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原來一齣戲可以如此自由地觀賞——《華燈初上》沉浸式劇場策展人梁浩軒×導演吳定謙
Promotion

原來一齣戲可以如此自由地觀賞——《華燈初上》沉浸式劇場策展人梁浩軒×導演吳定謙

去年(2022)底開演的《華燈初上》沉浸式劇場,是台灣少見的大型沉浸式體驗劇目,由「INCEPTION啟藝」策展人梁浩軒及劇場導演吳定謙聯手打造。當台劇、策展和劇場三個領域的思維相遇,會碰撞出怎樣新鮮的火花?又為台灣沉浸式劇場的未來實驗出怎樣的嶄新方向?

《華燈初上》沉浸式劇場由「INCEPTION啟藝」策展人梁浩軒(圖左)與劇場導演暨演員吳定謙(圖右)聯手打造。(攝影/蔡耀徵)

去年(2022)底開演的《華燈初上》沉浸式劇場,是台灣少見的大型沉浸式體驗劇目,由「INCEPTION啟藝」策展人梁浩軒及劇場導演吳定謙聯手打造。當台劇、策展和劇場三個領域的思維相遇,會碰撞出怎樣新鮮的火花?又為台灣沉浸式劇場的未來實驗出怎樣的嶄新方向?

梁浩軒和吳定謙兩人,曾先後行走在紐約一幢碩大廢墟中,感受巨大的震撼。

那是外百老匯經典沉浸式劇場——《Sleep No More》的場景,二十多個角色串起3小時的劇碼,放觀眾恣意穿梭在九十多個房間裡,極盡自由地探索、拼湊劇情。2011年開演以來,上演無數場次,一路從紐約搬演到上海。

讓身為策展人的梁浩軒當下驚嘆的,是竟然有一種表演形式可以憑藉戲劇、聲光和佈景,同時刺激人的五感;而戲劇出身的吳定謙永遠記得,自己在複雜交錯的換場中拼命追逐一位位四散奔走的演員,卻終究不可能完整瀏覽劇情全貌,讓他對戲劇敘事手法的認知從此翻轉。

而更重要的,是寬廣的劇場空間和同樣寬廣的探索自由度,讓兩人見識到:原來,故事不是只有劇情與結局,「體驗」本身也可以是一種追尋。

《華燈初上》沉浸式劇場讓觀眾得以近距離欣賞演員演出。(圖片/INCEPTION啟藝提供)

近十年,台灣的沉浸式劇場也逐步發展,有推出「明日俱樂部」、「微醺大飯店」的驚喜製造等團隊陸續進場,但多年來,梁浩軒也心中一直埋著一個野心,「有沒有機會同樣用我們自己的文本,讓台灣消費者有更靠近外百老匯般大規格的沉浸式體驗?」

2021年,台劇《華燈初上》引起熱烈的討論,梁浩軒撥了通電話給吳定謙:「要不要一起做沉浸式劇場?」

沒有答案的宇宙

會選擇《華燈初上》作為轉譯文本,比起劇集的熱度,梁浩軒看見的更是其中幾乎個個飽滿、鮮明的角色,「這齣劇難得的,是幾乎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人設和故事支線,友情、愛情、金錢、毒品⋯⋯足夠支撐我們在劇場中鋪展出一個多重、平行的宇宙。」

而這個鋪展過程,對吳定謙和編劇團隊來說,是個「重新解構再創作」的漫長旅程。

「我們出了很多版劇本,一般寫劇本就是從第一幕寫到底嘛,但這次編劇時,我們是打開excel開始做表格!」吳定謙分享自己的新鮮體驗,「因為在沉浸式劇場中,要同時考慮每個角色在不同空間、和誰發生什麼事、發生多久⋯⋯都不能留白。」

劇中重要場景「HIKARI光酒店」。(圖片/INCEPTION啟藝提供)

歷經三個月的反覆琢磨後,原劇中九位與彼此的情感、利益糾葛最深的角色——日式酒店「HIKARI光」的六位媽媽桑、刑警成哥、編劇江瀚和酒保小豪,外加新增的「神秘人」共十個角色,在原作懸疑兇殺案和情愛糾葛的劇情基礎上,重現張力、也與本無交集的角色碰出新的火花,連成一個長120分鐘的體驗,除了開場和結尾的集合式大場景會將所有人聚集,其它時間皆同時有三至五個故事線上演,放觀眾在400坪的場景空間中恣意探險。

「但是,這其實是一個不小的挑戰。」梁浩軒說,「目前台灣大多沉浸式體驗都比較強調互動性,像大地遊戲一樣,有帶隊式的前進模式。」

吳定謙接過話,「而且,多數台灣觀眾還並不熟悉『自由觀看』的概念——可能跟我們的教育有點關係,我們往往想要被給予答案。但當今天看一齣戲,你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看什麼,再也不是被綁在椅子上餵養挑選好的一個視角時,這是很大的一個leap。」

多數觀眾對「主動入戲」的陌生,讓兩人感到有些心急,但也好在有細膩雕琢的場景和演出,作為足夠牽引人們走入這場體驗的引子。

走進角色心裡的房間

「場景」通常是觀眾來到沉浸式劇場,第一眼烙下的印。

這次訪談的拍攝,在一區襯著氣派紅色布幕牆的長廊進行。1:1復刻劇中的「HIKARI光」招牌、曖曖暈著昏黃暖光的吧台,都直直勾起觀眾對這齣劇核心元素的記憶——而這還只是步入劇場前的等候區。

推開門後,400坪的展場裡是20個大小不一的空間佈景,細膩復刻光酒店、警察局、各角色的家等原劇重要場景,藏滿了美術設計團隊對細節的用心,其中光的玻璃酒杯、警局辦案的黑板手跡、阿季家的破百昏暗⋯⋯都仿若直接從劇中挪移。連原劇鏡頭沒帶到的細節角落,團隊也有著墨,走入江瀚房間,難不注意到的牆上那幅The Beatles專輯《艾比路》的專輯海報,「我們會去揣摩,一個八〇年代的文青,會看什麼書?聽什麼歌?」

此外,團隊也為幾個主要角色設計了獨有的氣味。霸氣的Rose媽媽是成熟的橙花加蜂蜜、難捉摸的江瀚是深邃的檀木與皮革、少女愛子是甜甜的甜橙和小荳蔻⋯⋯飄散在演員身上和她們常行經的角落。「隔著螢幕看劇時,即便我們再入戲,也不會對其中人、事、物的味道有感知,」但過往的策展經驗讓梁浩軒甚至嗅覺的力道,「透過趁機建立這件事,能讓大家對角色的認知更加立體。」

「HIKARI光酒店」後台梳妝間。(圖片/INCEPTION啟藝提供)

除了另人讚嘆的影劇實景,展場空間也應用大量抽象概念打造舞台空間。(圖片/INCEPTION啟藝提供)

而整個展場空間雖然處處講求細節,卻也並非處處寫實,吳定謙從劇場的角度提出不一樣的思考,「對我來說,在討論空間配置時有覺得『我們是真的要進來看預售屋嗎?』當然有些主要場景,譬如光酒店的內部,應該要完整保留下來,因為可以承載觀眾的一些記憶。那其它地方,是不是可以做一些比較抽象的表現?」

於是後來,角色花子的房間並無擺件,只滿佈被揉成一團的信紙,「我們選擇用較抽象、寫意的方式處理某些空間,以此傳遞角色的某些執念——誰說房間真的要是那個人住的地方,不能是他心裡的某一塊秘密暗房?」

好奇心的爭奪

自去年(2022)12月開演至今,團隊已收到不少來自觀眾的回饋,其中最多的,都是在經歷「近距離觀賞」體驗後,對演員演技的讚嘆。

吳定謙說,「尤其因為我們編排的情節,都是角色關係張力比較強的,能極近距離地觀看演員們不管是愛是恨,做愛、吵架、分手、殺人⋯⋯很多人出來都會說:『哇喔,這些演員也太厲害了吧?』」

其實多數演員都是戲劇背景出身,全然沒有出演沉浸式劇場的經驗,那要怎麼知道,他們可以應對這些考驗呢?

「其實audition時,我們有想打破平時多數演員甄選的習慣和流程——在小房間等候、休息,再被叫進寬敞的排練場試鏡;這次反而讓演員留在排練場休息,在旁邊的小客廳裡做甄選。」吳定謙分享,「一開始大家進來真的都傻掉,因為上一秒還看不到裡面,不會知道現在要面對誰,所以從轉開房間門的第一個瞬間反應,就會看出來一位演員的特質,看見當面對未知的驚喜時,他會怎麼做?」

於是後來,30位從容化解了驚慌時刻的演員,被分成了三批卡司:三個蘇媽媽、三個Rose、三個江瀚⋯⋯30個演員演十個角色,並非固定十人一組,而是穿插排列組合,面對陌生的每一批觀眾。

開放式場景考驗著演員的定力與功力。(圖片/INCEPTION啟藝提供)

演出之中,不乏有大膽的觀眾斜倚在演員身旁,也隨時可以在哭到一半的時候失掉興趣,轉頭前往下一個現場,「來來去去,對演員的專注力和本身的魅力,都是個很大的挑戰。」講得殘酷些,這就是一場對觀眾好奇心的爭奪。「所以我跟他們說,其實你們既是同伴,也是競爭者。」吳定謙說。

這也是梁浩軒眼中沉浸式劇場的獨特魅力之一,「雖然有劇本,但真的每一次來都會看到不同的應變、結局和組合。」而觀眾也是其中的助力之一——雖然不是直接影響劇情走向的角色,但會讓這裡成為一個不會有兩場一模一樣的化學反應發生、更接近魔法的時空。

讓「看戲」長出自由的形狀

那年,從紐約《Sleep No More》的廢墟走出來後,一直在追趕故事發展的吳定謙,氣喘吁吁問同行的同學,「啊你剛才都跟著哪個角色?」同學一派輕鬆地回答讓他至今難忘:「沒有啊,我就在一個房間裡待了一個小時,坐在裡面看著人來來去去。」

此刻在《華燈》劇場中,也能見到越來越多沒有標準答案的、欣賞戲劇的方法,無論是追隨、定點或漫遊,觀眾們正摸索自己與沉浸式劇場自在的相處方法。

進場觀眾可以隨意跟隨想看的演員與故事線,也能待在一個定點觀察人來人往。(圖片/INCEPTION啟藝提供)

而團隊也在一次次觀眾的反饋中,持續微調著體驗的細節:沒預料到近半數願意來體驗的觀眾,是沒看過《華燈初上》原劇的,於是靠服裝、談吐把人物設定塑造得更加鮮明;發現有存在帶有距離或視線死角的觀戲視角,就編排更多誇張一些的肢體動作或吼叫,取代微笑等細微的表情線索,讓情緒的張力能被360度接收;也為了不讓帶入感中斷,安排角色在走位、移動時也要呈現心理狀態——欠錢的阿季鬼鬼祟祟,一直窺看別人在做什麼的蘇就展現自己媽媽桑位高一階的監督姿態⋯⋯讓每個換場也是戲的流動。

梁浩軒難掩喜悅地分享,已經有不少參與沉浸式劇場經驗豐富的觀眾跑來鼓勵他們:「台灣終於有一個這麼有規格的劇!無論是場景的精緻度,還是演員的戲劇,都能看見慢慢接近外百老匯的風景。」

吳定謙與梁浩軒希望能為台灣劇迷提供更多可能性、打破框架的沉浸式劇場。(攝影/蔡耀徵)

不過他也從來不掩藏仍存在自己心中的猶疑,「老實說,關於沉浸式劇場,我們也還在摸索和理解,因為從劇情、演員、場景,從來沒有如此大規格的前例和邏輯可以複製的情況下,我們還在冒險的路上。可是我們還是不斷跟觀眾們溝通,這是一個全新的、不一樣的東西,希望大家拋掉既有的框架來看看吧!」他頓了頓,突然想到一句slogan,「你是自由的,你會在體驗裡找到屬於自己的『光』。」

這句話或許不僅是這次的《華燈初上》,也是整個台灣沉浸式劇場尚充滿可能性的形狀與方向。

《華燈初上 沉浸式劇場》

更多詳情請洽
官方臉書購票網站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李尤 攝影/蔡耀徵 圖片/INCEPTION啟藝 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郭璈
文字/李尤 攝影/蔡耀徵 圖片/INCEPTION啟藝 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郭璈
文字/李尤 攝影/蔡耀徵 圖片/INCEPTION啟藝 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郭璈
文字/李尤 攝影/蔡耀徵 圖片/INCEPTION啟藝 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郭璈
文字/李尤 攝影/蔡耀徵 圖片/INCEPTION啟藝 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郭璈
文字/李尤 攝影/蔡耀徵 圖片/INCEPTION啟藝 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郭璈
文字/李尤 攝影/蔡耀徵 圖片/INCEPTION啟藝 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郭璈
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
  • 文字/李尤
  • 攝影/蔡耀徵
  • 圖片/INCEPTION啟藝 提供
  • 編輯/郭璈
  • 核稿/郭璈
李尤

李尤

1999。張開眼睛打開心,邊寫字邊看世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