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專題:在基隆:城、海、山與未來

台灣第一座現代化都市:日治時期流行與前衛的基隆

圖片:雞籠卡米諾提供

成為現代化都市的第一步

相較於清治大多時候的消極治理,日治時期的基隆於都市空間的規劃有著徹頭徹尾的極大改變。首先,基於殖民地的戰略需求,日本陸軍部計畫性的將基隆要塞化。除了修繕過去統治者所遺留下來的軍事設施外,日本人更在此處建立基隆要塞指揮所(一九〇九年更名為「基隆要塞司令部」)。同砲兵部隊的旭丘指揮所、衛戍病院、各官校眷舍與數座西式現代化砲台,他們企圖以此打造出「北台灣的軍事指揮中心」,直至今日,被保留下來的建物都仍是基隆地區顯著的軍事文化景觀。

除此之外,做為距離最靠近殖民母國的港口城市,基隆往往是許多日本人來到台灣的第一站,也因此成為最先被打造的現代化城市,如自一九〇五年便開始施行的「市區改正計畫」,不僅將原先的市街以棋盤式的佈局重新做規劃,也整治了流經市中心的數條河川,例如將西定河與南榮河的下游河道整併成一條名為旭川的運河;而原先為河灘地的田寮河與牛稠港,也在這段時期分別整治為運河及碼頭。這當然不表示過程中並未遇上任何阻礙,在市中心大規模的地盤重整與道路整建之後,有大批民眾遭逢改建家屋的問題,所幸有一些政府與台灣的仕紳、商人合資興建的公共住宅,才得以稍微緩解情勢。今日基隆在地人與觀光客口耳相傳的美食集散地仁愛市場,其前身便是一九二二年專為台人而設的、名為「基隆博愛團」的公共住宅。

現代化機構與設施的引入

事實上,不只是城市空間整體規劃的調整,不少現代化機構與設施也在日本殖民之初被引入到基隆,比如一八九五年大阪中立銀行在基隆設立的出張所,是台灣第一個現代銀行;因慶祝嘉仁皇太子(即後來的大正天皇)新婚而建的高砂公園,不僅是座幅員廣闊的新式生態公園,更成為日治時期台灣民眾的熱門觀光去處;同樣因為皇太子新婚而設立的公會堂,除了是全台灣第一座公會堂之外,後來亦成為舉辦日人慈善音樂會、佛教佈道與內地長官視察宴會的重要場所;一九〇二年完工的暖暖淨水場,其與西勢水庫做為台灣第一個可專供民生用水的自來水系統。這些空間的形成讓基隆和同時期台灣其他城市相比,走得可說是相當前面。

當然,一座城市在開始有了巨大的轉變時,附著於部分空間的記憶也往往會隨著相異人群的進駐而有不同意義產生。像是位於基隆港東岸的沙灣地區,因直接面對海港入口,曾於清治後期多次遭受戰火波及,一八八四年的清法戰爭,法國海軍遠征艦隊總司令孤拔便於大沙灣登陸,造成交戰雙方死傷數量相當可觀。而這個曾被稱呼為「孤拔濱」的區域,雖然在後來也同樣成為日軍進攻基隆的登陸點,然而日人統治後在此處設立了一座海水浴場,使得許多老基隆人對於該區域的印象,並非是當初的「孤拔濱」,反而圍繞在懷念海水浴場的娛樂生活。

圖片:雞籠卡米諾提供

象徵潮流的海水浴場與基隆銀座

說起海水浴場,其同時象徵著日治後期以觀光及國民健康訴求為賣點的施政方式。也因此,日本政府不僅大力宣傳大沙灣海水浴場,其後來接手經營的基隆青年同志會亦積極舉辦煙火大賽、帆船競賽、海中探寶與相撲等各式活動,由基隆市役所和私人經營的休憩館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火車站甚至設有小蒸汽船的接駁站,提供給遊客搭乘。此外,為配合「始政四十週年記念台灣博覽會」而於一九三五年興建的基隆水族館,也在海水浴場的旁邊,除魚類實體展示及靜態標本、圖書資料外,該館更一度有海女表演潛水供民眾觀賞,這些都是人們在多年以後仍津津樂道的回憶。

日本人在基隆也不會是只發展原先便存在的市街而已,為了妥善照顧搬遷至台灣定居的國人,日本政府開始往基隆港以東的區域進行建設,也就是今天的信義區一帶。當時的義重町,除了是日本人的住宅區之外,因為商業街道、高級娛樂區林立,而有「基隆銀座」之稱。人們可以在商店街裡找到菓子店、眼鏡鐘錶、西點麵包、日本料理等各式本土及舶來商品,還可以逛到基隆兩大吳服商所開設的岸田吳服店與金越吳服店,他們甚至能夠拜訪在當地的石坂文庫——台灣第一家完全免費閱覽的私人圖書館。如此看來,許多流行與前衛的商品及服務都能夠在當時的基隆找得到,也難怪這座城市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成為台灣民眾趨之若鶩的觀光勝地。

圖片:雞籠卡米諾提供

帶來財富的基礎建設

基隆其實不只是此般現代化都市的樣貌而已,日本政府當時在這座城市的發展,還包括延續清治後期便已經萌芽的煤礦、金礦開採事業,一九〇五年,日本政府於田寮港煤礦設置蒸氣鍋,並開始推展機械採礦之後,除引進新技術,更逐漸開放一般台灣人申請租用煤田並取得採礦權,以至於煤田開採遍地開花,在一戰之後甚至曾出現生產過剩的現象。這些發展,不僅為基隆的居民帶來更多的財富與基礎建設,來自全台各地擁有採礦夢的工人、於三〇年代由日人招募來台採礦的溫州人,都重新為這座城市迎來不太一樣的族群文化景觀。而靠著礦業起家的台灣人,如經營台陽礦業株式會社的顏家以及三峽炭礦株式會社的林開郡,則分別在基隆留下了顏家陋園與林開郡洋樓的部分建物,讓後人得以藉此窺見採礦事業在過往的榮景。

至於過去曾經是基隆聚落重心的和平島,在這段時期則因為國家政策轉變有了不同的光景,日本政府將原先於內港的三沙灣漁港,遷至連接和平島與基隆市區的八尺門水道處,將其打造為基隆漁業的專用港——這座後來是日治時期台灣規模最大、設備最完善的漁港,不僅吸引諸多日本漁民前來定居,更讓和平島成為當時全台灣規模最大的琉球聚落。包括日本人引入的漁撈與採集石花菜等技術,還有受此極大影響的水產產業及聚落型態,都是我們現在所理解的戰後基隆社會文化不容忽視的歷史經驗。今日我們所見到的正濱漁會大樓,便是在日治時期所興建的「水產館」。而這個在當時便已是水產事業核心的機構,在戰後仍繼續發揮它的作用,是基隆漁業輝煌光景的歷史見證之一。

圖片:雞籠卡米諾提供


完整內容收錄於《在基隆:城、海、山與未來》一書,歡迎購買詳閱。

回到專題:在基隆:城、海、山與未來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台北萬華:萬般華美的傳奇之地

地方文化生活

台北萬華:萬般華美的傳奇之地

2021年5月,萬華遭受COVID-19疫情衝擊及輿論挑戰,地方立刻建構起其他地方難以企及的社區支援系統,彷彿看到過往歲月裡,那個不畏懼迎向時代衝擊、眾志成城捍衛家鄉的萬華,立體呈現在眼前。萬華,這個曾經帶著不同標籤的老城區,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台灣圖書室:在民主聖地長出青春的花朵

地方重磅閱讀

台灣圖書室:在民主聖地長出青春的花朵

「你若真心疼台灣,請你由雙腳所踏ê這塊土地開始!歡迎來坐,作陣來讀冊。」1995年,醫師張宏榮在嘉義市設立了台灣圖書室,是全台第一座以「台灣」為主題的公共圖書室。台灣圖書室在經過張宏榮過世與2011年重啟後,如今已交棒給新一代少年人,持續以閱讀和講座形塑大眾對於台灣的想像與期待。

既是圖書館,也是文物典藏館:南投縣埔里鎮立圖書館

地方重磅閱讀

既是圖書館,也是文物典藏館:南投縣埔里鎮立圖書館

1999年的921大地震,震垮了埔里鎮立圖書館。五年後圖書館重新開幕,五層樓的建築物拔地而起,蛻變的不只是建物,還有埔里圖書館在地方扮演的角色。在這座人文氣息豐厚的小鎮,駐館藝術家以及年年舉辦的「閱讀埔里」主題活動,讓圖書館成為重要的文化策展中心。

書屋花甲╳而立書店:一間書店如何成為精神疾病的支持力量?

地方觀念重磅

書屋花甲╳而立書店:一間書店如何成為精神疾病的支持力量?

近年,社會大眾看待精神疾病的視角,逐漸從過往的標籤化轉變為中性的描述。位於台大溫州商圈的「書屋花甲X而立書店」,除了延續書屋花甲倡議續食、關懷地方等議題,去年更嘗試以書店形式搭建一個對精神疾病更友善的平台,陪伴每一個在生命路上跌倒的人。

台灣圖書館建築的嶄新時代——解密屏東與台南圖書館新總館

地方建築重磅

台灣圖書館建築的嶄新時代——解密屏東與台南圖書館新總館

近兩年來,屏東縣立圖書館總館(以下簡稱屏東總圖)及台南市立圖書館總館(以下簡稱台南總圖)相繼以全新面貌面世,兩者不僅建築外觀皆令人驚豔,成為城市新亮點,空間規劃上更突破過往僅以閱覽為主的想像,開展出多元功能。這兩座圖書館新總館,可說標幟著台灣圖書館建築劃時代的一大邁進。

料理人江舟航:找不到的那本書,記憶中的六龜圖書館

地方生活閱讀

料理人江舟航:找不到的那本書,記憶中的六龜圖書館

料理人江舟航老家的正對面就是六龜圖書館,父親曾是圖書館館長,圖書館是他年少時日日生活玩耍的場域。他回憶記憶中的圖書館,如同在他心中總有本找不到的書,那本書寫著他與故鄉的連結、對未來的憧憬,以及正在好好生活的當下。

苗栗苑裡:藺草之外,自我認同的編織與創造

地方重磅

苗栗苑裡:藺草之外,自我認同的編織與創造

也許你聽過大甲草蓆,嗅覺記憶仍銘刻著那令人安心的香氣印記,但不一定清楚那一蓆藺草,是來自苑裡阿嬤的巧手天工;也許你聽過國寶級作曲家郭芝苑,聽過他那交織東西方文化、領先現代性風潮的音樂創作,但是可能不知道他的創作靈感,來自兒時在苑裡媽祖廟埕前聽到的南北管、歌仔戲;也或許,你跟過白沙屯媽祖徒步進香,沿著台灣西海岸的路線南下,午時走到日出,沒有留意到原來苑裡總是媽祖第一個停靠休息的小鎮。苑裡是如何發展成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小鎮樣貌?

以自然生態點亮知識光明燈:台中市立圖書館大安分館

地方重磅閱讀

以自然生態點亮知識光明燈:台中市立圖書館大安分館

位於台中市海線最北端的大安,是臨海沿線人口密度最低的高齡化小鎮,在這個資源稀少的地方,一位滿懷想像力的圖書館主任,匯集地方資源打造出深獲各界好評的圖書館。

池上鄉何以成為東台灣的「真實烏托邦」?

地方精選書摘觀念

池上鄉何以成為東台灣的「真實烏托邦」?

台東縣池上鄉是全台灣自我經營最成功的鄉鎮之一,但,池上是如何成為池上?在地人凝聚共識、作出行動,在新時代中面對新挑戰,也為地方帶來新的可能性與想像。

山海圳國家綠道:一條屬於台灣人的朝聖之路

地方生活

山海圳國家綠道:一條屬於台灣人的朝聖之路

「山海圳國家綠道」誕生,不只是台灣第一條國家綠道,更是屬於台灣人的朝聖之路。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