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女神的演員之路:謝盈萱的偏執與好玩


《四樓的天堂》由演員謝盈萱與香港演員黃秋生主演。(圖/蔡傑曦攝影)

大二那年,謝盈萱參加學校的劇場之旅,飛到美國百老匯看劇,望著舞台上的年輕演員,邊唱邊跳又能演,坐在台下的她哭到不行,「我完全沒辦法接受我的程度跟他們差這麼多,我不知道我要花多少力氣才能到達那樣的高度。」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她不敢稱自己是演員。

但事實是,大學畢業後,她唯一從事的工作就是演員。在劇場表演,一演就是15年。2015年在《麻醉風暴》飾演宋邵瑩,才正式跨進影視圈,直到去(2020)年,六度入圍金鐘獎。而在2018年,更因電影《誰先愛上他的》獲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從此,是劇場女神,也是金馬影后。

她說,是30歲之後才敢稱自己是演員,但至於是劇場演員還是影視演員,她並不喜歡這樣的標籤,因為太刻板、太鮮明,也太落入俗套,在採訪過程中,談及表演,謝盈萱不斷重複說道「好玩」。這也正是當初選擇轉入影視的理由。

「在舞台上,表演一定要投射到最後一排的觀眾,但影像就在圓圓的框框裡,透過鏡頭去跟觀眾對話,也不是說(表演方式)收斂,反而是更加喃喃自語,所以好玩的地方就在於,我現在正在拿捏百分比。」

每一次表演都不是同一件事,不同形式的表演、每一場次都是有機的,隨著各種觀察和自身狀態,產生起伏變化,對謝盈萱來說,表演理應是好玩的,沒有框架地發揮,與無止盡的可能性。

偏執練成

可能性來自於天分與偏執。謝盈萱說,過去在劇場,上台前一天,絕對要重新走一遍舞台,翻完劇本,不管多厚。演出結束後,寫下所有錯誤,睡前看一遍,隔日演出前再複習一遍,「今天不能犯昨天的錯誤。」這是她的原則。

但影視與劇場舞台不同,導演會調整、剪輯有所刪減與節奏,演員沒有百分之百掌控權,「我要學習放手,不那麼控制狂。」謝盈萱笑著說,這幾年演影視,也轉移了自己偏執的面向。

過去在劇場,謝盈萱上台前,要重新走一遍舞台、翻完劇本。(圖/蔡傑曦攝影)

現在的她,是拍攝每一部影視作品前,都會默默在心裡設定一個目標,當作功課,「我會判斷這個作品,可以訓練自己什麼,或找到什麼東西練功。」

而《俗女養成記》帶來的功課,是脫掉影后緊箍咒。當時,謝盈萱正處在光環壓力之下,陳嘉玲成了放手一博的救贖,「當時就覺得一定要去玩一玩,不負責任地亂演,爽就好。」演活陳嘉玲,也演活每個人心中的自已。

至於《四樓的天堂》的練功是打破技巧,「以前我會明確知道或掌握角色的內在或力量,但這次我完全都給她(導演陳芯宜)。」謝盈萱說,這一次在拍攝現場相當放鬆,甚至把自己完全交由導演。

直到劇集剪輯完成,謝盈萱看了影片,才知道原來當時自己是如此表演,表演當下的感受與互動隨之被喚起,為此,在採訪前一天,謝盈萱與陳芯宜還通話至凌晨五點,討論表演過程,也分享滿足,「嗯,不錯!我有學到新東西,這很開心。」對於這一次的角色演繹,謝盈萱給予自己如此回饋。

這齣戲的另一場練功則是打破自己。在讀劇時,初次面對香港演員黃秋生,其氣場之強大,謝盈萱抖到不行,甚至想推掉演出。最後是靠著自我喊話而堅持下來,「你現在有這麼機會跟一個這麼厲害的演員工作,只思考自己是不是表演得很糟糕,那真的是白來了,就厚臉皮一點,好好打破自己吧!」

所以第一場戲的中場休息時間,謝盈萱便直接對黃秋生坦白,直擊挑戰,沒想到黃秋生只回「遇到年輕的我,會更可怕。」

戲裡,黃秋生飾演推拿師天意,謝盈萱飾演諮商師張琪,從心病和身傷帶出療癒課題。「表演其實跟諮商很像,既有療癒也有傷害。」謝盈萱說,演員表演角色不會每次都順利,若非完成的喜悅,就是迫使他人乾等的痛苦,好壞之兩極,「所以演員其實有點被虐傾向。」謝盈萱笑說。

追求內在層次

但不管如何,對謝盈萱來說,做演員始終是幸福的。她說自己是內向的人,但因為演員身分,可以披著角色在人群面前,各種學習、興趣皆因角色牽起。

幸福也來自一再被青睞演出獨身的四十多歲女子,從《加蓋春光》雙雙姐、《花甲男孩轉大人》史黛西、《俗女養成記》陳嘉玲、《孤味》陳宛青,到《四樓的天堂》張琪,謝盈萱慶幸自己能演繹不同面向的中年女子面貌,將這些角色提到觀眾眼前。

在過去的採訪中,謝盈萱曾多次表示「自己不是主流的漂亮」,那是哪一種美?謝盈萱有點開玩笑地回答:「我不想要美。」她說,看到攝影師挖出自己的不同樣態,同樣會驚喜,但不希望一切止於外表,「(女演員)除了好漂亮之外,絕對還有別的東西」。

像是一種宣示,在標籤作為分類的時代,謝盈萱朝反方向走,不管是角色還是故事,她所找尋的是層層疊疊的複雜與豐富。談到在近年幾部作品中,經常扮演女兒、演繹母女關係,但她能清楚感受,這些女兒的性格、所面對的家庭問題都不一樣。

謝盈萱在《俗女養成記》中飾演陳嘉玲。(圖/CATCHPLAY提供)

就像揣摩角色,她說最重要的,是架構角色的心理層次,她分享自己的職業病,回想有一回與導演徐譽庭深夜吃小火鍋,玩起觀察、剖析週遭人的小遊戲,他們看著對面的一位婦女,從動作、對話到點餐態度等線索,細細描繪她「有錢」的模樣:「不是金字塔頂端、也不是暴發戶的有錢,但是衣食無虞,屬於原本家境就不錯,感覺生活不曾有過匱乏的那個恐懼感。」

對於劇本同樣要求,謝盈萱曾表示想多出演女性議題的故事,為其發聲,但必須有深度。她排斥議題僅作為噱頭、鋪墊的包裝方式,也不希望女性形象的一再弱智化、悲情化,「劇本文字能讀出創作目的。」是從劇本推敲,她也舉例《誰先愛上他的》裡的劉三蓮,喪偶婦人的怨,用喜劇去延伸描繪不同關係裡的感情樣貌。

順其自然即是必然

2018年,謝盈萱因電影《誰先愛上他的》獲金馬影后,「怎麼想得到會拿到鑽石,但下一秒鐘就開始煩惱,問題隨之而來,我沒有那個保險櫃去存放它,有人問你要不要賣或戴著這個鑽石做些什麼。」謝盈萱把金馬獎項譬喻成,一顆意外掉在手上的鑽石,獎項的光環箍著自己整整兩年。

她坦言,2020年底才重新學會看待自己的身分,採訪時甚至自嘲著說道,自己對不起聞天祥老師和金馬執委的所有人,「他們心裡是不是都想說,是要壓力大到什麼時候,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

謝盈萱替自己撕下影后標籤,「我就是一個單純的演員,獎項之前跟獎項之後,努力都沒有改變。」她說,每年都有影后,她要把那標籤放在2018年,接著往前走。

2018年,謝盈萱因電影《誰先愛上他的》獲金馬影后,坦言確實造成壓力。(圖/蔡傑曦攝影)

走過獲得和放下,謝盈萱如今看待機會明顯豁然、坦然,「沒有不可取代的演員,沒有哪個角色不能讓別人來演,我現在覺得是緣分,如果我做了很多努力,硬拿下一個角色,怎麼知道會演得比現在這位演員好?跟導演的火花也像這演員一樣好嗎?這些安排都有它的時間,有排序的過程,存在必然的意義。」

所謂必然,是劇場女神,是金馬影后,更是單純的演員。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蘇曉凡

現任《VERSE》採訪編輯、《MY WAY》Podcast製作人。畢業於政大新聞所。喜歡故事、認識人和社會,有感於文字的重量,如果許願有用,就當一輩子寫字工(吧?)。曾任天下雜誌記者、風傳媒編輯、娛樂重擊特約採訪編輯。

更多蘇曉凡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鍾孟宏《瀑布》病變(下):Happy Ending? 母親的凝視與女兒的臉

電影

鍾孟宏《瀑布》病變(下):Happy Ending? 母親的凝視與女兒的臉

鍾孟宏最初是因為太太曾少千希望他拍一部以女人為主角、沒有斷手斷腳,只有吃飯和散步的電影。然而最後是不是Happy Ending仍難斷定。

鍾孟宏《瀑布》病變(上):一場在思覺失調中痊癒的美夢?

電影

鍾孟宏《瀑布》病變(上):一場在思覺失調中痊癒的美夢?

賈靜雯與王淨這兩位近年表現出色的女演員,在鍾孟宏新作《瀑布》中聯手以「面對精神分裂症」作為演技上的挑戰。

《美國女孩》:綿密的家庭小品,虛薄的宏觀命題

電影

《美國女孩》:綿密的家庭小品,虛薄的宏觀命題

以家庭關係為主軸的影片在一眾硬派重口的類型片中相繼冒頭,讓投資市場看見家庭電影久蓄的動能,這是《美國女孩》的天時地利。

新生代演員王渝萱 VS. 潘綱大:《該死的阿修羅》揭開邊緣人生的掙扎

人物電影

新生代演員王渝萱 VS. 潘綱大:《該死的阿修羅》揭開邊緣人生的掙扎

樓一安所編導的新作《該死的阿修羅》,分別由飾演不良少女的琳琳(王渝萱飾)與阿興(潘綱大飾)入圍最佳女配角及最佳新演員。

《詭扯》百白:用我的肉身去詮釋他者、歷史與文化

人物電影

《詭扯》百白:用我的肉身去詮釋他者、歷史與文化

百白在演技上著重「身體性」,包括脊椎彎的程度、走路的韻律⋯⋯在《詭扯》演出中,他在開拍前一天,她才在菜市場的賣山藥阿婆身上找到靈感。

九把刀的一意孤行:《月老》老梗新用使人感動?

電影

九把刀的一意孤行:《月老》老梗新用使人感動?

《月老》固然在製作面展現了台灣商業電影能達到的極高水平,但就劇本而言,卻因為野心太大而迷失方向。觀眾仍可又哭又笑,但它絕不該只能如此。

鍾瑶與阮承恩變身吸血族:富二代的《詭祭》佈局    既惡搞又寂寞

電影

鍾瑶與阮承恩變身吸血族:富二代的《詭祭》佈局 既惡搞又寂寞

近年台灣的奇幻類型片風起雲湧,因疫情延至今(2021)年甫在台北電影節與金馬影展放映的《詭祭》,正是以吸血鬼為主題的奇幻片。

我們仍然需要電影:《盧米埃星系:未來電影的七個關鍵詞》

精選書摘電影

我們仍然需要電影:《盧米埃星系:未來電影的七個關鍵詞》

本書以七個關鍵詞:移置、聖物、裝配、擴張、超空間、 展示、演出,探討電影傳統的消逝與重生。

《瀑布》導演鍾孟宏揮別中島長雄:離開才不會讓我厭惡自己

精選書摘電影

《瀑布》導演鍾孟宏揮別中島長雄:離開才不會讓我厭惡自己

導演鍾孟宏自述:不管是中島長雄,或是鍾孟宏,不就是同一人嗎?沒錯,是同一人,但是對我而言,離開中島長雄是一個改變的開始。

《美國女孩》導演阮鳳儀:心之所在就是家

人物電影

《美國女孩》導演阮鳳儀:心之所在就是家

阮鳳儀導演笑稱自己是電影界實習生,待在林書宇身邊學習,她尤其感謝林書宇讓《美國女孩》裡的母親莉莉凸顯出來。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