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ChatGPT之父「Sam Altman」引爆AI巨浪,一文回顧他與OpenAI的故事

ChatGPT之父「Sam Altman」引爆AI巨浪,一文回顧他與OpenAI的故事

ChatGPT成為眾人焦點,世人對AI的擔憂與恐懼同樣落到了他們身上。OpenAI的執行長奧特曼究竟抱持何種理念,成為外界亟欲得到的解答。

2015年成立的OpenAI,在ChatGPT暴紅後成為眾人焦點,世人對AI的擔憂與恐懼,同樣落到了他們身上。身為OpenAI的執行長,奧特曼究竟抱持何種理念,也成為外界亟欲得到的解答,《數位時代》一文回顧,看懂他與OpenAI的故事:

短短幾個月,世人對ChatGPT的驚嘆,發酵成了對AI技術的恐懼。由特斯拉執行長伊隆.馬斯克(Elon Musk)、蘋果共同創辦人史蒂夫.沃茲尼克(Steve Wozniak)等重量級人士連署的一封公開信當中,要求全球暫緩開發更先進的AI技術。

「我認為謹慎行事和提高安全標準很重要。」身為風暴中心的OpenAI執行長山姆.奧特曼否定了暫停AI發展的作法,「但我不認為這封信是問題解答。」

OpenAI的起源:一場私人晚宴醞釀成形,為AI民主化而生

從小到大,奧特曼一直認為AI終有一天會實現。他童年印象最深刻的記憶之一,便是他玩著8歲生日收到的麥金塔電腦時,忽然意識到「電腦總有一天會懂得思考」。

或許正因為對AI的來臨深信不疑,他決定及早做好準備。2015年,時任創投公司Y Combinator總裁的奧特曼在牧場風高級飯店Rosewood Sand Hill舉辦一場私人晚宴,與參加貴賓討論Google收購DeepMind後,可能將率先打造通用人工智慧並壟斷這項技術,於是他決定成立一間與之對抗的非營利組織,觥籌交錯間OpenAI醞釀成形。

當時的與會者包括馬斯克、時任Stripe技術長的格雷格.布魯克曼(Greg Brockman)等多位科技界風雲人物,兩人後來也位列OpenAI的共同創辦人名單。

(圖片/Unsplash)

然而這為AI民主化而生、致力打造安全技術的機構,如今卻引爆AI競爭。「今天我們推出了ChatGPT,請嘗試在這跟它說說話。」去年11月,奧特曼在推特上揭曉的聊天機器人成為一切開端。ChatGPT在短短兩個月突破1億活躍用戶,成為史上最快達到此成就的服務,原先是非營利組織的OpenAI,更水漲船高身價逼近300億美元。

OpenAI爆款產品引發人們對AI的恐懼,奧特曼怎麼看ChatGPT?

儘管不乏批評此舉可能導致AI發展走上歧路、加劇假消息散播的聲浪,尤其OpenAI在2019年成立營利公司,至今與微軟敲定上百億美元的投資,人們擔憂商業化的作法可能導致AI發展覆水難收,但奧特曼認為,與其閉門造車,不如按部就班與外界共享,如此一來每個人更能理解如何應對風險,「 正確的作法就是開放人們參與、探索這些系統,研究它們,學習如何確保系統安全。 」奧特曼表示。

奧特曼對AI並非毫無顧慮,他曾向媒體坦承,很擔心模型被用於大規模的假新聞攻擊,發表最新的GPT-4時,也強調花費超過6個月進行安全研究,大幅降低出錯機率後才與世人見面。 實際上,OpenAI更為此準備好一道保險,在與微軟等投資者的契約中,非營利組織董事會擁有關閉已推出AI技術的權力。

通用人工智慧──具備與人類同等智慧、甚至超越人類智慧水準的AI,是OpenAI及奧特曼投入AI研究的終極目標,不過他們的願景更進一步──確保這項技術造福所有人類。 在通用人工智慧實現的烏托邦未來裡,人們將從枯燥的工作中解放,能去從事更需要創造力的任務,而AI帶來的龐大生產力提升,將使「無條件基本收入」化為現實。

「如果成功創造通用人工智慧,這項技術將能透過豐富物質生活、推動經濟發展、發掘科學新知,為人類整體帶來提升。」奧特曼在OpenAI官網上寫道。

但作為可能加速社會革新的技術先驅,奧特曼自然受到外界更高的審視。《華爾街日報》指出,有人認為他具有社會關懷色彩的資本主義理念,是領導OpenAI的理想人選,但也有人批評,在矽谷打滾太久的他思維過於商業化,不足以勝任領導這場革命的重責大任。

(圖片/Unsplash)

站在AI當紅的中心,奧特曼是什麼來頭?

史丹佛大學中輟後,一腳踏進矽谷創業

如同許多創業家的成功故事,奧特曼從小便展現過人的電腦才華,就讀史丹佛大學時中輟共同創辦社群媒體新創Loopt,一腳踏進矽谷的世界。Loopt是創業加速器Y Combinator第一批的新創公司,最終以約4,300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綠點公司。

藉由出售Loopt得來的500萬美元資金,奧特曼再度創業成立創投公司Hydrazine Capital,將大多數募得的資金通通投入Y Combinator,並以合夥人的身分加入這間加速器,三年後Y Combinator共同創辦人保羅.格雷厄姆(Paul Graham)宣布辭去總裁職務,並指名奧特曼作為他的接班人。

職掌最大加速器Y Combinator,19歲就展現善於說服他人的特質

格雷厄姆認為,奧特曼是位很善於說服其他人的創業家,「即使不是天生具備的能力,至少他在20歲前就完全掌握了,我第一次見到山姆時他19歲,我當時心想『比爾蓋茲肯定就是這個樣子。』」

奧特曼的領導下,Y Combinator大幅增加提供諮詢的新創公司數量,持續站穩最大創業加速器的地位,而他也在接觸加速器與創投的這些時間裡,個人投資了Asana、Reddit、Airbnb等多家知名的成功新創。

與此同時,奧特曼也開始擔心像DeepMind這樣的研究機構可能會催生出危險的AI技術,並與同樣擔憂AI接管世界的馬斯克等人,共同成立了OpenAI作為對抗,同時與包括馬斯克在內等多位矽谷大咖,共同承諾將投資10億美元給這個非營利研究組織。

OpenAI的轉向:資金黑洞影響技術進展,馬斯克走了、微軟來了

然而OpenAI的起步並不順遂,雖然曾嘗試教導機械手臂玩魔術方塊、AI遊玩電子遊戲等方向,但都沒有太突破性的成果,2017年甚至一度裁員。在不斷嘗試後,最終他們得出一個潛力方向:大型語言模型(LLM)。

但奧特曼坦承,當時的他們完全沒有料想到這塊領域需要多少資金,「我們對這個計畫成本有多高毫無體認,就是現在我們也沒有完全弄清楚。」

訓練AI模型造成的資金黑洞令奧特曼傷透腦筋,他曾想方設法透過申請政府資助,或者試圖發行加密貨幣等各種手段籌措資金,「沒有人願意提供資金,無論任何方式,那段時期真的很難熬。」

資金短缺連帶影響內部進展,使得他與馬斯克的關係日漸緊繃,加上特斯拉投入自動駕駛開發,最終兩人因意見分歧分道揚鑣,馬斯克在2018年離開OpenAI董事會。在這之後,OpenAI高層決定啟動營利公司的計畫,奧特曼也決定將重心放在AI上,於隔年辭去Y Combinator總裁,成為OpenAI執行長。

(圖片/TED)

啟動營利公司計畫沒多久,奧特曼便在Allen & Company太陽谷年會上成功向微軟執行長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推銷OpenAI,奠定了最初的10億美元投資,並開始與微軟緊密的合作關係。

這筆交易讓OpenAI得以續命,以至於現在能夠成為AI領域的領頭羊,卻也讓奧特曼背負了外界對轉型營利公司的質疑與罵名。甚至他也一度為此感到迷惘,接受《紐約時報》記者凱德.梅茲(Cade Metz)訪問,談到接受微軟資金發展通用人工智慧時,他不禁自我懷疑,「我做得對嗎?還是我根本是個壞人?」

「OpenAI是為了對抗Google,作為一間開源、非營利公司創立的,也是為何命名為OpenAI,但現在卻被微軟掌控,成為封閉、利潤至上的公司。」今年2月,馬斯克更在推特上大力抨擊其變質,「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

OpenAI還是OpenAI,奧特曼的初衷沒有變

成立營利公司至今,OpenAI用49%股份換取微軟高達130億美元的總投資,在AI浪潮的推動下估值達到290億美元,最新發表的GPT-4不再開源,種種消息都加劇外界對OpenAI是否會背棄使命產生疑問,擔憂資本玷污這間非營利組織的成立初衷。

但奧特曼強調,微軟非常尊重OpenAI的使命,讓他們保留了所有核心原則,甚至是當其他公司搶先一步打造出通用人工智慧時,也同意他們擱置手邊研究,率先協助競爭對手安全地推出AI技術。

OpenAI還為投資者設定了利潤上限,依照參與投資的時間最多獲得7到100倍不等的報酬,超過上限的所有利潤都會回歸OpenAI的非營利機構。換句話說,OpenAI實質上是將公司出租給投資者,至於多久才有辦法「贖身」,則端看後續的營利速度。

奧特曼曾向媒體表示,他早年職業生涯的報酬早已實現財富自由,經營OpenAI絕非金錢誘因。即使公司轉型營利,奧特曼也完全不持有OpenAI股票,與OpenAI間的金錢聯繫只有每年約6.5萬美元薪資,以及持有曾投資OpenAI的Y Combinator無足輕重的股份。

投注心力於OpenAI,或許一部分原因在於奧特曼相信自己是少數真正能透過AI改變世界的其中一人。懷抱著對AI發展的樂觀,以及擔憂AI惹禍的謹慎,為了實現通用人工智慧重定世界秩序的終極理想,他仍會在AI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陳建鈞(數位時代) 圖片/數位時代、Unsplash、TED
大亞能為明日鏈結大亞能為明日鏈結
  • 文字/陳建鈞(數位時代)
  • 圖片/數位時代、Unsplash、T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