之後,或許就能多一些廠商、多一些贊助,讓我們可以有資源再去做下一階段的改造。」

團隊認為原本的校園掃具顏色有三大「痛點」讓師生不喜歡:容易褪色、容易凸顯髒污及破損、容易使環境看起來混亂。就色彩分析的原則來看,選擇無彩色系(黑灰白)或大地色系是面對這些痛點較好的解方。

團隊認為,黑、白、灰與大地色系的掃具,能避免褪色、容易凸顯髒污及破損、使環境看起來混亂等問題。

關於「校園掃具改造懶人包」的爭議,陳慕天解釋,「事實上,我們並不是說掃具只能有這個顏色」。在資源有限、要壓低價格、要通用全台所有學校的情況下,他們沒辦法生產一百種顏色讓一百種學校來選擇,只能選擇其中的一至兩種,「甚至到三種我們都會擔心它太多。再多,廠商就要客製化,價格就會飆得非常非常高。」所以目前生產的黑、灰、奶茶色,都只是美感細胞在價格的限縮下為了「百搭」所找出的安全配色。

如果可以,誰不願意有更多選擇?人們所批評的「美感教條化」,是一個與美感細胞價值觀天差地遠的大誤會,「有看我們過去的論述就知道——例如美感教科書——我們對美感的講法是『不是一種單一的標準,而是一種多元的選擇』。」美感細胞的目的,也非全面將紅色掃具從市場中淘汰,「我們在推動過程中並沒有強迫任何一所學校去做這件事,我們是用自由市場的方式,提供學校多一種紅色之外的選擇。」

當人們批評這次的計畫「教條化」,他們並沒有意識到在過去的模式中,紅色掃具某種程度也是一種強迫性的「美學選擇」。

https://www.facebook.com/aestheticell/photos/a.687071081397524/5298895456881707/?type=3

「無印良品的設計」不是美學標準,是哏圖

陳慕天認為,問題在於溝通的疏忽,「跟wording(措辭)有關,我們寫『美感』大家就覺得為什麼這個顏色叫美感,我們寫『改造』大家就說,功能沒改你這算什麼改造?」

溝通的疏忽,必須舉例懶人包中引起最大爭議的一張圖片:美感細胞以「無印良品的設計」來比喻理想掃具的美學標準。人們質疑,無印良品真的稱得上「美學標準」嗎?

「這是我做的我承認。」陳慕天大方地舉起手,又忍不住難為情地笑。

其實製作這份懶人包的當下,團隊成員就有提醒他不恰當,「但做懶人包的目的就是要擴散,當我要找一個台灣人都聽得懂的生活居家設計品牌,無印良品是一看就有感的東西。」對他來說,該張圖片只是趣味性首要、真實性次要的哏圖——以強力的傳播效果來看目標確實達到了,但陳慕天錯估了大眾對該議題的重視程度,並不需要這張多餘的哏圖去刺激。「這個沒什麼話好說,是我們的疏失,做錯就要修正,跟大家say sorry。」

https://www.facebook.com/aestheticell/posts/5310475969056989

獲得的共鳴越大,迎來的反對意見也會越多。關於反對者,陳慕天看到的有兩種,一是從頭到尾對覺得美感教育並不重要的人;二是設計師或藝術圈、教育圈的人,覺得美感細胞做得不夠完美。

美感細胞在引發爭議後的第四天於粉絲專頁上發出一則道歉文,「那篇文章其實就是讓大家知道我們都有在看(意見)而已,但事實上⋯⋯」他在幾秒的沉默後才決定說出來,「我至今沒有看到任何一個建議、論述,是他想到了然後我完全沒想到。」

陳慕天並沒有辦法費心思和他們去辯。他想,反正倒頭來還是他們要做,那麼做就對了。「總不能每個人都覺得有一個更好的解答,但每個人都不做啊⋯⋯」陳慕天苦笑,「一定要有人出・來・做!」

什麼時候才要改造「功能性」?

撇除那些誤會,美感細胞很清楚在有限的資源下自己能做好哪些事,所以這次的風波對於計畫的大方向並沒有影響,團隊仍然往他們認為正確的道路上行進——唯一的影響,是他們在與群眾的溝通上會更加謹慎。

九月開學之後,部分學校就將會有嶄新掃具的進駐。

陳慕天透露目前的進度是,部分學校將在九月開學之後拿到新掃具,待蒐集到學校及新北市政府的回饋、廠商能提供的幫助等資源,才能進行下一階段的改良。

「我們這批出去的掃把其實是好用的,因為是台灣生產,當然也比較貴;大陸做的品質則沒辦法把關,要求生產的量也會很高。」陳慕天認為,仍視掃具為消耗品的學校一時之間可能難以改變,願意買好一點的掃具、用比較久的學校,則會漸漸開始往「新掃具」聚攏。

下一階段的改造便輪到最重要的「功能性」。李宜軒在田調過程中發現,學校師生覺得掃具真正要改變的也確實是功能性,「比如說一年級的學生拿不住掃把,或掃具很容易壞⋯⋯。」美感細胞更期望未來可以讓掃具模組化,「比如讓掃具的設計是可以依據不同年級大小的學生去做高度的改變,讓掃把和拖把的頭和握把之間可以交互使用,若壞掉了可以自行替換組裝,也讓材質更堅固,甚至有些東西可以更環保。」

「但這些目標都很貴,所以我們就從最簡單的開始做。」談到長期目標,李宜軒又不得不說回資源的有限,「我們就是生產一個當下最適合的——不會是最好的,但是最適合的。當你很多錢、又有很多廠商願意幫你生產,當然就可以做出很好的產品。」

美感細胞團隊希望下一輪的改造,可以進一步觸及掃具到的功能性改良。

關於掃具,他們看的並不只是顏色的搭配或樣式設計,而是如何讓經銷商及生產商成為一個產業鍊,使「新掃具」這項產品可以在市場上生存下去,如此學校才會有選擇的多元性。

「因為沒人要做了,才會放在那邊」

這次校園掃具改造計畫最大的困難是「溝通」。

溝通有許多層面,這次事件的爆發點「與群眾說明計畫」只是其中一種;最開始的溝通,是要說服新北市政府教育局這件事的重要性,「很困難!公部門並不是那麼好去改變的,因為你不改大家都相安無事,你改,他就多了工作要做。」公部門決定支持後,團隊又必須與廠商溝通,「他們都是比較傳統的廠商,會覺得說沒有人要下單我就不做。」李宜軒透露,這時候陳慕天只好向認識的一些學長姐募款,下訂價格一百多萬的庫存訂單,讓計畫得以繼續進行。

最後再和老師溝通,請他們多支持這次的掃具改造計畫,「我光貴了幾塊錢,就有很多本來有興趣的學校說『那我算了,我還是繼續用紅色好了。』」怎麼辦?陳慕天乾脆自掏腰包補貼學校購買掃具的錢,讓他們願意開始用,也讓經銷商真的覺得「灰色掃具賣得出去」。

「其實算是在跟一個體制奮鬥。」最讓李宜軒哭笑不得是,許多人以為做這件事可以賺到很多錢,「大家都誤會了耶⋯⋯真的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從2014年發動募資美感教科書開始,到2021年的校園掃具改造計畫,美感細胞一直是用理想在支撐這些行動。「如果很簡單、都有利可圖的話,早就已經有人完成了。」陳慕天補充,這就是公共設計困難的地方:它並不符合市場機制,「因為這個市場已經沒有人要做這件事情了,所以它才會放在那邊。」

掃具只是一個開始,台灣校園的美感教育未來還有待大家的共同努力。

整個採訪過程中,「苦笑」是陳慕天與李宜軒露出最多次的表情,但對於美感教育他們仍不灰心,「這件事一定會發生啊,只是早跟晚的問題而已,它需要很長的時間,我們做了可能就會加速這件事情的發生。」陳慕天最後不忘呼籲:「資源不在我們手上,大家講那麼多,有資源的人就一起進來玩嘛!」

美感細胞在爭議中看見了人們對掃具改造的重視與期待,但爭議之外,最關鍵的是如何引起更多社會重視,更多集體討論。

「我們不是最終的標準解答,我們也不是最厲害的,我們只是下來做的那一群。」

|延伸閱讀|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致力於挖掘台灣文化,請支持我們正在進行的第三年訂閱計畫,一起記錄與參與台灣的文化改變。

郭振宇

或許喜歡電影、音樂與文學。每次的自我介紹都覺得彆扭。

更多郭振宇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桃園電影節「魔幻時刻」:從未來看當下,探索電影與真實的界線

文化觀念電影

桃園電影節「魔幻時刻」:從未來看當下,探索電影與真實的界線

即將於8月19日登場的「2022桃園電影節」以「魔幻時刻」為題,探討電影與觀眾間的關係:「未來當下」單元匯集了聚焦未來與近未來的科幻作品,叩問我們對未來的想像及擔憂;「魔幻電影院」單元則模糊了電影幕前幕後與觀眾之間的界線。

一堂以積木為主題的歷史課,如何改變一間教室?

建築文化設計

一堂以積木為主題的歷史課,如何改變一間教室?

走進萬芳高中的「美感積地」教室,由歷史老師黃小萍和3+2 Design Studio攜手合作,讓這間以積木為教材和空間設計理念的教學空間,提供學生沈浸於有別於過往的學習情境中。這個改造是教育部指導、台灣設計研究院主辦的的「學美‧美學—校園美感設計實踐計畫」之一,目的是為了協助台灣各級學校與專業設計團隊合作,進行校園環境美感改造。

從校園掃具到大眾文化,我們該如何看待「常民美學」?

文化觀念設計

從校園掃具到大眾文化,我們該如何看待「常民美學」?

在「美感細胞團隊」發布「校園掃具改造計畫」後,討論聲四起,有人懷疑我們的美學是否該被匡列在類MUJI的極簡風格中,也有人認為過往的紅綠掃具備「常民美學」應當被保留。然而「美」的判斷是否有一套標準,我們又該如何理解常民美學?

「美感積地」教師黃小萍:歷史老師如何推動校園美感?

文化觀念設計

「美感積地」教師黃小萍:歷史老師如何推動校園美感?

「校園美感計畫」是一系列對生活、生命感知的體驗過程,用設計力導入校園,運用策略拆解關於教育現場的痛點,跨業結合產官學協力合作,掀起一波美學寧靜浪潮,在這場美的盛宴中,沒有人會缺席,沒有人不受吸引。這是一門學習感受的課,用「看」學知識,用「問」學思考,動手做、學成就。

2022文博會在高雄——用一場展覽的時間環島全台

展覽文化設計

2022文博會在高雄——用一場展覽的時間環島全台

本屆(2022年)台灣文博會首度移師高雄,我們特別於展前和三位主要策展人——「豪華朗機工」林昆穎、「莎妹工作室」王嘉明、「水越設計」周育如暢聊設計理念,看他們如何用一場文博會的參觀時間,讓觀者有如環島全台的壯遊體驗。

如何創造高觸及流量密碼?專訪「法樂數位創意」Wawa與「只要有人社群顧問」陳思傑

商業觀念

如何創造高觸及流量密碼?專訪「法樂數位創意」Wawa與「只要有人社群顧問」陳思傑

最近意外引發全台關注的「哥吉拉離婚」事件,又成了一波廣告素材。一名人妻擅自把先生心愛的哥吉拉公仔送給親戚小孩,引發婚姻危機,只見IKEA在FB貼文強打玻璃門櫃,同時寫下:「可上鎖,有效防止親戚孩子拿走公仔。」照片還特別放大鎖頭,強調「展示您珍貴的公仔,並且可以上鎖。」吸引大批網友朝聖,成功刷新停電紀錄。

電影辯士——上世紀的電影守護者,至今仍該存在的理由

文化觀念電影

電影辯士——上世紀的電影守護者,至今仍該存在的理由

電影史中有一群名為「辯士」的人,他們伴隨無聲電影現身,用聲音詮釋故事,陪伴大眾熟悉影像的世界,卻隨時代的演進凋零,走入人們的回憶。這幾年,辯士重新出現在台灣影展的螢幕旁,不僅是延續一個古老的文化技藝,更讓我們重新思考,走進電影院可以有什麼樣的體驗?

始終經典,永遠年輕——APUJAN詹朴如何為甲桂林打造全新視覺形象?

廣編設計

始終經典,永遠年輕——APUJAN詹朴如何為甲桂林打造全新視覺形象?

堪稱台灣最會跨界聯名的時裝設計師詹朴,近期特別在V Studio總策劃下為「甲桂林」拍攝與設計全新視覺大片,透過他慧眼獨到的時尚眼光,去彰顯這家房地產行銷公司的企業理念。

在學習中成為更好的人:台灣教科書的內容與美學新革命

文化觀念

在學習中成為更好的人:台灣教科書的內容與美學新革命

從部編本到民編本,將知識學科化的教科書,不但是國民接受義務教育時學習考試的媒介,更是反映社會集體意識的文本。「為什麼教科書如此枯燥乏味?」「教科書設計為什麼都一成不變?」「國文課本選文為什麼都是中年男子、失意政客的心聲?」這些始終不斷的質疑在過去十年逐漸匯集成一股能量,在「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實施後,形成一場台灣教科書的內容與美學新革命。

透過VR,站在歷史與現實的界限中: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

國際文化電影

透過VR,站在歷史與現實的界限中: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

來自韓國的留法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Hayoun Kwon),於2021年高雄電影節發表的VR作品《玉山守護者》,述說日治時期一位日本學者與一位台灣布農族人間的可貴情誼。在創作的過程中她探索了台灣的傳說,更找到了不同的角度去觀看歷史。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