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2022奧斯卡電影專題

《世界上最爛的人》:如果自由的意義就是空虛

《世界上最爛的人》是導演尤沃金提爾的奧斯陸三部曲最終章。

如果說導演尤沃金提爾(Joachim Trier)的奧斯陸三部曲中,《愛重奏》(Reprise)是年輕時愛與夢想的衝撞揮霍;《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Oslo, 31. august)是挫敗人生中的絕望與憂鬱;《世界上最爛的人》(The Worst Person in the World)作為三部曲最終章,像是透過茱莉、艾克索與艾文的感情,揭示快速變動世代中的自我追求與慾望、自身與他者的關係與牽絆,將前兩部作品中的愛、夢想、衝勁、挫敗,凝練成帶有幽默浪漫也現實的樂章,刻畫下屬於這個世代的生命樣貌。

電影以女主角茱莉置中的鏡頭揭開序幕,在歡愉喧鬧的派對中,她獨自抽菸,孤獨而不得志的吸吐著,望向遠方的城市。鏡頭慢慢拉近,茱莉直視著鏡頭流露出滿懷的失落。

不待觀眾陷入太久的孤寂感,電影隨即開啟以書籍架構為主軸的敘事方式,直言本片將分為序、12篇章與跋。

茱莉看似得志的求學歷程,卻總帶著一絲懷疑與不滿足,這份不滿足和對自由自在的渴望,促使她走向變動而多舛的人生。年輕而轉換多個跑道的她,在追尋自我的途中遇見了生命已將走入穩定階段的45歲漫畫家艾克索,她愛上艾克索身上自己所缺乏的穩定感,最終也因為這樣的缺乏離去,投入下一段感情。

茱莉不斷在自我懷疑中看似清晰認知到,自己在乎的是感知、是靈魂、是思想、是某種解放性的自由,同時也有意識無意識地展現自己想被看見、被認同的慾望,於是當她在失意中亂入的派對裡遇見與自己相似的艾文,艾文受她的狂放而吸引時,她又奮不顧身地朝艾文奔去,然而這也未能使她停下腳步⋯⋯。

女主角茱莉看似順遂的人生歷程,卻總帶著一絲懷疑與不滿足。

奧斯陸的城市與光影

出生於丹麥的尤沃金提爾自幼在奧斯陸長大,並成長於電影世家,首部長片便以奧斯陸為景,拍攝了奧斯陸首部曲《愛重奏》,並在2011年完成了《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2022年上映的《世界上最爛的人》再度以奧斯陸為舞台,與前兩部合稱奧斯陸三部曲。

對尤沃金提爾而言,一位導演能拍攝自己最親密的城市並呈現給觀眾是非常寶貴的禮物,他將奧斯陸視為這樣的存在,刻劃出他眼中的城市變遷,帶出每個世代人在變遷中所面對的不同課題。

《愛重奏》中半破敗的樓房夾雜著新式公寓及歷史建物,呈現追求現代化城市中人們對於未來夢想的期待與徬徨,《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開頭獨白中揭示今昔建物的快速轉變,並在電影帶入大量中產階級生活的景象,對比主角一事無成的絕望與窒息感。

到《世界上最爛的人》,奧斯陸在尤沃金提爾眼中呈現出摩登的市容,並在茱莉父親口中成了連停車位都一位難求之地的模樣。環境變奏、快速爆炸性的流轉,反應在三部曲中主角們的生活衝突與狀態,成為電影當中的重要核心。尤以在《世界上最爛的人》中直面的探問,在變化太快的世界裡,我們該何去何從,我們是否還有選擇、還能選擇?

尤沃金提爾亦曾在訪談中提及驚艷於奧斯陸的光影,於是光影亦成為奧斯陸三部曲中重要的語彙,同時也呼應在電影裡的景觀轉變中。延續著前兩部作品的市景語言,透過凝視城市、街景、奧斯陸美好的光影、歡騰熱鬧的夜生活,與光影打在城市、環境上的變化,巧妙地揭示社會性的結構問題帶給人之間的矛盾與孤寂,以及角色內心的轉折善感。

導演尤沃金提爾。

變動是這個世代的必然

電影以茱莉的感情切入,探討社會框架中自身與他者的關係,資訊量龐大的生活裡,如何在既定的規則中保有自己,走出自己的規則,而選擇中又將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當茱莉身處於艾索克的親友派對,面對他成家的友人們,婚姻、懷孕、人生成就⋯⋯這些詞彙迫使茱莉從自轉的生活中走入社會,當她必須與他者、結構與體制發生關連時,總是會觸發出許多的摩擦,過程中的碰撞、懷疑,及生命的課題不會因為渴望追求靈魂自由而放過她,反而可能成為啃食自我的一部分,於是在許多吐露真心的時刻,茱莉常常會感受到自己是世界上最爛的人,再用最糟糕的情緒,將自己的不安丟躑到他人身上,迴圈似的再度感受到自己的失敗。

尤沃金提爾以大量置中的鏡頭,面對著茱莉、艾克索、艾文,背景從失焦到銳利,訴說著這些惶惶不安孤寂的內心,遠眺著城市,亦像是思考著,偌大城市何以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

然而尤沃金提爾從沒有讓觀眾沈溺任何一種情緒太久,透過一次次光影的變換,將看似沈重的焦慮以笑料或是浪漫的轉折拉至另一個境地。如茱莉創作靈光乍現的時刻,或她決定拋下艾克索奔向艾文時,光影與顏色迅速地切換,從巨大的空虛失落跳脫到宛如《樂來越愛你》中愛到恍若世界靜止,只剩下你我的浪漫片段。這樣快速的切換,也再在呼應變動的世代中不斷轉變的人們。

尤沃金提爾的鏡頭下呈現奧斯陸的城市與光影。

在變動中向前奔跑

茱莉不顧一切朝著艾文奔赴的模樣,像極楚浮《夏日之戀》的凱薩琳,她們都追求著自由,也都周旋於關係之間,但不同的是,電影中總能看見茱莉一次次決然的決定後,心中那份不安與自我懷疑。可是縱然如此,她還是依憑著自己的感受往前奔跑,像是要在變動中衝撞出屬於自己的擾動,在擾動中尋求平衡,卻又一次次的不滿足於結果。

電影看似以茱莉為出發點,最後卻巧妙地告訴你,茱莉、艾文、艾克索都一樣。誰不是在人生中充滿自我質疑,需要從他人的眼睛看見自己的模樣,在快速變動裡將自己打碎再慢慢拾起,有時候接受自己,有時候不接受。如茱莉自由解放的跳著舞,亦或快速敲打出直指人心的文章,對世界迸發出絢麗的火花,卻也偶爾因著快速的變動對他人產生惡意的傷害,在轉身離去的瞬間,像一把高速旋轉的利刃,冷不防刺向身邊的人。


茱莉在不確定的人生中不斷向前奔跑。

茱莉始終在不安與不確定中堅毅的向前奔跑,電影最後章節中的跋像是在預示:這些盡頭只是生命裡無數個糊塗中的其一解答,那些混沌還在推著人們前行,而或許茱莉仍會在這樣的世界中,依著自己的步調繼續狂傲浪漫地奔跑,她也將再次經歷這些變動裡所帶來的美好瞬間與失落。

透過茱莉的奔跑與變動,像是打開了一本快速翻動並無法闔上的書,在分秒翻閱的過程中不斷經歷光與影、歡愉與悲傷、滿足與失落。這也將是這個變動世代在追求中必然面對,且將持續書寫下去的生命書章。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2022,第94屆奧斯卡金像獎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台北萬華:萬般華美的傳奇之地

地方文化生活

台北萬華:萬般華美的傳奇之地

2021年5月,萬華遭受COVID-19疫情衝擊及輿論挑戰,地方立刻建構起其他地方難以企及的社區支援系統,彷彿看到過往歲月裡,那個不畏懼迎向時代衝擊、眾志成城捍衛家鄉的萬華,立體呈現在眼前。萬華,這個曾經帶著不同標籤的老城區,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文化電影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1987年,《秋天的童話》上映,故事以香港導演張婉婷自身在紐約的時光為藍本,說著來到紐約留學的十三妹,與唐人街打工的船頭尺意外擦出的關係。觀眾看的是愛情,背後刻下的是香港人面對遷移的徬徨。35年後,隨著數位修復回望過去的作品,張婉婷看見的是自己作為一位導演的成長,還有不同時代的香港和故事。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文化觀念音樂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音樂創作向來是當下社會現象的反饋,在陳珊妮的作品中,更有著前瞻的數位文化反思。近來,各種創作形式席捲全球,音樂變得好似只是媒介,不再敘說完整故事;演出者可以是虛擬歌手,沒有人在意背後是否真實;創作者不用本名,也不用露臉,就可以創造未來。未來,縱使撲朔迷離,可以確定的是,所謂「真實」的存在,確切已經有了新的時代定義。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影劇文化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律政劇在歐美日韓已行之有年,也一直是非常熱門的題材選項,兩位法學院出身的故事寫手,是如何融入在地思維做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影劇文化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職人劇」是這個世紀較為新興的影視詞彙,然而在人類的影視文本裡,早已充滿各行各業的存在,本文就台韓兩地近年熱門的劇集發展,來分析究竟什麼樣的劇情角度才稱得上職人劇?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人物影劇文化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描述一位放浪、暴走、醫術了得的女外科醫師,把自己下放到南南灣村的偏鄉醫院就職。這間醫院裡不時發生讓人啼笑皆非的急診百態,也從中看見了台灣醫療的種種難題。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文化文學閱讀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動盪社會中,有時身為觀者的困境在於,即便沒有移開視線,也永遠無法在場。如果是這樣,為何作家與記者仍要持續書寫並發布?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國際文化閱讀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全球獨立雜誌圈知名人物Jeremy Leslie,曾任雜誌設計總監,而後在線上撰寫雜誌介紹與評論,再走入線下舉辦雜誌愛好者聚會,最後落腳倫敦St. John街區開設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經營六年至今,magCulture不只是一間書店,更已儼然是歐美獨立雜誌的訊息中心。在報墨積極轉型數位的時代、在紙張成為電路顆粒的閱讀器世紀,一本本飛越洲際來自各地的有趣雜誌在潔淨架櫃仍有一席地位,在舒適店鋪的燈光下閃閃發亮,等待著眷戀墨印的人們將它們帶回家珍藏。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文化文學

回到身體的原點:蔣勳談《欲愛書》二十年與肉身的孤獨

盛夏末了,劃分舊昔街庄的埔心溪堤岸,一座廠房內甫改建成的排練場。這個週一午後,既為蔣勳排定雜誌攝影與受訪日,也是他在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自社子島搬遷至桃園蘆竹後,初次造訪新基地與團長林智偉等年輕朋友們。但見他在表演者隨攝影閃光明滅的動態中,沉靜趺坐中央,有時也仿傚著、比劃如表演者羽翅般的手臂,並因此朗朗笑著。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攝影之夜-攝影文化沙龍」:跨世代八位攝影師,重新凝視自己創作

攝影文化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攝影之夜-攝影文化沙龍」:跨世代八位攝影師,重新凝視自己創作

2021年4月正式開館的國家攝影文化中心臺北館,於2022年4月27日主辦開館一週年館慶典禮,由VERSE協助策劃執行,以「歲月鏡好,影耀今昔」為主題推出一系列活動,其中「攝影之夜-攝影文化講座」邀請八位跨世代攝影師擔任主講者,分享對自己而言最有意義的攝影作品,是一個非常動人的夜晚。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