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GQ》總編輯杜祖業的家:從生活中發現處處講究的編輯學

杜祖業的拆解空間小巧思🅰

玄關的掛燈從日本購入,它既復古又不是真的古董。這個掛燈對於玄關有畫龍點睛之效,與一旁衣帽架相襯,就很好看。

《GQ》總編輯杜祖業,每次出場總是氣派優雅,一身紳士穿搭,一出場便是目光焦點。在工作上,他是嚴厲的總編輯,頂著做工精細的眼鏡犀利看稿,私下則把個人的獨特品味毫不保留地注入家裡頭。 

推開老公寓的門,像是走入一處1960年代的古典家居,鄉村民謠歌手Joan Baez的歌聲自深處客廳的真空管音響伴隨陽光流淌而出,迴盪在兩排層層架疊至天花板的書櫃之間,與來自世界各地的書報雜誌相應和。

客廳落地窗旁靜置的黑色英式躺椅,是杜祖業平時在家最常待的地方,一邊倚著自然光閱讀,一邊抽雪茄,抑或細飲自己沖煮的手沖咖啡,是他再日常不過的愜意時光。家,就是他最自在的編輯場域,整體空間就像是一本屬於瀟灑紳士的時尚雜誌,自裝潢陳設至光線安排,從植栽到器皿,都有一套獨特的觀點與哲學。本次《VERSE》特別造訪杜祖業的家一探究竟,與他談談關於家居與生活的種種。

Q:與這棟房子相遇的故事和主要規劃概念?

杜祖業(以下簡稱杜):八年前,初次看到這棟房子便被吸引。當時除了廚具外幾乎沒有其他東西,雖然要花比較多錢添購硬體設備,但起碼是我選擇的,這對我來說很重要。本來屋子裡還有已經架設好的燈,但我把它們都拆了,按照自己想法布局光線。

第一眼看到這個空間,就有加設吊床的想法,客廳緊鄰落地窗及陽台,屋寬又剛剛好,實在太適合吊床。再來是進門處的兩側,我直覺這裡就該放書架,而書架中間理所當然就是工作及用餐兩用桌。於是,大概的配置都出來了。幾年後,兩大排書櫃上堆滿了雜誌和書,坐在桌邊,就像是位在書的峽谷裡頭,被來自各國的美麗圖文包圍著。

Q:家中最喜歡的一角?

:這棟房子的陽台與室內關係非常密切,在室內可以感受到外頭光影隨時間的流動。我在陽台重新鋪了地板,並在植物設計師李霽的協助下種了植栽。客廳接壤陽台的地方是我最常待的地方,這裡就像是淡水與海水的交界處。白天把窗子打開,坐著躺椅或吊床上面閱讀書報,感受空氣流通,還有時而飄來的植物香氣,非常迷人。

Q:書櫃的陳列方式為何?

:兩排書櫃,一排主要放書,另一排則是雜誌。放書的那一面全是受Karl Lagerfeld家裡書牆的影響,我運用在視覺上較輕盈的層板,在上頭將大書橫擺,看起來就像是書從牆上長出來一般,有種戲劇感;在下層,我則是把尺寸較小的日文書及中文書直排。但我沒有把書櫃整個擺滿,在大書與小書之間保留一層置物的間隔,減少了視覺上的壓力。

Q:最引以為傲的物件是?

:很難挑出最引以為傲的單項東西,但客廳的沙發算是這個家的靈魂物件。它是法國品牌Gervasoni的沙發,有種慵懶自在的風格,材質由棉麻混合,有種毛細孔一般的呼吸彈性,而非沒有變化、被封死的硬挺材質,朋友都覺得躺起來甚至比床舒服。這就是我所說的「柔軟」元素。

Q:聊聊對於照明的安排?

:光線之於一個空間來說非常重要,它不但能讓人感受到時間的軌跡,不同明暗的光線,也會對人的心情有影響。一般投射燈的的表情較少,吊燈、檯燈啦、壁燈表情則比較豐富,像一盞最近買的Santa & Cole檯燈,會隨著不同時間時段,與環境互動,而有不一樣的表情。工作桌上的燈則選擇大燈罩的燈飾,比較有存在感,光也比較均勻揉合。夜晚時分,我喜歡站在陽台往裡面看,亮著光的房子,很美。

Q:走遍世界各地,有私心喜歡的居家風格嗎?

:法國在融合各類元素上做得最完美,從顏色到光影,從家具選擇到生活方式都很棒,巴黎尤其好。其中,我認為最不可或缺的元素是「柔軟」,創造生活的餘裕感。我的空間設定也受法國影響很大,畢竟,家應該是一個人生活中最柔軟的部分;與其追求豪華,不如追求適合自己的樣子。我喜歡慵懶、度假般的氛圍,我常在想:大家偶爾都會想去海島度假,那為何不把家變成這樣?

Q:休假日的作息如何?

:我算是很常待在家裡的人,除了跟朋友談事情,否則很少自己去咖啡店。早上會在家做早餐、沖咖啡,邊聽古典音樂,邊看雜誌,有時候一本就可以看整個早上。

這裡離信義區很近,離山也不遠,附近的「四獸山」我已經爬過無數次。附近也有公園、傳統市場,生活感還不錯。通常在下午我會希望可以在陽台吃甜點,搭配紅茶,非常享受,有點像在巴黎的老公寓。我在陽台上擺的橘紅色和檸檬黃的椅子,就是來自法國的公園椅;這品牌的椅子有三十多種顏色選擇,廠商把色票放在我這邊大概兩個禮拜,我才終於做出決定。 

客廳的Gervasoni沙發是家中的靈魂物件;杜祖業平時喜歡在沙發上邊聽音樂邊閱讀。


重視生活的杜祖業,對於每個日常生活用品的挑選都十分講究。


杜祖業選擇將大書橫擺,看起來就像是書從牆上長出來一般,有種戲劇感。


黑膠唱盤搭配上真空管音響,讓杜祖業可以盡情在客廳享受各種類型音樂的魅力。

PROFILE

杜祖業,《GQ》國際中文版總編輯。在學校唸的是廣告,入社會工作卻選擇進入媒體。喜歡舞文弄墨,愛看雜誌,興趣既雜且廣,對美麗人事地物有無可救藥的迷戀。在《GQ》工作近20年,從採訪、執行、創意、管理到建構全媒體品牌,對品質與風格的堅持在業界出了名。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以超現實奇想勾勒家的模樣:謝春德在創作中尋找靈魂的安居之所

人物生活

以超現實奇想勾勒家的模樣:謝春德在創作中尋找靈魂的安居之所

年過70的當代攝影家謝春德,在開始創作生涯之後,早早便達到了「從心所欲」的生命境界 ,講起自己勇於逐夢的過去、進行中及未完待續的創作計畫,眼神依舊像個年輕人一樣明亮,充滿熱烈的童心與好奇。在對話之中,謝春德不斷提起對「家」的渴望,卻不知道自己這個無法被時間和空間局限住的自由靈魂,早已安居在超現實的奇想之中。

「炎亞綸」之於「吳庚霖」,在《我願意》探索藝名與真名中的「自我」

人物影劇

「炎亞綸」之於「吳庚霖」,在《我願意》探索藝名與真名中的「自我」

若時光倒轉十年,提及炎亞綸,或許只是與時代眼淚之一的團體「飛輪海」畫上等號,那個外貌無懈可擊,卻又於男子偶像團體中有些格格不入的男孩。而今,面對台劇《我願意》,他開始思索這個藝名之於自己,以及真名「吳庚霖」間的關係。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人物電影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誕生於1992年的電影《少年吔,安啦!》,和九〇年代娛樂導向的觀影風氣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骯髒的光景、精準的槍響、少年的迷惘,勾勒著經濟發展下被遺留的台灣記憶碎片。導演徐小明希望透過草根味濃厚的黑幫故事,去唱一首屬於青春的輓歌。

打破框架需要一點善良的破壞:「壞貓2號」的非典型創意之路

商業生活飲食

打破框架需要一點善良的破壞:「壞貓2號」的非典型創意之路

你是否偶而會對於現狀有不滿的想法?總是會想著或許可以有更不一樣做法?雖然可能還不到漫威影集《無限可能:假如…?》(What If…?)裡那樣的全面大翻盤,但任何的嘗試改變,都是走在「打破框架」的路上。「壞貓2號」就是一個這樣的存在,這個由「兩名獨立廣告商創辦人與一位早餐店老闆」合組的創意團隊,會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樣的驚喜與「破壞」?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人物音樂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距離黃玠發行第一張專輯《綠色的日子》已滿15年,今年他重新發行黑膠紀念版本,也以這張專輯中的歌曲〈25歲〉為題舉辦專場「今年,25歲」。這是許多人紀念青春迷惘的一張專輯,而對於邁入中年的黃玠來說,能幸運地走到現在,困惑或許依然存在,卻更能與之共處。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商業廣編生活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2021年10月開幕的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打造宛如美術館一般的空間,別出新裁地提供生活顧問及個人化選品服務、快速維修、話題⻝室、悅讀講堂及活動策展等創新體驗,致力實踐「為熱愛生活的人找生活」的品牌使命。至此,恆隆行已不再只是代理商,不僅大膽開創了台灣零售服務的新樣貌,並以其積累62年的選品專業,提出營造理想生活的恆式觀點!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人物電影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短篇電影《永生號》像是一部你我生活記憶的MV,故事裡,張震所飾演的生化人在遙遠未來的宇宙中甦醒,回到受疫情、戰爭、污染殘害的地球。突然,一首首熟悉的歌曲響起,高中的嬉鬧、初戀的悸動隨著音樂浮現,漸漸喚醒他久遠之前的地球記憶⋯⋯。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物觀念電影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稱廖桑的資深電影剪接師廖慶松,入行近半世紀以來,無數台灣電影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且變得更加精彩。九〇年代初的經典黑道片《少年吔,安啦!》同樣由他操刀,30年後也由他負責指導修復,真實呈現那個時代的台灣,最生猛與美麗的色澤。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人物觀念電影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九〇年代初,導演侯孝賢與已故製片人張華坤希望聚集一群「台灣新電影」運動要角,拍一部前所未有的黑幫故事,包括當時已是侯孝賢、楊德昌等大導演指定御用錄音師的杜篤之。在那個杜比音效對全球片商來說都是新鮮事的時代,杜篤之讓《少年吔,安啦!》成為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讓台灣電影從此從單聲道變成雙聲道。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人物電影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頂著黑色軟呢帽,臉上掛著一副墨鏡,高捷從磨石子樓梯步上酒吧二樓,背景音樂正播放伍佰的〈Last Dance〉。上樓走到沙發坐下,這畫面彷彿是顆電影長鏡頭,一位黑幫大哥氣勢滂薄的出場,從他30年前首次在電影《少年吔,安啦!》詮釋黑道大哥之後,多數人一想到高捷,總是會浮現這樣的印象。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