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2024訂閱方案 0
0
從《流麻溝十五號》到《綠島金魂》:當代台灣影視如何處理白色恐怖議題?

徐佑德:影視趨勢報

從《流麻溝十五號》到《綠島金魂》:當代台灣影視如何處理白色恐怖議題?

近期,「綠島」無獨有偶地成為台灣影視聚焦的重心。電影《流麻溝十五號》與影集《綠島金魂》,都帶觀眾重返當年綠島作為政治犯監禁處的那段歷史。繼此前《悲情城市》、《超級大國民》等觸碰白色恐怖題材的經典作品後,時隔多年,當今台灣的影視作品選擇如何呈現白色恐怖歷史?又開拓了什麼不同以往的可能性?

台灣的影視作品,面對白色恐怖歷史是否有更多不同的呈現可能?

近期,「綠島」無獨有偶地成為台灣影視聚焦的重心。電影《流麻溝十五號》與影集《綠島金魂》,都帶觀眾重返當年綠島作為政治犯監禁處的那段歷史。繼此前《悲情城市》、《超級大國民》等觸碰白色恐怖題材的經典作品後,時隔多年,當今台灣的影視作品選擇如何呈現白色恐怖歷史?又開拓了什麼不同以往的可能性?

《流麻溝十五號》:強調情感細節,虛實意境的結合

《流麻溝十五號》的劇本根基於紮實的田調,改編自曹欽榮的報導文學作品《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他》,帶有確切的傳記意義與改編自真人實事的基調。不過,相較於「前輩」作品的純寫實主義,《流麻溝十五號》在視覺美學上運用了許多意境式的呈現手法:電影開頭倒置的天地、不斷緩慢獨行的蝸牛,都隱喻著綠島上政治犯所面臨的處境;還有連俞涵的紅色舞衣,不管在陸地上或水面下,都成為一抹令人難以遺忘的符號,從正面來說代表藝術賦予人的內在自由,反面來說又像是角色們被傷害的人生不斷流著血,傷口永遠難以彌合。

而選擇以連俞涵、余佩真和徐麗雯三位女性政治犯切入,讓劇情更著重在女性情誼與受刑人互相扶持的情感層面。刻畫獄中的監管人員時,也盡可能讓人看到他們不同的人性面向,如片中馬力歐飾演的大隊長、李雪飾演的女獄警,都和受刑人有真切的情感交流,而非一味為了耍壞而耍壞,也讓政治犯有一點空間展現她們對於藝術的才華和熱情,並且在艱困的環境中,獲取從外界來的真實訊息。

當然,要在近兩小時的篇幅中講述三位個性與經歷都截然不同的女主角的人生故事,稍顯力有未逮,但仍無損劇本對於情感細節的深刻描繪,尤其是連俞涵和余佩真一場海邊的戲,以及片中最後一幕徐麗雯的表演,都讓人無法不落淚,久久難以釋懷。

《流麻溝十五號》是台灣首部以女性視角為主體的白色恐怖歷史電影。(圖片/牽猴子電影行銷提供)

《綠島金魂》:以輕入重,想走得更遠的「恐怖喜劇」

如果說周美玲執導的《流麻溝十五號》透過女性角色間的姊妹情誼和對愛情與情感的細膩刻畫試圖說一個不一樣的白色恐怖故事,那在「茁劇場」第一波四部劇集中壓軸登場、由北村豐晴執導的《綠島金魂》也許是個更大膽的嘗試——結合靈異恐怖和淘金喜劇風格,來詮釋被遺忘的白色恐怖歷史如何「出土」。

《綠島金魂》中,一群生活瀕臨崩解、想錢想瘋了的窮困魯蛇組成「淘金團」前往綠島,開始努力掩藏黃金所在地,低調開挖,途中遇上的飯店櫃檯小嬛熟悉地理環境,有意無意地幫忙他們找到目的地,但最後挖出來的真的是黃金嗎?還是更多埋藏在此地,不為人知的過往?

這群人一路上的誤打誤撞,讓這部恐怖喜劇具有鄉土文學嘻笑怒罵的特質,面對嚴肅的議題,北村豐晴試圖接地氣,並保留自己的喜劇節奏,是很大膽而具有實驗性質的嘗試。


給台灣影視工作者的備忘錄:我們還能怎麼說白色恐怖故事? 

相較於台灣新電影的寫實主義,從近期作品看來,要講述白色恐怖故事,平舖直述的寫實手法似乎已不再是主流。除了近期的《流麻溝十五號》和《綠島金魂》,先前從遊戲走紅,進一步改編成電影、影集的《返校》也是一個很好的案例。

《返校》原始的遊戲IP運用了恐怖類型與密室脫逃的概念,講述白色恐怖的「地縛靈」一段悲傷的愛情故事,到了電影、電視改編都掌握這個核心,尤其《返校》電影版既重現遊戲的視覺,更用恐怖驚悚的電影語言傳達白色恐怖的暴力帶來的悲慘輪迴,觀影時那種「逃不出去」的恐懼感,不僅讓電影獲得亮眼票房,也讓許多年輕觀眾真正進場去了解白色恐怖的歷史,至今,「致自由」的電影宣傳詞仍深入人心。

從《返校》、《流麻溝十五號》到《綠島金魂》,用恐怖、驚悚、女性抒情、喜劇等不同角度重新回顧白色恐怖的議題,拉近這段歷史與觀眾的距離,讓人欣喜看見不少中生代與新生代創作者對這個題材躍躍欲試,各顯神通的創作力;從市場角度來看,也可看見時代已經除魅,政治議題並非票房毒藥。

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景美看守所)一景。(圖片/Flickr@We Make Noise!,CC BY-ND 2.0

令人驚喜的是,《流麻溝十五號》和《綠島金魂》中,又可以進一步看到在挖掘白色恐怖歷史的過程中,創作者同樣注意到了多族群(diversity)的平衡——《流麻溝十五號》的主角有台裔左派、山東流亡學生,也有外省公務員與同樣受迫害的中國國民黨員,最後還觀照到其實存在於白色恐怖受難者中卻鮮少被提到的原住民族群。

而在《綠島金魂》中,綠島之所以鬧鬼,是因為長期以來有太多人在此犧牲卻無人知曉,最後的渡化情節也同時渡化了日本人、中國人、台灣人、原住民族群,努力讓歷史中未曾被道出的真相顯形,也試圖用更多元平等的視角檢視歷史,跳脫了過去族群二元化的論述,在在看得到創作思維的進化。

白色恐怖不只是過去的一段歷史,在當代台灣、烏克蘭,乃至歐美迫害都依然存在,正義依舊難尋,世代需要出口,而誰能體諒且安撫?也許就是影視吧!

且讓我們一同期待下一部白色恐怖作品,希望創作者們又能帶來全新的觀點與創意,也相信透過一次次的嘗試,未來的故事一定會更加成熟、更少包袱。 

|延伸閱讀|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徐佑德 圖片/牽猴子電影行銷、Unsplash、Flickr by We Make Noise! 編輯/李尤 核稿/郭振宇
文字/徐佑德 圖片/牽猴子電影行銷、Unsplash、Flickr by We Make Noise! 編輯/李尤 核稿/郭振宇
文字/徐佑德 圖片/牽猴子電影行銷、Unsplash、Flickr by We Make Noise! 編輯/李尤 核稿/郭振宇
LEXUS ALL NEW LBX 非凡 我定義LEXUS ALL NEW LBX 非凡 我定義
  • 文字/徐佑德
  • 圖片/牽猴子電影行銷、Unsplash、Flickr by We Make Noise!
  • 編輯/李尤
  • 核稿/郭振宇
徐佑德

徐佑德

無垠公司共同創辦人、《Mapless Vision 新趨勢產業報》創刊人暨總編輯,前《娛樂重擊》主編,現職製片/劇本開發/前期統籌/影視與文化內容觀察/數據分析。2020 以《地下弒》入選金馬創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