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以光作畫:金氏世界紀錄藝術家王思博,打造積家錶「微型」光繪鉅作

以光作畫:金氏世界紀錄藝術家王思博,打造積家錶「微型」光繪鉅作

以夜幕為布、以光為筆,王思博挑戰將巨幅作品凝縮成腕上方寸之間,在虛空中造出積家錶的藝術華袍。

攝影(photography)源自希臘文 phos(光)和 graphis(畫筆),意思是「用光繪畫」。

1940 年代,頻閃先驅Gjon Mili將一盞小燈裝在花式溜冰運動員的靴子上,然後打開相機的快門,創造了有史以來最著名的光繪藝術作品;1949 年,他為《LIFE》雜誌拍攝畢卡索,並在其家中展示那些冰上光軌律動的照片,受到啟發的畢卡索立刻拿起身邊的筆燈,在空中即興畫畫,Gjon Mili架起相機拍下了這一刻,那便是著名的《畢卡索畫半人馬》。

1949年畢卡索在家用燈畫出半人馬。圖片來源:life.com1949年畢卡索在家用燈畫出半人馬。圖片來源:life.com

2010年,王思博在偶然的一刻看到《畢卡索畫半人馬》受到深深感動,當晚就拿起手電筒出門、那是他第一次嘗試光繪創作,當時,他還是一位職業欖球運動員,僅在白天訓練後的夜間時段自學攝影。

光繪具有一種表演性,為了照亮主題,王思博需要在空間中以舞蹈般的表演方式移動,以一種喚起神秘主義的模樣,他從鏡頭後方走到鏡頭前,向著黑夜舞動,如瘋狂的潑彩藝術家,像第一次拿起燃燒仙女棒激情揮灑的稚子,藉著稍縱即逝的光,無中生有形成腦中的圖像,那是詩的物理學,視覺上能感受具有克制的爆發力。

黑夜是他的畫布,光是畫筆,身著全黑以便在畫作中保持隱形。王思博在頸部受傷、不得已離開球場的黑暗低潮中,受到「光」的感召不斷精進光繪攝影,成為新一代重塑中國文化記憶的光繪藝術家。

「我在光繪中找到了慰藉。」中國文化、神話、流行符號和書墨,融成了王思博的創作靈感,打造廣州地標小蠻腰電視塔的山海經神獸、大街上身穿紅官衣,肩戴三尖領的鍾馗霸氣外露,2023年更刷新了自己的金氏世界紀錄,創下「最多人同時繪製大型光繪照片」的成就,創作了一幅巨大的舞獅光繪,與他最為人所知的「中國龍」作品符號共成傳奇。

當下的感覺,就如他在國家隊打橄欖球時站在賽場上一樣——緊張、興奮、渴望獲勝。他不只贏得了金氏世界紀錄,還因而讓中國光繪的影響力拓展到神州以外的遠方。

從巨至微,改變光繪世界的第一步

積家(Jaeger-LeCoultr)從這場世界紀錄發現了王思博,寫了一封電子郵件邀請他參與今年「匠心製造」(Made of Makers)藝術合作計劃。「這完全出乎意料,但非常令人榮幸。」王思博接到邀約感到驚喜,但伴隨而來的還有各種顛覆想像的挑戰。

「怎麼可能!要把巨大的龍畫成這麼小?」王思博為積家創作四件藝術作品 —— 一部定格動畫和三幅具實驗性質的攝影作品,他要把平日的作品尺寸縮小到腕錶般大小,這意味著原有的創作工具都必須修正。首先是他的「畫筆」——光球。通常,這顆光球比王思博本人還要大,因此必須用整個身體來創作,但在「匠心製造」合作項目中,則要把光球調整成微型規模,且每個動作都要經過縝密考量和精準掌控,取代過往牽動全身的揮臂動作。

由於在鏡頭前無法直接檢視自己的動作,王思博必須依賴想像力,預測最終的畫面,這需要大量的練習,以精確記住光的移動和身體位置。同樣,在橄欖球訓練中,他長時間反覆練習特定的技巧——比如傳球和擒抱——無數次,深深地銘刻在心。

經過三個月時間實驗,王思博把新的動作成為身體記憶的一部分。站上黑幕的舞台,繪出精準如機芯藝術的創世作品。一次性的曝光,沒有後期的PS後期加工,光繪作品留住分秒流逝又雋永停格的時光,超越了對現實的重新詮釋,創造肉眼看不見的新寫實。

作品《龘》(dá - 意為「飛龍」)回應腕上的積家Reverso,能翻轉的兩面被龍圍繞其中,以表達動感;《叒》(ruò - 意為「同心同德」)呼應Duometre雙翼系列腕錶,特別製作了光球來表達技術感和細節;而《燚》(yì - 意為「火焰」)致敬一枚誕生於19世紀的積家懷錶,創作了一個更抽象的圖像,同樣帶有動感,喚起人們對「時間」的哲學與美學思考。

《龘》(dá - 意為「飛龍」)致敬經典的Reverso翻轉系列腕錶。《龘》(dá - 意為「飛龍」)致敬經典的Reverso翻轉系列腕錶。

《叒》(ruò - 意為「同心同德」)呼應Duometre雙翼系列腕錶的精妙設計。《叒》(ruò - 意為「同心同德」)呼應Duometre雙翼系列腕錶的精妙設計。

《燚》(yì - 意為「火焰」)致敬一枚誕生於19世紀的積家懷錶。《燚》(yì - 意為「火焰」)致敬一枚誕生於19世紀的積家懷錶。

時間對你而言,又是什麼呢?

「是一種『期待』,因為看不見自己創作的過程,在等候作品誕生時會產生美好期待,「我非常喜歡以空間感、想像力和肌肉記憶力與時間對話。」曾為國家運動員的王思博,創作光的軌跡,也畫下自己的生命軌跡。

「我認為時間是一份禮物。你總是期待擁有更多時間,但若懂得欣賞並珍惜每一天所賦予的時光,活在當下,這份禮物就唾手可得。」積家全球首席執行長Catherine Rénier在訪談中也感性闡述「時間」對於自己的意義。

積家「匠心製造」已與多位當代藝術、美食與音樂領域的大師合作,包括藝術家Zimoun(瑞士)、Michael Murphy(美國)、Guillaume Marmin(法國)、字體藝術家Alex Trochut(西班牙/美國)、 糕點大師Nina Métayer(法國)、調酒師Matthias Giroud(法國)、數碼媒體藝術家康利妍(韓國)、音樂人Tøkio Myers(英國)、多媒體藝術家Brendi Wedinger(美國)合作,2024年除了王思博(中國),也與主廚Himanshu Saini(印度)開展全新計劃,拓展製錶與藝術之間的對話。

REVERSO TRIBUTE CHRONOGRAPH翻轉系列計時腕錶
錶殼:750/1000玫瑰金(18K)或精鋼
尺寸:49.4毫米 x 29.9毫米 - 厚度11.14毫米
機芯:積家860型手動上鏈機械機芯
功能:正、反兩面錶盤設有時、分顯示,計時碼錶配備30分鐘逆跳 計時盤
動力儲存:52小時
正面錶盤:黑色或藍灰色太陽放射狀飾紋
背面錶盤:鏤空
防水深度:30
錶帶套裝:Fagliano系列小牛皮和帆布錶帶, 隨附額外一條小牛皮錶帶
編號:Q389257J(玫瑰金款);Q389848J( 精鋼款)
參考價:
Q389257J(玫瑰金款) NT$ 1,250,000
Q389848J(精鋼款)NT$ 800,000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高麗音 圖片/Jaeger-LeCoultre 提供
大亞能為明日鏈結大亞能為明日鏈結
  • 文字/高麗音
  • 圖片/Jaeger-LeCoultre 提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