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金馬60】最佳動畫長片《八戒》導演邱立偉畫了近30年,始終是少年——無數個1/24秒堆砌的期待

【金馬60】最佳動畫長片《八戒》導演邱立偉畫了近30年,始終是少年——無數個1/24秒堆砌的期待

2023年金馬60最佳動畫片《八戒》,我們專訪沒有小孩的動畫導演邱立偉,他說,動畫就是自己的小孩。

邱立偉自1990年代起便不輟創作,收穫國內外各影展及金鐘金馬獎等獎項無數,近年賣出33國版權的《小猫巴克里》和有國際資方參與投資的「八戒IP計畫」更打開台灣的知名度,一年後,邱立偉以《八戒》拿下2023年金馬60最佳動畫片,這位堅實的中生代動畫家,近30年來途經怎樣的風景?又是因為什麼而能堅持至今?

2021年,原創動畫影集《未來宅急便》獲頒第56屆金鐘獎動畫節目獎。即便這已是邱立偉生涯中第四度抱得金鐘獎,揭獎當下,鏡頭還是捕捉到他鼓起臉頰,用力呼出一大口氣,試圖緩和藏不住的緊張。這畢竟不是多數時候隱身幕後的動畫創作者所習慣面對的金碧輝煌。

但20幾年不斷的嘗試、堅持和創新,還是讓他站在台上,穩穩地給自己的人生志業下了這樣的註解:「動畫的矛盾性在於它的生產單位是格,24格完成1秒,卻花盡動畫人許多的青春⋯⋯說到底,這些做動畫的人到底是為了什麼?我想可能是當角色活起來的那一刻,我們也有了另外一種生命的可能。」

*延伸閱讀:許光漢配音首作!金馬最佳動畫長片《八戒:決戰未來》即將上映

動畫導演邱立偉近年的作品,有著近年賣出33國版權的《小猫巴克里》和有國際資方參與投資的「八戒IP計畫」更打開台灣的知名度。

因為好奇

那是數位工具正要普及的1990年代。正在讀雲科大第三屆視覺傳達設計系的邱立偉,第一次接觸到剛問世的3D繪圖軟體,一群同學圍在一起,盯著螢幕中的方塊竟能旋轉,驚嘆到大呼小叫。

立體的時間性,擴充了平面的世界觀。邱立偉為此深深著迷,他花比同學更多的時間鑽研還有什麼沒試過的?還能再做什麼?

「當時電腦還很慢很慢,設定好算圖公式後,按下去,等物體轉起來要過一整晚。」但每當睡一覺睜開眼,看見螢幕中自己做出的杯子邊旋轉,邊閃爍先前無從想像的玻璃光澤,那一刻難以言說的心滿意足,對他來說非常值得。

畢業後,帶著對未來的迷惘,邱立偉決定先去當兵。營區在台南官田,每次站在頂樓陽台上曬衣服,都會遠遠望見山坡上一棟建築物,一打聽才知道那是1998年剛開辦的台南藝術大學音像動畫研究所(現更名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以下簡稱動畫所)。

《小猫巴克里》為邱立偉所打造的重要IP創作。

「學動畫還有研究所,哪有這種好事?」作為一個被每天傍晚五點半電視準時播出的迪士尼卡通陪伴長大的少年,邱立偉大為吃驚,琢磨著自己每次用VHS攝影機亂拍的素材拼湊出一個故事時感到的興奮,還有一次次看螢幕中3D物體動起來時那瞬的激動⋯⋯他下定決心,填了報名表。

「說到底,是因為好奇吧。」如今回看最初那股驅使自己踏上動畫之路的奇妙引力,邱立偉這麼想,「我會好奇物體從不動到動,或者動起來後幾個clip組接起來會是什麼樣子?一知道有動畫所,也打從心底好奇到底是在研究什麼?」

「心裡不能只有自己」

退伍後兩天,邱立偉帶上熱騰騰的好奇心到南藝大報到。

震撼教育來得很快。入學隔週,921大地震,隔壁音像紀錄研究所的黃信堯、楊力州,一票人抓起DV就跳上車,帶了很多素材回來,剪出各自的觀點。看著一切的邱立偉,只能轉頭默默走回畫室,埋頭繼續「一個pose接一個pose」地畫,從遠景到前景,一個一個圖層地疊加。

「相比紀錄片的減法,動畫是徹底的加法,我們畫一格就是1/24秒,和其他敘事方法有完全不同的時間軸。」邱立偉思考,當需要更久的時間來回應社會,自己的東西如何前瞻,又要如何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此時即將邁入千禧年,動畫產業因為數位工具的流行而擁有愈加便捷的繪製流程,以往勞力密集的生產模式不再是必須,小團隊甚或個人都擁有獨立作業的可能。幫美國和日本等動畫大國代工執筆了數十年的台灣,興起一波原創動畫風潮,王小棣的《魔法阿媽》一類鄉土題材的動畫陸續上映。

十幾年來,看遍米老鼠、唐老鴨、原子小金剛和哥吉拉的邱立偉,第一次強烈感受到動畫也可以「人親土親」,而他也想從自己的文化和經驗出發,嘗試用動畫回答「你是誰?你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的根本命題。

「相比紀錄片的減法,動畫是徹底的加法,我們畫一格就是1/24秒,和其他敘事方法有完全不同的時間軸。」邱立偉說。

2000年,邱立偉完成人生第一支動畫短片《The Forest》,其中坐在樹林枝頭上的角色每天遙望城市煙火,背後藏的是身處台南的他和坐擁多數工作機會與繁華事物的台北對望時的迷惘、焦慮;往後的《王老先生雜貨店》中,疊著雜亂家具和沙拉油鐵桶的鐵皮屋巷弄,是他長大的仁德鄉不施脂粉的輪廓;《遺忘的寶藏》的奇幻情節,則源自他看見一則社會新聞後,對二戰後日軍在台藏寶的都市傳說進行的田野調查與文獻探究⋯⋯。

生涯中的前六部獨立創作短片,畫風從2D手繪、3D立體到兩者混合,敘事口吻有全然無聲的,也有全程用唱的,邱立偉不給創作題材與表現形式設限,唯一的堅持只有作品要和社會現實與人們生活的有所關聯。

「我每次看一些重大災害的新聞時都在想,醫護、警消能馬上去幫忙,建築工人搭臨時庇護所,會烹煮的人也能為災民提供溫飽,但是作為創作者可以做什麼?好像無能為力,只能在平時透過內容,給予人們一些歡笑、鼓勵、勇氣、安慰,或者只是好好哭一頓的契機⋯⋯但無論是什麼,一定要有。」

他說得篤定,「不能心裡面只有自己,不然相較這些人,我什麼都不是啊。」即便作品是虛擬、無形的,憑藉的卻是對世界最真的關懷和愛,這是邱立偉身為動畫創作者的自覺與堅持。

萌貓創造者的煩惱

想著要更加參透說故事的方法,2005年,邱立偉進入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博士班就讀,並以最熟悉的台南為據點開始建構團隊,成立動畫工作室Studio 2。

往後的幾年,他往返兩地,也去美國擔任駐村藝術家,每次搭飛機回來,打開家門總已是深夜。「那時,人人都在講我們要縮短城鄉差距,做出特色國際化,產業也要佈局全球、放眼世界」,正準備揮別以往獨立的創作模式、嘗試進入動畫產業的邱立偉時常掙扎,「是不是該在北京或美國留下,或者至少要到台北去?」

《小猫巴克里》透過主角們和反派的對抗,引領孩童們認識經濟運作和環境保護間的衝突。

也是在這段日子中,他翻出大學時畫的作業繪本,為其中的貓咪角色添上黃亮的毛色、閃爍的圓眼和童稚的聲線,再進一步舖展出一整個以道地台南街景為襯底的動物世界。

2010年,13集的動畫影集《小猫巴克里》於公視首播,憑藉親切的場景、淺顯的對白、輕快的節奏,還有善、惡二元對分之下通俗的劇情張力獲得第46屆金鐘獎動畫節目獎,也緊緊勾住小朋友們的心。YouTube開始出現由地方爸媽們陸續上傳的影片,紀錄一家家的客廳裡,孩子們如何用力跟上片頭曲的節拍,一起搖擺舞動。

但一如往常,邱立偉依然在其中藏了些許大人才能看破的、對於個人困惑和社會現況的投射:「《小猫巴克里》中的反派是急於規模化、全球化的台灣小企業,為了降低成本,到鄉下設工廠,一心想往前衝,卻對環境造成騷動。」

透過主角們和他們的對抗,邱立偉引領孩童們認識經濟運作和環境保護間的衝突。然而,這些反派又何嘗不是他自己那幾年不知依附在哪、對城鄉差距的焦慮?卡通小貓對抗著黑心企業,邱立偉也對抗著內心的魔。

我們要有代表台灣的動畫

他終究留了下來,也許是因為還有心願沒有實現。

電視影集《未來宅急便》已於2021年播出,電影長片預計於2023暑假上映。

2017年,《小猫巴克里》電影版入圍第54屆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在此之前,名單已有12年不見台灣動畫的身影。90年代,那陣讓剛進入研究所的邱立偉倍感興奮的原創動畫風潮並沒有長久地延燒,動畫本質上1格1/24秒的組成結構,向來都是對勞力、體力與耐力的巨大消耗。台灣依然沒有一個米老鼠或哆啦A夢,代表性IP的迢迢創造之路,還沒結束。

好在有了《小猫巴克里》闖蕩各國影展、賣出33國版權的先例,邱立偉已經能相信,只要作品夠好,不怕不能和國際連結,「而且案子完成速度以年為單位計算的動畫團隊,反而更需要安定感的氛圍,少一些和快速運轉的世界的比較。」如今,他帶著更多信心和底氣,帶領已有20幾人的團隊和工作室收養的20幾隻貓,享受台南不浮躁的步調,並且忙著全心投入,和他最新開發的動畫角色「八戒」朝夕相處。

談起選角的原因,邱立偉說是因為其親民,「相對於唐三藏的理想主義,或者悟空的精英主義,總是第一個喊餓、喊累的八戒絕對更靠近我們一般人。」另一方面,挪用古典的角色符碼,卻將場景設定在霓虹閃爍、賽博龐克風的未來宇宙,把悟空的觔斗雲變成飛行載具、分身術成了浮幕投影、唐三藏吃了就會長生不老的肉身,成了人人渴望駭入的系統⋯⋯。選擇以種種科幻元素的重新轉譯西遊,則是因為邱立偉想補足華語動畫中一直缺少的、對未來的想像與展望。

相較《小猫巴克里》是在發行商「還有下一集嗎?」的詢問之下,才一步步被往前推著、不斷衍生更多內容,這一次,有了更多的經驗的邱立偉及團隊,從起點就將「八戒」打造成一個龐大又縝密的計畫,讓角色極盡可能地立體:電視影集《未來宅急便》已經於2021年播出,電影長片預計於2023暑假上映,也將有漫畫、遊戲及抖音互動帳號隨電影一同發行,甚至還會有一張以虛擬歌手身分發行的專輯,製作人是陳建騏。

為了確保異文化的觀影者不會遇上屏障,八戒系列的故事幾經翻牌,歷經與日本編劇的合作、和夢工廠動畫創意長的討論,最後才回來和台灣的團隊一起打磨。不厭其煩,是因為邱立偉希望也相信,「它可以真的變成那一個華語動畫中始終沒有出現的、有代表性的somebody,能是大家熟悉的,或者,至少是每次都能被想起、被講得出來的。」

邱立偉相信只要作品夠好,不怕不能和國際連結。

做動畫至今,二十幾年已過去,邱立偉比任何人都清楚,台灣動畫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一直以來,最讓我覺得挫折的是,很多人都還不知道台灣也有動畫,除了公視以外,也幾乎沒有其他主流播放平台。」說到這裡,他感謝即將到來的台中國際動畫影展,讓更多台灣動畫的獨立創作與商業動畫都有了被看見的機會,「有能跟觀眾互動的平台是最重要的,即便是被批評、被比較都不要緊啊,起碼被看到了,發現哪裡不好,我們大家再一起反省、一起前進。」

那麼,究竟是因為什麼而能一路堅持下來呢?邱立偉一時之間好像也說不清。他頓了頓,給出一個我沒想到的、極其單純的答案:「就還是期待吧,總是在期待看到每個下一秒,畫面動起來的那一刻。」

原來,在心底的某部分,他始終是那個窩在大學宿舍裡,等待睜開眼後杯子便會旋轉、發光的少年。

台中國際動畫影展 焦點影人 邱立偉|選映邱立偉導演多部作品,從第一部電視動畫影集、改編自作家林良散文集的《小太陽》、原創動畫作品《小猫巴克里》電視影集,到醞釀多年的最新長片《八戒》精彩片段。邱立偉也將在講座上分享身為「在地動畫品牌的開拓者」的心路歷程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李尤 攝影/蔡耀徵 劇照/台中國際動畫影展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振宇
大亞能為明日鏈結大亞能為明日鏈結
  • 文字/李尤
  • 攝影/蔡耀徵
  • 劇照/台中國際動畫影展提供
  • 編輯/Mion
  • 核稿/郭振宇
李尤

李尤

1999。張開眼睛打開心,邊寫字邊看世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