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PARCO百貨50歲了!創造一個屬於次世代的文化與商業場域

PARCO百貨50歲了!創造一個屬於次世代的文化與商業場域

PARCO是日本最知名的時尚購物場域之一,尤其是位於東京澀谷的旗艦店,引領半世紀的日本流行文化。這間50歲的購物中心如何始終站在潮流前線?

2016年8月7日當天晚間9點,澀谷PARCO(Shibuya PARCO)暫時停業。這座由集團建立於1973年的旗艦級分部,幾乎與日本近半世紀的青年潮流文化畫上等號。假如PARCO不曾來到貴寶地,也就不會有今日的澀谷。

這場耗資412億日圓(約8.8億台幣)的改建,對集團來說是迎向未來的必然過程,除了建築物本身年久老舊、需大刀闊斧地翻新之外,PARCO更希望這棟建築能夠準確呼應這座城市與時俱進的人文特質。

然而,在經歷長達三年的改建,全新的澀谷PARCO在2019年11月22日重新開幕,隨即遭遇令地球感冒的COVID-19。

但是這絲毫不影響澀谷PARCO的新生與回歸。

根據母公司J. Front零售(J.フロント リテイリング株式会社)2023年第一季財報報表,澀谷PARCO在2月就實現200億日圓初始銷售目標。

能有這樣的成績,當然與重建和嶄新策略有關。過去是前衛時尚指標的澀谷PARCO,受眾已不再限於追趕流行的潮男潮女。作為國際級娛樂大城市的核心地區,澀谷每分每秒都吸引大批海內外旅客前來,而以「無年齡、無性別」概念重啟的澀谷PARCO,在這波浪潮下成功連結每個世代,並與國際接軌,更準確地說,這裡將容納所有好玩的事。

「這就是澀谷,所有新鮮、好玩的東西,都會率先在這座城市成形。」澀谷PARCO副店長平松有吾接受《VERSE》採訪時分享道。他自2004年便任職於此,經歷了重建前後的新舊交替,亦見證近二十年來澀谷的變與不變。

他認為,澀谷是座很適合「創造新價值觀」的城市,每個時代與世代最新鮮的潮流都適合在這裡萌芽、茁壯,這也是澀谷PARCO翻新後的使命——創造一個屬於次世代的文化與商業場域。

成就澀谷的流行推手

昔日,沒有人會料想到澀谷能發展成此刻繁榮。回溯60年代東京,上流人士會待在銀座、型格男女會往新宿或池袋跑、文青則是泡在六本木⋯⋯即便澀谷有著圍繞山手線轉運車站的便捷性,但因為此處地勢多斜坡,遍布放射狀的單行道,使拓寬工程困難,少有開發業者會考量此域。

然而就在1973年PARCO進駐澀谷的那一刻,這座城市的命運就此被改寫。商場開業海報為兩幅一男一女的模特兒肖像,上頭標語分別寫著:「男人凝視明日」和「女人在明日發光發熱」,兩句充滿意識形態的哲學標語,實則是呼應70年代日本社會大量女性投入職場的新興風氣。

澀谷PARCO副店長平松有吾。澀谷PARCO副店長平松有吾。

彼時的日本經濟蓬勃發展,奢侈品消費正值興盛,澀谷PARCO以領先大眾的前衛思潮確立形象人設,將客群鎖定在對流行敏感度極高的都會女子與講究品味的文藝青年們,從而在消費市場快速崛起。開業不到兩年,澀谷PARCO間接促成澀谷成為能與新宿分庭抗禮的時尚重鎮。

更難得的是,澀谷PARCO並不只專注在高端消費,也在商業活動之外長期耕耘藝文圈。館內電影院以播映藝術與實驗電影聞名,「PARCO劇場」長期與實驗劇團和表演藝術團體合作,整棟建築亦大量設立藝術空間與藝廊,邀請藝術家與設計師前來辦展,逐步將周邊環境與街道打造成時髦與內涵兼具的文化型社區。

從混沌美學建立多元性

重建後的澀谷PARCO合併了原先兩棟大樓,在這座嶄新的未來感建築內,聚集眾多一線精品、日本知名設計師品牌與新銳廠牌,表彰PARCO極具個性的時尚眼光。

在這裡,品牌專櫃間的櫃位配置打破普羅大眾對購物中心的認知與想像,PARCO從不以大宗分類為樓層設櫃,他們的店面配置與遊客行動路線遵循著混亂美感,高奢精品的鄰居,很有可能是間文青風的獨立香氛品牌。平松有吾說,這是PARCO獨有的「Chaos美學」,館內多處半開放空間的交錯匯集,象徵著澀谷不按牌理出牌的活力與熱情。

Chaos是混沌、混亂、無秩序的意思,也是貫穿PARCO行之有年的設計理念核心,B1美食街取名「CHAOS KITCHEN」,將美食、音樂與文化,用獨特的形式交織在一起。不經意走過幾間排隊美食餐廳,卻在轉角遇到唱片行、卡牌店鋪或主題式藝廊空間。

這就是澀谷PARCO的風格與態度,彷彿就連吃飯時間都不忘提醒消費者:音樂跟藝術,就跟滿足口腹之慾一樣重要。

這是在其它購物場域很難獲得到的消費體驗,各種次文化與流行娛樂聚集於此,各自精彩卻也相互共榮並存著——正如同澀谷的魅力所在。

以「CYBERSPACE」命名的6樓不只有令眾多玩家趨之若鶩的Pokémon Center(寶可夢中心),日本發行量最高的連載漫畫雜誌《週刊少年Jump》與電子遊戲開發大廠Capcom(卡普空)都在此設立旗艦級專賣店,就連Nintendo(任天堂)也將品牌首間概念直營店獻給澀谷PARCO。單是6樓這一層,每日都吸引無數來自全球各地的大小遊客朝聖,體現日本動漫與遊戲文化無遠弗屆的影響力與經濟效益。

10樓的屋頂公園是獻給澀谷人的禮物,占地約1300平方公尺的景觀天台,邀請旅客駐足欣賞東京天際線的璀璨晝夜,開張重建後,Gucci便在此處舉行空前絕後的時尚花園派對,歡慶全新門市開幕——這也帶出澀谷PARCO新的策略方針,以實體活動與企畫強化體驗。

澀谷PARCO 50周年紀念企畫之一:在今年9月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台灣主題活動「空想台灣」。

「我們經常與藝術家合作策展。」平松有吾說,「而且我們給予的創作空間並非只是一個角落或單位,而是整棟建築,宛如駐村創作。」腹地翻新後的百貨更能落實這種多元性,權威性藝術雜誌《美術手帖》與生活媒體《Hobo Nikkan Itoi Shinbun》(ほぼ日刊イトイ新聞)也看準澀谷PARCO的魅力,在這裡規畫出藝廊型專櫃;經典的PARCO劇場擴大格局(7樓至9樓),得以應對更多元豐富的表演藝術形式。

屬於次世代的購物中心是什麼樣子?

就平松有吾的觀察,雖然網路與疫情改變了人們的某些消費習慣,但是每個人就只有一個身體,「真實體驗」這件事是所有人都需要的。

所以疫情結束後,人們對outdoor(戶外)生活風格相關產品需求大增,因為我們終究需要走出戶外,擁抱自然。「同理,購物中心也應該是能夠體驗真實的地方。所以我們第一個舉手,邀請Nintendo進駐,一起來經營社會與城市文化。PARCO希望把這種真實體驗,在空間中不斷升級,讓大家知道『城市』也是很好玩的珍貴體驗。」

對此,新的澀谷PARCO也重新安排布置,例如在5樓設置戶外型樓層,4樓進駐品牌以宣揚永續環保理念為主——這些規畫全都在疫情爆發前就已定奪安排。

集團有意識地所創造出的文化區域性,70年代落腳於此的PARCO,深知建築地點離主要車站仍有一段距離,因此「如何吸引遊客願意花點時間走到這兒?」一直是澀谷PARCO思索的重要課題。

這也是大樓串連周邊「澀谷公園通」、「西班牙坂」(スペイン坂)的原因,這些步行區的關鍵字經常出現在不同世代的流行音樂歌詞裡,澀谷PARCO創造出一種獨有的集體記憶,重建後的建築增設空中步道,讓遊客以別開生面的方式感受澀谷,將城市體驗的濃度擴大。

這是購物中心本身與城市一同成長的結果。事實上,整個澀谷區在這十年間,正進行著百年來的首次大改造,包含代代木公園周邊的新建住宅區,以及對應外來觀光客增設的旅館擴充。

一直以來,澀谷PARCO就致力於成為「小眾文化的集合體」,如此概念其實意外契合當前社群導向的分眾世界觀,如今的澀谷PARCO不只著眼新鮮事,也努力將真正有趣的東西給保存著,例如唱片行或Live House,「然後將它們放進遊客意想不到的地方。」平松有吾說,「與其說我們掌握了時代脈動,倒不如說我們一直是把有趣的東西請來PARCO。」

今年是澀谷PARCO創立50周年,官方以「Discover Unknowns」(探索未知)為口號,不再只是以時尚先鋒為己任,而是希望觸及更多元的受眾、打開更多扇通往未知的不同大門。時尚與動漫、永續與科技,許多看似迥異的事物在此共存,讓這個購物中心能不斷定義時代。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21封面故事「日本,嶄新的文化創意正發生」,更多關於日本的文化、時尚、旅遊、餐飲與生活產業的故事請見雜誌。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編輯/郭璈 攝影/高敏智 Christ Gao 翻譯/高橋郁文(Takahashi Ikutomo) 核稿/郭振宇
大亞能為明日鏈結大亞能為明日鏈結
  • 文字&編輯/郭璈
  • 攝影/高敏智 Christ Gao
  • 翻譯/高橋郁文(Takahashi Ikutomo)
  • 核稿/郭振宇
郭璈

郭璈

在雜誌社上班、寫作和當編輯;在搖滾樂團裡彈吉他、寫歌和唱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