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VERSE X CATCHPLAY+

重新「發現」陳淑芳:台灣電影中永遠的母親

在許多台灣電影中,陳淑芳時常扮演母親、奶奶等長輩角色。電影《野雀之詩》劇照。陳淑芳作品現可於 CATCHPLAY+ 上觀看

如果要找2020年最酷的兩個電影人物,絕對是白靈和陳淑芳了。月前有位久居國外的友人返台,我推薦他去看《孤味》,告訴他陳淑芳演得極好,他不知道陳淑芳是誰,但是一看到照片,他馬上就知道了。就像一首熟悉的歌,久了會忘掉歌名,但是聽到一小節旋律就會馬上說:我聽過。陳淑芳,就是我們記憶的一部分。

陳淑芳的生命史,幾乎就是台灣的時代記憶。他十九歲那年,就被星探發掘,找去拍台語片《誰的罪惡》,一連拍了三集。這是一部描寫日本投降前後,一個苦情母親 / 妻子的故事。陳淑芳飾演的妻子戰後隻身留在日本受苦,老公卻回台灣逍遙。陳淑芳的第一個角色就演了母親。不過根據電影情節,這角色可能比較是有兩個孩子的妻子,遇到了壞丈夫。從此,陳淑芳就開始演母親,從台語片、三台的年代、電視劇的黃金時期、新電影、學生電影,一路走到了金馬獎舞台。

陳淑芳金馬獎舞台上特別提到當年她婚姻失敗從澳洲回台灣,受侯孝賢邀請去拍《風櫃來的人》。台灣新電影時期非常需要母親。梅芳,陳秋燕,以及陳淑芳都是新電影中的母親。那是個人人都在打拼的年代。男性,爸爸兒子或女兒都在外打拼,而女性,身為母親的女性,其實更辛苦。因為除了「打拼」這件事之外的所有事情,都會落在母親的身上。她們在電影中,十之八九都在忙,忙切菜,洗菜,煮菜,洗地板,管教兒女⋯⋯《風櫃來的人》的陳淑芳就是這樣,在澎湖巷子的廚房做飯,看到成天鬧事的兒子,氣得丟菜刀,然後馬上後悔。一句:「阿清,你有怎樣嗎?」傳達了千言萬語,那份情感力量,直逼《孤味》中林秀英發現蔡小姐時的那一句「蔡小姐!!」。

那時期的母親,面對社會轉型下的家庭,子女,生活的艱辛,經常很愛唸,或者臭著一張臉。在侯孝賢《戀戀風塵》中,陳淑芳飾演女主角的母親,就是鬧兵變,拋棄青梅竹馬,跑去跟郵差結婚的女孩之母,再次展現了令人難忘的演出。明明她的女兒變心,她卻擺出一副臭臉(應該是生女兒的氣);被兵變的男生之母(梅芳)應該是受害者,反而在一旁安慰她。整段戲沒有對白,但是透過表演,以及陳淑芳的臭臉,整個時代的無奈,感情的不可捉摸,你我的衝突等等⋯⋯盡在不言中。

這時代的母親大都是配角,不會給她們太多特寫,很簡樸,也不大有機會穿得很漂亮,經常都素著出現在電影中。或許真的因為演母親沒機會打扮,楊德昌特別安排她在《青梅竹馬》中扮演梅小姐,一個精明幹練的女強人,讓她燙髮,化妝,穿套裝,跟蔡琴漫步在充滿疏離感的都會辦公大樓。這時候的她展現的則是一份自信,或許也是那個年代裡,推動台灣前進的一份自信。

除了母親,陳淑芳也演過其他類型角色,仙后、八婆、媽媽桑⋯⋯不過母親仍然是她的專門。 所以很多人都當過她兒子。陳松勇明明只小她兩歲,也在電視劇《春天後母心》中變成了他的兒子。陳淑芳的作品,太多太多了,電影電視,學生劇展,還有廣告 MV,她絕對不怕沒工作,因為電視電影中,永遠需要母親。搜尋她的維基百科,她演的很多角色名都是例如:陳母,曾母,林母,罔市,卻不容易看到全名。這也難免,畢竟是配角,有時候會讓人覺得,好像母親角色,是依附於男性 / 丈夫。

不過最近,我們認識了一個鼎鼎大名的,叫做「林秀英」的母親。

兩千年後的台灣的新導演,他們以全新的美學 / 思考脈絡,重新「發現」的陳淑芳,也賦予「母親」這樣的角色更完整的主體性。在施立導演的《野雀之詩》中,就呈現了對於陳淑芳不一樣的「解釋」。她演的不只是母親,也是阿祖,更是一個女性。這角色真實地用一種歷經人世的女性角度來看這個世界,她在片中駝著背在深山中漸漸消失,呈現出非常詩意的意境,展現了一份由外(駝背)而內,然後更內更深層的表演,雖然這角色仍是配角,對整個故事文本所起的作用,影響巨大。

陳淑芳走過六十多年演員生涯,對於表演自然非常有心得。在她近期的訪談中,一直提到崔小萍給予她的影響,崔老師教導她進入「第三自我」。到底第三自我是什麼東西?第一自我應該就是說一個演員演什麼角色都像是在演自己,所以他丟不掉「第一自我」;第二自我應該就是像謝盈萱那樣,讓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那麼第三自我是什麼?卻一直很讓人費解(維基也沒說)。不管那是什麼,第三自我絕對是超越第二自我的一種東西。或許看了一輩子的陳淑芳的新導演,透過更立體的角色塑造,更進一步地發掘陳淑芳深不可測的「第三自我」。回想起看《孤味》中陳淑芳在魚市場的一場戲,那份表演中近乎極限懾人的張力 / 力量。「第三自我」應該就是這個東西吧。

看過的人都知道,《孤味》、《親愛的房客》是陳淑芳最厲害的演出了。在整個六十餘年,經歷了整個台灣的電影工業起落,觀眾生態變遷,社會環境,流行美學⋯⋯種種因素,她的表演,一直在往前進。對於演員,這是非常難得的。她拿了兩個獎,絕對是崩壞的 2020 年最令人興奮的事。她得獎,我們覺得「與有榮焉」。我相信《孤味》的受歡迎,有一部分原因得歸功於陳淑芳。我們跟她實在太熟了。想像一下如果每天都會遇到的鄰居阿嬤,有一天成就了一件超級大事,你一定會興奮到不行。我們對於《孤味》的愛戴,其實更反映了我們長久以來對淑芳阿姨這位演員那份彷若家人般的親密感情。

至於我個人最敬佩淑芳阿姨的地方是她願意一直演一直演,也沒有說要挑劇本挑角色,一直演就對了。這份精力熱情,讓人想跪在她前面崇拜。《孤味》的英語片名:LITTLE BIG WOMAN,實在太適合形容她了。

陳淑芳|本名陳笑,暱稱國民阿嬤,台灣資深女演員。2020 年以《孤味》和《親愛的房客》獲得第 57 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女配角兩個獎項,出道 63 年首次入圍金馬獎即得獎。陳淑芳作品現可於 CATCHPLAY+ 上觀看

CATCHPLAY+|唯一台灣原生、跨足國際、為電影愛好者而生的數位影音平台。匯集最新電影、美劇台劇、HBO 全館內容,跨屏隨選隨看。近期強檔影劇如《消失的情人節》獨家上架、《天能》、《黑暗元素》第二季、《鬼滅之刃》全季等等,點此了解更多。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人物音樂

黃明志:這個時代的鬼,來自網路社群

來自馬來西亞、在整個華人世界都有很高知名度的歌手黃明志爭議不少,地下音樂覺得他太主流,主流市場說他是網紅。他孤獨、他寂寞、他很「玻璃心」。他的創作有各種樣貌,不屬於任何一方,也不屬於任何形式,如魅影般唱出自身所處的時代,也鏡射觀者的現實與意識形態。你,認識他嗎?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展覽文化新聞

CHANEL:為女性而生的燦光——《1932》頂級珠寶系列

一道漆黑的長廊,一張源自1932年的黑白印刷邀請卡,成了開啟時空、星際的穿越入口。90年前,香奈兒《Bijoux de Diamants》的璀璨,逐一重現。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文化音樂

陳惠婷專欄:關於夏日的一點雜談

盛夏,在日復一日低調生活的疫情時節中,發現我今年一口西瓜都還沒吃到,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但更多的也許只是因為在世界疫情的席捲之下,安處相對平穩島國一隅的我,暫時單純地失去了季節感而已吧。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文化電影

紐約唐人街的香港故事:專訪《秋天的童話》導演張婉婷

1987年,《秋天的童話》上映,故事以香港導演張婉婷自身在紐約的時光為藍本,說著來到紐約留學的十三妹,與唐人街打工的船頭尺意外擦出的關係。觀眾看的是愛情,背後刻下的是香港人面對遷移的徬徨。35年後,隨著數位修復回望過去的作品,張婉婷看見的是自己作為一位導演的成長,還有不同時代的香港和故事。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文化觀念音樂

陳珊妮如何重新定義流行音樂的未來?

音樂創作向來是當下社會現象的反饋,在陳珊妮的作品中,更有著前瞻的數位文化反思。近來,各種創作形式席捲全球,音樂變得好似只是媒介,不再敘說完整故事;演出者可以是虛擬歌手,沒有人在意背後是否真實;創作者不用本名,也不用露臉,就可以創造未來。未來,縱使撲朔迷離,可以確定的是,所謂「真實」的存在,確切已經有了新的時代定義。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影劇文化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律政劇在歐美日韓已行之有年,也一直是非常熱門的題材選項,兩位法學院出身的故事寫手,是如何融入在地思維做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影劇文化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職人劇」是這個世紀較為新興的影視詞彙,然而在人類的影視文本裡,早已充滿各行各業的存在,本文就台韓兩地近年熱門的劇集發展,來分析究竟什麼樣的劇情角度才稱得上職人劇?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影劇文化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描述一位放浪、暴走、醫術了得的女外科醫師,把自己下放到南南灣村的偏鄉醫院就職。這間醫院裡不時發生讓人啼笑皆非的急診百態,也從中看見了台灣醫療的種種難題。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文化文學閱讀

讀書的人穿牆而入——艾力克.菲耶《巴黎》

動盪社會中,有時身為觀者的困境在於,即便沒有移開視線,也永遠無法在場。如果是這樣,為何作家與記者仍要持續書寫並發布?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國際文化閱讀

倫敦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建構一個雜誌工作者信任的烏托邦

全球獨立雜誌圈知名人物Jeremy Leslie,曾任雜誌設計總監,而後在線上撰寫雜誌介紹與評論,再走入線下舉辦雜誌愛好者聚會,最後落腳倫敦St. John街區開設雜誌專賣店magCulture。經營六年至今,magCulture不只是一間書店,更已儼然是歐美獨立雜誌的訊息中心。在報墨積極轉型數位的時代、在紙張成為電路顆粒的閱讀器世紀,一本本飛越洲際來自各地的有趣雜誌在潔淨架櫃仍有一席地位,在舒適店鋪的燈光下閃閃發亮,等待著眷戀墨印的人們將它們帶回家珍藏。

夜間模式